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夢生態淡水河---基隆河口一帶巡禮 @ 阿孝的生態日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一個在溼地打混的人類

    一個喜歡做夢的傢伙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202005111547築夢生態淡水河---基隆河口一帶巡禮


    基隆河口一帶巡禮

    林伊克

    繁複的水網

            當大漢溪與新店溪會合之後,進入淡水河主流段再奔流入海,沿途有基隆河與兩岸溪流陸續加入,這是一段水網相當複雜且富涵生命多樣性的感潮河口溼地帶,草澤、林澤、水岸林等的生態系沿著水岸分佈,就好像在藍玉帶邊緣鑲嵌著綠翡翠一般,各樣生命風采盡情展演,這縈繞在我心中的美麗風景將會是人為干擾褪盡後的「淡水河風華」,也是其為國際級溼地潛力點的本色。

            淡水河主流域生態空間,如能按其交互影響的等水線來定義是比較適切的。在關渡隘口之前的淡水河主流域,淡水河左岸水網最明顯的是二重疏洪道所環繞的河島「河上洲」(今天的三重與蘆洲),而淡水河右岸水網最明顯的是基隆河與昔日番仔溝所環繞的河島「社子島」,這兩大河島在300年前即是「康熙臺北湖」的湖床。因此,淡水河主流域生態空間,至少應涵蓋這兩大河島。

            此處,以「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來簡稱淡水河主流域右岸基隆河自圓山至關渡的水網範圍,並涵蓋昔日蕃仔溝水網範圍,以及沿淡水河右岸自迪化至關渡的水網範圍。此等範圍,大支流有雙溪、磺港溪、中港河等,其間的洪泛平原包括社子島、後港墘(原為社子島之一部)、軟橋、洲美、關渡平原及其周邊。如以交通路線來輔助定義,約略是捷運淡水線圓山站至關渡站所涵蓋的洪泛平原範圍。

            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其環境特性以「水」為中心,不論是河道水系,所沖積的沙洲平原,有沼澤的繽紛生命,有水田的田園風光,甚至是洪水為患。這樣的水環境,原本應該提供健康的維生環境,滋養著各樣的生態系與生命,形塑出迷人的文化風情。

    水系網絡

            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水系來自三方:一為大漢溪與新店溪所匯聚的淡水河;二是圓山之前的基隆河;三是大屯火山彙南坡的放射狀水系,包括雙溪、南磺溪、磺港溪、水磨坑溪及貴子坑溪,前三者注入基隆河再匯入淡水河,後兩者匯入關渡溪(中港河)後注入淡水河。

            此外,還有兩處遭治河截斷活水所殘存的舊河道,其歷史水系為包含蕃仔溝、五分港溪(河道尚存,此即雙溪舊河道,支流有九份溝)。

            另外,還有八仙圳、唭里岸一圳、洲美圳、蕃仔溝(位於北投)等,因開墾灌溉所形成的水網。

            蕃仔溝,係基隆河在圓山經大浪泵社注入淡水河的分流,這一帶至康熙末年仍然林木茂盛,這條蕃仔溝使社子成為四面環水的河中島,河道大致在今天的重慶北路與淡水河間之高速公路南側一帶。1963年,基隆河改出口及蕃仔溝堵塞治河工程,將蕃仔溝河道予以填塞,自此基隆河僅剩單一河道注入淡水河。

            雙溪,發源於陽明山擎天岡,內雙溪與碧溪會合後,經外雙溪,進入臺北盆地,南磺溪匯入後流經軟橋低窪地,截彎取直後於洲美後港二號橋附近注入基隆河,而雙溪舊河道則流經洲美注入基隆河。 雙溪在截彎取直前,該河道則流經洲美,待磺港溪匯入後,於頂八仙注入基隆河。

            康熙臺北湖及其前後時期,水運發達,按1722年黃叔璥於《臺海使槎錄》卷六〈番俗六考〉之北路諸羅番十附載陳湄川中丞澹水各社紀程:「澹水港水路十五里至千豆門,南港水路四十里至武嘮灣,此地可泊船。內雞心礁陸路六里至雷里,六里至了阿,八里至秀朗,三十里至里末,三里至擺接。此港水路十里至內北投,四里至麻少翁,十五里至大浪泵,此地可泊船;三里至奇武仔,十五里至答答悠,五里至里族,六里至麻里即吼,二十里至峰仔嶼。上灘水路七十里至嶺腳,上嶺、下嶺十里,渡海十二里至雞籠。」

            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民生來往,早期皆倚賴渡船水運,尤其是三河環繞的社子島,士林到臺北、士林到社子、社子到臺北、溪州底到蘆洲、中州埔到關渡、浮州到八仙,都要到渡船頭搭渡船。直到1939年,建設社子吊橋聯絡士林與後港墘之後,社子島才有陸運對外連接。

    生態空間

    大龍峒與圓山

            大龍峒與圓山(昔稱龍峒山)一帶,位於淡水河與基隆河交界處,發現圓山遺址,確認是圓山文化人所利用之地。

            大同之地名沿革,從1697年,此地原為凱達格蘭族巴浪泵社聚居地。1763年,乾隆初,漢人入墾漸眾,尤以同安人為多,至乾隆中業,以正式成立大浪泵庄。1844年,旋改大隆同,「隆」即「興隆」,「同」即「同安」。 早期除頂街、下街較熱鬧,餘屬水田農舍散布。 1909年,因龍峒山之龍穴,改名大龍峒。

    社子島

            社子島,為一葫蘆形狀的沙洲島,係基隆河、淡水河以及番仔溝所圍繞的河島,早期曾為毛少翁社聚集而稱「社子」,可分為後港墘、社子庄及葫蘆堵三地,但基隆河改道後則後港墘改歸對岸士林。

            社子島,平均海拔僅2.5公尺,地勢低窪且處兩條大河匯流處,早期逢颱必遭水患,而地名多有水,大都和溪床、海埔、浮島、沙丘有關,如溪洲底(福安)、溪沙尾(富安)、浮洲仔、浮汕(中洲)、 三角埔(永平)、崙仔頂(倫等)。

            2002年,內政部都委會審議通過「社子島開發計畫案」,面積約294公頃,在兼顧防洪需求、交通運輸、生態保育、休閒遊憩及居民權益的考量下,劃分居住、商業、產業服務、娛樂及遊樂等五大使用分區,配置防洪高保護設施。

    軟橋

            清代以來,「軟橋」地處臺北、淡水之間交通要衝,先民於今天的石牌橋附近設置木板橋通行,跨越磺溪連結北投與士林,人車行進則搖晃不已,因而得名流傳至今。

            昔日雙溪水量穩定,軟橋水運繁榮,船隻運輸磚瓦與稻米到附近港市,而小型船隻可走磺溪,並利用漲潮行至福裕宮後方。

            但是,軟橋地區,因其夾在雙溪與磺溪之間,水患頻仍。在1912年大淹水之後,土埆厝則改建成墊高之磚瓦屋,並增建閣樓以避水。後來,逢颱必淹,美國學校因此遷走。

            軟橋聚落,如今已是百年聚落,其農村古厝火型山牆優美,但因「北投士林科技園區」的開發,已遭拆除。

    洲美

            洲美,舊稱「洲尾」,位於雙溪下游與基隆河間,地處兩河間的浮覆地末端處,故名「洲尾」。

            洲美, 早期為農漁村型態,以種稻、養鴨、捕魚、採貝為主,目前以種植稻米、茭白筍、蓮花為主,仍屬臺北市農業區。

    關渡平原

            關渡平原,第一印象是候鳥與稻田,天然溼地吸引候鳥,人工溼地生產稻米。

            關渡平原,為臺北市境內少有的都市平原,其是國際候鳥重要棲地,也是臺北市最後一塊平原綠地農業區。但因其位處淡水河與基隆河交會處,卻也是歷史知名的洪泛平原。

            1968年,行政院經合會擬定「臺北市綱要計畫」,計畫將關渡平原、大度路以北部分列為新發展地區,適宜實施示範性住宅計畫。

            然而,土地開發已令臺北盆地綠地盡失,關渡平原成為臺北僅存的最後完整大片綠地。政府順應各界對關渡平原的生態關注,特別劃定自然保留區與自然公園予以實施生態管理,後續也擬規劃整合成為國家級都會公園。

            1990年,臺北市政府提出「關渡平原規劃報告書」,計畫將其規劃為住宅區、商業區、綠地、機關學校、河道、廣場、公園、堤防、抽水站及行水區等,但未見開發進展。

            近年,臺北市政府重展「關渡平原發展計畫」。2008年辦理「關渡平原發展計畫與環境影響分析」研究案,已初步研擬出關渡平原之環境敏感地區及適宜發展地區。2009年辦理「關渡平原細部規劃之概念設計」研究案,區劃出保育區與發展區。

    自然生態風貌

    物種原貌與現況

            康熙臺北湖及其前後時期,自然生態風貌為何?可以從食物鏈生態觀之,意即從原住民飲食細節查考。

            1722年黃叔璥於《臺海使槎錄》卷六〈番俗六考〉之北路諸羅番十所誌飲食:「番多不事耕作,米粟甚少,日三飧俱薯芋;餘則捕魚蝦鹿麂。採紫菜、通草、水藤交易為日用,且輸餉。亦用黍米嚼碎為酒,如他社。志謂:澹水各社不藝圃,無蔥韭生菜之屬。雞最繁,客至殺以代蔬。俗尚冬瓜,官長至,抱瓜以獻,佐以粉餈;雞則以犒從者。鳥獸之肉傅諸火,帶血而食。麋鹿,刺其喉,吮生血至盡,乃剝割;腹草將化者綠如苔,置鹽少許,即食之。」

            由於自然資源豐富,透過採集與漁獵即可溫飽,由原住民所獲食物可以瞭解,當時魚蝦、紫菜豐富,雉雞最繁,鹿群與山羌亦多,而原住民曾逐鹿至磺山。

            而今天,關渡平原尚可看到環頸雉與黃鼠狼。

            康熙臺北湖前後,是什麼樣的自然環境與生態系?可以蘊育如此豐富的野生物,提供原住民採之不盡、用之不竭,以下僅就地景生態原貌加以探討。

    地景生態原貌與現況

    溼地地景生態

            溼地地景方面,是此地帶演替自康熙臺北湖的重要地景類型,包括泥灘、草澤、林澤、湖泊、河流、潮溪、河島、沙洲、沙嘴、沖積平原等,還包括人為的水塘、水圳、水田等,無一不與水有關。

            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如果任其自然演替,水岸將是草澤溼地處處,其主要有蘆葦草澤與鹹草草澤。1871年,同治10年的淡水廳志地圖,沙洲河島「咸草埔」即是以鹹草草澤為地名,與其對岸以蘆葦草澤為地名在咸豐年間的淡北八景「蘆荻泛月」相輝映。

            1862年,英國鳥類學家史溫侯(Robert Swinhoe)曾經深入淡水河,他不僅看到下游生長著紅樹林,往上游還有一處地形複雜的沼澤區。當時4月份正是水鳥北返過境季節,此行不僅記錄到6隻罕見的朱鷺,同時也看見數以萬計的水鳥與野鴨滿天飛舞,鳴聲不斷。後來,史溫侯認定這裡是臺灣最大而且完整的沼澤地帶,這片長達兩里的沼澤地帶就是關渡溼地(劉克襄,1994)。

             關渡溼地,在淡水河、基隆河及海水潮汐的交互影響下,形成兼具河岸溼地、平原溼地及河口溼地特色之混合型溼地。其河口環境開闊,是重要的國際候鳥棲地,其位於冬候鳥南下進入臺灣淡水河口的第一站,國際鳥盟列為特有種野鳥棲地,是東亞候鳥遷移路線的重要中繼站。

            關渡溼地之保護,改革後漸有進展。1983年,臺北市政府指定關渡117公頃的範圍作為水鳥生態保育區,包括堤防以南的草澤及以北的部分農地與溼地;但上述行動並未達到保護鳥類的目的,而卻有更多的廢土傾倒及土地開發。1985年,臺北市政府擬議在堤防以北建立自然公園,於2001年啟用。1986年,農委會指定堤防以南為自然保留區,主要保育對象為水鳥,但紅樹林大肆擴張取代了鹹草地、蘆葦地及泥灘地。爾後,關渡溼地進入生態管理階段,人為衝擊稍歇。

            如今國家級重要溼地「淡水河流域溼地」共有11處:臺北港北堤溼地、挖子尾溼地、淡水河紅樹林溼地、關渡溼地、五股溼地、大漢新店溼地、新海人工溼地、浮洲人工溼地、打鳥埤人工溼地、城林人工溼地、鹿角溪人工溼地。而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因過渡開發,卻僅有關渡溼地一處被納入。

            臺北市如能再納入河廊溼地與人工溼地復原,將溼地生態系潛力區逐一恢復,再結合新北市溼地系統,可望成為國際級重要溼地。

    森林地景生態  

            森林地景方面,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有紅樹林與水岸林,當然沿著溪流往上游應有蓊鬱森林地景。

            紅樹林的景況,除了史溫侯的記載外,在更早的1632年,西班牙探險隊沿淡水河深入臺北盆地調查,隨行的厄斯基貝神父(Jacinto Esquivel)記錄到淡水港附近的淡水河河口北岸一帶有紅樹林,漢人甚至以4100斤的價格買樹皮運到中國販賣(徐偉斌,2002)。

            但在關渡隘口以內的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早期並無紅樹林的記載,直到關渡溼地出現紅樹林。水筆仔從 1978 年前後開始進入關渡溼地拓殖,從無到有,起初僅有零星的數棵小苗,由於該地環境極適合水筆仔生長,造成水筆仔的數量急速擴張,至 1986 年設立保留區時,已有10餘公頃的紅樹林。水筆仔由西向東往基隆河上游擴散,陸續佔據泥灘地,並取代茳茳鹹草地與蘆葦地(林明志,1994)。

            由於水庫與壩堰截斷水源,污水下水道亦截走排入淡水河的污水,河川基流量銳減,漲潮時海水從淡水河口得以長驅直入,不僅河道鹽化,水筆仔更藉此鹽化環境沿淡水河水系深入拓殖。如今,不只關渡可以看到紅樹林,社子島、塭子川出口處、基隆河與雙溪口交會處、百齡橋、重陽橋、中興橋的河岸灘地都已經出現水筆仔。

            300年前,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的溪流中上游,古籍有記載到巨木所構成的樟楠森林,但在下游的水岸林景況,古籍只有記載蕃仔溝一帶直到康熙末年仍然林木茂盛,其它不得而知,如今只能在雙溪舊河道殘存的水岸林略窺一二。

            1697年(康熙36年),郁永河搭原住民小船沿磺港溪而上並涉溪深入蓊鬱森林之中,《裨海紀遊》記有:「...林木蓊翳。大小不可辨名。老膝纏結其上,若虬龍環繞。風過葉落,有大如掌者。又有巨木裂土而出。兩葉始蘗。己大十圍,導人謂楠也。楠之始生已具全體。歲久則堅。終不加大。蓋與竹笋同理。樹上禽聲萬態。耳所創聞。目不得視其狀。涼風襲肌。」

            今天,巨木已經不多,如要看到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溪流的殘餘森林生態系,可以沿著雙溪水岸觀察,而雙溪是臺北市少數未受嚴重污染的自然溪流之一。

            雙溪下游,地處洲美一帶,可從雙溪舊河道注入基隆河處開始沿溪觀察,進入眼簾的是各式各樣的優美水岸林,這裡保留了相當種源,有穗花棋盤腳等植種,是基隆河下游水岸生態復原的基礎,也是臺北市僅存的天然河道,但河道水體因截彎取直而截斷活水並面臨開發的雙重威脅,但尚未設有保護機制或專區加以管理。

            雙溪中游,有外雙溪森林生態系,這是臺北市郊僅存完整林相的三處森林之一,目前設有外雙溪森林自然公園加以管理,為臺北市首座以森林為主題的自然公園。

            雙溪下游,有天溪園森林生態系,是國內少見的壓縮型生態系,集熱帶、亞熱帶、暖溫帶於一地,因北降現象以致在短短50公尺的海拔變化中,就可在溫暖溪谷看到熱帶常見的幹生花、纏勒等現象,也可在冷涼山麓看見暖溫帶常見的杜鵑花類、臺灣石楠、臺灣樹蔘等。氣候帶壓縮,加上溪流切割,以致微棲境繁複,物種多樣性高,維管束植物計317種,動物計234種,為臺北市的生物多樣性熱點,目前納入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

            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如以地景生態變遷觀之,最急迫的是物種流動與關鍵生態系的確保,並採取生態復原作為。生態復原所需物種與生態系,宜從流域內就近的生物多樣性熱區尋得以導入,河口宜取自關渡自然公園,下游宜取自雙溪舊河道(建議設立河岸林自然公園),中游宜取自外雙溪森林自然公園,上游宜取自天溪園生態教育中心。

            至少,雙溪流域應建立起生態復原策略,以確保雙溪流域上、中、下游之生物多樣性熱區均能有效納入保護機制與生態管理,並恢復河流生態走廊之連通。其它已水泥化水岸未來更新時宜復原水岸林與溼地相關生態系,水岸公園綠地亦可規劃種源復育區提供物種保存與生態教育。

            基隆河,隨著築堤防洪、截彎取直、土地開發等的水泥化腳步,以致河岸腹地狹窄, 不友善生態的工程解構了天然河岸,以致生態系單調而無法提供野生物棲息與覓食,曾在河川泥岸鑽洞產卵來撫育新生代的魚狗,如今只能望水泥堤防興嘆。

            基隆河岸的自然生態復原已是刻不容緩,河灘地應劃設生態區加以管理,輔以人工溼地進行復原,逐步恢復各樣生態系及其生物群聚的生命力。目前最迫切的重大議題則是,舊雙溪天然河道地景生態搶救與種源保存議題。

    文化生態風情

            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早期人類運用流域內自然資源,發展出許多地方文化。按考古資料顯示,舊石器時代晚期即有人類活動於古臺北湖畔或湖中的小丘,新石器時代與金屬器時代的文化隨著古臺北湖的消長活動於臺北盆地。     

            300多年前,凱達格蘭族以臺北盆地為主要聚居之地,以部落形式過著漁獵放耕生活,生業以漁獵為主,除採集外,僅種植薯芋等少數作物,分布於今天的臺北市、新北市、基隆市和桃園縣一帶,當然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自不例外。此由地名約略可以看到凱達格蘭族的歷史痕跡,許多地名譯自於原住民語音,如關渡、北投、唭哩岸、大龍峒...等。

            古籍有載,基隆河畔與關渡平原那漫步跳躍的梅花鹿群,而原住民常有流箭射鹿情事。可見,洪泛平原的草澤與草原,生養眾多鹿群。西班牙人於1629年佔據淡水並沿淡水河入侵臺北盆地統治各個部落,荷蘭人於1642年趕走西班牙人進而掌控臺北盆地。此等西方殖民國家在臺搜括鹿皮、硫磺等物產,多經關渡轉運出口。而1655當年輸出日本的鹿皮就高達10萬餘張之多,鹿皮貿易拓展迅速且數量龐大(戴月方等,1990)。

            1654年,荷蘭大臺北古地圖中,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麻少翁社房舍甚多,規模為基隆河流域最大。伊能嘉矩曾提及在北淡地區毛少翁社之飲食:「米、蕃薯、芋頭、鹿肉、雞肉為主要食物。他們使用淺底的陶鍋,肉類、蕃薯、芋頭一起放進去,加鹽巴調味,煮成一鍋。煮好後不用碗筷,用手取食。」

            1697年康熙臺北湖形成之前,據《裨海紀遊》一書描寫當時的基隆河下游一帶:「此地高山四繞,周廣百餘里,中為平原,惟一溪流水,麻少翁等三社,緣溪而居。」可見,當時平原甚廣,凱達格蘭族等仍為當地主要居民。

            麻少翁社,在當時相當活躍 ,其領域約在康熙臺北湖北岸一帶,除了捕魚,更沿著支流水系深入山林打獵,涉及磺溪、雙溪等,深入雙溪上游的內雙溪一帶。

            清康熙末年,有組織的漢移民開始進入盆地拓墾;到了清末,急遽增加的漢人逐漸驅離或同化了原住的平埔族居民,其生業也轉為精緻的水田耕作農業,以及其他經濟作物,如茶葉、樟腦的生產、加工和出口貿易(林滿紅,1978)。

            漢人帶來了犁耕農作,對流域的部落社會產生嚴重衝擊。林埔大規模的砍伐,埤塘與水圳的興築,改變了舊有的生態,部落社會賴以維生的環境已被改變。河川,因著埤圳的建設,形成了新的水網。(溫振華、戴寶村,1998203)。

            大量砍伐森林生產樟腦,逐步開發溼地成為農地,使得野生物棲息環境大受衝擊,原住民在平地與淺山林野的打獵文化逐漸式微,而更加依賴河川魚蝦貝類的河口漁業文化。

            河口漁業文化,因著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漁產豐富,不僅原住民利用,也吸引許多在河岸平原開墾設庄的漢人聚落兼行漁業,而以農漁村型態生活於基隆河畔。

            按社子島與洲美耆老的訪談內容,基隆河清澈見底,自然生態豐富,水族繁多,盛產淡水魚類、鰻魚、蝦、毛蟹、貝類...等。洲美的近百歲人瑞津津樂道小時候,早餐幾乎天天都有鱸魚吃,晚餐一定有蜊仔湯喝,不時抓到大尾的比目魚與60斤的草魚;後港墘的阿公,手足舞蹈提起在基隆河畔山麓抓巨大鱸鰻的細節;基隆河美麗回憶的點點滴滴,還留在爺爺奶奶的心中。

            漁獲之中,尤以貝類產量為最,清澈的河灘地隨手可得可見黃金蜆,甚至還有專門的「蜊仔港」。基隆河從中游到下游,盛產四大貝類,分別是蜊仔(臺灣蜆)、 花殼仔(花蜆)、 浮崙(大蜆)、蟯仔(文蛤)。如今,前三種已經消失多年,只剩下淡水河口的少量的蟯仔。《河口人》紀錄片中,還可看到漁夫從污泥中翻找出蟯仔刷洗的鏡頭。前年,吃了從三腳渡買回來的淡水河口大蟯仔,結果從四肢到肚子都發了疹,看來不可以小看淡水河系的污染。

            關渡、洲美、社子、士林等地的基隆河濱,曾經是養鴨人家的天堂,鴨母寮處處,農家從基隆河濱打撈一種稱為「花殼仔」(花蜆)的紅花紋迷你貝,只有黃豆大小,用來餵食鴨群。基隆河畔的鴨子,所產的鴨蛋風味絕佳,關渡紅仁鹹鴨蛋至今盛名不墜,洲美現在還有傳統的鹹蛋工廠。這樣的美味鴨蛋文化尚存,但遺憾的是,花蛤仔已經消失無蹤,河貝蘊育的萬鴨戲水、百圈鴨寮之養鴨人家文化地景已不復見。

            基隆河貝類的消失,與兩起環境變遷事件息息相關。1960年起,基隆河面臨南港工業區的工業污染,蜊仔便開始減產,河畔漁民紛紛轉業。1964年起,關渡隘口拓寬工程,使得淡水河口生態為之丕變,漲潮時海水得以長驅直入,基隆河下游河口一帶河水鹽分梯度改變,立即衝擊無法快速移動的底棲生物,已知花殼仔與浮崙則消失無蹤。

            1977年,發生毀滅性的嚴重工業污染,造成河面游魚翻肚,河床蟯仔大量暴斃,一隊放港鴨母歸巢後無緣無故暴斃了近400隻,經解剖發現鴨胃有平常啄食不到的魚,也有喝了河水引起鴨子軟腳症及不下蛋的症狀,導致關渡養鴨事業結束(林明裕,1986)。

            另外一種基隆河美味「蚵仔」,就在靠近關渡的地方有個叫「蚵仔坪」的地方,康熙臺北湖時濱臨河海,是當時的鮮蚵集散地。而在關渡橋頭有個地方叫「蚵仔寮」,利用淡水河漲退潮的河埔地插蚵飼養,雖然沒有中南部所產蚵仔肥美甘甜,但在那交通不便的年代對臺北市民也是種美味,此地直到1981年高速公路建設之後才消失(王志文,2007)。

    河口人

            《河口人》是一部值得推薦的紀錄片,當百年漁村遇上驕傲城市,點出河流文化與城市發展的矛盾。該片描述基隆河最後的漁村「八仙」,河海交會的先天條件,滋養了這個百年漁村,但城市與海洋間的矛盾位置,讓河口人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阿公回味著爽口的赤翅仔,爸爸則對烏魚的油味作噁,而孫子卻想把河邊撿來的死魚放生。帶油味的烏魚子是河川污染後的新口味,而不斷上演的魚群暴斃則是河川污染後的新生代童年記憶。

            基隆河的嚴重工業污染,加上關渡隘口不當拓寬工程,一舉終結了河口漁業與養鴨畜牧業,不僅許多生物消失,許多河流文化也因此消失。而《河口人》這部紀錄片,記錄解構河床干擾繁殖的不當疏濬、污染河流生命力的廢油廢水,一網只捕得兩隻小魚,傳達了河川的吶喊,表達了漁夫的無奈。

            這是一段基隆河水文化「生」與「死」的歷史,也是河口文化人的「生」與「死」,隨著基隆河漁獲的空無、漁村的消失,代表著流域地方知識傳遞即將中斷失傳,標誌著河口自然暨文化生態雙重解構的危機,更是河口治理失能的警訊。基隆河的河流文化重建與復興,已是刻不容緩,包括八仙村、三腳渡等河流文化的存續議題。

    水污染與防治

            基隆河,歷史上曾經面臨三大河川污染,大量污水匯聚至下游一帶:(一)礦業廢水污染,曾有開採煤礦的洗煤廢水污染;(二)工業廢水污染,尤其是南港工業區的高污染廢水,曾經造成魚蝦暴斃;(三)生活廢水污染,此最難防治而影響至今。

            1907年發現平溪煤礦露頭,1921年平溪線運煤專用鐵路「石底鐵道」全線完工投入採煤,當時「石底碳」之水洗商品炭為臺灣最優質,直到1996年石底礦區封坑,洗煤廢水污染才告一段落。

            1956年,臺灣省政府指定南港為工業區,雖然帶來繁榮,但也因工廠排放黑煙而使南港冠上「黑鄉」之名。其中,最嚴重的是污染性產業,有1960年運轉的臺肥尿素工廠,以及1961年開始生產的啟業化工廠。自此,大量致死性工業廢水排入河川,甚至造成基隆河下游一帶漁獲大減,反港事件一再重演,1970年後更為嚴重。近年環保意識抬頭,南港高污染性產業逐漸遷走與關廠,1992起改規劃為南港經貿園區、軟體工業園區等。

            為改善生活污水對河川的污染,已推動污水下水道建設,1980年廸化污水處理廠正式運轉,正逐漸進行污水排放接管工程。

            按官方資料,淡水河系水質於19861990年間達到污染高峰,直到19962000年間已有逐漸改善。但仍有過量污染物質無法透過河川自淨作用分解,而堆積於中、下游河段,近河川出海口處則有海水潮汐的稀釋而降低濃度。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社子島周邊兩河河道底泥依然污染嚴重。關鍵在於受污染河床底泥的整治,設法恢復起河川底棲環境的健康與生物多樣性才是要務。

            按基隆河岸三腳渡一帶民眾反應,因防範水患所設置的抽水站群,官方經常將所累積的黑濁污水往河川排放,而卻未導流至污水處理場加以處理,防洪設施反而成為河川污染防治的漏洞,可以看出地方政府環保單位與水利單位缺乏橫向協同治理的機制。

            此外,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部分灌溉圳路的污染情況仍難以有效防治,此導因於灌排不分,灌溉圳路與區域排水劃分不清,以致無乾淨水源可供灌溉,而此等污染竟無法可罰。

            以上河川水路的污染,皆是人為污染,另有天然污染特例,即磺港溪的火山溫泉砷污染,以及部分關渡平原引磺水灌溉的百年砷污染累積。

            2004年,調查發現關渡平原土壤砷濃度異常過高。2006年,調查842公頃農地,發現關渡平原砷含量濃度超過管制標準60PPM123公頃,推估土壤中砷總重量高達50公噸。訪查得知該地早期引用磺港水系磺水上圳、磺水下圳的磺水灌溉農田,循水源往上游調查發現地熱谷附近河床砷濃度高達一萬多PPM,鑑定後發現污染源為臺灣首度被發現的砷鉛鐵礬礦物。

            2007年,砷湯、砷米、砷田、砷廢土的相關報導引起民眾恐慌,北投砷病變篩檢出 6人有問題,關渡平原採樣60幾件農作物皆化驗出含砷。雖然大業路開通後,原灌溉水源已改引自水磨坑溪,但砷已長期累積於農地土壤,環境風險仍然存在。含砷污染水,自地熱谷流入北投溪、磺港溪、基隆河、淡水河後,是否影響環境與食物鏈仍有待調查,而官方應進一步採取防治措施。

            綜合基隆河流域守護公民的關切,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難以防治的棘手污染源包括:基隆河中上游污染、磺溪上游污染、基隆河下游抽水站污水、新生大排污水、中崙仔溝污染、磺港溪污染、貴子坑溪污染、中港河污染、灌溉水網污染等。

            最後,是基隆河不斷上演的魚群暴斃問題,發生在淡水河、基隆河河口、社子島週邊、雙溪、內溝溪、四分溪...等,有因不肖業者偷排或偷倒有毒廢液污染河川,或因河川缺氧,或因河川缺水,不論遭毒、缺氧、缺水致死,應加以重視並列案監測追蹤控管,找出死因並採取有效防治之道。

    水患與防洪

            洪水發生,自然而然河流下游會淤高,臺北盆地的沖積平原並不適合居住。

            康熙臺北湖前後,原住民沿臺北盆地週邊高地居住,上山狩獵、下湖網魚,與自然和諧生活。漢人進入臺北盆地開墾,依然選擇盆地邊緣的高地設庄居住,但移墾日眾,所居聚落逐漸向盆地中心居住,只有簡陋土堤工事。在社子島一帶,即有所謂的「塭田」。

            由於地形使然,洪水發生必然以盆地為滯洪池,然後才依序經關渡隘口宣洩出海。自光復以後迄今,洪患不斷,其中以1963年葛樂禮颱風最為嚴重,淹水達14,000餘公頃,災害慘重。

            1964年,推動「淡水河防洪治本計畫」,建造社子、大龍峒、圓山一帶的基隆河、淡水河兩岸堤防,拓寬關渡隘口,並進行基隆河改出口及蕃仔溝堵塞治河工程,爾後基隆河僅剩單一河道注入淡水河。

            基隆河改出口的治河工程,從圓山鐵路橋以下將基隆河截彎取直,在劍潭對岸的社子島後港開鑿一條長約2公里、深5公尺、寬150公尺的新河槽(原訂300公尺),經後港、葫蘆、社子,與舊基隆河銜接。基隆河自圓山鐵路橋以下至溪洲底的舊河道,將在劍潭、溪洲底及番子溝附近填塞封閉,擬作為雨水調節湖,建閘門調節水量。

            築堤,使得社子島分為堤內與堤外。堤內,番仔溝頭尾兩端填士封閉而日漸淤塞;堤外,則是禁建的洪泛區。

            1967年,社子島核定為滯洪區。1970年,社子地區都市計劃實施,社子島劃定滯洪區,從此禁建,也不能申請水電。但在劃設滯洪區之前,1965年社子地區卻出現搶建潮,冒出許多小型工廠,而搶建挖地基時每每遇到貝殼層。後來在1993年,修訂公告主要計畫案,以關渡平原開發案中低密度地區的取代,將社子島9.65公尺堤防所圍的高保護區範圍擴大。

            1973年,經濟部正式提出「臺北地區防洪計畫建議方案」,以200年洪水頻率作為設計保護基準,計畫開闢二重疏洪道以分洪,並沿岸築堤87.6公里,至基隆河南湖大橋以下,淡水河兩岸,大漢溪鶯歌以下,新店及景美溪。

        「臺北地區整體防洪計畫」,關渡至松山採200年頻率計劃洪水量,自19821996年完成,總計築堤60公里、水門39座、疏洪道1座;排水幹線49公里及鴨母港、四汴頭等抽水站29座;並改建臺北橋、華江橋及浮洲橋,新建二重疏洪道橋及103線、108線及越堤疏洪道橋3座。

            1987年琳恩颱風,造成基隆河兩岸1000多公頃土地受洪水淹沒,損失金額高達當時物價12億元以上,其中尤以南港至八堵段淹水災害最為嚴重。1998年,瑞伯、巴比絲颱風過境,汐止、五堵一帶水患嚴重。

            水利署完成「基隆河治理基本計畫」經行政院核定,19982001年著手辦理「基隆河治理工程初期計畫」,南港至七堵,以10年頻率計劃洪水量。

            行政院於2002年核示辦理「基隆河整體治理計畫」,並分前、後二期推動,範圍由南湖大橋至上游侯硐介壽橋。前期計畫在2005年完成,南港至瑞芳,以200年頻率計劃洪水位,重點包括:員山子分洪工程、水道治理(主流築堤與護岸)、支流排水改善、抽水站及引水幹線(壓力箱涵及抽水站)、橋樑改建及改善、坡地保育及水土保持、基隆河員山瓶頸段改善、洪水預報及淹水預警系統、洪泛區劃設管制。 後期計畫重點包括:河道堤防工程、排水改善工程、橋樑配合改善、坡地保育、滯洪區建置。

            今天,社子島、洲美、關渡等的河洲與洪泛平原大型開發,擬填土墊高89公尺,洪泛平原將失去調節水患的行水與滯洪功能,而社子島週邊河道淤積嚴重,加上未來全球暖化海平面上升趨勢,未來水患潛勢不可忽視。

    水環境變遷脈絡

            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整體景觀在過去300年間,經歷了非常戲劇化的變遷,從臺北大湖的湖床、基隆河的沖積平原、先民的農田開墾、地盤下陷形成沼澤荒野、基隆河的截彎取直、劃定保護區維持自然演替等。

            從土地利用變遷歷史中,讓我們可以用較大的時空尺度來看各種歷史事件,藉以吸取與自然互動的經驗,體悟未來土地利用的生態智慧。由各階段的地表景觀變遷過程,讓我們瞭解到人為干擾與自然過程之間的深層互動,更能剖析出多次小型驅動事件導致大型變遷事件的過程。

    康熙臺北湖之前的溼地風光

            1654年,荷蘭大臺北古地圖中,顯示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河道與現今不同,並未見社子島。但可見到麻少翁社房舍甚多,規模為基隆河流域最大。

            康熙臺北湖前後,基隆河河道變遷甚大,康熙臺北湖之前的基隆河在較南方即直接注入淡水河,約略是古早番仔溝的位置,因此大浪泵社出現在基隆河北岸。康熙臺北湖之後,基隆河河道改道北移,大浪泵則變成在基隆河南岸。

    地震形成康熙臺北湖

            1694年(康熙33年),這是對大臺北影響甚為深遠的一年。424的一場大地震,導致臺北盆地多處土地瞬間液化而陷落,加上海水入侵而形成鹹水湖,其範圍至少包含現今的基隆河下游、社子島、河上洲、關渡平原一部,約與今日的10公尺等高線相當,此即「臺北大湖」或「康熙臺北湖」。臺北盆地北側大部皆遭湖水淹沒,許多低地洪泛平原變成了大湖湖床,僅東南部近山部分露出水面,甚至海船亦可深入盆地中,足見湖水之深廣(戴月方等,1990)。

            1697年(康熙36年),清廷派郁永河來臺開採硫磺,前往北投煮磺。按《裨海紀遊》一書記載:「...甲戌四月,地動不休,番人怖恐,相率徙去,俄陷為巨浸,距今不三年耳。...指淺處猶有竹樹梢出水面,三社舊址可識。滄桑之變,信有之乎?」此處所指的三社即麻少翁社、大浪泵社、唭里岸社,其所居之地當時已淹沒,即今天的社子島一帶。

            1700年(康熙年間),關渡平原仍是一片水域,即臺北大湖。完成於1717年康熙年代的《諸羅縣志》卷頭〈山川總圖〉,所繪臺北大湖範圍,圖中可以找到關渡的舊地名干豆門地勢險要,其位居臺北大湖的出口處,而大湖右邊尚有兩個可容萬夫開墾的平原,原住民因淹水則避居湖岸周邊高地。

            康熙臺北湖的形成,新莊港成為臺北盆地內海中可泊大船的內港,取代了淡水港的地位。康熙臺北湖的潮流,受到地形和溪流的影響,在海山、擺接間轉向北流,經過大浪泵,接納峰仔峙溪,轉向西北,越北投、關渡後出海。而新莊港地處潮流進入康熙臺北湖的中點,港深水闊,農商匯聚。

             1717年,康熙56年間歸附清朝的原住民部落有內北投社、毛少翁社、大浪泵社,國家力量正式介入臺北盆地,爾後漢人大量移民湧入臺北盆地。

    大湖湖床歷經演替回河州溼地

            由於康熙臺北湖不深,加上臺北盆地周邊山林的開墾,即原住民火耕與漢人伐樟林闢茶園,很快地將康熙臺北湖淤淺,其中板橋、三重的沖積面積不斷擴大,大湖逐漸轉變為大河,在乾隆到嘉慶年間因新莊淤積而水量漸退。臺北大湖自康熙33年(1694年)形成到嘉慶14年(1809年)淤塞,歷時僅約100年(孫立中等,1992)。

           今天的淡水河與新店溪、大漢溪、基隆河交匯處,流速減緩以致泥沙大規模沈積,處處浮現沙洲河島。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的社子島也逐漸浮現,水岸地帶從大湖湖床歷經演替而成為河口沖積平原,而低窪溼地處處可見。而麻少翁社,待沙洲浮現又回到舊社所在的沼澤漁獵。

            1750年,乾隆15年的乾隆皇輿圖臺灣地圖中,康熙臺北湖已逐漸消失,但出現兩大沙洲,即和尚洲與浪泵洲,基隆河下游河道蜿蜒後再與淡水河會合,原住民部落有大浪泵社、毛少翁社、內北投社、奇武卒社、嗒嗒攸社,已開墾結庄的有八芝蘭林庄、奇里岸庄、瓦笠庄、葫蘆洲庄、和尚洲庄、朱厝崙庄。

            1754年,乾隆19年再次發生大地震,許多土地陷落成為沼澤溼地,生成小港分斷三所,之後乃圍塭抵禦海潮入侵開墾之。該地震使得社子沙洲陷為巨浸,麻少翁社再度搬遷到較高的天母三角埔一帶地區(伊能嘉矩,1996)。

            1860年淡水開港,之後英國鳥類學家史溫侯(Robert Swinhoe)入淡水河,往上游看到一片長達兩里的沼澤地,並留下關渡最早的一筆賞鳥紀錄。

            1871年,同治10年的淡水廳志地圖,「咸草埔」與「埔」的雙沙洲葫蘆樣貌清楚可見,只是有一溪水相隔,約略是今天社子半島的延平北路七段前部,當地老地名「溪底」仍沿用至今。

    開墾沖積平原為農田

            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的河口沖積平原與沙洲,經過開墾,在1875年已成為農地,包括關渡平原,並維持至1965年。

            番產貿易與鹿產獵捕都是開拓先鋒,爾後逐漸開墾,農業隨之發達,而活動圈亦漸見穩固與安定,平埔族漸被同化,逐漸成為漢人為主的社會(戴月方等,1990)。

           開墾曾為康熙臺北湖湖床的沖積平原,首先要克服土壤鹽份問題,引基隆河及其支流之河水,透過水圳水網加以灌溉而逐漸洗去鹽分,始能耕種。

            1708年,康熙47年,泉州同安人開關溪洲底庄,以地勢低下為河流游積故名,之後崙仔頂、溪洲底、浮洲仔、溪砂尾等河積沙洲漸可耕作。1725年,雍正3年粵人開闢「社子庄」,以地為昔年山胞聚落,故名。

            蕃仔溝一帶,至康熙末年仍然林木茂盛,乾隆初葉閩人初與番人訂契約開墾,於嘉慶7年(1802年)形成大浪泵街。

            1875年,光緒元年的臺北府淡水縣地圖中,洪水貫通成渠,「中洲仔」沙洲島已然成形,即今天的延平北路九段一帶所使用老地名「中洲」。

            1892年,光緒18年的《光緒圖冊淡水縣簡明總括圖冊》中,已可見番仔溝等河道網以及社子島河洲群樣貌,經開墾已有社子庄(獨立沙洲島)、浮洲庄(獨立沙洲島)、中洲庄(獨立沙洲島)、洲尾庄(河口沙洲半島)等。

            1901年,光緒27年左右,中洲仔旁河道已淤積成原狀,葫蘆堵與社子再次連接。

            1904年所繪製的臺灣堡圖中,番仔溝河道明顯並有渡口,可看到關渡平原成片農地。清末至日治初期,軟橋地區已完成水田化墾耕。

            19211928年所繪製的臺灣地形圖,也可看到關渡平原仍然保持農地原貌,而南邊沼澤大小則有所變遷。

            日治時期,對渡交通發達,因而衍生渡口生活圈。社子島的中洲與淡水河對岸的蘆洲往來密切,當時屬同一行政區「和尚洲」,三角埔則三重埔對渡。

           1930年,由莊永明所繪製的臺灣鳥瞰圖可以看到關渡(江頭),平原與河系鮮明可分。

            1962年,所拍攝的黑白航空照片,當時關渡堤防南北的農地均尚未廢耕,溝渠田埂依稀可見,景觀維持著田園風貌。1965年,社子島全區均開墾為農田,可能與抽取地下水灌溉有關。

    地盤下陷形成沼澤荒野

            1964年,政府為疏通淡水河道,拓寬關渡隘口,導致潮水大量侵入淡水河沿岸的地勢低窪地區。淡水河左岸的五股、新莊等地,在1967年以後更積水不退而形成一廣大沼澤地;淡水河右岸的關渡也有相同現象。

            此等地面低於海平面的「零公尺地帶」,原先都是屬於土地肥沃的農耕田地,至1971年已成積水區而無法耕作,由於地層下陷已經嚴重到無法重力排水,而逐漸成為河水、雨水與廢水之集水池,至1980年的積水區面積已擴大至449公頃(石再添等,1982)。

            臺北盆地,早在1955年即已發現地盤下陷現象,在19711976年間,新莊、泰山、五股、蘆洲一帶下陷嚴重,年平均下陷量皆在13公分以上,研究發現臺北盆地的整體地盤下陷過程與盆地內地下水位的升降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吳偉特,1987)。

            調查發現,地下水資源的超限利用,才是造成臺北盆地整體地盤下陷的主要原因。

            臺北盆地,原為古代湖泊沉積的河床,地勢低漥,故地下水蘊藏豐富,地下水位甚高,掘地即能得水。民國以前,地下水位甚至高出地表,早期農民均開鑿自流井以供使用。隨著人口漸增,工商家庭用水增加,深井漸多且超抽嚴重,地下水位下降更快,而在19571964年間再次引起臺北盆地地下水枯竭問題(吳偉特,1987)。

            1977年之後,對臺北盆地嚴格管制總抽水量,才使下陷現象得以逐漸緩和並達到穩定狀態。

            關渡近基隆河口一帶,由於超抽地下水引起地盤下陷,加上颱風淹水及潮汐浸蝕而積水不退,迫使許多農地廢耕。 1964年,實施淡水河防洪計畫而鑿開關渡隘門,河道拓寬之後,水患非但未能有效解除,反使海水深入內地,鹽分侵蝕滲入耕地,迫使許多水田廢耕。1968年,堤防以南的農地已廢耕,且被鹽性溼生植物所覆蓋;1978年,堤防以北農地遭洪水氾濫,漸漸荒廢成草澤及草地。結果,在短短的20餘年之間,從整片水田的人工溼地變成草澤與林澤的天然溼地。

            未來,令人擔心的是因全球暖化海平面上升以致臺北湖重現的議題。

    基隆河的截彎取直

            基隆河下游河道及其周邊,或因地震、或因大水、或因大湖,基隆河曾應改道,周邊沙洲亦多所變換,這一切都是自然力量使然。

            但自葛樂禮颱風之後,基隆河開始第一次截彎取直,削去社子島之一部,基隆河再次改道,自此以後人為力量的大量介入,許多的人工河道取代了天然河道,基隆河風光為之丕變。

            治河工程將基隆河舊河道作廢(即現在的基河路),並開挖新河道。1974年及1981年分別修築高速公路,另抽取進延平北路七段頭之淡水河河沙,以管路推送回填番仔溝及廢基隆河河道,後港地區與社子地區從此被新河道分隔,番仔溝自此消失,讓社子島與臺北市得以陸地相連,自此「社子島」成為「社子半島」。

     填土開發規模愈來愈大

            1998年,社子島地區都市開發規劃案,劃分高保護區及一般保護區,採區段徵收將居民全部移至180公頃高保護區內,規劃大規模親水綠地系統,成為北部最完整的休閒遊憩地區。

            2005年,臺北市政府召開「社子島開發案與關渡防洪高保護設施相關計畫」簡報會議,馬市長強調,社子島開發後,有成為為高品質住宅區的優勢,以「一次開發,分期分區填土」為原則,利用公共工程餘土進行填土。

            2010年,郝市長宣布「社子島開發案」正式啟動,臺北市政府將投入11年、700億預算,以人工填土方式一舉墊高社子島8.15公尺,從此不怕淹水,並解除40餘年的禁建。

            洲美平原填土開發,也不遑多讓。「北投士林科技園區開發案」正在進行,將整個洲美聚落拆遷並填土墊高,需填土55萬立方米,其中5萬立方米計畫取自雙溪河淤土,預計2012新建住宅區可完工。

            關渡平原填土開發,也蠢蠢欲動。農田水利會曾經陳情,如關渡平原開發有經費籌措問題,可考慮由政府規劃妥當後,再交由民間依規劃高程自行填土,地勢較低之農地可規劃收納適質廢土。

            社子島、洲美、關渡等的河洲與洪泛平原大型開發,擬填土墊高89公尺,洪泛平原將失去調節水患的行水與滯洪功能。人搶占野生物的美麗家園之後,連溪河所走的路也不放過,這就是大臺北開發史的縮影。

    尋回共生願景

    活水共生

            活水,透過河流,直接滋養著我們的飲食,間接滋養著我們的文化。在這裡,與活水共生代表著,共同生活在流域中的我們,與眾生命一樣,都需要維持生命力的水質與水量,更需要「健康的維生環境」。如此,河流有維持生命力的水質與水量,才能恢復河川自淨力,展現她的美。

    洪水共生

            洪水,透過河流,前往大海,以其瞬間巨大水量,經由相當的容水空間,以避免瞬間水漲而淹沒。但因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的河道淤積、填高開發,洪泛平原將失去調節水患的行水與滯洪功能。

            住民要能適應與洪水共生,在未來除了保留滯洪空間外,社子島、軟橋、洲美、關渡等的水岸低地之建築更新宜倡議恢復低樓層與水共生的建築文化。況且,全球暖化趨勢下的海平面上升,所帶來的淹水患潛勢,已不僅是短時的滯洪課題,而是常態的淹水課題。

    親水共生

            防洪高堤與河岸水泥化,長久阻礙了住民親近河川,讓住民已經忘了河流的生與死,卻把河川當成了排洪與排污的大水溝,甚至當成了垃圾場,而避之唯恐不及。

            過去,居民與河流的關係從親密到疏離。先民以河流作為食材採集場,變成以河流作為垃圾堆積場,甚至以河川作為廢水排水溝。河流,從河岸聚落的資源輸入場域變成了城市聚落的廢物輸出場域,前者是居民賴以生存的河流,後者卻是居民排除廢物的河流,這樣鮮明的對比已經反映出人河關係的大逆轉,這是值得深思的。

            河流之愛,需要在生活中親臨現場、親身體驗,才能建立起那種濃濃的河流情感。 我們要在「人河關係」的親密與疏離之間,做出重要抉擇。未來的堤防更新,可以布建更多的可及性親水空間,包括親水體驗型休閒步道網與單車網,讓住民可以在親近河流。

    家園共生

            生命,透過家園,直接得到覓食與繁衍的棲境。在這裡,與家園共生代表著,共同生活在流域中的我們,與眾生命一樣,都需要存續生命力的食物與庇護,更需要「活潑的生命多樣性」。如此,家園有維持生命力的棲息環境,才能恢復生態承載力,展現她的美。

            從臺北湖到臺北城的都市化過程中,溼地填土開發、河流截彎取直、溪流水泥封固、山坡開發,生命多樣性漸漸喪失,只剩臺北湖退去所殘留的天然河道、溼地、埤塘及其種源,我們務必要守住生命多樣性的最後防線,免得直到無路可走、無家可棲、陷入絕境。

            生命多樣性包括基因、物種、生態系與景觀的多樣性基因與物種屬於族群觀點生態系與景觀屬於棲境觀點。由於族群與棲境息息相關,棲境若有劇烈變遷必將牽動族群或群聚動態,而族群或群聚動態也可能造成棲境改變。

            生命多樣性,透過保育原則進行保護與利用,以確保可持續性。對於物種來源應予以保護,對於物種流動可予以適度利用,對於物種漏失應予以修補。生命多樣性的活潑與流動,需要生態廊道來串起各生態系而連接成生態網絡。

            河口生態管理,首重物候管理,例如夏季蛤仔潮、秋季烏魚潮、冬季鰻苗等的繁殖季節管理、繁殖棲地管理、遷徙路線管理。

            短短三百年,康熙臺北湖活生生地變成水泥叢林,這些被都市化抑制掉的潛在生態系,只殘存那麼一丁點的生命留在城市角落裡,或在關渡、或在社子、或在洲美、或在潮溪處、或在廢河道、或在溼地中、或在池塘裡,我們怎能視而不見。

            面對高度開發或破壞的局勢,生態管理的介入不可或缺,毀壞的需要生態復原,以確保生態過程與生態服務。住民有必要參與生態教育,以投入生態社造,共管所共同生活的家園。

    重建美善的河流倫理文化

            一個河流聚落長期發展出來的生態倫理,不只是一種優質的環境倫理,也是一種充滿智慧的河流倫理與土地倫理,其中充滿居民與土地、河流長期互動的智慧與情感。

            一個生態空間的環境系絡架構起生物多樣性的在地內容,有著多樣的地景、生態系、群聚、物種之生態風貌,成為聚落文化的根基,展現出在地特有的文化多樣性風貌。其中,生態倫理則是人與土地、河流的互動式關聯。

            如今,淡水河右岸基隆河口一帶農漁村聚落一一轉型,傳統河流生態倫理卻一點一滴地在消逝中,而關渡平原或是臺北盆地,這樣的特色聚落與文化還能存留幾個?

           下一步,不要只是發展膚淺的休閒與觀光,不要坐視河流文化的喪失,要能留住優質河流文化的基礎,更深層地重建美善的河流倫理文化。

    築夢生態淡水河---大河流到平...|日誌首頁|築夢生態淡水河---省視三百年...上一篇築夢生態淡水河---大河流到平原的故事...下一篇築夢生態淡水河---省視三百年淡水河生命紋理...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