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827雪染紅葉

十月,還有好幾天才能走完,那夜,突如其來的一陣寒流,氣溫陡降十度左右,深夜幾近冰點。冷風呼呼地拉扯著樹的柔枝,無數綠葉紛紛落地,據說,這寒流比往年早了一周的時光。凌晨,我被凍醒,忽然想到,山裡的樹葉經這寒風吹過,一定紅了。每到這個季節,常常念叨——霜葉紅於二月花,但是,還真沒去細細品讀過。……去山裡的路比前幾年好多了,兩側是景觀式綠化。接近山區的路旁,有一種樹已是紅葉燦然,其葉柄很像普通的椿樹,長長的,著兩排對生葉。此時,大多紅了,偶爾綠著,下面卻金黃,又被丹紅托起在高高的樹梢上,好似一隻一隻欲飛的翠鳥。到了,橫亙的群山以它博大的胸懷攬住我。透過那寬厚的肩頭遠望,著實讓人震撼。青山染霞,滿目斑斕,起伏皺褶,各有千秋。林海之中,老綠、青綠參差。俏的,點染了正黃,塗抹了嫣紅,林子一改往日的單調,變得柔情萬種。風來了,林子更加浪漫。葉面兒顏色深了,隨風搖擺著,登高眺去,就是湧波的大海。那黃,應是太陽的身影,平托起大片大片的火燒雲,惹得滿山赤霞。再加上星星點點野花的間綴,這時的山,不能說通紅,最為恰當的是——斑駁,雜糅七彩。赤橙黃綠青藍紫……只是紅色最為耀眼。爬山攀巖,為了近處一睹芳容。那楓葉兒,五角分開,形也漂亮,容也靚麗,紅得正正當當;血皮槭,山民也叫它紅皮槭,光聽這名子就知道它有些來歷,一定會紅的。其葉,頂闊下小,葉厚紅深,當然,還有櫻、楸、櫨……說不清,倒不完的山樹紅葉,直教人看得醉了。那樹,那籐,有的在平原,在城市,在屋角,倒也見過,但那葉兒黃了,枯了,落了,終也不紅。比如,常見的“爬山虎”,春夏,青了,綠了。待秋風大起,垂掛一牆枯褐,何時見它滿壁火紅。在一面陡峭的斷壁前,我看到了那爬山的紅葉。一根根籐蔓,順著山巖的肌理遊走,由山崖根部起,自下而上慢慢攀高,竟遮蓋了一面山壁,紅彤彤地耀眼。我仔細辨了,就是爬山虎。山深,壁陡,秋涼,幾乎無人,一牆紅葉兀自開著。和我一起進山的還有一位攝影師,為了拍到石壁紅葉的全貌,幾乎跪在地上,彎著腰,別著頭,好是艱難。等他站起來時,忽然一個趔趄,一手扶著右膝,才慢慢地站穩。原來他去年上山拍攝,一腳滑下,摔裂了膝蓋,至今還下著鋼板。再往上走,山野竟落了一層薄雪,這真出人意料,

(繼續閱讀)

201205010524遙望窗前雨夜

又是雨季,風雨繚繞纏綿,獨倚閣樓,遙望暮下燈火璨瀾,遇景而傷,掀起苦澀的深藏,是夜,痛,氾濫成災。記不清何時開始隨夜而憂傷,暗夜筆尖劃落幾許彷徨,紙上徘徊過往,一抹相思殘章。夜,心又開始微微的疼痛,是我想得太多,還是復往的遺證,總是在不定時的付予我絲絲的妄念,掙扎著逃避,內心一陣陣糾結,觸景傷情,為何當初的我已不在是我。似曾幻想過沒遺憾的結局,昔,天不如人願,今夜,再次掀起這些觸目驚心的傷疤,又開始一個失眠的夜。如果時光定格,不曾流逝,又怎會追隨歲月流下的痕跡,自憐自傷。遙望窗前雨夜,我好似看見當年年少的身影,陪你走過一街一街的暮色,只是現在,一切都已不在了,只是妄念作怪,一個癡人的囈語。如果選擇忘記,我該如何揮手謝幕那絲刻骨銘心,順其自然?只不過自我欺騙罷了,愛怎能放下就放下,你懂,我懂,誰都懂,再怎麼掩飾,也無法再大聲歡笑,靜靜地沉默。時光依舊,你我依然,只是再也回不到從前了,淚水淒迷裡,任傷予我掩藏。風雨停止了吟唱,窗外夜蒼涼,往事不復水,花敗缺人望。指間輕煙盡,杯酒入穿腸,燈暗,枕間淚淒涼。罷,輾轉時光不復,過往墮落,執著成傷。 |OnlineJournalism.com | 茶色姍姍之行攝世界 |阿仁的BLOG | 睫毛彎彎的BLOG |Olympics blog | 藺瑤的BLOG |孫紹振的BLOG |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