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夢生態淡水河---我看大臺北地理變遷 @ 阿孝的生態日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一個在溼地打混的人類

    一個喜歡做夢的傢伙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202005160638築夢生態淡水河---我看大臺北地理變遷


    我看大臺北地理變遷

     

    方偉達

     

     

    烽煙迷  塵挹揚  天南地北翻飛浪

    征塵夜  一掬洌  東西各往追流觴

    悠悠心  莫惘悵  濯足滌纓亦輕狂

    清秋逝  豔夏老  緣訴此生  斗酒爐香

     

    《無題•大河流觴  書於軍旅》方偉達 1990

     

        從本書上彙整的紀錄,淡水河和大臺北的歷史/地理/文化/生態環境息息相關。

        臺北盆地是淡水河泥沙淤積而成的沖積層,河源高度3,500公尺,河長158.7公里,流域面積2,726平方公里,於樹林進入盆地,經新北市新莊,於臺北市南方與新店溪合流,至關渡出盆地,經淡水出海。

        淡水河流經盆地長約25公里,河床平均比降為1/1,600,河床分歧,水勢短促,河川灘地與沙洲所佔面積甚廣,且時有氾濫,最高與最低水位高差6.35公尺,流域平均雨量3010公釐,依據民國70年歷史資料,淡水河在樹林與土城之間,河床寬約1,000公尺,新莊為300公尺,臺北橋下寬410公尺,關渡西南寬400公尺。淡水河因為上游河床較寬,中游較窄,容易造成洪泛。

        17世紀記載原住民凱達格蘭族(Ketagalan)世居「雷里社」,為淡水河和新店溪交會的沖積地區有居民居住的最早記載。「雷里社」以北,即是凱達格蘭族所稱的「艋舺」。1697(康熙36)郁永河撰寫《裨海紀遊》,記載當時的淡水河聚落:「海舶由淡水港入,...。此地有二十三社,曰:八里分社、麻少翁、.. 、雷里、..麻里折口等,皆淡水總社統之。其士官有正副頭目之分。」,而其中「雷里」即加蚋庄,其地濱河而豐腴,亦即今華江橋到華中橋沿岸的河濱地。當時郁永河看到原住民架乘的獨木舟,記載:「沙間一舟,獨木鏤成,可容兩人對坐,各操一楫以渡,名曰莽葛,蓋番舟也。」

        當時艋舺是一處深水渡頭,許多獨木舟聚集於此,後成為地名,發展為臺北市的發祥地。18世紀中葉到19世紀中葉,是艋舺船運最盛的時代,1740年龍山寺竣工,清朝道光、咸豐年間,艋舺為臺灣北部最繁榮的地方,有「一府、二鹿、三艋舺」美稱,當時淡水河深,船隻進出便捷,來自大陸的戎克(junk)船是來往淡水港的主要中國式平底帆船,可溯流駛入「內港」萬華,後來因為內港淤淺,船隻改向大稻埕靠岸(今延平區一帶之河內港)。

        清朝乾隆(1736-1795)年間,淡水內港船隻聚集的中心點,位在港口上游的興直堡新庄(新莊),嘉慶(1796-1820)末年,新庄淤淺,移到下游的大加蚋堡艋舺;到了同治(1856-1875)末年,又因艋舺淤淺,而移到下蚋堡大稻埕。1875 (光緒元年)臺灣分設臺北府,並決定將首府設置於臺北。1882 (光緒8)臺北建城,1884 (光緒10)完工。1894(光緒19) 臺灣省首府遷移至臺北。

        1895年臺灣割讓給日本後,是年,臺北成為臺灣總督府於臺灣始政首府後,發生過兩次颱風形成的洪水,影響臺北淡水河沿岸地區的發展。較早紀錄為1897年(明治30年)88日暴風雨成災,造成臺北淡水河大橋沖沒。1911830日至92日(日明治44年)颱風豪雨造成淡水河氾濫,其中淡水河沿岸枋橋(板橋)、艋舺(萬華)、大稻埕、大龍峒地區災情慘重。當時在基隆實測最大風速29 公尺/秒,最大雨量373.9 公釐,臺北受災情形全塌2,672戶,半塌3,283戶,流失橋樑22處,浸水田園5,305町,淹沒田園267町,流失田園195町。

        因應淡水河經常氾濫,18998月日本臺灣總督府針對大稻埕的淡水河河段展開護岸工程施工,該工程興建818.18公尺的石砌堤防,並進行沉床工事。但是1911年、1912年淡水河連續兩年氾濫摧毀石造河岸。1913~1915年殖民政府另以RC水泥為建材在艋舺地區興建新堤,連同隨後1925~1933年的河岸工事施作,日治時期的淡水河岸堤防長度共達8430.61公尺。19665月至196810月國民政府興建橫跨新店溪的華江橋,該橋位於省道臺3線上,為臺北縣板橋到臺北市萬華的主要橋梁之一,通車後吸引大量人口移入板橋。196771日臺北市升格改制為直轄市。19916月,因華江橋橋梁高度低於臺北地區防洪計畫200年頻率的防洪水位,唯恐影響淡水河洩洪功能,而進行拓寬改建,並於19969月完工。

        從凱達格蘭族(Ketagalan)到漢人文明,我們看到因為淡水河經常性的氾濫,因此政府當局就將臺北城的勢力,逐漸將城牆堤岸,推展至淡水河的邊線,形成淡水河的邊緣化。我們知道,當所有的堤岸完成,所有生態文明就與淡水河的關聯性逐漸式微。

        偉大的城市,一定有偉大的河川。如巴黎塞納河、波士頓查理士河。淡水河的關係已經和臺北市疏離。我們思考的是,漢人文化不是愛水的文化,從古老的易經觀點,大水就是坎,就是一種缺陷,坎卦象徵「重重險陷」。要如何從颱風季節的「陷溺水淹、重重險陷」到「親水愛水、築夢淡水」,已經是從西方深層生態學的環境教育上,逐漸解構東方漢人文化上的重重糾葛與愛恨情仇。這種文化包袱上解構,需要從永續發展的世代教育上,逐漸加強觀念上的改變。

     

     

    參考文獻

    方偉達,2009,城鄉:生態規劃、設計與批判。

    方偉達,2010,生態瞬間。

    翁佳音,2006,大臺北古地圖考釋。

    舒國治,2010,水城台北。

    張文亮,2001,台灣的水。

    築夢生態淡水河---互花米草入...|日誌首頁|返鄉歸田四年上一篇築夢生態淡水河---互花米草入侵淡水河河岸...下一篇返鄉歸田四年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