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田地景地貌的翻轉 @ 阿孝的生態日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一個在溼地打混的人類

    一個喜歡做夢的傢伙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201512271931農田地景地貌的翻轉

     花蓮改場場長黃鵬在2015年「生態農業與里山倡議國際研討會」演講時指出:「現在在台灣,農地充斥著除草劑及水泥化的田埂,使得原本可能涵養昆蟲等多種生物的水田生物多樣性降低,同時也使水稻田可提供的生態服務價值下降。」

        這就是現在農村的現況,即使以綠色縣政自豪的宜蘭縣也到處都是水泥化溝渠,在號稱宜蘭伯朗大道五十二甲濕地也只剩下約200公尺的風箱樹和穗花棋盤腳自然水岸,s8那還是十年前我們搶救下來。

        半年前徵求二哥同意把兩塊自家耕作的農地開始休耕,預計休耕一年,計畫明年我回鄉可以進行無毒耕作。我每個月至少回家看望一次,每次站在田埂上思考著未來的可能作為,有沒有可能改變田埂水泥化和除草劑使用?就是我第一個想要克服的課題。


        但說來大家可能不相信,有效使用除草劑和田埂水泥化可是我小時候最期待的改變。小學時,一早醒來準備吃早餐,爸爸已經去田間巡了一圈,餐桌上就是工作分配時間,我最怕分配到的工作就是去田埂割草或是清除灌溉溝渠的草。

        田埂的草以狗牙根為主,狗牙根可以保護田埂比較不容易崩坍,但它生長很快又有節節生根特性,只要有一節沒有拔除,很快就蔓延開來。尤其稻子長高後,蹲在田埂割草是很辛苦的,所以在當時小小的年紀心裡就想,如果田埂都能鋪上水泥,我就可以不用再割草了。

        以前的灌溉溝渠都是泥土的,水草生長的很茂盛,含沙的水底就有野生蛤蠣,而水草間則是各種魚蝦躲藏生存的好地方,盛夏帶著畚箕下到水溝裡頭摸蝲兼洗褲,餐桌上就多了一道佳餚。可是水草會阻礙水流,每期稻作灌溉前就得清除水草,而那樣的時節正是炎夏或是冷冬,夏天雖可以享受水的沁涼,但水草特別茂盛,工作時經常汗流浹背。冬天冷冰冰的水則讓人想要打退堂鼓,所以變成水泥溝水草長不出來,我就可以不用再辛苦割草了。

        現在,這些都實現了,走在田洋間,很難找到一條沒有水泥或是除草劑的田埂溝渠。伴隨綠色田埂和泥土溝渠消失的,還有青蛙、魚蝦貝類、水蛇、水生昆蟲,不僅水稻田可提供的生態服務價值下降,有很多地方,田裡頭只剩下農民也不敢食用的作物。


        我認識的一些朋友有感於食品安全和土地倫理的困境,陸續有人回到鄉下進行友善環境耕作,使用方式包含秀明自然農法、樸門農法或是有機農法等,可是相較之下畢竟還是極少數。台灣有機農業的發展也有十幾年的時間,但進展很有限。

        灣的農業本因先天不足,後天失調,過度強調產量忽視品質的觀念,農民想以有機農業、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生產農作物,又要獲得相對應的經濟報酬,事實上是有其困難度的。一些朋友剛開始進行友善農耕時,都被質疑不用肥料不要農藥哪可能生產?而我看到的是只要堅持理想,努力學習勤奮照顧,其農產品都是供不應求,收益也高于慣行農法。

        根據英國最新的研究顯示,不採用有機農法的農民,能夠在不捨棄殺蟲劑之下,將部分田區作為特定保留棲地,並執行保護層級計畫(Conservation grade scheme, CG),能增進20%以上的植物和蝴蝶種類多樣性。為了回饋農人對自然生態的維護,參與CG認證的農人,可以在自己的品牌或產品上貼上「善待大地」(Fair to nature)的標籤,將產品溢價出售。

        在台灣林務局與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共同推動,以分動物吃一口,並以動物生存環境,來驗證農業生物多樣性的「綠色保育標章」,是有機農業或是自然農法以外的另一項選擇。


        「綠色保育標章」,強調人以友善自然的方法耕種,所以在田裡可以發現蛙類、鳥類、動物、人類的足跡,和諧共存在這片土地,共同倚靠大地而活,並尊重每一個生命生存的權利。只要不使用化肥和農藥,並於農業生產區存在農委會公告於「保育類野生動物名錄」的保育動物或特殊物種,皆可申請、取得「綠色保育標章」的使用。

     

        我相信農田地景地貌的翻轉,有機不是唯一,生物多樣性才是關鍵,「綠色保育標章」不需要農民多付出檢驗的成本,它的認證是由野生動物來認證,這將是生態台灣必須走的路。

     

    紀錄小白鶴天使|日誌首頁|荒野詐騙集團?上一篇紀錄小白鶴天使下一篇荒野詐騙集團?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