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夢生態淡水河---築一個人工溼地的夢 @ 阿孝的生態日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一個在溼地打混的人類

    一個喜歡做夢的傢伙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202005091428築夢生態淡水河---築一個人工溼地的夢


    築一個人工溼地的夢    

                   -記永和社區大學福和溼地生態教育園區        

    林桂秋

    曾經邂逅「 」

    多年前,那是我進入永和社大學習的某一天,跟著生態保育社的夥伴去到宜蘭的無尾港賞鳥,那是我生平第一次透過單筒望眼鏡看鳥(得感謝熱心的鐘文聲老師,千里迢迢的扛著那麼重的配備)。好大一片的水鳥保護區,各種鳥類聚集成群,或覓食、或佇立、或追逐,夥伴們驚喜讚嘆,興奮莫名!

    猶記當時勁風凜冽,大夥兒拉緊外套縮著脖子,靜靜的聽著鍾老師詳細的解說。人與鳥隔著相當的距離對視著,偶有別過頭望著我們的鳥兒,不知是否也同樣的欣賞著這邊的人群?

    鳥類為了生存為了繁衍,南遷北移飛行數千公里,總算有一塊可以歇腳覓食的溼地,而這樣的溼地正在快速的減少;人類啊!對此你可有一些說法?

        關渡自然公園水鳥保護區是我們較常去的戶外課景點,因著「自然保育課」的陳超仁老師的偏好,我們至少每年會造訪一次,除了參訪人工溼地生態,張文賢老師亦帶我們參觀污水淨化工程,將園區的教育館與餐廳使用後的廢水直接引入生態池,利用水生植物的吸附作用淨化水質再排放,多麼了不起的自然工法啊!海風吹拂的午後,蘆葦與紅樹林圈成了自然的屏障,看著成千上萬的候鳥在此嬉戲、休憩、繁衍,真幸福!若生而為鳥,我也會選擇此地終老!

        那是另一次的戶外課,就在淡水河口的挖子尾溼地,首度認識濱刺麥;熱心的解說員告訴我們她的特殊繁衍方式,不覺讓人想起那部電影「翻滾吧ㄚ信」,因為她的毬果就像頑皮的小孩,才知道,原來街舞不是青少年的專利;成熟也可以很帥氣!

        「三月茵陳四月蒿,五月拿來當柴燒」,這是漢方典籍對茵陳蒿的描述,然而在此地,即使葉片細緻綿密如絲,頭狀小花得靠放大鏡始略窺其貌,不畏貧瘠沙地與強風吹拂,嬴弱的茵陳蒿依然屹立昂首。

        毛茸茸的蔓荊吐露著紫色芬芳,婉轉柔軟的身軀謙卑著匍匐沙灘、岩縫與礫石堆,而馬鞍藤依循著相同的規律,如馬蹄般的厚革質葉片節節生根,既可保持水分同時扮演著定沙的角色,誰說強者才能生存?

        繁衍滿布的紅樹林壓縮了鷸鴴科鳥類的食堂,卻給了鷺鳥另一桌豐富的筵席。遍佈沙灘的招潮蟹舉著笨拙的大螯向人們展示牠的雄偉,揮舞著求偶、保衛家園和不得不的打鬥,另一頭卻看見母蟹優雅從容的覓食著;造物者總是公平的,和尚蟹光著大頭忙進忙出,即使輕輕的靠近牠依舊一溜煙鑽入洞裡。

        想起小學時候老師帶著去了臺西鄉的海邊,一望無際的沙灘令人雀躍!在老師的「指導下」抓了一隻有大螯的招潮蟹裝在罐子裡想帶回家養,結果在半路上就死掉了!長大才知道,沒有了沙灘與海水,怎麼會有快樂活潑的招潮蟹?

        1997年,六輕在麥寮「填海造鎮」讓滄海變桑田,好偉大的工程ㄚ!六輕據說繁榮了故鄉的城鎮,然而,真的繁榮了嗎?事實是:這些年來工安事故不斷,人民的抗爭也不斷!只是,高舉大螯的招潮蟹ㄚ!你是否也參加了抗爭的行列?!

        「觀音觀鷹」,那是新北市政府辦的賞鷹活動,免費的接駁公車,免費的解說導覽,很有意義的活動;只是,從圖片上看到的鳥類遠比在天空飛的多太多,或許這也是必然!偶有鳥友大呼:有一隻大冠鷲停憩在枯樹梢休息,這是不常見的現象!

        大冠鷲!你累了嗎?!

        蒼茫的天際原本屬於大冠鷲,展翼雄姿自在悠遊,讓蛇鼠聞風喪膽,讓天空增添絢爛!只是,為什麼大冠鷲會停棲樹梢?大冠鷲是否累了?因為許久許久找不到食物?!

    有沒有一種可能,讓親近自然變成身在自然?

    就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永和地區!

        多少年來每個與自然溼地相關的戶外觀察總得舟車勞頓往外跑。於是,一個發想,一份堅持,一股熱誠,一群人無怨無悔的投入,在因緣俱足的2002年,在中正橋下的廢棄高爾夫球練習場,我們開始拓荒墾地,目標是建構一個屬於所有社大師生與社區居民的生態溼地農場。

        「菅芒花白無香~隨風來搖動~ 」,李靜美的歌聲柔美悠揚,「菅芒花」真是一首動人心弦的臺灣歌謠,可是面對著一大片比人還高的芒草卻一點也不好玩,即使鋤頭、鐮刀齊出籠,一群人揮汗如雨,拓墾的速度慢得可憐!於是又有了新的發想:尋來怪手幫忙!

        總算速度快多了,很快的出現了溼地的輪廓,也讓行動推手的靈魂人物「潘潘」(潘增鑑)被請進了警察局;原因是有人檢舉:濫墾濫伐。真好!總算有人會關心周遭的環境與動態!經過一番折騰,整個過程曲折離奇;總之,在大家的笑聲與汗水交融的一段時間之後,溼地生態教育園區完成了。

        接下來是一段幸福快樂的時光!相關課程與社團陸續進駐,搶救回來瀕臨絕種的臺灣原生物種大都復育成功,自然農耕也在此欣欣向榮,園區迴盪著串串歡笑!多少個夏季午後我們在此天南地北,讓雨後的蛙鳴減緩了生活步調;多少個颯颯冬日我們在此淺酌話西東,讓面臨的不順遂隨風逍遙!春陽和煦的晨昏我們揮鋤撒種播下一個個希望,秋風瀟灑的寒夜我們忘情築夢與星月惝徉!

     

    當青蛙來敲門,小水鴨也結伴造訪!

        一股濃濃的向心力凝聚在簡陋的工寮,為著迷途的天鵝徹夜輪流守候,為趕走闖入的野狗不眠不休!同時為了因應絡繹來訪的遊客與中小學生,社大開了一系列的解說導覽培訓,開發學員的諸多潛能,並且不定時辦理親子踏青、石頭彩繪、清除外來物種、撿拾福壽螺等活動,最讓人雀躍的是2003年的冬季,溼地飛來近400隻小水鴨,附近大樓居民相當興奮,站在自家陽臺就可直接賞鳥,還有什麼比這個更詩情畫意,總算對我們的努力給予相當的肯定。

        媒體爭相報導:城市綠寶石,堤防外的傳奇!2004年〝福特環境暨保育獎〞首獎更是為我們錦上添花!大家笑開懷,我們的汗水有了代價!

        天地為幕,老榕為憑,飛鳥齊歡,蟲魚見證!也是推手之一的張瀚元老師在園區舉辦了不同凡響的世紀大婚禮,還出了一本闡述園區始末的書《當青蛙來敲門》,一連串的喜訊讓人陶醉,卻在不久之後傳來地主即將收回土地的訊息!我們彷彿從天堂被摔入地獄!有人哀聲嘆氣,有人搖頭嘆息,更有人抱頭痛哭,怎麼辦?怎麼辦?!

    水生植物搬新家

        一群人多方奔走不肯輕言放棄,希望尋找另一個可能!所幸我們對土地的真心付出與成果得到公部門的肯定,經過社大與福和國中的合作申請,水利署與河川局終於答應撥一塊福和橋下的邊坡地作為我們的新據點。這個消息重新燃起大家的熱血,我們有新家了!雖然一切都得重頭開始。

        2004年的10月,一個不平凡的秋冬時節,我們作了一件不平凡的大事→讓我們的水生植物搬新家!大夥兒動用了所有的交通工具,搶救了所有能帶走的物種,重新開始我們的溼地園區建構。

        由於前置作業大致完成,生態池已粗具樣貌;我們規劃了淺水區的愛心池、蓼區和蜻蜓池,較深的睡蓮池、斑龜池與臺灣萍蓬草池(現今的生態核心區)則鄰近河岸。我們集結所有志工和社區居民參與植栽與棲地維護,每個生態池都是大夥兒穿著沼澤裝,手牽手肩並肩,一邊唱著一邊跳著完成晶化不透水底層,待底質穩定再放水把物種一株一株種下去,過程縱然辛苦,參與的大小朋友全都樂在其中,畢竟,我們離開泥土太久太久了!

        由於此處之前是廢棄物掩埋場,據說開挖之初廢輪胎、床墊、澡盆等應有盡有,種植的過程往往一鏟下去「鏗鏘」作響,也許磚塊,也許石頭;總之,對不常付出勞力的都市人而言這是個不小的挑戰!但是,望著原生的水黃皮屹立風中兀自茂盛,「九重吹」果然不是浪得虛名!於是,彎下腰,忍住寒冷,我們堅持繼續向前行!

        經過2年的細心呵護,園區生態漸趨穩定,物種的豐富度也慢慢顯現,我們見證著從荒蕪到繁茂,也體驗到生命的多層次與不穩定性;就在200710月,強烈颱風柯羅莎襲臺,豐沛的雨水淹沒了整個園區,也淹沒了我們的血汗!但是,大水漂走了部分物種,卻飄不走我們堅定的心!因為,我們知道,颱風是我們的宿命,海島型的臺灣山高水急,若不是颱風豪雨年年造訪,恐怕我們的日子都會過不下去!所以,無法逃避,只能勇敢面對!

        幸好,美麗的新店溪走到這裡溫柔的轉了個彎,洪水是漫漫的漲上來又緩緩的退下去,沒有對園區造成太大的衝擊。當颱風過後,水漸漸退了;洪水帶來新店溪上游大量的淤泥,厚厚的一層鋪滿整個園區;原來的小徑不見了,撿來的桌椅不知流浪何方,草本植物彎腰低頭,春不老裹著一層泥巴,五節芒上面掛滿垃圾,棚架東倒西歪,只有勇敢的九重吹依然迎風屹立!趁著泥巴尚未乾硬,大夥兒打起精神,穿上雨鞋捲起袖子,開始園區大整頓。

        經過一番清理與休養生息,約過了2個月,園區快速的恢復了生機勃勃,我們才知道,淤泥是上天給我們的恩賜,不只帶給植物天然的營養補及,更豐富了生物的多樣性→從新店溪上游帶來不少的原生物種,例如開著藍色小花的琉璃草,細緻、小巧得讓人憐愛;而中海拔才看得到的盤古蟾蜍也出現在這裡,讓我們的蛙類種類觀察又記上一筆,大自然總是有他的道理。

        接下來的幾年,颱風就像排演好的舞臺劇演員,輪番上場。自2008年以降,卡玫基、辛樂克、莫拉克加上2011年的南瑪都,一個接一個來關照我們,也讓我們累積了一次又一次的經驗,募來的石板塊兼顧了小徑的永久性與穩定性,只要一聽到颱風警報夥伴們馬上就戰鬥位置,搶救了所有能搶救的,包括珍稀的物種與硬體設備,降下休息區的帆布收拾妥當,綑綁桌椅,固定植株等等,總之要將損失降到最低,後續的復原人力也可較省。

        持續了這許多年的經驗累積,我們不但可與狂風豪雨共存,也開始做颱風前後的園區物種變化記錄,深刻的體認到:老天爺對我們是多麼眷顧!

    人工溪流的構築:

    引頸企盼引入礫間處理廠的水,是福還是禍?可憐的蝌蚪遭殃!

        2008年,我們的成就被教育部列入全國中小學自然課程戶外教學的指定場域之一,來往參觀的師生絡繹於途,幾乎讓解說組的夥伴應接不暇。為了讓我們的生態溼地有更豐富的多樣性,「潘潘」又有了「人工溪流」的新構想,期於不以目前擁有的蜻蛉目為滿足,大夥兒深有同感,躍躍欲試!

        20085月,人工溪流在溼地達人張文賢老師的幫忙下建構完成,有礫石溪澗、有緩坡平潭、有急瀨、有淺灘,蜿蜒曲折,賞心悅目,十分完美。但是,水從哪裡來?這一直是我們最困擾的問題!雨水截流是最符合自然的方式,碰到枯水期只好抽地下水補足,但這並不是我們想要的,因為基本上不符合環保概念,尤其園區位處新店溪畔,一年到頭都有季風吹襲,水的蒸發速度很快。

        當時的周錫瑋縣長亦相當重視河川溼地與生態環保,正著手建構「礫間曝氣處理場」,亦即把中永和地區的部分家庭廢水引入作污水淨化,社大透過與公部門的溝通管道,協調將淨化過的污水部分引入我們園區,如此就可解決我們頭痛的水源問題。

        那真是一段望穿秋水的日子,殷殷企盼終於等到引水入園的那天,我們特地重新整理過緩衝池好容納新來的水源,以為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

        不想結果跟我們的期待有180度的大落差,那是2009214,引水進來的第三天,園區管理員福財驚見蝌蚪一隻隻的翻白肚,可憐有些都已長出後腳快變成青蛙了,我們開始用網子捕撈,一則怕牠們屍體發臭更加污染水質,再則怕鳥兒來啄食會造成中毒;未料把牠們撈起放進裝著乾淨水的桶子裡以後,有好幾隻蝌蚪竟然又活了過來,這好像給我們打了一劑強心針,加緊速度盡可能的把所有的蝌蚪撈起來,雖然大部分還是死了,至少,我們救回了130幾隻小生命。

        發生了這個大慘案之後,我們重新審視並調整了引水入園的節奏。首先在緩衝池種植更多吸附性強的水生植物,例如大安水蓑衣、菖蒲、齒葉睡蓮、芡與莕菜等,並控制進水的總量,讓進來的水先在此充分淨化。

        人工溪流的平潭區種植蓼科植物,周邊種植較適應淺水區的水蠟燭,溪裡種了順應水流的石龍尾、眼子菜,邊坡除了溼生的野薑花、三白草、水芹菜和莎草科植物之外,其餘的部分種植過長沙與田字草。開著淡紫色小花的過長沙雖可沉水生長,但因為匍匐莖發達常常會在岸邊茂密繁衍,有很好的護坡作用。其餘部分大概就是田字草的天下;小巧可愛的田字草是一種水生蕨類,適應性強的她長在水裡時莖會隨著水流的深淺作調整成浮葉狀,水位下降時則可挺水生長,就算在岸邊也活得很自在,還會自動把葉子縮小以適應水分的不足,甚至有休眠作用,真是神奇的幸運草!

        如此這般經過約莫半年的沉潛與調適,水生植物長得超級茂密(顯示有機質濃度很高),從緩衝池慢慢導入人工溪流的水經過層層淨化,臭味消失了,整個看起來相當清澈,再流入各個生態池,最後排入新店溪,感覺真好!

        我們的蜻蛉目種類雖然沒有增加,至少已經可以重新聽到蛙叫蟲鳴,蝌蚪也不再死亡了,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放了下來;只是心裡常常在想:礫間處理場的水若不經過我們園區溼地就是直接的排放進入新店溪,以那種測量儀器破表的水質,難怪我們的新店溪現在就只剩下吳郭魚和琵琶鼠等耐髒污的魚類,曾經是香魚和蜆蚌的天堂的新店溪,有沒有可能再回來?!

    何需死背「荷鋤日當午,汗滴禾下土」的詩句,

    讓他接觸,讓他體驗,當他有感覺,就會去關心,自然就記住了!

        水稻田其實是人工溼地的活教材,也是許多人的童年夢境,每每讓「潘潘」耿耿於懷;所以,當原來的經濟作物區成為人工溪流的一部分之後,我們還是規劃出另一塊溼地作為水稻田,這應該是目前中永和地區唯一的一塊水稻田了。

        可憐城市的小孩雖然物質生活優渥,精神生活卻越來越貧乏,少了與人與土地的接觸機會。而少子化的家庭更是讓每個小孩都被捧在手掌心,於是各個都以自我為中心,人際關係變得冷漠、疏離,遑論關心國家大事與生態環保了。

        於是,我們希望對此有所作為,或許可以改變些什麼!經過幾番討論與研議,決定利用每年暑假舉辦小瓢蟲親子夏令營。我們以生態園區作為學習基地,除了解說導覽,外來物種的認識與清除(包括動、植物),搭配室內課程進行兩天的活動,用生動活潑的遊戲方式寓教於樂,來引導大人與小孩一起來關心我們生存的空間與土地與溼地環境的關係。

        而水稻的收割更是活動的高潮,即使稻穀已經給斑文鳥吃得所剩無幾,米食文化的介紹與體驗還是讓大家興緻高昂;紮稻草人比賽超級好玩,總是傳來笑聲不斷!2012年我們決定擴大親子參與範疇,從3月即開始,從整地、插秧、除草、撿福壽螺直到收割等一系列的活動,搭配當季的解說導覽,期待讓大家有更深刻的體會!

        有一年莫內的名畫正在歷史博物館盛大展出,「潘潘」不知從哪裡翻出來的大花布,繫在頭頂、圍在腰間,拾穗的真實版就在我門園區上演,陣陣的笑聲不絕於耳,相信那樣的經歷終會讓大家畢生難忘!

        我們的行動得到熱烈迴響,小瓢蟲夏令營年年爆滿;沿伸而出的小小解說員培訓更是讓人刮目相看,當來參訪的主管機關大人們背著書包傾聽小朋友做生態環保的闡述時總會得到更大的啟發,這一代的我們是否已經過度的使用了下一代的資源?

    因為有愛,我們不寂寞!

        愛心池的建構有幾個實質的意義,由於鄰近腳踏車步道,我們以安全為優先考量,即使雨季最多也只是水深及膝。圍繞週邊的大小石頭則是藉著舉辦親子活動用接駁的方式一顆顆從新店溪搬上來,沿著池畔圍成一個愛心的形狀,還讓大家在石頭上面彩繪留下了參與的痕跡。

        愛心池的物種基本上是整個園區的縮影,同時在此呈現了水生植物的四大型態:挺水性的大安、宜蘭、北埔與柳葉4種水蓑衣吸附性都很強,有很好的淨水功能,同時分散種植固定區塊,不僅可以讓人輕鬆分辨物種的異同,而不同的花期則可讓愛心池畔接續上演紫色的風華。白花水龍變異的氣根就像浮囊一樣所向披靡,輕鬆的固定植株拓展族群,一個不小心就佔據大片棲地,只是當金花蟲大發生時可能一夜之間就被啃食殆盡,又顯得我們的擔心真是多餘!

        臺灣野菱漂浮著可愛的菱形葉片,淡紫色的小花盡情舒展,而手指頭般大小的果實長著尖細的棘刺,真是讓人又怕又愛。齒葉睡蓮在這裡快樂成長,紅的、白的、紫色的花輪番漂亮;畢竟是園藝引進的物種,歸化之後還真顯得優勢!

        臺灣萍蓬草輕輕唱著「水蓮花~滿滿是~」已成為往日的舊夢,曾經遍布桃園、新竹各處埤塘與溼地的她,如今野生族群大概只剩下龍潭少數埤塘。

        在工業化快速變遷的臺灣,溼地與埤塘總是最先被犧牲掉,而連帶被犧牲掉的是更多珍稀的臺灣原生種與特有種,野外幾無立身之處的臺灣萍蓬草所幸在此復育成功,恣意的繁衍著特有種的命脈。而生長在池中央的小島上,田蔥開著鳥嘴般毛茸茸的黃色小花,有了她,蜻蛉目的水蠆得以安全羽化。

        溼生植物滿布池畔,稀有的鹵蕨健康茁壯;澤芹的白色小花像把傘;海南鑣草曾經好好的活了幾個秋冬,最終不幸枯亡;燈心草燃著不頹的信心,地筍驗證著生命的強韌;窄葉澤瀉欣欣向榮,野慈姑且送冬迎春!木賊是恐龍時代的森林,與被子植物競爭終究不夠聰明,於是,把自己縮小反倒可以好好生存!圓葉節節菜是水中的魔術師,不開花還真像豬母乳;石龍尾沉水葉纖細如絲,挺水開花時葉子自然變粗,植物的生長機制不得不教人佩服!

        水車前喜愛沉水生長,淡紫的花朵依然挺水伸展,嬌巧模樣讓蟲兒難以抗拒,許願池竟是她的天堂!漂泊是浮萍的渴望,有根無根又何妨;南北東西皆可逐夢,只要有水即是故鄉!滿江紅不盡然滿江紅,綠色淺紅長成一片,與藍藻共生且能固氮,雖屬蕨類長滿孢子,根莖發達,無性繁殖反而更快;紅色的神奇尚待辯解,真苦了植物學家的腦袋。

    物種的資料庫,蜻蛉目的天堂,我們的育苗池與梯田區:

        深淺不一的育苗池總計有3個,是園區所有人工溼地唯一鋪上防水布的池子;為著觀察移進來的物種不帶病菌、微生物與外來入侵種(因為福壽螺的慘痛經驗)而構築,先在此沉澱靜置,確認沒有問題再做必要的移植。為了安全考量,育苗池通常不對外開放。

        所謂的梯田原來是一片斜坡,最早只有一個直徑約3公尺的深水小池;幾次颱風的侵襲,豪雨帶來的洪水水位皆高過這個區塊,不禁思考當颱風走了大水也跟著退了實在可惜!於是,在人工溪流建構的同時一併開挖,順著地勢高低總計有4個不規則形狀的池子,小有梯田的樣貌,我們於是稱之為「梯田區」。

        連貫著育苗池,此區塊的水源獨立成為園區另一個生態體系,完全的雨水截流與必要的地下水補充,也因此穩定度相對提高,成為靜水域蜻蛉目的最佳繁衍場域。整個園區記錄到的蜻蛉目包括數量最多的青紋與紅腹細蟌,繁殖季節不時可見到愛心的連結與護卵點水;侏儒與粗腰蜻蜓好像勞萊與哈台,猩紅身紅翅不紅,紫紅與善變真是難以區分,霜白既沒有霜也沒有白,名字取得還真奇怪!鼎脈與橙斑也越來越多,彩裳翩翩,三角倩倩,每每讓人目不暇給,駐足流連。

     

    請您走進來,慢慢的,莫讓蟲兒受到驚嚇;請您放慢腳步,輕輕的,聽風吹樹葉沙沙,蟬鳴鳥叫,聞泥土芳香,看藤蔓奮力攀爬!

        蜜源與食草植物的種植豐富了園區的生物多樣性,有了生長良好的歐蔓與爬森藤,青斑蝶與琉球青斑蝶快樂又強勢,淡紋與淡小紋也不孤獨,不時成群的繞著高氏佛澤蘭飄忽,忘情的採蜜飛舞!紫斑蝶也不遑多讓,斯氏、圓翅、小紫與端紫齊聚一堂,盤龍木和菲律賓榕牠們最愛吃;雄蟲的特殊毛筆器就像飛機的螺旋槳,會散播能吸引雌蟲的費洛蒙,才知道造物者多麼神奇,驚呼!

        華他卡藤造就了都市傳奇,那是臺灣大學師生的偉大成就,讓中海拔的住民也能安居平地;我們園區想必有著無限魅力,吸引著可愛的淡小紋青斑蝶,輕輕飛越新店溪,在此現蹤且順利繁衍族群;帶著金屬光澤的垂蛹總是讓人眼睛發亮,頻按快門!

        生長茂密的水柳搭配山芙蓉、青剛櫟、構樹、烏桕、山黃麻與成片的芒草,讓深水的睡蓮池與生態核心區遠離人群,靜靜的躺在新店溪畔,成為水鳥的保護區。水柳本來就是新店溪畔的原住民;三月時節,翻飛的柳絮如薄雪般鋪滿蜿蜒小徑,小心翼翼的隨波逐流,輕飄飄的把種子傳送到未知的遠方,拓展著漫漫的生命旅程。

    願景

        2011年春,社大把原本的有機菜園教學區重新規劃,與「樸門」自然農法做結合,開設了「厚土種植」的自然農耕課程,也開起了大家不一樣的視野,原來蔬果可以這樣種!

        園區對面有位地主感受到我們對土地的愛與尊重,願意提供一塊閒置的土地讓我們使用,這又是個讓人振奮的消息!延續著自然農耕的心得,想像我們將打造的一座食物森林:周邊種植高大的芒果或龍眼樹,接著是小喬木的桑葚或楊桃,芭樂想來也不錯!再來搭棚架種植各種瓜類,矮一點的棚架則種植豆類或番茄,其他的空地種植草莓或蔬菜;想像著大人荷鋤揮汗,小孩也許嬉戲玩耍,也許幫著整地鋤草撿石頭,收成時全家享受著甜美的果實。

        哇!這樣的畫面只有國家地理頻道才有,想起來就覺得超級完美!

        且看:我們讓白腹秧雞在水稻田自在奔跑,讓紅冠水雞安心築巢;樹鵲與白頭翁枝頭對唱,小白鷺恣意盤旋,夜鷺也來湊一腳;大卷尾在高高的枝頭睥睨,睡蓮池畔忽見翠鳥,八哥和喜鵲成群聒噪;猛抬頭,但聞大冠鷲呼嘯!

    就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擁擠的水泥叢林讓人民近乎窒息!

    有沒有一種可能,讓親近大自然成為身在大自然?讓新店溪畔串起一條條生態廊道!

    讓我們有一片生氣盎然的綠地可以大口呼吸!

    讓所有物種的生存權受到重視,讓人類融入自然,而不是把自然推出窗外!

     

    築夢生態淡水河---華江溼地的...|日誌首頁|築夢生態淡水河---那一年,我...上一篇築夢生態淡水河---華江溼地的陸化和修復建議 ...下一篇築夢生態淡水河---那一年,我們在大漢溪畔...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