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夢生態淡水河---省視三百年淡水河生命紋理 @ 阿孝的生態日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一個在溼地打混的人類

    一個喜歡做夢的傢伙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202005111947築夢生態淡水河---省視三百年淡水河生命紋理


    省視三百年淡水河生命紋理

                                                                                    陳健一

    淡水河做為人文活動的背景

       一般所說的淡水河是指新店溪和大漢溪兩大河交會的河段,此一河段大抵為海拔89公尺到零公尺的沖積平原。相較於淡水河更上游大漢溪源頭的3000多公尺,淡水河兩岸顯得低窪、平淺。此一形勢,若遇到大雨,水勢勢必增加,淡水河兩岸每每淹成一汪大洋,或積成水塘,不易退却。

       此一地理特性,也就成為過去二、三百年來,漢人移住淡水河兩岸的重要拓墾及生活背景。

    淡水河的水文特色與地名

       若以自然環境特色觀察,淡水河位處臺灣北部,秋冬到初春有東北季風挾帶的雨勢,初夏有梅雨降臨,78月又有颱風來襲,使淡水河終年水量不缺,水澤豐沛。此一形勢再加上每天自河口湧進的潮水,更使淡水河兩岸水流偶有停滯,偏低窪地區的關渡、五股、蘆洲、社子及大巃峒、艋舺一帶,還發展成沙洲及沼澤。

       這樣的自然特色,為早期人們活動及生活的重要環境背景,也印記成地名,如大漢溪及新店溪一帶為一沼澤環境,所以板橋這一端舊地名的「江子翠」為沼澤的意思,對岸現在艋舺後面的平原,有「大佳臘」說法,也是沼澤的意思;現在大巃峒地名是指「石頭撞擊水的聲音」,也有水的意象;再下游的現在社子一帶,早期稱做社子島,指的是水中沙洲島嶼;社子對岸的蘆洲早期河岸邊為沼澤,長有許多蘆葦稱以稱做蘆洲;更往下游,關渡亦有渡口的意思。

       1694年,淡水河一帶還因地震,河水堰塞<![if !supportFootnotes]>[1]<![endif]>,漶為湖泊,範圍可能擴及大巃峒、新莊中港厝、五股觀音山腳下、關渡、唭哩岸及士林福德洋一帶,範圍寬廣。學者稱此一地質事件為「康熙臺北湖」。

       此一湖泊沒有瞬間傾洩,三年後有一位郁永河的漢人做了「漶為大湖」的記錄,二十年後,康熙古圖仍標示出關渡以下為一水域寬廣的湖泊。甚至現在新莊老街一帶一度為湖泊不遠,適宜停泊自海面到臺北盆地內停泊的船隻,發展成市集,成為十八世紀大臺北區最大的市集和街道。

    淡水河的漢人拓墾

       約在1617世紀淡水河兩岸主要住有原住民,如淡水河河口的八里坌社、淡水河南岸的武朥彎社、擺接社,淡水河北岸的北投社、毛少翁社、巴浪泵社等。

       17世紀中期西班牙人及荷蘭人曾在淡水河兩岸活動,主要為戰略及經商,活動及經營規模並未擴及整個陸域平原;國姓爺時代,有屯田記錄,主要在淡水、唭哩岸等具戰略價值的地方活動;其間還一度流放犯人在淡水等地,留下瘴厲等惡劣環境的印象。

       清治初期,限於政治及人力,統治及經營重點主要在臺灣南部,18世紀初期,才陸續有官員前來積極了解及規劃,如諸羅縣令周鍾瑄前來關渡,考察北部風土。陳璸更建議派兵駐守淡水河一帶,促成軍隊駐守淡水河兩岸,使得漢人有穩定的拓墾環境,吸引更多多漢人前來開墾。

       在此之前,1708年已有「陳賴章墾號」開墾集團申請墾照在臺北湖周邊拓墾。緊接著,為水田化運動的時代,有才勢者投資水圳的興築,幾個規模龐大水圳在二、三十年內陸續完成,淡水河北岸的新莊、三重、蘆洲及五股一帶有張厝圳及劉厝圳,在土城、板橋、中和一帶有大安圳,在新店及大安、艋舺、松山一帶有瑠公圳。在士林及北投一帶有福德洋圳及八仙圳等。這些水圳在十八世紀中期,也就是乾隆年間陸續興築完成,水圳完成的同時,土地就可以種植水稻,於地方生計及生活的穩定,有關鍵性的影響。

    百年前淡水河的水運

       19世紀初期,漢人生活更加穩定,往來淡水河、大小支流及大陸間的船隻日益增加,港口市況活絡。重要碼頭主要在大河邊凹岸,不易淤積的渡口,18世紀中期以來,新莊為淡水河流域市集往來的交易中心,19世紀初期,新莊渡口淤積嚴重,又經歷械鬥及海盜肆虐,市況大不如前,乃被對岸的艋舺取代。

       在此同時,各平原的稻米收成豐富,大菁及樟腦產業興盛,許多貨物用船隻運往海外的廈門等地,更促使艋舺更加繁榮,鄰近街區也陸續活絡起來;像錫口、八芝蘭等街區,都是區域性交易的重要街區。

    河岸邊的械鬥

       十八世紀的水田化運動,穩定了淡水河兩岸糧食基礎,也吸引更多漢人自大陸前來討生活;他們大都以同鄉同祖籍為生活圈,幾十年下來,淡水河兩岸的祖籍分類大抵區隔開來;淡水河北岸的八里、五股、蘆洲、三重、新莊主要是同安人;淡水河南岸的社子、大巃峒、大稻埕也是同安人,艋舺為三邑人,另外,現在士林八芝蘭、蘭雅,以及內湖等地方為漳州人。祖籍別不同,每每因緣水圳等利益產生衝突,於19世紀時,即發生嚴重的械鬥。如1840年的閩客械鬥,1863年及1869年的漳泉械鬥。

       這些械鬥都造成重大傷亡,甚至造成區域勢力解體與再集結。像1853年的頂下郊拼,促使艋舺同安人撤走,搬到大稻埕一帶生活;1859年漳泉械鬥使芝蘭舊街全毀,在地仕紳們在現在士林夜市一帶另外築造新街。凡此,可以體會到當時族群分類及械鬥的嚴重。

    茶與淤積

       1860年淡水開港,英、法等國家商人自由往來淡水河及各支流,進行貿易,其間,茶葉在英商鼓勵下,行銷海外,適合稱茶的淡水河周邊山地,開始面臨衝擊。

       為了爭取種茶面積,人們拔除大樹,去除原始森林,廣泛種植茶樹,經營茶園。從此山地水土流失嚴重,大量泥土隨水流及大雨沖刷到河流,最後從淡水河流潟到大海,其中有許多滯流在淡水河,淡水河淤積嚴重。許多臨河陸地淤積嚴重,地貌也在改變。

    跨越淡水河的鐵路橋

       1887年臺灣第一任巡撫劉銘傳築造鐵路,引進火車到淡水河兩岸,第一座鐵路橋橫越淡水河,往來兩岸。此後淡水河船運發展遭到衝擊,四、五十年間,後來統治臺灣的日本政府引進自動車,發展鐵路運輸,各渡口的水運嚴重萎縮,整個淡水河域的處境正在轉變。

    淡水河產業的消漲

       日治時期,各淡水河渡口已少見往昔船隻及貨物熱絡往來的景象,大部分的貨物運輸及交通往來都被火車及自動車取代。存在淡水河渡口往來的,主要為兩岸對渡用途,如大巃峒、社子及士林間的「三腳」對渡,也就是「三腳渡」。

       此外,河溝中的養鴨,河裡底泥的撈蜆等行業,也是淡水河域中常見地景;另外,關渡、士林、社子及蘆洲等地方還種有鹹草,做為綁縛日用品用途僅管早期船運盛況不再,常民對於河流相關產業及區域性交通仍然被倚賴,河流活力依然存在。

    淡水河的污染與治水

       國府入臺後,長期以來人們依存淡水河的活動形態及臍帶才被徹底斬斷。

       首先,因國防理由,嚴格船隻往來海外的活動,早期往來海峽兩岸的船隻已不存在。再來是因為治水及交通需要,撤離士林、大巃峒等地臨河房舍,填埋社子的番仔溝,至此淡水河水澤紋理逐漸模糊。接著陸續劃設一級洪水管制線,營建堤防,限制臨河人文設施及活動,淡水河的人文活力幾乎不存。

       最後,也是很關鍵的因素,淡水河兩岸人口漸多,生活污水大量排放到河中,造成河川底泥污染,最先衝擊的是底泥撈蜆的產業,民國60年左撈蜆船隻全部消失。在此同時,嗜愛底泥紅蟲滋長,助長撈紅蟲的產業在水域中出現。

       接著淡水河兩岸及上游劃設工業區及工業用地,大批工廠進駐,政府不積極處理工廠廢水,造成工廠有毒廢水橫陳,紅蟲生長環境不保,撈捕紅蟲產業也蕭條下來<![if !supportFootnotes]>[2]<![endif]>

       這樣的形勢延續到現在,淡水河雖然有政府污水下水道等整治河川污染的努力,水質依然不佳,川底泥淤積更形嚴重。過去幾年,淡水河兩岸市政府催生藍色公路,卻無法真確啟動,主要是底泥嚴重,行船容易擱淺,使無法穩定行船。

       河川污染髒臭、底泥淤積嚴重,再加上過去政府進行城市規劃及重大建設時,隔除一般民眾進出水上活動的機緣,幾十年下來,淡水河幾無船隻活動。人們對淡水河的記憶及情感也在消退。

    河川紋理的抹除

       國府入臺後的民國60~70年,淡水河除了環境遭致污染,無法親近外,河川紋理也在抹除。民國52年葛樂禮颱風來襲,造成淡水河兩岸重大災情;當時政府隨即進行重大決策,拓寬關渡岬,基隆河士林段截彎取直,嚴重破壞大河的河川紋理。重大影響者有關渡段水域環境不穩定,一次大颱風,海水倒灌五股及關渡,許多百年水田區泡在鹹水中,田地失去種作水田機能。

       基隆河士林段截彎取直新生地發展成建地,為河川新生地及往後河川覆浮地造鎮種下惡例,嚴重影響大水來時水道的渲洩,也間接成為接下來大臺北區面對新生地及低漥地的扭曲及惡劣決策風格。

       民國80年代,基隆河截彎取直獲得新生地,仿基隆河士林段新生地,填埋成建地,不做滯洪區,嚴重影響基隆河水流進展,短短幾年內,汐止發生大淹水,人民財產損失慘重。

       20年來,堤防陸續整建完成,許多堤防內的低窪地,政府不去規劃滯洪區,全部填土營建為建地,且大部份為財團做嫁,將少數、稀有、具滯洪功能的低漥地賣給財團建豪宅,擴大土地利益的不正義,也威脅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

    治水以後還有新生地

       然而,過去50年來,淡水河兩岸的臺北市與新北市為臺灣人口發展最快,都會發展最迅速的地區,河川洪水防災也最被嚴謹要求,一旦疏忽部份環節,大水可能隨時湧現,造成眾多民眾生命財產的威脅,不可以不慎重。

       再回來探討淡水河的水文性質,淡水河兩岸為低窪地區,尤其偏西北角的五股地區海拔更低於零公尺。民國60年代甚至有學者圈出五股、北新莊及蘆洲部分地區為「臺北西湖」,可以想見其低窪程度。

       民國529月葛樂禮颱風來襲,短短3天,降雨1800多公釐,積水三天不退,造成淡水河兩岸嚴重災情,政府乃興議檢視及規劃整體大臺北防洪計畫,先期計畫主要在淡水河下游,包括關渡閘口拓寬、基隆河士林段捷彎取直,再來為堤防整建,並規劃二重疏洪道。

       這中間,關渡閘口拓寬,成效並不明顯,卻造成五股及關渡海水倒灌。二重疏洪道的完成則是有目共睹的偉大建設,完成後,曾經是重淹水區的新莊、三重、五股、蘆洲已少有淹水,頗值得肯定。

       在此同時,政府以滯洪的理念進行限建區的規劃,甚間包括河川地的禁建,一級洪水平原及二級洪水平原的劃設,使限制易淹水區的建設;這些規劃容或過分謹慎,但卻保障了大部份民眾生命財產的安全。

     民國80政府更積極於基隆河治水,將內湖、大直、松山段的基隆河截彎取直,使河流在水量大時即時渲洩到下游,這個做法有其專業上的水文道理,只是截彎後留下來的新生地,卻不如早先決策規劃的模式,發展滯洪區,而是規劃成工業區和住宅區。這種做法造成基隆河水文環境改變,卻無替補空間及方案,幾年後汐止大淹水,人民財產損失無數,為臺灣治洪史的惡例。

       接下來幾年,大臺北沿淡水河及幾條大河的堤防、抽水站整治完成,少有淹水發生。在民意代表及財團遊說下,政府陸續透過市地重劃及都市計畫等手段,釋放低漥地給民間蓋房子,說是活絡經濟,其實圖利財團。基隆河截彎取直出現新生地,發展建地,出脫給財團的模式,也在大臺北區幾個大河邊的低漥地進行。

       先是重陽橋下的造鎮,然後是新莊副都心,再來是士林科技園區,然後是華中橋下。一筆一筆稀有、有滯洪供能,可發展公民享用的綠地及滯洪地被少數人把持,扭曲。

       這樣的窘境,感覺到政府權力及利益的生能與扭曲;50年前,良善人士努力於滯洪區的規劃,劃設出一個又一個的限建區;30~40年後,黑心人士卻用關係人民生命財產的低窪地,「一刀一刀」的割給財團。

       看到這樣的處境,真讓人感到痛心!

    保育在淡水河

       儘管河川周邊的經營和規劃,充斥著不良善的作為,但是淡水河兩岸也有重構河川「本來面目」的努力。

       民國60年代賞鳥風潮,透過鳥的身影及視角,已有人民開始關心河川及周邊生態環境;民國70年代,政府回應保育人士的呼龥,在淡水河規劃自然保留區,限制人們在保留區的活動,藉以保育生態,像挖仔尾、關渡及竹圍等地都劃設有保留區,並在艋舺附近的河域劃設華江雁鴨公園。

       民國70年代是臺灣自然保育運動的萌芽年代,政府和保育人士聯合推動了許多良善的保育努力,淡水河水域環境也被重視。

       民國80年代,政府積極活化二重疏洪道的市民活動空間,其間二重疏洪道存在有自然沼澤特色的空間,經保育人士的努力,政府也從善如流,接受建議,劃設沼澤區,留住自然荒地。在此同時,臺北市政府在關渡劃設自然公園,給臺北環境及生態教育增添新的活力。

       儘管如此,我們也看到臺北市及新北市政府疏離自然生態的決策傾向,像華江雁鴨公園淤泥增加,影響雁鴨棲息,卻不見臺北市政府處理。淡北快速道路粗暴對待紅樹林棲息地,更為保育種下惡例。

       此外,大臺北區少數以淡水為主的洲美里溼地環境也受到士林科技園區的威脅。這些都在民國100年發生的事;市政府當下粗暴對待淡水河溼地環境的舉措,再比對民國70~80年代的政府溼地保護的努力,不免感到困惑與痛苦!

    淡水河的生命紋理

       淡水河為大臺北的生命之河,其生命紋理有其因緣於自然及人文進展的鋪陳與刻痕,理解、審視及珍視這些紋理,才可能讀出淡水河的深層訊息,為永續的河川願景邁進。

       這條河流有水澤泱泱的景象,有帆船點點的樣貌,偶有魚躍,蘆草萋萋。當然也有高灘綠地,橋樑構築。凡此都是當下淡水河紋理的一部分,要規劃、經營及建設淡水河及河川地,乃至兩岸空間的種種,都要審視這些紋理,謹慎進行。

       若違背這些紋理,執意建設,每每塗抹掉紋理,失去反省及判斷能力,甚至遭致水文營力反撲,造成災難;過往關渡閘口拓寬、基隆河截彎取直就是例證。

       接下來,低漥地造鎮呢?新莊副都心?士林科技園區?華中橋下BOT造鎮?省視三百年淡水河生命紋理,其未來最終答案已經不言自明。

     

     

    築夢生態淡水河---基隆河口一...|日誌首頁|築夢生態淡水河---淡水河紅樹...上一篇築夢生態淡水河---基隆河口一帶巡禮...下一篇築夢生態淡水河---淡水河紅樹林分布變遷...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