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051656Code Geass反逆的魯路修R2:交透滲雜的顏色


 

 

令人期待的コードギアス 反逆のルルーシュR2 (Code Geass R2)終於播出了,從深夜卡通變成週日黃金檔也凸顯了這作品已經是足以和鋼彈相提並論的話題作品。

第8集作為一個分水嶺,不管是敵我交錯、顏色混雜、國家認同都非常的具有象徵性。在個性上,也重朔了兩大主角的內心個性和立場,甚至可以說,一些討論區的兩派論爭可能在此劃上一個短暫的休止符,進而產生英雄互惜的進程。 

以下來談1-8的感想。

 

Part I  跳躍的時代

和鋼彈00一樣,反逆也採取了類似的現實世界觀,在其中來凸顯日本人的國家地位與自身認同。不過簡單來說,反逆是一個跳躍特定時間帶所形成的童話故事。而製作人在訪談中指出,劇中的日本,影射的是被日本帝國主義統治的台灣和韓國,以及二戰後被美軍統治的日本兩者結合體。

神聖ブリタニア帝国(The Holy Britannia Empire) ,名稱上是英國,實際上是美國。簡單來說,劇中的神聖不列顛帝國就是沒有1776年美國獨立事件,而一路發展下來的英國(在設定和Wiki中把英國的都鐸王朝和專制王權歷史都解釋進去了)我在鋼彈00的文章中已經說明現代英國存在著一種「脫歐入美」的思想觀念,雖然身處歐洲,但心向著美國大陸的矛盾情節。而在「反逆」中,憑藉強大的軍事力量向外侵略,在全世界各地建立殖民地,如同19世紀的英國,冷戰時期的美國。

中華聯邦維持了傳統帝制,首都叫洛陽。而中華聯邦的君主是個足不出戶的小蘿莉,更像是古代幼年登基,旁邊宦官圍繞的小皇帝。換言之,中華聯邦可以想成是沒有經歷鴉片戰爭、西方帝國主義入侵,保留文化制度,但卻又發展出高度科學技術的傳統中國。

至於歐盟現在由於資訊太少,無法斷定他們是民主共和或是類似馬克思的社會主義,不過我大膽的猜,可能是中古時期的封建莊園體制配上近代啟蒙自由思想的混合體。

如果從上而論,可以大略的說,反逆跳躍了近代的兩個世紀的政治與文化,直接傳送到了21世紀(不過科學和技術則一路發展)。反逆的年代「皇曆」發音與公曆(西元)一樣,所以皇曆2018年,也就是十年後XD。


第一部結束在這兩主角對峙的槍聲中,我們從第二部的畫面可以清楚見到魯路修瞄準朱雀的頭打,但朱雀閃過,只擊中了耳機;相對的,朱雀瞄準的是魯路修的槍,目的在於使魯路修失去攻擊能力,然後朱雀就用體術KO魯路。這也說明朱雀沒有要下殺手,但魯路修是真的要幹掉朱雀,就像他殺粉紅一樣。

而朱雀之所以不殺魯路修,當然有其目的,加官晉爵,這樣他才有改革的力量。不過由於朱雀有「活下去」的geass,其實這對決魯路修一定輸的阿XD

Part II 刻意的對比

我之前寫第一部終論時有稍微提過,你從第一部看到現在,魯路修遇到絕命危機時(臉孔扭曲時),是否有「自己」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

事實上沒有,一次也沒有。

第一部對戰柯奈利亞那次開駕駛艙的危機靠CC假扮ZERO,第一次遭遇蘭斯洛特是因為朱雀要救路旁的小孩才放棄追擊、成田連山戰後退、神根島朱雀要和他一起死時使用Geass,第二部第二集遇到羅洛衝來那次犧牲了四聖劍的卜部、第五集靠羅洛的時間暫停等等,遇到「真正危機」 (他臉孔就會扭曲時) ,就表示魯路修沒辦法「獨立」且「獨自」解決問題。小部分靠Geass,大部分靠朋友(其實是棋子)的掩護、犧牲

魯路修是嘴砲嗎?
天才是空口說白話嗎?不是,

編劇刻意營造出魯路修這一表情的強烈對比的鏡頭,這樣才能讓討厭和支持他的觀眾得到滿足。

當魯路修提出抹布論時,他那陰險的笑容會讓反魯派和羅洛派非常憤怒不爽,但下一集當魯路修遭受打擊臉孔扭曲時,他們又會很爽。一集狂笑,一集扭曲,編劇就在其中營造高潮,製造話題。

能讓觀眾投入,為其辯護為其厭惡,這才是高明的編劇。



Part III  言語的迷思

魯路修的言論是建立在一套模糊相對關係的矛盾論述。他的言語強大的效果不在他說話的對象,而在電視前的觀眾。

我們舉兩個例子:

在第一集時最後,恢復記憶的魯路修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無力是罪惡的話,力量就是正義嗎?若復仇是罪惡,友情是正義嗎?

在面對吉爾佛德時,他又問了一個類似的問題「如果世界上有正義無法消滅的罪惡,你會怎麼做?」

如同星刻所說,這兩個問題都是文字遊戲,而且採取一樣的問法「如果....那麼你要...」的質問句法。請注意,這種問法代表質問者根本不在乎你的答案,他只不過在邏輯迷思中混淆你的觀點因為這些問題完全是個人主觀的,就如同莊子和惠子的魚樂之辨「你又不是我,你怎麼知道我不知道魚快樂?」讓我們想起蘇格拉底在廣場的詢問法,甚至是17世紀數學家巴斯葛(Blaise Pascal)對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的雙關描述手法。

結果劇中的兩個回答都一樣蠢,第一個貴族回答「世上沒啥罪惡正義,誘餌只有去死一條路」 ,吉爾佛德則回答了「我的正義就是在公主殿下的身邊」

這樣毫無理性的回答加深了觀眾的投入感,「你們這些蠢蛋果然該死阿~~!」編劇在這裡,使用了言語的迷思,並利用魯路修自己的辯詞來強化了觀眾的認同。萬一遇到這種質問法,該怎麼做?

很簡單,反問回去就好。

因為對方根本不在意你的答案,所以不需要耗費心神去為他解釋,而且你解釋出來的答案反而會被他拿放大鏡找出來鞭,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反質問

「如果世界上有絕對的正義,你是不是現在就馬上投降?」

魯路修瞬間就會語塞。他不可能會投降,但他也沒法和你辯論,因為魯路修遇到的是敵眾我寡的絕對不利狀況,所以他需要才用言語去模糊這一事實。

想想第一部黑騎成立時魯路修講的話,或是第二集他宣佈成立日本國的談話,都是建立在一樣的論述上:大義凜然,強調不平與壓迫,正義與反抗。這樣的話語很有效,馬上就能吸引群眾,政客都應該學習。這種話非常有效果,凝聚熱血信心,但實際上內容空洞毫無價值。戳破這一點,你也可以在言語上戰勝魯路修,因為這是編劇營造出來的效果。

Part IV 西洋棋

將反逆中的人物關係對比成西洋棋的朋友相當的多,我的朋友霜影也將羅洛比擬成「城堡」,他對哥哥的愛慕與忠誠將會在魯路修萬一之時,發動西洋棋的「城堡」特殊規則來保護國王。

魯路修是「國王」。著黑衣,執黑棋,率黑騎,理所當然(唯一例外是第二部第一集和黑色王者比賽時,魯路修拿白棋。一方面是對手名字叫黑王,另一方面也是這時候他記憶無恢復,他自己都反對ZERO愚行,故代表白色)前面的士兵當然就是那些黑色騎士團。對手自然就是白色的神聖不列顛王國。

不過誰是皇后?一個直覺就會令人想到C.C. 擁有最強移動和攻擊能力的皇后,無疑是西洋棋上最強的棋子。

但是一個問題產生了,西洋棋的獲勝規則是殺死對方的王,而不是特定的棋子。如果魯路修是黑色的國王,白色的王當然就是不列顛的國王,魯路修的父親,他要打到的對手。但是我們要先縮小地圖,連亞運都進不去,談什麼奧運。也就是這盤棋的黑色方陣營不變。但是白色方是11區的總督。魯路修必須先在11區獲勝,才有能力與資格去和本國棋手挑戰。

在這系列錦標賽中,第一場比賽的白色國王是自己的哥哥,克洛維斯。這比賽魯路修輕易的獲勝,克洛維斯一下就領便當了。下一場出來執白棋國王的是皇姐,科奈利亞。這場比賽打起來顯然辛苦多了,雖然最後本來應該贏的(已經把對方國王將軍了)但卻因為魯路修尿急忍不住,不得不離開比賽會場去上廁所,結果最後被判違規輸掉比賽。

輸掉比賽的懲罰就是這一年上廁所都會有人紀錄而且廁所裝了針孔攝影機自己都還渾然不覺。沒關係,很快的,聰明的魯路修就發現到這件事,然後在下一場比賽中瞬殺了對方國王卡拉雷斯,然後高意氣風發向世界宣佈自己的復出。

不過問題來了。下一場執白棋的是自己的妹妹,而且是自己的意願。慘了,不能繼續下棋了.......因為魯路修下棋的最後目的就是為了妹妹...


生活在這個世界中,最重要的就是記得隨時帶墨鏡。不是為了耍帥,而是保命,就像死亡筆記本的警官一樣

 

Part V 民族之所以然

為了解決上面的問題,第七集花了相當的篇幅來解釋魯路修的心境轉變。從一開始因為妹妹的演說,嚮往溫柔且和平的世界而感到失望,憤怒地把手機折斷自暴自棄,透過毒品來沈迷過去。

這邊還被打了一巴掌XDD

華蓮和羅洛採取了不同的對應方式,一個是面對它,另一個則是逃避。最後卻因為校園的友情和對幸福的認知而產生了新的認識。魯路修重新體認到「溫柔的世界」就在身邊。從對妹妹個人的愛昇華到對朋友大家的友情重視。不過這段的轉折太快,我在看這段的時候,心理一直覺得「搞什麼大愛阿~給我壞一點阿!微笑慈祥的表情不適合你阿XD~

在第八集的最後,ZERO扮演摩西,率領了黑色騎士團的百萬人民離開日本,前往自由之土,應允之地。

在這邊,魯路修問朱雀「什麼是日本人?」這樣的民族問題。和前面的問答一樣,其實魯路修早就已經有了答案,他說「是文化的靈魂,只要有自身的認同,不管身居何地,都可以是日本人」

為何魯路修要強調這一點?

民族主義(Nationalism,國族主義)是政治學中最複雜的一個概念。隨著現代學者的研究,民族主義的起源已經不斷被上堆,不過大多學者依舊認為「民族主義是一個工業革命興起之後的塑造出來的神話,一種可被製造的傳統。」。

Ernest Gellner認為「民族主義強調國家和民族的單元必須一致」,另外一個更有名的說法是安德森(B. Anderson)「想像的共同體」(Imagined Communites),他說民族意識是印刷資本主義興起後的產物。我們其實只能認識身邊周遭的人,但是透過印刷、大眾媒體的傳播,那些遠在天邊的人似乎都和我們休戚與共,心靈相通。在這種過程中,我們也把那些不認識的人當作是自己的親人同胞;換言之,近代學者反對早期如Hans Kuhn的血緣土地論。Yael Tamir、David Miller等人更認為「世界上的民族一定比國家數量多,所以絕不可能讓每個民族都建立一個國家,民族要追求的是自己的文化身份權,而非國籍身份權」

理論洋洋灑灑,要舉的還可以寫幾萬字沒問題,但不需廢話,直接問自己(尤其是偏獨派的人),就像魯路修問的那樣

今天台灣被中國統一,改國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一省,但同意人民在心靈上依舊是臺灣人。如何?這樣可以讓台獨份子放棄獨立贊成統一嗎?

簡單來說,反逆簡化了許多問題不談。百萬人的大規模遷移和異議份子流落海外尋求政治庇護有很大的差距,更忽略了其中不同的意見。孫文推崇「海外華僑是革命之母」 ,所以黑騎的百萬人是居海外援助國內的海外革命僑民,還是五月花前往新大陸,別克的巴比倫大遷移?

我們大概可以猜到,劇情轉移到中華聯邦去。搞不好還會劃一塊特別行政區給黑騎當流亡政府。換言之,接下來這場棋賽,可能會從日本國內轉變成國際盃,兩大強國之間的角力競合,日本夾在其中。

真像現在日本的處境阿XD

不過這動畫不太可能就這樣離開日本,我甚至魯路修繼續回到校園當學生。反正海外的ZERO誰演都可以,魯路修可以留在國內校園繼續操控,而因為ZERO流亡海外,更證明記憶沒有恢復以及ZERO是不同人,學校的監視就可能撤除。可以繼續一方面改變世界,一方面搞校園戀愛喜劇。我想過陣子劇情進展,主線還是會回到日本來的。那時候可能就是兩大主角一起聯手之日(?)


賣肉也是劇情的特色之一

Part VI 百萬的奇蹟

第八集透過羅依德的話,沒有人感謝拯救這百萬性命的朱雀,但魯路修知道,「現在要感謝你,樞木朱雀」我之前在「改革與革命」文章中曾提過,我覺得反逆最精彩的地方在於「相互認同錯置」,一個帝國皇子起來領導日本獨立對抗自己母國,他的最大敵人是向帝國投降的日本首相之子。這使他們兩人都不用背負起「民族認同的原罪」。

不過現在第二部看到現在,總覺得這改革、革命,內外的雙元主線似乎已經因為娜娜莉的上台而轉變。不禁讓我擔心,最後不要來搞happy Ending大圓滿結局阿XDD~~

其實之前想到,不過當我亂扯也罷。

我看第一部的時候就有一種感覺。這魯路修比較像日本人,朱雀比較像阿斗仔吧,朱雀的瞳孔顏色和夏利、會長等相同,更重要的是,和娜娜莉的瞳孔(從失明前的壁畫上得知) 、髮色都相同,所以,不要最後給我搞什麼兄妹誤認,滴血認親阿~

最後,第八集名符其實,「百萬的奇蹟」。ZERO的衣服是全身緊身衣,非常難穿脫。那陣煙霧不過十幾秒,其中還不乏許多女性,他們可沒有先把緊身衣穿在內裡喔(如圖) ,要一百萬人同時在如此短的時間完全換裝完畢,這才是真正




百萬的奇蹟

INDEX

反逆的魯路修:第一部終論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12898750

反逆的魯路修:改革與革命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9924396

GUNDAM 00:絕戰之道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14415556

 

回應
Googles Ads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您的光臨,我的感謝!關於我的文章與作品,請在任一搜尋網頁上打RainReader,第一個結果便是,讀書和電玩的確譜織了我生命的絕大部分。

 Hello! Welcome to my blog (RainReader's Memory)! If you want to know me, Please search "RainReader" in google, I am a historian , but also known as Viedo/PC Gamer and Anime critic in Taiwan and China.(日本語のメッセージでも大丈夫)

Mail: miyutuyu@gmail.com


Web site:
http://blog.xuite.ne t/tuyu/MIYU
http://rain-reader.b logspot.com/
Twitter:
http://twitter.com/R ainReader
Plurk:
http://www.plurk.com /RainReader
MurMur:
http://murmur.tw/Rai nReader

Sincerely,

 


關鍵字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