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321再回首,找不到離去時的路

再回首,找不到離去時的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個小時,一秒一秒,時間是公平的,時間不知疲倦地帶走了一切,帶走了不會再回首的記憶。夜晚的星空如此沉靜,喧鬧的城市也有獨自一人的角落。沒有漣漪的想像,空洞卻又充實,我的手,我的敲打鍵盤的手,為何,是這樣從未有過的遲滯?擦肩而過的所有,一切,我揉擦著自己的眼睛,再也看不見?身影已經模糊,可是,我試圖搜索著,試圖留下一點影印,為何,都沒有留下?是冷漠?是如此深刻的冷漠,一直就存留在我的心底?這個讓我冷眼旁觀的世界,就這樣再也激不起一點漣漪?還是,一切原本就是自己的幻念,那個固守的空間,一直是關閉的,從一開始,直到最後?還是僅僅在安慰自己,總是想把過往的一切徹底抹殺?如果是真實,又何必掩埋?如果要抹掉,又何苦自己問自己?生活的軌跡依舊,無法改變自己,又何必拘泥於曾經的失落,其中的苦苦纏繞?不要問自己是誰,曾經是誰,自己不過是芸芸眾生中,一個可笑的自相矛盾的物體。我只是想說,如果,假設,偶然回首,我們不過是在夢中,給了自己一個做夢的機會,給了自己一個肆意安排夢境的機會,使自己大哭大笑了一場。不相信嗎?我們難道不是在夢中更累,更忙碌,也更痛苦嗎?一個人,如果連疲憊都忘記了,那一定是在夢中,因為現實的存在,至少會知道什麼是疲倦,什麼是該終止的時候。夢,早已經醒了,直到今天才做一個結論,把今後的自己,也交給那個正在旁觀的世界,看看自己,到底想幹什麼。

(繼續閱讀)

201508040228墨爾本聖保羅大教堂

聖保羅大教堂(St.Paul Cathedral)建於1931年,高96米。  史旺斯頓街是墨爾本市最重要的南北向交通幹道,許多公共建築的設立,更增加其重要性。  青石是這座哥德式大教堂的主要建材,內部彩色玻璃窗、釉燒地磚、木製設備,將聖保羅大教堂妝點得更加莊嚴高雅。  教堂外豎立的塑像是由墨爾本雕塑家吉伯(Charles Webster Gillbert)所做,以紀念澳洲早期移民的探險家,馬修福林德(Matthew Flinder)。

(繼續閱讀)

201205042224你是我心裡最安靜的雨

明知道今天不會下雨,就像我明知道我永遠都不會遇見你。我們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也不清楚自己會再愛多久。你說的每句道理我會認真的記在我最好看的日記裡,用我最喜歡的顏色,用我最乾淨的字體,讓它們能表現出些許的閃耀,像你。即使那比不過你慷慨的萬分之一,可我珍惜,可我猶豫,可我害怕,還能看你多久。我想,我在用心血蓋高樓。在城市,或是在一個很小的地方,做些什麼讓自己活下去。公車地鐵,為了減緩手腕上焦急的燒灼,我常常為瑣碎擠破了眼鏡,列車迅速的帶我走過一站一站,換乘,暫停。然後,然後,我躺在一個不大的房子裡,倒數天花板上的星。空氣裡,有虛幻的味道,有麵包的味道,有海風的腥鹹,還有櫻花有碧藍的天。在一個寬廣的世界,你傲慢的張開雙臂,而我朝著你的方向飛奔過去,風吹亂你烏黑的發。擁一個懷抱,放棄所有背信棄義的橫衝直撞,放棄所有人所有事,把自己刨除在世界之外。你也醍醐灌頂的給我當頭棒喝,告訴我,要快樂,不能這樣。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我們在玻璃窗前看海,看風,還要有溫柔的光照在額角。彈琴,看書,我給你寫信。為了一個夢,人往往拼了一輩子,也只得到它的一角。不管我變成了什麼樣子,你要知道,不是我狠。別人無所謂,只是你要知道,我為了它拼了命換來的僅僅是你看我時泛起的溫柔的光。我們終究生活在自己的生活裡,跑不了。它不會就這樣放過我,放人安逸從來就不是命運的承諾。我數星星的時候,會想到你。身體的疲累,殘破光景,我大口的喘息毫不遮掩,星空下我拉起自己的手,還是很溫柔。夜熄滅後煙消雲散我舒服的睡著,在夢裡見你,第二天勇敢的起身繼續受傷。我會學你的樣子,讓自己像個草扎的靶子硬生生的站直。心臟跳動的聲音很輕,像眼淚輕輕的落在我身上。看自己的千瘡百孔,應該也是件痛快的經歷。也許明天,我就體會。我知道,你一定更認真的活著,我知道,你吸引我的讓人魂牽夢繞的絕不會是偶然。我也不是。最簡單的,永遠是夢想。最不簡單的,我們總等不到永遠。一個寒戰,一身冷汗,一陣涼風,也許身邊的人仍然沉沉的毫無察覺。我會看著他毫無防備的表情,我淘氣的朝他呼一口氣,纖長的睫毛隨著熱氣微微上翹。他的夢被我打擾,他一貫慵懶的挪動似的翻身,右手落在我身上。我愛他,只要他在身邊就無法控制的希望任性的擁有獨佔。我愛他,有一點像你。換了個人,也還是這樣。明知道就算是你,也不會讓結局好太多,但,我就習慣了這樣衡量。有好的,這世界才是好。你一定比我先

(繼續閱讀)

201204302120哦,蘭草

花朵已不見影子,青草也早以枯萎,樹木丟掉了漂亮的衣裳,在寒風中凍得瑟瑟發抖。冬,殘暴的冬,高揚寒冷的鞭子,抖著凜凜威風,無情地抽打萬物,自然界一片蒼黃蕭索。面對這一切,我不無惋惜慨歎昔日花的繽紛,草的茂盛,樹的繁榮。因而也更懷念春的色彩,更憎惡這猖獗一時的冬了。驀地,我的目光越過凌凌的冰霜,在一叢傲然挺立於懸崖上的蘭草身上停住了。儘管,冬的長鞭同樣無情地抽打它,然而,意志頑強的蘭草堅不可摧。它挺起胸,昂著頭,襟懷坦蕩。冬的暴怒,它投以輕蔑的嘲笑;冬的嚎叫,它只把頭搖搖。它堅信不疑,濫施淫威的冬決不會長久。冬天過去後,春天就到了。它犀利而冷峻的目光能穿透冬厚重的雲霧。它似一位深沉的哲人在靜靜地思索。哦,蘭草!你不就是冬天裡英勇無畏的勇士麼?我對蘭草產生了深深的敬意。紅黃藍-多彩人生第一步 |『海衣蒼朵十』新浪部落格 | 貓咪 你長大了嗎? |安徽省黃梅戲劇院 | 閻延文的BLOG |越減越肥的考拉 | 春樹 |暗黑閣--大地洶湧出我的天 | 鄉村童年往事 |月弧遐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30617背棄

我,被朦朧的霧靄籠罩著,從出生那天始,似一直都在迷茫中,它若一個幽深的古井。讓我虔誠地溺死其中。其實,不只是我自己,人類任何的行為與語言的敘述;任何故事的構成,都是一件豪華而脆弱的複製品,極易破裂,卻不能修補復原,我們慨歎它的精緻,又擔憂它的破裂,更加懊惱莫名地失去,我們嘲笑它的脆弱和海市蜃樓般的虛幻。卻又孜孜不倦地追尋,迫不及待地想要擁有,宛若一塊美玉的純潔和高貴,在歷經瑣碎的塵世和囂張的苦難終於被破碎,所謂誓言,也就成了一個謊言,終究將被背棄。爾今,男人們追求所謂的成功,史無前例地揮霍手中的金錢與權力,淪為那些出賣青春與肉體的女人們的笑談,她們嘲笑著男人的膚淺與愚昧,而當這些女人最終淪落後,才發現自己只不過是衡量金錢與權力的一個刻度。沒有任何存在上的意義,靈魂與生命,都不再屬於她們自己,她們唯一能夠聞到的氣息,是自己年輕生命,在墜落時的腐爛的屍臭。當這些年輕的生命,出沒於命運的沼澤地。也許她們也知道自己的代價,所以會給自己背棄的靈魂,找一個能夠讓自己相信的理由。意識裡,也在渴望有人能夠伸手,只是,這手卻是極為難得的。這在於,她們已經為自己構建了一個危險的世界;在於,沒有人會娶一個這樣的女人為妻。因為她們會不惜一切地將一切美好的東西顛覆。於是,她們在深夜裡買醉,在荒誕的光怪陸離中舞蹈。在生命裡演繹著無盡的孤寂,或許她們也曾經試圖以眩目的飾品,昂貴的衣質,來包裹自己腐朽的身體。但最終依然不能改變自己。也許,她們只剩下麻木了,故而,人間的幕幕悲劇的誕生,並不能使她們卑劣的靈魂有一絲的震撼。她們時常理直氣壯地宣稱“真愛無罪”。“真愛無罪”?所謂“真愛”;就以你們的青春與肉體而換回的金錢與權力的交易?你們不懂得去愛自己的親人,卻對別人的丈夫聲稱;“是你今生唯一的愛”?這似乎多少有有些牽強,你們在這樣的沼澤裡偏執,也要求那些無辜的善良的人陪葬?難道你們不明白這是對自己靈魂以及你們所有親人的背棄?這背棄,承載著你們生命的所有,當你們邁出這危險的第一步時,就已經注定了一切。一切都只能是以悲劇而終止。你們所有的期盼與夢想,都不可能成為現實。那麼,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僅僅為了那些身外之物?這些與你們背棄自己的靈魂相比,值得炫耀嗎?這放蕩不羈的人生,就是你們生命存在的價值嗎?我知道;你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