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21045雨憶

喜歡聆聽夜雨,這是我從小到大就有的一種特別的心靈感應。夜雨最溫馨,最動情,最有韻致,其靈新之氣,蕩滌了紛揚的污穢塵埃,淹沒了功名利祿的喧囂,使躁動不安的都市透出幾許安謐。那樣的雨夜,臨窗而坐,看雨在玻璃上生動流淌,聽雨在窗台屋頂上優美叩打,會有一種置身禪宮淨土的感覺,你不忍用一絲半點的惡意邪念玷污這大自然的恩賜,也不忍有一時片刻的惰性辜負這夜雨營造的怡靜氛圍,總想讀點什麼,寫點什麼。若不讀不寫,只靜坐看雨聽雨,那也是一種享受,一種逸致,你會由那清越的雨聲生發種種妙不可言的神思遐想,想筍的破土竹的拔節,想山的蔥蘢溪的窈窕,想成熟的豆棵在五月溫柔的陽光下叭叭炸莢,想揚起的谷粒在絢麗的夕陽斜照中沙沙地……你會愉悅不已,興奮不已,不知不覺地忘了窗外燈紅酒綠的誘惑,寸利得失的紛爭,而陶醉其間,思緒安然,這便是聽雨之樂。獨愛聽雨,“和風吹柳綠,細雨點花紅”的煙雨輕浥,給喧器都市、閒逸村野平添一份迷濛婉約的柔美。抑或“春潮帶雨晚來急”的紛紛揚揚,像一支雄偉的交響樂演繹出天地的聲勢。雨,在我心中,不僅僅渲染一種豪放或瀟逸的景致,更濃墨著一掬深深的感恩情懷。小時我在偏僻的鄉村上小學,由於父親在離家很遠的鐵路上工作,家裡留下瘦小的母親要每天面對繁忙的農活,總心有餘而力不足,照顧不了我們幾個正上學的子女;所以在下雨天,腳穿破膠鞋的我常常要一個人一步步艱難地走過一段通往校園的泥濘小路。有時因下雨路面實在太滑,人小力不從心的我常不小心摔倒,弄得一身泥水,沒法到校上課,為此我曾悄悄哭過幾次。後來,母親知道了這事,一遇下雨天,就早早地起床把家裡收拾好後,把她那雙腳底已磨平的破舊雨靴栓上自己搓的草繩,然後背起我一步步艱難掙扎泥濘小道上。那時因經濟落後,許多人家都還沒有用上雨傘,母親就戴著破舊的斗笠,我則披著一塊裝化肥用的塑料膠袋頂在頭上。當看著密密的細雨水慢慢從破斗笠裡流下來,淋濕了母親的後背,聽著那“滴滴嗒嗒”響在耳邊的雨聲,我的心裡湧起了一陣莫名的難過滋味。有人說雨是溫柔的、浪漫的、愜意的,可在那艱難的歲月裡,聽見細雨那似泣似哭,我心裡多麼希望雨能再小些,雨聲能在小些啊!因為淋雨母親常所患了感冒,讓我心裡十分內疚。有幾次雨天我為了不連累母親,悄悄自己一人先走,母親知道了追上我卻不用分說,就

(繼續閱讀)

201206151545植物也會偽裝嗎?

植物不但會偽裝自己,而且偽裝技術還十分高明,植物界為了生存,無奇不有,以各種不同形態的偽裝來蒙騙過關,逃避被食,以保存完整的自己,在自然界爭得一席之地。文章來源:京韻古典傢俱 - 時尚•時裝攝影 碩帝國 - 李躍中自行車10年遊歷88國 - 《皮皮魯》雜誌 - Postcards from the Arctic -

(繼續閱讀)

201204301232當我絕定要離開的時候

當我絕定要從我的記憶中冊除你的時候,當我絕定了要忘記你的時候,心裡是那麼的痛,眼淚悄悄的流了出來。想想我們之間發生過那麼多可當你讓我感覺到了愛情的甜密時。你卻丟下我走了。我們曾經許下的那誓言就此破滅。曾經的我單純的相信了你,以為我們會一直一直走下去的,可誰曾想到,結局卻是這樣。曾經讓我一直相信的愛以悄悄的離去,而故事中的主角也早已各分東西。從此隨著時間的流逝,誰也不曾提起誰,只是不在深愛著對方的那個他只有在深夜的時候想起,獨自一個人流下了淡淡的淚水醉裡挑燈看劍 |聽你聽的歌 | 小雨的BLOG |米諾斯 | 奔跑的向日葵 |泌尿外科李博士 | 左臉燦爛 。右臉枯萎 |老胃言BLOG | Postcards from the Arctic |牟勇 |

(繼續閱讀)

201204272240靜默的表達

既然活著,總該有所表達。人用人的方式,樹用樹的方式。其實任何的表達方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表達。既然表達,這樣的表達一定因心而發。這誠然不只是話語。更多時候,話語實在是一種多餘的東西。人往往把話語當做了禮物,或煙霧,拋向別人。獲得禮物的自然高興,被煙霧迷惑的人,看不清自己,看不清別人。真正的表達是需要靜默的,靜默於心,這將成為一個人永久的財富。真正的表達來自內心。一個人說,一個人聽。可實際上,我們往往又聽不見自己或別人的聲音。太多的人,連與自己對話的心思也沒有了。但心還在,如扎根的樹,在隱秘的世界裡兀自生長。幾多風雨,幾多陽光。最終的結果是,這顆種子或出邪惡之果,或開燦爛之花。一棵樹不會刻意表達。但樹無時不在表達。那時我一次次走過一棵樹,我覺得它只是一棵樹。在它的身上我看不出任何差別,除了季節的變換讓它變一些顏色,除了風讓它搖一搖頭。樹只是樹。我甚至從來不會考慮,這棵樹哪年被人種下,或只是一顆種子被風隨意地吹到了這裡。隨後,它一輩子的光陰都被定格在那片泥土裡。腳下是一日日必須熟悉的土地和草,旁邊是從農舍裡走過來的幾群雞鴨。雞鴨如人一樣,一年過去,兩年過去,更多的年月過去,總有更換的時候。但樹還在。我也不會去想,一棵樹是否會在哪場雷雨中被攔腰折斷。或一隻蟲子在它的身體裡娶妻生子。然後那棵樹,在靜聽蟲子享受天倫之樂的時日裡,漸漸枯槁。一棵樹的死去,實在不會讓人傷心。人們大多說幾句可惜的話,說你看這樹,正長著呢,怎麼說死就死了。然後掏出尺子,開始測量,揣摩著這些木料最後還能做點啥。後來我還是發現,其實一棵樹也是懂得表達的。我甚至覺得所有的樹都是智者。真正的智者不善言說。但它們一直在內心世界裡表達著什麼。我聽不見那些聲音,但我看見葉子綠了,葉子黃了。一年又一年過去,葉子在黃綠之間不停地變換,歲月也在我的臉上刻下一些抹不去的痕跡。等我更老一些,我想那時我將多少獲得一些內心的感觸。對一棵樹,也許我最終還是能夠聽見它的話語。扎根大地,頭頂日月,歲月在它的面前來來去去,日子卻又總是那樣簡單。那時,大概我會長時間地守著一棵樹。從一片葉子開始,用靜默與它溝通。一些話,就隱在一葉一脈之間。都說樹欲靜而風不止,但真正的樹,內心的靜默是無處不在的。動的只是外在,靜的卻是內心。靜是最好的表達。靜不代表死去。靜是活著的另一個存在。若能用一顆心感受這樣的表達,則這顆心一定是懂得表達的。多年以

(繼續閱讀)

201204230026風雪中,你是我溫暖的依靠

記憶中的雪花是散漫的、溫柔的、寧靜的,非常喜歡雪花紛紛揚揚、滿天飛舞的景象。那一刻,世間的一切包括美好和醜陋都被掩映在潔白的雪花中了。雪花展現給人們的是一個含蓄的世界、寧靜的世界、詩意的世界。然而,當無以計數的細小雪花集結起來撲天蓋地而來,當厚厚的雪層覆蓋了道路,壓垮了房屋,掩埋了牲畜,隔絕了村莊,生活的詩意便不復存在,隨之而來的是雪災帶來的白色夢魘。不能忘記1968年的大雪,那場足有1米厚的大雪成了上世紀中後期季節留給人們最深刻的印象。大雪讓住在兵營式房屋的父母清晨無法推開屋門,大雪讓無數的牲畜被困圈最後一批批凍死餓死,大雪讓本已捉襟見肘的生活更加艱難。望著嗷嗷待哺的姐姐,父親歎了口氣,拎起軍用銅水壺步行到5公里外的畜牧隊打牛奶。那條彎彎曲曲的羊腸小道啊,父親走了大半天,身上的衣服被汗濕透了又涼了。沒有牛奶吃的日子,父親只好給姐姐打白麵糊糊喝。說起那時的辛酸和艱難,母親眼中充滿了哀傷,那個時代留給人們的記憶是深刻的苦澀的。進入2010年1月,60年一遇的寒潮暴雪災害覆蓋了北疆地區,這場災難比1968年的大雪更加令人記憶深刻,降雪持續時間之長、降雪量之大、積雪之厚、氣溫之低,歷史罕見,一個個冬牧區的生命通道被封死,一個個牧業村落成為雪海孤島,一間間曾經盛滿歡笑的房屋被暴雪掩埋,一隻隻曾經歡蹦亂跳的羔羊被凍死……風雪交加中,那位曾經站在餘震不斷的汶川大地上的慈祥老人,捧著一腔關愛、一片厚意來到新疆,頂著七級大風,冒著零下30攝氏度的低溫,走家入戶看望群眾。在阿勒泰市、塔城市、托裡縣、額敏縣,在拉斯特鄉散德克村,在地處老風口的多拉特鄉冬古列克村……風雪中,您溫暖的微笑如同燦爛的陽光,撫去了落在災民心頭的積雪;風雪中,您有力的大手傳遞著心中深厚的關愛;風雪中,您堅實的臂膀是我們溫暖的依靠。風雪中,來自中央和全國各地的救災帳篷、糧草衣被等物資被源源不斷地運往災區;風雪中,無數人投入到生死大營救中,不分晝夜地打通生命線;風雪中,一個個感人的故事發生著、流傳著,感動著更多的人伸出溫暖的手,那一雙雙手緊緊握在一起匯聚成一條條暖流,流淌在北疆萬里冰封的大地上。在額敏縣莫英牧場,牧民吾木拉別克努爾薩黑一家七口人被暴雪全部埋在屋裡四天三夜,電斷了,屋內漆黑一片,看不到外面的光亮也聽不到外面的聲音,只有無邊的恐懼和一絲希望包裹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