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20940天使之戀

有個天使派我來到你的身邊,一年前,天使原本過著平靜的生活,因為貪玩,下到了凡間。他就像個精靈,陽光般的燦爛。明明知道不會有結果,但是天使不顧一切,愛上了精靈。天使每天都要飛來飛去,但她真的很愛這位男孩,得空的時間幾乎都陪伴在他的身邊。一天,天使帶著心愛的男孩,在散步。忽然,男孩說:“天使,是否願意留下來,共同有個家”天使猶豫了,雖然她知道自己很愛這個男孩,但是她是天使,放不下一切來到凡間。天使可以接受男孩的愛情,但她並不能接受這份婚姻,她害怕男孩不能給予天使所希冀的安全感與歸宿感。男孩很傷心,他肯於改變自己的愛好和興趣,肯於犧牲一切時,他換回的不是愛情,卻是無休止的傷心和絕望。天空依然美好,天使依然美麗,男孩卻已不再是往日的精靈。男孩走了,離開了天使,男孩說他喜歡凡間的生活,喜歡那原本的自己。天使很難過,很傷心,當她明白這一切想要重新飛回自己的天空時,她發現,已經沒有翅膀了,原來,在與男孩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因為愛,她已慢慢由天使變為凡間的一個普通的女子。天使想回到男孩的身邊,她一直在等,一直不肯離開,要知道,天使在人間是不能呆太久的,她等得太久,而男孩又遲遲沒有出現,她已經化成了山中巨石。”那一夜,天上人間,有雨如傾……文章來源:史傑鵬的BLOG

(繼續閱讀)

201206151513世界上最老的樹?

世界上最老的樹:是日本柳杉,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200年,柳杉已經有7179歲了。 文章來源:向世界出發 - womansday的部落格 - Microsoft Watch - Elliott - 辛泊平的菜園子 -

(繼續閱讀)

201205041225憂鬱是一種味道

這是個憂鬱沉悶的秋天!天空灰濛濛的,偶爾還飄點絲絲的細雨。送兒子上學後,我揉著惺忪的眼睛,擰著前不久買的街上流行的漆皮黑包,套上一件中長的黑色毛線外套,隨手撩起額頭風吹下來捲起的頭髮,在街上一步步緩慢的走著。迎面走過一個又一個行人,似曾相識的行人們,我若有若無的露出那份無奈的勉強的微笑,讓她們從我身邊從我恍惚的視線中次第走過。我沒有了以往的昂首挺胸的形色匆匆,沒有了以往的幹練和驕傲,我緩緩的走在天府東路這個並不寬闊街道上的人行道上,目光滑過一個又一個掛著款式各樣顏色各異的時裝,什麼都看見了又什麼也沒看見。目光和一個正在試衣服的人相碰,哎呀,是你啊,怎麼變了??是以前上班時愛人同事的妻子。哦,是你們,我遲疑了一下,還是進取了。頭髮怎麼燙了,嗯,洋氣了,進城了是有味道些了,越來越漂亮了,現在很好吧,還在縣委會上班,哎呀,還是有水平好啊,你看你看……說話的這個人原來是鎮廣播站的職工,當時也算是漂亮的,現在,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人也還是比以往遜色了不少。愛哎,那裡啊,大家還不是一樣,看你的身材還不是很好啊。我淺笑著應和著,人嘛,畢竟都喜歡聽好話的。這時,店子裡買衣服的人的目光都集中了過來。有人問我的頭髮在哪裡燙的,我的衣服在哪裡買的,包包是什麼牌子的,用得是什麼化妝品,經常在哪裡美容,身材怎麼保持這樣好……我都糊塗了。不就這麼一個人嘛,和別人有什麼區別。我的情緒似乎被調動起來。被她們誇張的問話調動起來。我微笑著一一回答她們的問題。心情和睡眠較好,運動和飲食合理,家庭和事業順心,都是一個女人臉上表現出來的美麗。儘管我和她們談笑風生,但我眼神中的憂鬱還是隱隱約約的被她們捕捉到了,我告訴她們,我身體有點不適。答“記者”問完後,我撤出小店,又開始一個人的行程。有朋友約我逛街。我說好啊,正好一個人沒事。這裡的春風市場很有名的,便宜的外貿的時尚的衣服有一些,小姑娘們喜歡上那。我現在對正統的衣服沒有了興趣,偏偏喜歡那些休閒的寬鬆的穿起來比較優雅,有味道的一些衣服。我們上一家外貿店,看著朋友高昂的興致,我也隨手在掛衣架上翻了翻,還真看中一件,試著穿了一下,感覺還可以,店老闆是個年輕的男子,看他和其他試穿衣服的人看我的眼光,衣服穿在我的身上應該還不錯。你把這件衣服的味道穿出來了,他說。是嗎?我心理還很高興的

(繼續閱讀)

201204301120寂寞的思念

隨著時鐘跳到20:00,終於給一天的忙碌畫上了一個小小的句號。踏出公司,孤獨地走在街上,清清冷冷的晚風迎面吹來。走過了一條又一條的小道,不曉得過了多長時間,就這樣一直走著…… 感覺開始有點恍惚,腦子裡充斥著他的身影,思念越發濃烈,人也越加傷感得不由自主……冰冷的空氣中,不自覺地環抱著自己的雙肩,回想起他把我緊緊擁在懷中的那份溫暖,自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包圍著我。他的手指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髮,帶著沉重的呼吸,柔軟的嘴唇在我的額頭、眼睛、臉頰印下了一個又一個沉默而甜蜜的細吻,美好得像一聲歎息!但冰冷的夜裡,因為有他的陪伴而不再孤寂……越來越少的相聚,使得每一次的見面都無法顧忌細節地纏綿。瘋狂極致的過後,除了汗水淋漓、擁抱的熱度,疲憊似乎令思考都變得不由自主!我很清楚,自己的身體是越發的依戀他。或者他也在把我們倆的關係引導著走上這條路……回到家,家人都不在。淋浴時,把手試探地伸入刺骨的冷水中…… 寒冷,沿著指尖順著手臂,直達心底。渾身打了個哆嗦,竟然有種釋懷的感覺。手開始泛紅髮麻了,可我的心似乎反而輕鬆了。把另一隻手也伸了進去…… 看著紅紅的雙手,其實沒有什麼感覺,就是心痛得要命!眼淚,一顆一顆的落在水裡面……第二天起來,像小時候那樣依賴在媽媽的懷裡,尋求著也許是這個世界上最後的溫暖。他也曾給過我溫暖的胸膛,更加火熱而堅實。突然想起他曾在我耳邊說:“你是我的,女人……”拽過被子,把自己裹住,一動也不想動,好希望時間就此停住。因為此刻的停頓還清楚自己心的方向,明白有個自己愛著的男人…… 即使如此也算是幸福的。可生活仍得繼續,將迎來越來越多的迷茫和困惑,也許還會有更多的感傷,而那樣的日子又是多麼的痛苦!感覺上,這樣的日子不會離我太遠……當他離開,很快就會把我遺忘。而那時候的我,也許只能把手一次又一次的浸入冷水中,為心中如火的思念降溫……今天把一切給了他,這是愛嗎?不斷反覆地問著自己……夜色越加濃厚,而同一片天空下的他

(繼續閱讀)

201204272145我正在消逝的美麗村莊

小時候生活過的那個南方小村莊,曾經給過我無數美的啟蒙和印記,曾經是我念念不忘的夢中天堂,我的香格里拉。從小鎮一路走近村莊,遠遠望去,百來戶人家擠擠挨挨的堆在一座山坡下,一些兩三層的樓房突兀而立,代替了從前房前屋後的樹木。那些我小時候熟識的樹木啊,都不知道何年何日何時消失了,它們是不是已經化成爐灶的煙火,或者阿婆安坐的小凳,或者阿叔阿伯手裡的犁耙?我還記得我們屋後的幾棵龍眼樹和香樟樹,我曾經和彎彎姐坐在枝椏上聊天,曾經躲在密密的枝葉間偷偷聽廚房裡母親的話語,聽聽她是不是還在嘮叨我,是不是還在為我闖的禍怒氣未消,是不是已經心平氣和,然後我可以若無其事的回家了。我還記得小玲的外婆門前的苦楝樹,春天來的時候,開滿了淡紫如煙的小花,有一種淡然的香氣。外婆在樹下生起火堆,我們放學了就在樹下烤紅薯和香芋,母親一面和外婆聊天,一面把我的腳抱在懷裡,仔細的挑出一根已經被我的肌肉層層包裹起來的老刺,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扎進去的了,已經不痛,只是覺得硌腳。還有阿梅家的幾棵李子樹,初夏,青青的李子泛黃了,孩子們都爬到樹上幫他們家摘李子,摘完以後,都可以分享一些酸酸甜甜的果實。還有,隔一條村道對面的李家,後園有幾棵高大的沙梨樹,春天開滿潔白的花朵,是我最喜愛的花之一,我可知道雨後梨花是多麼美麗。夏天,在一陣暴風雨過後,早早起床,總能在圍牆外邊撿到幾個被風吹落的果子。那些沙梨皮薄肉細多汁,非常可口,至今我再沒有吃過那麼好吃的沙梨,遇到的都是蠢笨粗糙的品種,再也沒有興趣品嚐。儘管孩子們對李家的梨很垂涎,但走過他們牆根下都有些戰戰兢兢,總是一溜煙跑過去,因為乾乾瘦瘦駝背的李家老頭可能躲在某個角落陰沉的窺視。曾經有嘴饞的男孩爬進去偷果,被李家老頭抓住,用指甲掐破了耳垂,所以,李家老頭在孩子們的眼裡簡直就是惡魔。還有,還有,村北那幾棵被老籐糾結的高大木棉,籐上結滿了拳頭大的果子,捏在手裡軟軟的,一掰就能分兩半,裡面有紫紅色的瓤,微甜稍澀。我們一群男孩女孩抓著那些籐蔓爬到樹上,摘了籐果互相攻擊,風吹過,蕩在籐上的我們就輕輕搖擺起來,總有人發出尖叫。不拘那家大人看到,總會被斥罵,然而這樣的刺激和快樂,我們樂此不疲。漸漸走近村莊,村道兩邊那一片平坦的地,從前種滿了各種菜,如今全都種滿了甘蔗,長長的葉子落了厚厚的紅色塵土。廣西是全國主要的產糖大省之一,我們縣裡,就有東亞糖業有限公司的三個糖廠,種菜自然遠沒

(繼續閱讀)

201204222349愛的守候

我與他其實並不很熟,只是為了一點事要去找他,就托了朋友帶我去他家。他事業有成,想像中他應該住花園別墅的,卻不料,去時才知道,他住在老街區的老式筒子樓裡,很簡陋的房子。談妥事情之後,他留我和朋友吃飯,說好了去外面酒店吃,可臨到吃飯時,他的妻兒和母親卻在那裡推讓,原因是要留一個人看家。推讓著的三個人都讓別人去酒店吃飯,表示自己願意留下來,一番爭執之後,大家還是拗不過他那年邁的母親,將老人家留在了家中。這讓我很歉疚,也很不解。我們去吃飯,怎能將老太太一個人撇在家裡?一定得留個人看家嗎?席間,為這事我再三向他致歉,他笑笑說,沒什麼,這是二十多年的習慣了,不管什麼時候,家裡總要有一個人留守。為什麼?怕有小偷?我這一問,他那8歲的兒子大聲搶著回答:才不是呢,是在等人!我奶奶在等我姑姑!我還是有點不大明白,現在電話方便,打個電話告訴對方一聲就行了,幹嘛非得在家裡等?他便給我講了事情的原由。他有個妹妹,妹妹9歲那一年,有一天去上學後就再也沒回來,家裡人到學校去找人,老師和同學都說她今天沒來上學,他們只得報了案,然後四處尋找,卻一直沒有妹妹的消息,大家懷疑妹妹是被人販子拐走了。從妹妹失蹤的那一天開始,家人就開始了漫長的尋找過程,他的父親幾乎跑遍臨近兩個省的所有地方,就連父親去世前夕,嘴裡念叨著的還是妹妹的名字。無論家人怎麼出門去找,但在家裡,一定得留個人守著。因為妹妹知道家裡的電話號碼,也知道家所在的地方。他們想,妹妹要真是被人販子拐走了,說不定能瞅個空往家裡打個電話,或者乘人販子不備逃回來。家裡得留個人守電話,留個人等待妹妹回家。這一等就是二十多年,二十多年來,他家的電話號碼從沒換過,無論怎麼忙,家裡也總會有一個人留守。後來,當地的電話號碼升級了,由6位數升級到7位數,為這事,他母親急哭了,生怕妹妹再打原來那個號碼,打不通家裡的電話。她到電信部門吵過,鬧過,哀求過,要保留自己的6位數號碼,但電話號碼升級,是全市統一的,電信部門也無能為力。他只得安慰母親,妹妹如果撥打原來的6位數號碼,電話裡有語音提示,會指導妹妹撥打升級後的號碼。母親試著撥打6位數號碼,電話裡確實有提示,她這才安靜下來。但他知道,這種語音提示保留不了多長時間,一段時間後,就不再提示了。漸漸的,他事業成功,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車,在老街區的筒子樓找不到停車位,總要將車停在離家很遠的地方。這樣不方便,他就想到搬家。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