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荒唐 @ 阿孝的生態日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一個在溼地打混的人類

    一個喜歡做夢的傢伙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201606290828曾經荒唐

    荒野21年年會秘書處特別邀請我的雙胞胎哥哥阿正北上與會,我笑說是請他來接我回故鄉歸田吧!在回顧影片後,我邀請他一起上台,許多人不禁叫出【同一個模子印出來吧!】

    應該也算,我們是同卵雙胞胎,小時候外人幾乎認不出來,小學特意分到兩個班,避免認錯。

        我們倆可以說一起穿著同一條褲子長大,直到大學才分開生活。晚上睡覺時,還會同床同夢,一早起來搶著說昨晚做了一個夢,結果夢竟然是一樣的。

        大學我在台北,他在台中;我瘋社團,他喜愛爬山;我學吉他一直學不好,因為沒有音樂細胞加上手指太大,常會撥到兩條弦,他則參加國樂社,拉了一手好胡琴。雖然同卵雙胞胎,畢竟還是兩個不同的個體,遺傳基因上還是有差異。

        大學畢業退伍後,倒又有同樣嗜好,一起荒唐。

        桃園推師到五股濕地來,有位伙伴盯著我眼睛看,讓我好害羞地問:「怎麼這樣看我?」他說推師教材裡說阿孝在加入荒野前是個瞎子(推師在晚會中再演一次),他想證實一下。

        加入荒野前,我真是個瞎子,因為看不到,只好用摸的---摸麻將。假日前同事就開始約咖,然後從周末下午摸到週日傍晚;過年則是摸三天三夜。


        1995年參加荒野解說員訓練,學了自然觀察,於是春節不打麻將了,跑到田野去看看田洋裏有哪些生物棲息?我永遠忘不了第一次看到小辮鴴停棲在水田中那份驚喜,這些年來的春節我幾乎都是在鰲鼓濕地和田洋間做自然觀察和拍照。

        打開自然眼睛之後,我約阿正一起去賞鳥,最初他說鳥有啥好看?打麻將比較好玩啦!後來有一次他去溪頭旅行時,看到了美麗可愛的山鳥,就歡喜地利用假日帶老婆和小孩開始賞鳥。我帶他看一兩年,往後回家鄉,反而是他帶我去看鳥,現在他可能擁有燕鴴最完整的影像紀錄,從交配、孵卵、破殼、幼鳥躲藏學飛、親鳥擬傷都入手了。這些年我在淡水河口調查東方環頸鴴繁殖的同時,阿正也在南華大學旁的甘蔗園進行燕鴴繁殖記錄,這算不算另一項兄弟的荒唐事?


        每一年土豆鳥來台度冬,他就經常騎單車到元長鄉觀察紀錄,我回鄉時,也都靠他帶領,才能做一些精采的紀錄。

        有一年我約荒野夥伴到嘉義賞鳥,大夥兒就在阿正家打地鋪。我開車去接譚諤時,聽著田洋裏的蛙鳴聲,很興奮地跟譚諤說:「聽!那麼多青蛙」譚諤不客氣地說:「哪有?全都是黑框蟾蜍!」隨後根據我的調查,田洋裏的虎皮蛙、金線蛙和澤蛙真的都不見了,即使是黑眶蟾蜍也少的可憐,夏夜裡,田洋一片寂靜(延伸閱讀寂靜的田洋--http://blog.xuite.net/treetoad/blog/225556557)。

        青蛙是我最喜歡的野生動物之一,求教谷歌大神【釣青蛙】,出現的竟然是某些農場刻意豢養,釣青蛙必須付錢。田洋裏的青蛙消失了,對我而言是極大的震撼。

        諸羅樹蛙為1995年由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呂光洋教授所鑑定樹蛙科新種的樹蛙,因為首次發現的地點在嘉義,便以嘉義舊名「諸羅」來命名。找不到澤蛙、金線蛙和虎皮蛙,我和阿正試著往山邊去找諸羅樹蛙。有人說諸羅樹蛙遍佈雲嘉南田野,這就看你怎麼看,如果用面積比例來看,其實牠僅分布在台一線和台三線的田野地帶的雜木琳、竹林和果園,這幾年才擴散到台一線以西,但和整個嘉南平原比起來,仍有其極限性。

        我和阿正第一次到民雄竹林找諸羅樹蛙,只找到中國樹蟾,後來他住在民雄的朋友打電話給他說有隻綠色樹蛙跑到浴室,我們過去看,確認是諸羅樹蛙。隨後他和嘉義荒野夥伴蘇蘇和丁明一進行了兩年的諸羅樹蛙棲地普查,完成了一份分布圖。並和雲林陳清圳校長以及真理大學莊孟憲老師進行了相關的保育教育推廣,有人戲稱他們三個為雲嘉南的諸羅樹蛙三寶。


        阿正和他老婆(愛幸)晚餐後會帶狗(康康)去做飯後散步,幾年前就在他家附近的竹林聽到諸羅樹蛙的叫聲,這是第一次在台一線以西發現他的蹤跡(近幾年在大林地區找到更多的棲地),就很高興和我分享。地主剛好是我的遠親表叔,於是兄弟倆商議,或可找表叔談談合作守護這片棲地。獲得表叔首肯後,我們規劃透過募款方式來確保他的收益,但必須用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開啟了兄弟另一項荒唐夢想(延伸閱讀作一個【諸羅紀農場】的夢http://blog.xuite.net/treetoad/blog/209641390)。

        本來這計劃是要自己做,但荒野夥伴認為與協會宗旨契合,建議由協會來執行,經提到常理會討論後達成共識。今年七月這個計畫將進入第三年,我也卸任理事長擔子,我將會回鄉與哥哥共同守護農田生態,誰知道我們還會做出哪些荒唐夢?

     

    PS:諸羅樹蛙棲地保育計畫還需要朋友們熱情支持響應,現在進度不足,所以要請還沒行動的朋友趕快行動,或者協助把訊息分享出去

    捐助兩千元就可以確保這片諸羅樹蛙棲地,讓他們可以在無毒友善的環境中生存,你也有機會享用生態農法耕作的作物

    2016 年諸羅樹蛙棲地保育計畫:http://cy.sow.org.tw

    點進去後會出現EDMEDM下方有【我要捐款】點進去超連結及會出現完整的計劃說明,計畫最底下有【我要報名】點進去就可以進行報名

    會有這樣的程序是讓大家可以充分了解計畫內容

    如果需要捷徑:請直接連結 https://www.sow.org.tw/civicrm/event/register?id=6184&reset=1

     

    換位置要換腦袋|日誌首頁|這一趟路不一樣上一篇換位置要換腦袋下一篇這一趟路不一樣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