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713312018會員月!【Kendama】劍玉 劍球(霧面-8色可選)

【Kendama】劍玉 劍球(霧面-8色可選)

超強FUN價?閃購節?

超厲害超殺價格

只怕你不敢看????

慎入採光罩?誇張便宜,膽子太小別點?

折紗http://www.momoshop.com.tw/goods/GoodsDetail.jsp?i_code=4776134&memid=6000013861&cid=apuad&oid=1&osm=league






淋浴拉門







富立建設




























時事分享



微信連線張亮,讓我對『暖男』這個詞有了新的理解,聽著那柔和、謙遜的聲音,很難和T台上那個扮帥耍酷的名模聯繫在一起。張亮回答每個問題都很認真,總會『嗯,嗯』地停頓,我甚至可以感覺到他在電話那一端仔細地思考。

根據新華娛樂報導,張亮可以說是目前轉戰影視圈的男模中最成功的一個,他坦言:『十年的模特兒生涯對於我來說是十分寶貴的』,而回想起讓他爆紅的《爸爸去哪兒》,他笑著說:『我當時想法特別簡單,就是帶孩子一起出去玩一下。』

張亮音像錄

模特兒生涯讓我受益匪淺 現在,做演員是唯一目標

我雖然現在沒有在T台上繼續走下去,已經慢慢淡出模特兒圈,但是我覺得十年的模特兒生涯對於我來說是十分寶貴的,給予了我很多基礎,拍廣告、雜誌之類的工作對於我來說都特別簡單、放鬆,在T台上的經驗包括對我拍戲的時候對鏡頭的熟悉感都有很大的幫助。

做模特兒個做演員哪個更難嘛,對我來說,我覺得是做演員比較難。因為,做模特兒兒的話,在舞台上或者在拍平面照片的時候要做的就是帥,在拍照的時候,你只要活在自己的空間裡或者某個特定的狀態裡就好了,但是做演員不一樣,你還要跟其他演員去交流,要認真地去聽,要去感知你的角色,在這種溝通和交流中,大家互相影響,不斷磨合,做模特兒兒我覺得需要的是那一瞬間的狀態,而做演員對我來說,是更加持久的一個平衡的狀態。這個狀態需要我不斷去摸索去挑戰,每多拍一場戲,我對表演或者是對演員的這種狀態的理解就會更加深一些。

我以後的方向肯定是更多地往演員這方面發展,演戲會讓人上癮,完成一部令自己滿意的作品時的那種感覺很棒,很讓人興奮。在塑造角色時那個接受角色,成為戲中人的過程非常奇妙,現在來說,做一個演員是我唯一的目標。

跨界登喜劇舞台的最大收獲:突破自我 拓寬視野

其實最近幾年一直在跨界,必定以前做了10年的模特兒,覺得任何在模特兒舞台外的嘗試,對我來說都是一種跨界,只是在不同的方式或形式下找到更適合自己的、能夠駕馭的領域,我覺得這是個不斷摸索的階段。

我在生活當中,我身邊的朋友和自己都認為我是個比較幽默的人,但是沒想過要把這種幽默或喜劇的方式在舞台上呈現出來,這次也是透過《跨界喜劇王》發揮一下我身上的一些喜劇元素,過程很好玩,對於我來說是個很大的突破。

這幾年,在演藝圈,各種工作我都參加過一些,比如拍戲、錄綜藝節目和主持等等,這次『跨界』演喜劇,感覺還是很不一樣的。我覺得,因為喜劇每個人都非常喜歡,我自己也特別喜歡,包括一些小品作品,或者是一些電影作品。但是喜歡是一回事,你真的要去完成它(一部喜劇)的話,其實很難。錄製的時候,我在跟老白(白凱南)聊的過程中,我們達成了一個共鳴,就是說演喜劇一定要認真、跟拍戲一樣要入戲嘛,這樣抖出來的包袱才能讓現場的觀眾認可。那種現場表演台下觀眾給的掌聲或者是反饋,讓我非常興奮,跟以往在台上的感覺特別不一樣。

呃,《跨界喜劇王》的這一次嘗試,對我來說,不能說是顛覆很大,我覺得應該是突破很大,包括對我現在拍戲的一些角色或者是一些劇本的選擇,我覺得視野又廣闊了很多,這應該說是我最大的收獲。參加《跨界喜劇王》的初衷,我覺得就是還是想挑戰一下。因為自己本身就特別喜歡喜劇,以及喜劇電影。我想要嘗試一下,如果這次感覺不錯的話,我覺得以後可以找機會多接些真正的喜劇電影來演。

我身邊的朋友,包括老白他們都講,我平時其實還是有一些喜劇天賦的,他們也說我特別適合,這對我第一次正而八經演喜劇也算是一個認可吧,或者是,對我的一種鼓勵。這讓我增加了很多信心,膽子也就越來越大了。以後,我覺得我會更多地去挑戰一些喜劇類角色,以前我都不太敢去選擇一些跟自己性格或者是以前的作品偏差太大、距離太遠的角色。

做演員的目標:四十歲能『演』明白就很好

在以後的影視劇拍攝當中,如果有機會的話還是挺想多嘗試一下喜劇角色的。我現在演的很多角色其實跟我自己的性格或者是語言表達方式相差不太多,如果是有一些跨度比較大的,我對自己有信心了可以敢於嘗試的時候,其實還是挺想嘗試的。我現在剛剛才做演員,希望一步一步地把基礎打紮實一些,然後慢慢地去挑戰。我覺得對一個男演員來說,到四十歲的時候自己能演明白,也能把自己的角色揣摩透了,是挺棒的一件事情,所以現在不急。

從我自身來講,外形和顏值對於喜劇舞台還是有一些影響,關鍵還是要看自己的心態。比如說我們在舞台上演即興喜劇作品的時候,一定要放下包袱,不要去想其他的事情,不要去顧忌我是不是這個角度比較好看一些?我哪個角度比較上鏡些?這些因素都會擾亂你的發揮,這和在拍戲的時候一定要融入這個角色、融入到當時的這個場景當中是一樣的。在舞台上,一定要把自己的那種明星氣場往下壓、卸下偶像的光環,這樣表演起來會更自然一些。這方面我覺得對我來說難度都不是很大。

其實我對自己在舞台上的成績的預期都沒有怎麼想過,我是第一次登上舞台演喜劇,我跟老白說,只要我能把所有的詞、所有包袱全都背下來,全都在最好的時機講出來,對我來說就是成功。現在回頭看我的每次跨界、每次挑戰,自己得到的認可或者成績都還是高於期待值的,我想,我也不用想太多只要把自己眼前的事情做好,結果肯定會是好的。

現在,從做演員這個角度,很多方面我覺得自己都沒有做到或者做好,我現在只能是慢慢地讓自己進步,這也是一個成長的階段吧!我是『半路出家』做演員的,現在可以得到身邊這麼多人的認可,我已經很滿足了,也很有信心。我珍惜各種與各行各業有經驗的老師合作和交流的機會,每場戲、每部作品或者每個節目,都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自己在學校裡面學不到的非常實用的知識。

樂做『暖男』 談二孩:尊重他們的選擇和決定

我當年參加《爸爸去哪兒》時的想法特別簡單,就是可以帶孩子一起出去玩一下!旅遊其實也挺好的,當時真沒想到會一夜爆紅。現在我和田亮都有了二孩,過節呀、或者是週末,我們會和田亮哥,把孩子們聚在一起,做客去吃個飯玩一下,這種感覺是很好的。《爸爸去哪兒》第一季的這幾個家庭,現在我們也經常在一起溝通。

很多朋友說我的外表長得比較硬朗,我是個內心十分細膩的人。參加了《爸爸去哪兒》之後,大家給我貼上了一個『暖男』的標籤,我很開心大家都很喜歡我,都支持我,有了這個基礎,我可以嘗試、發掘、挑戰更多的性格和角色。

對於孩子以後選擇什麼職業,現在我們80後的這一批父母,應該都不會太過多地去干涉。他們以後會有自己的想法,我們做父母的會給她們一些我們自己的意見和經驗,但是最終的選擇和決定權肯定還是要看他們自己。

對白凱南的印象:工作認真 一見如故 完全沒隔閡

其實我跟老白在一起,大家很熟悉,我總覺得人跟人在一起是要有一種氣場的,我們兩個第一次見面,我就覺得氣場很合、一見如故。兩個人講話呀、開玩笑啊,都在同一個波段、同一個點上,這種感覺很好。這次合作錄製過程非常順。我們互相信任、可以說出自己真實的想法。我畢竟不是專門做喜劇的,如果關係不是很熟,我如果說出一些自己的不專業不成熟的意見,會怕老師覺得我特別不專業或者不夠努力,而我跟老白在一起就不會有這種隔閡,我們隨心所欲、天馬行空地去說去聊,聊出內心的真情實感。

當我得知我跟老白合作的時候我特別放心,也沒什麼壓力。我們在想一些素材或者是想些包袱的時候,完全是感覺自己的大腦被榨乾了,然後突然間老白一下說出來一兩個點可以讓大家豁然開朗,不愧是非常有經驗的老白!他會給我們很多決定性的意見。我們的團隊包括身邊的朋友都非常信任老白。

老白在工作的時候真的是非常認真,跟台下談笑風生的他完全是兩個人。一上台他就翻臉,你知道嗎!你完全不能出錯,一出錯他就會很嚴肅地說:『哎!你這不行啊,你這個包袱抖早了。這包袱抖出來,你要讓觀眾的情緒緩一下,然後你再接下一個包袱或者下一句台詞,不然就全都被掌聲給淹了,那等於是空的,沒用!』

延伸閱讀


23412BB649D60224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