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804那一抹留在秋日裡的充實

很少來了,事隔有一年了吧。點擊了紅袖頁面,以前的日記竟然都不見了,但是,打開後台操作,還是可以看到自己以前寫的文章。帶著愉快的心情看著蒼白的文字,竟然有一種孩子的心態。原來,以前寫的東西是這樣的?呼呼—吹了額頭的劉海,便繼續往下翻看。想想,又過了多少個寫日記的白天和晚上呢?一晃而過,又一年了吧。年齡大了吧,經歷不同了吧,想法不一樣了吧,追求不一樣了吧,圈子不一樣了吧,人際圈不一樣了吧……很多很多的不一樣了。回頭看看自己,依然慶幸,自己還是那個曾經的自己:偶爾做做夢,開開玩笑,只要無傷大雅;喜歡和知心朋友走在街上,談談人生,還聊聊經歷,像似了一個老婦人,可是,自己又不大;經常會在各大網站裡逛逛,然後寫著別人都不知道的文字。因為,這是個堅持,也是藏在心底最真的想法。又經歷一年了,感覺自己不再幼稚,至少,思想成熟很多。特別是在這這幾個月裡,像是人生轉折,又似喝了一杯檸檬水一樣,酸酸的,但是對自己有好處。昨天星期一,是歡送會。在我們這群人上班時間和別人不一樣的傢伙身上,於是自主到了火鍋店,美其名曰歡送,還不如說是聚會。因為,最後一次,誰也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再見面。前天,一個同事離開了公司,是因為公司覺得他的性格不適合在CC上,於是,這場美麗的相遇便結束在這個金秋十月底。會上,公司把事件攤開來說,氣氛有點凝重,最終,在場所有的女孩子們都哭了。因為,從剛開業到現在,大家畢竟是一起走過來的,然,面對這樣的局面,誰都不想。在這裡,想說聲:“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適時的離開,只是為了下次的團聚。相聚就是緣,能成為同事,便是前世的一個緣分,所以,請珍惜每一次成為同事的機會。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我那麼感性,是因為是雙魚座的影響嗎?總會為一點事而想寫下什麼東西。是為了紀念,也為了告訴自己,事情只要看開就好了。

(繼續閱讀)

201205042317鍾情樹的傳說

汝州市朝川礦小學六年級有位情侶,女是班中的尖子,活潑可愛,樸實富有愛心的美眉叫唐雅,十四歲,是男生心目中夢寐以求的公主,男是學習中等,體育非常很好,沉重而冷酷不易近人叫明巖,比唐雅大一歲,今年十五啦,雖然明巖不愛說話,不易近人,但對唐雅例外,他們上學一起,下學一起,白天在學校打打鬧鬧,開開心心,你一聲老婆,她一聲老公,很親切,晚上就在河邊散步、談心、賞夜景,看星辰,他們除啦吃飯,睡覺,剩餘的時間幾乎都在一起,別人從來沒見過他們吵架,很是恩愛,有人斷言他們會恩愛一生一世,真是只羨鴛鴦不羨仙啊,可是一場風暴正在襲來,金融危機的到來,使很多人失業,其中就包括明巖的父親,明巖有個姐姐正在上大學,媽媽閒置在家為家裡做飯,一家四口人只靠明巖父親一個人掙錢維持生計,這次失業啦,明巖的父親年紀稍大很難找工作,在家閒著,為了生計全家焦頭爛額的,不知所措,姐姐上大學要錢,我們生活也要錢,家裡雖有點存款,可遠水解不了近渴,明巖的父親為啦不讓上大學的姐姐擔心,就沒告訴她,沒辦法,明巖的父親做啦個絕定,先回鄉下的老家,家裡還有幾分薄地,夠一家吃喝啦,回家後在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工作,在說,我很不情願,我真的很不情願,這裡有我最愛的人,我不能失去她,失去她比殺啦我還難受,可明巖心裡清楚,這是唯一的辦法,他不想讓父母操心,在三思後他決定去試著告訴唐雅,便把唐雅約出來啦。明巖:對不起,雅兒,因為家中問題所迫我們要分開啦,不知啥時才能見面,說後心裡一陣痛。 雅傷心低頭想啦一會說:你可不可以為啦我不走啊,老公,我不能沒有你。 明巖:老婆我也是,我也不能沒有你,可沒辦法呀, 唐雅心裡很是清楚這是不可能的啦,要不是 她父親有關係她父親也會失業,唐雅就沒在強求什麼,只是說:你們啥時走啊, 明巖:後天,我還能上一天學那, 唐雅低頭不語,我看的見唐雅流的淚水滑過臉頰, 我實在是無法再堅持什麼, 衝上去抱住唐雅,說:雅兒我愛你,生生世世,唐雅哭的更狠啦,為唐雅去臉上的淚花,安慰道:雅兒別哭啦,那樣會變醜的,那有啥啊,有朝一日我會回來找你的,一定、一定、兩人抱在一起。第二天早上,明巖與唐雅來到學校的中等個子一棵樹下拿拉把刀在樹上刻畫出兩個人,唐雅刻畫出明巖的小人像,明巖刻畫出唐雅的小人像,兩個小人像手牽手,明巖的小人像左上角刻明巖二字,唐雅的小人像右上角刻唐雅二字,手牽手上刻著生生世世,不離不棄。 明巖與唐雅約定

(繼續閱讀)

201204302247翠鳥

前天早上去上班,因為是跑步,距上班時間已不多,就很有些匆忙。經過一片稻田,看到張著攔鳥的網上有一匹彩色鳥在掙扎。-----那是翠鳥啊!我心想。我並沒有停下,只還是跑。但心裡還在想它,“或許我該救它下來”。但終於並沒有救,也終於沒有停下來。後來回想,其時讓我不救的原因有兩個:一、我並沒有這許多時間,快要遲到了;二、怕張網的主人會說,這是別人的東西,那人我也認識。二、但此後我的心裡卻有些不平安了,總有個掙扎的影子在。久之,漸漸就現出一幅圖畫來:一隻翠鳥停在水邊的葦稈上,紅色的小爪子緊緊地抓住葦稈。它滿身的顏色非常的鮮艷。頭上好似披著橄欖色的頭巾,上面繡滿了翠綠色的花紋。背上的羽毛就是淺綠色的外衣了,而胸腹,則像極了半露的赤褐色的襯衫。一雙透亮靈活的眼睛下面,是又尖又長的嘴……但我的來寫這些文字,並不是要批判那些張網捕鳥或攔鳥的人。人世間的殘暴捕殺何其多,些許文字,能勸阻他們麼?我是要給我們這樣並不願捕殺卻又見死不救者以警醒,而且自問:我何以不救呢?其實,我並非是個完全的反對捕殺者。對於那些不好的,或讓我看了生厭的東西,譬如蜘蛛、蜈蚣、蚊子一流,我是一見便要傾力擊殺之的。但那些好的、我所喜歡的、有同情的,就像那翠鳥,自然不願意看它們滅亡。這似乎也是人之常情。這翠鳥美麗,少見,似乎也不吃莊稼,那麼,它就是美好的了。於是在我看到它被縛在了網上時,就很有些覺得可憐,並有要救它的意思。倘是麻雀之類,我大概就不會有這樣的心思了。但我究竟並沒有救它,並且此後心裡竟有些不平安,而這不平安,又讓我有了要探究沒有救的原因的心思。沒救的原因前面已然說過,一、我並沒有這許多時間,快要遲到了;二、怕張網的主人會說,這是別人的東西,而那人我也認識。時間緊,要趕著去上班,這當然能算一個不錯的理由。人大抵有這樣一種本性:為自己。說得不好聽一點,就是自私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自己的小事比別人的大事更緊要。但這種情形也不單單是“為自己”造成的,人們這種相互間的冷漠不能全怪在人的主觀意願上。我們不能切身的體味他者的感受也是一個重要原因。造物將我們每個人都設計得跟其他所有人不一樣,它將一切個體間的明顯的連繫切斷,讓他們變得各個獨立,似乎彼此毫不相干,甚而至於各各的有一種明明暗暗的競爭關係在。但一面又在暗中用了看不見的線索,將一切

(繼續閱讀)

201204230707忽憶故園人

在這裡,依然有很多從前的影子。滿校各處盛放的羊蹄甲,點綴了細小碧玉的明湖,綴飾出疏影橫斜的行道,那一樹一紅的明艷,彷彿帶我回到了榕城,回到了你的身邊。很多時候我會仰頭去細數這些枝間的花蕾,長長短短,輕輕淺淺,含苞待放。如一隻細手,拂過我的眉頭,伏在我的心頭。記得跟你一起走在福州路上,那一季盛開的,幾許是如此嬌媚的紫荊,風過,旋轉下片片紅葉,舞出各種姿態,的確,即使離開了枝頭,走在終點,也要化最後的力量為生命的絢麗,這是我所不能企止的。再是數量繁星般的合果芋,平凡無奇地鋪在地上,鋪滿你所過往的任何一條路,這小小的綠傘打出的不僅僅是一個盛夏,還添進了我那默默的故園情。也許是因為廣州太靠近福州了,許多的植物在這裡又重新展現在我面前,即使沒有學植物學,這些生命中的影子,依然晃動在我心中,喚起的,不僅有事,更有人。就這樣的大道上,我獨自行走,多麼希望你可以在我左右,即使只是寂靜不語,卻足夠讓我心有滿足。就這四時不起眼的紫荊,到了此刻,也是抖落被羽,綻放不羈。那艷麗不失矜持的花朵,有力地朝向那陽光最強烈的一處,彷彿展現出永遠不屈的精神,永遠向上的氣勢。難怪有南國櫻花的美譽。林夕來了,又走了。非常遺憾沒有聽到他的講座,聽說那天下午等票的隊伍從禮堂排到了食堂,蔚為壯觀。後來看到同學寫的關於他的文章,拍的關於他的照片,雖然不如想像中那般潮流前衛,但簡單中不乏優雅,羞澀中不乏才情,的確非凡。他自己坦言沒經歷過極大痛苦,卻總有悲情難抑。許多詞人,那真正的詞人,必然是這樣憂情傷懷的。我很欣賞他站在講台的最前端回答問題的親切,我很欣賞他當有同學要他現場填詞時的巧然婉拒:“才情不是用來炫的。”即使沒有到場,這一言一行一顰一笑,都已足夠讓我感覺到這位才子的魅力,不可阻擋。我跟你談起了這件事,你幽默地說下次你講給我聽,我覺得很溫暖。因為你總能讓我對許多傷心遺憾一笑置之,讓我豁然開朗。不管如何,只要聽到你的聲音,我就可以平靜下來,那一刻,全世界彷彿都安靜了。這樣也許是好的,每一處都是故園樹,每一處都想起故園人。這樣我便如何也忘記不了你了,時時刻刻,只要我還在這,只要我還仰頭,我就可以看到,你如紫荊般明媚的笑靨,綻放在我的面前。即使這樣的孤單還要很久,我也願意毅然承受。如果這個秋來了,那我願意告訴她,我等了她很久,等了你很久。短短的一個半月,彷彿過了好幾年,很難想像楊過當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