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頂鶴抹擱返來 @ 阿孝的生態日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一個在溼地打混的人類

    一個喜歡做夢的傢伙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200901261700丹頂鶴抹擱返來

    上圖是丹頂鶴去年5月11日離台前最後的身影,今年丹頂鶴抹擱返來。

    如果我是丹頂鶴,我也不會回來,因為這裡的島民和政客仍然把利益擺在尊重大地生命之上。

    因為四隻天使而停建的道路,隨著他們的離去,悄悄復工了,原本在珍古德博士拜會北縣時,打算把這個讓我當眾擁抱周縣長的智慧魄力放在簡報中,後來還是打消了念頭,為德不足,功敗垂成。

    周縣長的民調一直起不來,其實一點也不意外。以他常掛在嘴上宣揚的淡水河的水質是30年來最乾淨的,這沒有什麼值得驕傲,以現在人民對生活環境品質的要求,如果淡水何還和以往一樣骯髒惡臭,才是罪過。更重要的是民眾感受不到,每次聽到或看到周縣長講這段話時,我總想到臨著社區的五股坑溪,三不五時在早上總是留著五顏六色的工廠偷排的廢水,這些水流到淡水河,淡水河怎麼會乾淨?即使政府打算花數億元在疏洪道作水質淨化區,我想這些水流進去就破功了,但是從來沒有想到只需拿出這些錢的十分之ㄧ來排除工廠排放廢水,也許水質淨化區也不需要蓋了。

    如果現在問民眾,縣府農業局這三年來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一定有不少人會馬上回答「上山打老虎」,這雖然有失公允,可是也不是無地放肆。

    舉例來說,縣府要位全台北縣民每人種一棵樹,陸續也辦過幾次萬人植樹活動,可是我到現場看了只能搖頭,因為那些草花都算數,原來秋海棠、鳳仙花...都叫做樹。

    舉例來說,生態廊道也是縣府力推的政策之ㄧ,可是在農業局的眼裡,生態廊道只限於行道樹,明白擺在眼前輕鬆可以達成的淡水河生態廊道,他們卻一點著力也沒有,幫忙擬定了生態調查方案爭取經費,感覺上卻好像替他們增加負擔?

    舉例來說,金山清水溼地的保育,縣府進場輔導農民的動作過慢,導致農民反彈,農業局長官卻把責任推給保育團體,怪罪我們提供不正確的資訊,最初的資訊確實有問題,250種鳥類是全金山鄉的,不是清水溼地,我們也即時更正為超過200種鳥類,可是他們還是以最初錯誤的訊息來推託責任,我不禁要問負責全縣保育工作的農政單位,那正確的數字是多少?你們有沒有撥出預算去做調查?

    舉例來說,大台北都會公園計劃原來我抱持著無限希望,討論了將近一年,我看到的卻是一個作與不作沒有太大差別的規劃方向,甚至我在協調會後私下跟承辦單位講,別做了,沒有效益,阻力來自於各局處以現在的尺衡量未來的可能,這樣沒有遠見的行政團隊,如何提升縣長施政的民調?

    垃圾減量了沒?|日誌首頁|五股溼地的稀客上一篇垃圾減量了沒?下一篇五股溼地的稀客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