201001261453誰是美國人? The Challenges to America's National Identity


 

 

 

在2008年聖誕夜過世的杭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大概是世界上最知名的國際外交與戰略理論大師。不身兼哈佛大學政府系的終身榮譽教授和國際與區域研究學院主席,還是白宮國家安全會議與知名學術雜誌《外交事務》的創辦人。

他所提出的理論都具有先知式的預言,並對國際政治有著深遠的影響。早在上一個世代50年代的《軍人與國家》 The Soldier and the State: The Theory and Politics of Civil-Military Relations他便詳細的分析了近代軍人如何從中古時代的傭兵集團或是宗教信念上的騎士團轉變成為一個普選全民的義務,再逐漸作為一個職業且專業的群體,其意義正在於一種「對於暴力的有效管理」在此書中,杭廷頓對於美國軍民關係,尤其是冷戰時期的國家動員人民出征蘊含的自由主義、個人分際問題做出精闢的分析。

1968年出版的《變動社會的政治秩序》Political Order in Changing Societies則是對現代化理論的一大挑戰,杭廷頓懷疑一個社會(尤其是經濟上的自由發展)會對後殖民國家發展民主有直接的影響。在此基礎上,1991年的《第三波》The Third Wave: Democratization in the Late Twentieth Century無疑敲醒了世人對於民主的過份樂觀想像。

在這本書中,杭廷頓分析了20世紀下半葉許多新興國家從民主到陷入軍人獨裁的局面,他把世界民主的發展潮流解釋成如同潮汐起伏有升有落,「民主」並不難,這個口號每個人都會喊(包含所有的專制國家都呼喊民主的口號)

但是「民主鞏固」卻是一件難事,在困難的時刻堅持民主政治並不容易,一個沒有深刻民主體認與堅持的國家,其民主就如同波浪潮汐一般,快速的湧起,然後消失。

1996年的《文明的衝突與世界文明的重建》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大概是他最有名的一本書。我連在台積電的股東說明會,或是什麼演講上都不斷聽到主講人提這本書,更不用說該書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佔據社會科學相關科系的研究所考試題目。

在此書中,杭廷頓預言下一個世紀的世界衝突不再來自於左與右、資本與馬克斯的意識型態之爭,而是一種宗教與文明的衝突,在書中他並將世界各國劃分數個文明區,認為其中伊斯蘭文化圈和西方基督教文明圈是最容易引發戰爭的,而911事件無疑使杭廷頓的預言成真,聲望更上一層。

2004年的《誰是美國人?族群融合的問題與國家認同的危機》 Who Are We? The Challenges to America's National Identity是杭廷頓身前的最後一本書,在這本書中,杭廷頓提出了一個非常深刻的問題,也就是世界國際現實、美國上層菁英和外國移民(尤其是墨西哥裔的移民)正在削弱美國的核心文化價值,如此下去,成為失去自身的文化、語言和共同記憶,最後美國將不再是美國。

當然,這本書在一個強調民族融合、文化包容的美國社會中,特別讓人難以忍受。忠言並不一定正確,但總是逆耳的,而其中許多觀點,其實與我們今天台灣所面對的現象有幾分雷同,使本書更加值得參考。

----------------------------------------------------------

Part II 種族的衝突

本書共分十二章,在第一部份中,杭廷頓分析了美國的歷史與建國,他辯駁了一個大多數美國人(或全世界的人)所習以為常的觀念:

美國從來就不是一個道地的移民社會,而且美國是一個種族主義的國家。

 美國一直存在著白黑的種族問題。擲地有聲的獨立宣言中明白指出:「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辯自明的」、「人人生而自由平等」,誰相信?當然是美國人。

那誰是美國人? 

一個事實是,那些偉大的美國開國元勳並沒有把黑人當美國人看,如傑佛遜公開說「白人和黑人無法生活在相同的政府之下」,1790年公布的歸化法僅限白人適用。美國首任司法部長也公開說「黑人不是我們社會的組成一份子」。1857年首席大法官正式以判例確定「黑人和奴隸是次等低劣的人種,不配享有公民權,也不屬於美國人民」

林肯因解放黑奴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不過在1862年首批黑人獲准前往白宮參觀時,林肯依舊對他們說「你們應該回到非洲去,美國無法成為你們的家鄉。」當然,還要一百年,才有金恩博士的出現,接下來的事情大家都很熟悉了,林肯和金恩博士都死在激烈主義者手中。

 作者指出,美國歷史上對有色人種的殘虐程度與不平等對待完全不下其他聲名狼籍的邪惡國家,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而早期的開國元勳們,也一直認為外來移民者會破壞其美國精神,故堅持了某種程度的孤立主義。對早期移民而言,固然有所謂的「美國夢」,但 「美國化」更是一種莫大的精神壓迫過程。

 杭廷頓認為,美國因為許多因素的巧合,乃使他變成世界強權,也使得他必須修正許多過去的偏狹看法。並為了維護自身的安全與信念,同時也拜其強權所賜,使美國在海外建立起他的道德與原則。

換言之,從門羅主義到世界警察,美國從一個只求自身應許之地的小團體變成了大肆對外宣揚教義的十字軍之國。

---------------------------------------------------------------------------------------

Part III  語言的喪失

英語是美國官方語言嗎?這對我們來說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事實上,1988年開始,有數個州對此舉行公投,而投票的結果約有八成多的公民認為英語的確是美國的官方語言。

 這也表示,有近二成的人不同意使用英文作為官方語言,更凸顯雙語問題和非英語系的移民成為一大問題(這個公投如果在日本或韓國舉辦,數字一定逼近100%,但是如果在台灣呢,我想數字可能比美國還低。試問台灣的官方語言是哪種?換言之,台灣也有這種語言認同的問題存在。)

作者花了許多篇幅說明西班牙文在美國境內的肆虐和流行。今天美國有超過30個州、350個以上的行政區必須提供非英文的資料與協助。另外許多州提供了非英語的駕照考試服務,而且最高法院還認為這是保證人民的基本權利:因為這會損傷不會說英語的國民人權。學校的雙語政策、候選人為了吸引選票開始使用各種語言拉票都成為一個巨大的問題。

2000年6月14日,柯林頓說「我非常希望我是美國歷史上最後一位不會說西班牙文的總統」

2001年5月,新上任的小布希用西班牙文祝賀墨西哥的國定假日,2002年3月,民主黨的德州州長黨內提名,兩位候選人舉辦了純西語的政見辯論,而歐巴馬似乎也會說西班牙語。

作者認為如此下去,美國將可能形成一個「逆巴別塔」的情況。大部分只會說英文的美國公民侷限在自己的英語圈內,以及小部分能夠流利使用兩種以上語言的公民,可以自在的在美國之河內游動。除了全球化等冠冕堂皇的理由之外,美國人竟然必須被迫多學一種語言來和「同胞」溝通。

杭廷頓寫到:「這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越來越多的美國人無法得到工作或他們應得的薪水,因為他們「只會」說英文和他們的『同胞』溝通。」

這問題台灣也有,南北差距本身就有一個語言問題。政府不也在大力推廣大家多學一種方言嗎?

--------------------------------------------------------------------------------------- 

Part IV  雙重國籍與婚姻

越來越多的國家允許雙重國籍的存在。台灣不也發生一些雙重國籍的政治人物幹了十幾年的公職?杭廷頓指出,不僅雙重國籍,美國也是第一個承認「放棄國籍」是基本人權的國家。這不禁讓我們想到了婚姻。

人既然可以離婚,那為何不能放棄自己的國家認同?

這聽起來有點道理,而且也似乎是一種人權,離婚目前也是法律所保障的權利之一。不過,除了伊斯蘭社會外,幾乎全世界的先進國家都堅持「一夫一妻制」 ,重婚在大多數國家都是有罪的,台灣亦是。

 既然堅持一夫一妻,又為何可以承認多重國籍呢?承認多重國籍和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在意義上不是相同的嗎?

如果一個人可以毫無疑問的效忠兩個國家,並自認自己是合法公民,且有能力同時為兩個國家盡責任服義務的話;那一個男人(或一個女人),撇開基因和疾病的問題的話,當然也可以宣稱自己有能力可以同時愛兩個配偶,且盡到應有的責任,不是嗎?

但大多數國家同意雙重國籍但卻否認重婚,為何如此?難道忠貞的概念僅止於個人而無法上綱到國家?

杭廷頓指出大量的雙重國籍者來到了美國,然後把大量的資金和物品利用越來越方便的網路與貨運寄回自己的家鄉。大量的資金流出美國,比起官方不僅速度更快,而且不需要說英文,這根本就是一個合法的通姦過程

---------------------------------------------------------------------------------------

Part V 墨西哥的隱憂

 杭廷頓花了很多篇幅來討論墨西哥合法/非法移民對美國的巨大影響。

第一,美國和墨西哥是全世界兩個鄰近國家中收入差距最大的,且陸地邊界長達二萬英里。第二、人口大量且非法移入者多、第三:集中於少數地區與城市,美國已經有一些城市出現是亞洲人或是墨西哥人比美國白人還要多的情況。

更重要的是,美國南方諸州基本上都是美國在19世紀的美墨戰爭中搶來的,這使得墨西哥移民者有一種神聖的自覺,「這原本是屬於我們的土地」,更使他們易於在這些土地上宣示主權和特殊性,這種情感是其他移民者所沒有也無法體會的,這都使得墨西哥成為一大問題。

 更嚴重的問題在,在美國的墨西哥大使館自己發放「領事證明」給在美國的墨西哥人,由墨西哥政府承認你是合法的居留。

會領這種「領事證明」的人正好代表他是非法入境,所以他沒有美國政府核發的居留文件;而諷刺的是,這代表墨西哥政府竟然在美國的領土中有權力承認誰是合法的美國人,這一舉動讓瓜地馬拉和其他國家正在跟進。

---------------------------------------------------------------------------------------

Part VI 上層菁英與人民的疏離

杭廷頓接著分析了高層知識份子菁英的去國家化。


上層知識菁英把去國家化當作是一種對全球化的肯定。他們認為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是一種盲目且落後的思想,只會限制個人高貴的自由靈魂,當全球經濟化的快速實現後,將可以消彌國界,減低國家與政府的威權功能,最後迎向人類烏托邦。

這些菁英當然是世界公民,因為他們經常在天上飛、錢在世界跑來跑去,所以國家公民當然就讓位給全球消費者了。當代知識份子放棄了國家與同胞,而且辯稱他們這樣做是為了全人類,更有一種高尚的道德優越性。

杭廷頓指出一個現象:美國的菁英認為民族主義是盲目的,國家認同是可議的,以及愛國是落後的。這將使得菁英和大眾差距越來越大,並造成菁英和大眾的分裂,這種分裂將使得少數菁英的經濟、政治遊戲影響到全美大眾,甚至是全世界(這部分作者正確預言到今天華爾街的少數上層菁英禍及全球)

隨著移民和下一代的混血群族產生,作者擔憂當白人發現越來越不白時,也會激發他們的白人原生主義,一種激進的種族主義。大概在90年代中期,這種種族主義至上的政黨再度出現在世界各國,且大概擁有15-20%支持率。

 一份針對美國白人的民調顯示了這個情況:有60%的白人認為黑人佔全美國全人口超過25%以上,但事實上,全美國的黑人只有12%。這問卷無疑證明了白種人的巨大的危機意識。所以杭廷頓在書末指出,如果美國沒有重建自身的文化價值與美國核心,美國歷史上新的白與黑、亞裔、拉丁美洲、西班牙語所造成的新種族衝突風險正在升高。

---------------------------------------------------------------------------------------

Part VI 後語

如果這種情況繼續發展下去,最後會導致何種結果呢?杭廷頓提出了四種說法:

一、美國會如柯林頓所說的,失去核心文化(由安格魯薩克遜新教文化為核心)變成多元文化,這種情況如果發展到極端,就會形成一個名為美利堅和眾國的鬆散邦聯,而內部並沒有一致的向心力與同質性,如同奧匈或是顎圖曼帝國。

二、大量的西語移民將造成美國語言上的分歧。這種分歧將取代過去的白與黑種族分界,由於美國人不諳西語,而西語移民會流利英語,這將使得一些西語移民眾多的省份出現明顯的雙語社會,甚至發生美國境內排斥美國人的案例。

三、這些挑戰美國核心的政策,可能使白種美國純正人民感到壓力,並試圖恢復過去揚棄的種族中心主義或是白種人至上觀點,並進而排擠、驅逐其他群體。

四、所有群體的美國人可能會想要振興自己的核心文化,這可能使美國人重新把美國視為是一個深度宗教且以基督教為主的國家,並不斷強化自身的宗教重要性與認同,相較於其他國家,美國是一個更重視宗教的國家。

---------------------------------------------------------------------------------------

這樣聳動的書本出版後,果然激起了許多正反意見的討論。批評者不僅大力批評其保守觀點,更認為他的美國新教核心價值是一種安格魯薩克遜新教主義中心的激進觀點,不僅無助於美國在全球化的定位,更會耗損美國長久建立起來的普世價值。

而撰寫中文版導讀的吳叡人也在文章中指出「非洲族裔歐巴馬在這次總統大選脫穎而出,更說明了杭廷頓所謂的新教主義核心文化顯然是一種時代錯誤的思考

換言之,吳叡人認為歐巴馬的當選證明杭廷頓的預測是錯的,故本書的中文版也用了歐巴馬的人像當封面。

但我的看法與吳叡人相反,我認為歐巴馬的當選是天時地利人和的歸結勝利,包含歐巴馬自身的年輕才幹與領袖魅力、美國的經濟現狀與前政府的包袱、對手太老太過保守等等,而非是美國核心文化的多元重建。

我認為歐巴馬的執政成功和其人格表現才是破解杭廷頓預言的第一小步;但反之,歐巴馬執政的失敗將使本書的預言向前更推一大步。

(首頁圖是英文、繁體中文和日文版的書影)

-----------------------------------------------------

INDEX

3/14,兩個人物的共同日子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10562608

從家暴法看帝國主義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21547116

春園中,無情的是誰?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14048057

歐巴馬與在美華人地位的思考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21851480

原發表時間:2009.4.9. 01:59

回應
Googles Ads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您的光臨,我的感謝!關於我的文章與作品,請在任一搜尋網頁上打RainReader,第一個結果便是,讀書和電玩的確譜織了我生命的絕大部分。

 Hello! Welcome to my blog (RainReader's Memory)! If you want to know me, Please search "RainReader" in google, I am a historian , but also known as Viedo/PC Gamer and Anime critic in Taiwan and China.(日本語のメッセージでも大丈夫)

Mail: miyutuyu@gmail.com


Web site:
http://blog.xuite.ne t/tuyu/MIYU
http://rain-reader.b logspot.com/
Twitter:
http://twitter.com/R ainReader
Plurk:
http://www.plurk.com /RainReader
MurMur:
http://murmur.tw/Rai nReader

Sincerely,

 


關鍵字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