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71007孫元良與88師在南京被誤會大半輩子

孫元良與88師在南京被誤會大半輩子

孫元良率領的國軍第88師於1937年南京保衛戰,擔任了南京城南側的防禦任務,然而在中日雙方的報告與戰鬥詳報等各種史料中,對於第88師的戰況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敘述──日軍稱讚第88師能堅守陣地頑強抵抗、友軍反而指責第88師潰逃導致南京城失守,評價兩極對立。以下將從雙方的報告與戰鬥詳報等史料大略檢視國軍第88師在南京城南側的奮戰戰況,對照比較史料的差異。

#攻擊南京城的日軍部隊少算了一

國軍戰史於很長一段時間中,把攻擊南京城的日軍部隊估計為兩個師團。國史館收錄了南京衛戍司令長官唐生智於1211日的報告,「當面敵約二師團以上,附強大砲兵、戰車、飛機,對我全線整日猛攻」。他在《南京保衛戰戰鬥詳報》(《南京衛戍軍戰鬥詳報》)也是類似的說法,「是時以第九師團全部為主力,約二師團之敵軍,配有強大之炮兵及機械化部隊……」。國防部史政編譯局編纂的《抗日戰史:淞滬會戰》接續沿襲此說,「是時,敵主力約兩師團,配有強大之砲兵及機械化部隊」

實際上於1210日攻擊南京城的日軍部隊共有四個師團,由東至西分別為:

[圖3]日軍部隊於1210日攻擊南京城的分布位置示意圖

16師團

  步兵第38聯隊 - 從仙鶴門進攻堯化門

  步兵第33聯隊 - 進攻紫金山

  步兵第 9聯隊 - 行軍中,將進攻紫金山南側

  步兵第20聯隊 - 沿主幹道進攻西山

9師團

  步兵第35聯隊 - 進攻中山門外圍陣地、紫金山

  步兵第 7聯隊 - 進攻工兵學校

  步兵第36聯隊 - 進攻光華門

   步兵第19聯隊 - 進攻雨花台燕子根

114師團

   步兵第150聯隊 - 進攻雨花台

   步兵第115聯隊 - 進攻雨花台

   步兵第 66聯隊 - 進攻雨花台

   步兵第102聯隊 - 進攻雨花台

6師團

   步兵第13聯隊 - 進攻安德門

   步兵第47聯隊 - 進攻安德門

   步兵第23聯隊 - 進攻安德門

  步兵第45聯隊 - 迂迴中,將進攻西側的江東門

日軍四個師團的十六個步兵聯隊中,有八個步兵聯隊都集中在南京城南側,攻擊由國軍第88師防守的雨花臺安德門一線,包含日軍第6師團的三個步兵聯隊、第9師團的一個步兵聯隊、第114師團全部四個步兵聯隊。可以說,第88師迎戰的是日軍半數兵力,大約相當於日軍兩個師團,並非為「第九師團主力」。

88師面對的敵軍數量遠超過其他防守南京城的國軍部隊,但唐生智低估了日軍數量,未能即時調派援軍;他戰後的報告也沒有弄清楚,依然將日軍縮水了一半。若是只引述唐生智的錯誤判斷,來論述第88師戰況,那麼連第88師是和誰戰鬥?和怎麼樣規模的敵軍戰鬥?這樣最根本的問題就會嚴重錯誤,也無法合理評論第88師的作戰。

#雨花安德門的戰鬥

國軍第88師防守南京城南側的雨花臺安德門一線,該地為海拔低於100公尺的丘陵,築有碉堡陣地與鐵絲網,戰線正面大約6公里左右,縱深大約23公里左右。日軍第9師團步兵第19聯隊於129日率先展開攻擊,主攻安德門的第6師團、主攻雨花臺的第114師團於10日展開攻擊。第88師依托工事堅守陣地,雙方爆發激戰、日夜攻防拉鋸,經常打到近距離互丟手榴彈。

日軍史料中,對於雨花臺安德門的戰鬥,多以膠著苦戰來形容,即使冒著火網攻陷目標陣地,國軍隨即激烈反擊,換成日軍拼命堅守陣地。攻擊雨花台東南側的日軍步兵第150聯隊在聯隊史中記載,10日晚間「第一線各大隊……徹夜進行進攻,但戰局並沒有發生變化,最終還是在日落時的地點迎來了日出」;他們於11日收到上級的追擊命令時,當下的反應是「聯隊的現狀哪裡談得上追擊,甚至拿不下敵軍陣地的一角,反倒處於防守的態勢,追擊之類的事想都沒有想過」;而11日晚間「聯隊正面的狀況到了晚上仍然沒什麼變化……敵軍……不斷從右翼進行反擊」。

[圖4]日軍步兵第115聯隊攻擊雨花臺,傷亡頗大。圖為第115聯隊第3大隊第10中隊的傷亡表,該中隊參戰官兵139名,死傷官兵45名,死傷率為32%。該聯隊第2大隊的參戰官兵含配屬部隊為941名,死傷官兵121名,輕傷在隊40名,包含輕傷的死傷率為17%;超過一半的死傷集中於1211日。第3大隊的參戰官兵為716名,死傷官兵131名,輕傷在隊52名,包含輕傷的死傷率為26%

攻擊雨花臺安德門的日軍擁有兵力優勢,並且以飛機、火炮、裝甲車支援部隊逐步攻堅。第6師團於11日下午攻克安德門,於傍晚推進到安德門北側高地,夜間繼續進攻大士庵;第114師團於12日早上攻克雨花台東南側的曾家門,近午漸漸推進到運河南側。國軍第88師在雨花台、運河南北兩側的住民地持續抵抗,日軍記錄於12日下午兩點攻克雨花台陣地。

[圖5]日軍第6師團與第114師團的攻擊經過要圖。圖上標記「i」為步兵聯隊。

#南京城南側城牆的戰

[圖6]南京城南側城牆與運河,右邊照片可以看到城牆外側住民地的房屋

南京城南側有著大約二十公尺高的城牆保護,以及大約三十到四十公尺寬的運河環繞,國軍一邊依托高聳的城牆與日軍互轟對射,一邊在運河兩側的住民地抵抗,阻撓日軍渡河與攀登城牆。依據日軍史料,於12日攻擊南側城牆的日軍部隊共有

七個步兵聯隊,由東至西為:

[圖7]日軍部隊於1212日攻擊南京城南側城牆的分布位置示意圖。

A、第114師團以步兵第150聯隊、第115聯隊兩個聯隊,集中在東南角雨花門的鐵路橋南側,於12日下午13:20派出三名斥候衝過橋抵達城牆。然而主力正要跟進突擊時,橋即被炸斷,必須等待工兵架橋。由於雨花門被國軍填塞,日軍於15:50之後兩度爆破城門,炸開突擊缺口攻入雨花門,推進到距離城牆大約兩百五十公尺的觀音庵建立防線,防禦國軍從城牆、城內的反擊,直至13日拂曉。

[圖8]雨花門外被炸斷的鐵道橋;城門上方被日軍工兵炸開。

[圖9]日軍步兵第150聯隊在雨花門的戰鬥經過要圖。第2大隊大隊長兒森高槌少佐於下午17:50陣亡。

B、中華門的三座城門均被國軍填塞,日軍於12日下午持續炮擊了數小時,無法轟開城門。中華門外的長干橋亦被國軍炸斷,人車無法通行。因此步兵第66聯隊、第102聯隊到了13日凌晨,還是無法從城門進入。

[圖10]日軍由藤田實彥指揮的裝甲車中隊攻擊中華門城牆上的國軍,他在戰記中敘述橋已被炸毀,因為國軍頑強抵抗,使得日軍工兵無法架橋。

C、第6師團兵分三路發動攻擊。步兵第13聯隊試圖進攻中華門西側,但遭到國軍猛烈射擊無法渡河,使得12日下午進攻停頓,國軍持續壓制日軍一直到晚上22:00。日軍於13日凌晨01:00爆破了中華門西側城牆,以雲梯登城,在突擊缺口建立防線。

[圖11]南京城南側城牆,中間是中華門,中間照片的左方可以看到日軍工兵炸開的突擊缺口;運河北側的住民地幾近全毀。左右照片為缺口處。

D、步兵第47聯隊攻擊中華門與城牆西南角之間,原訂於12日上午11:00突擊,但炮兵未能擊毀城牆、製造突擊缺口。因此決定派出六名敢死隊,由炮兵掩護突擊,其中五人於中午12:20以雲梯率先登上城牆豎立旗幟,但立刻遭到國軍射擊造成三死一傷;增援部隊渡河時,亦遭到國軍射擊而一時停頓,到了下午14:30,共有十餘名日軍登城增援。日軍於下午16:00逐漸佔領該段城牆、建立防線,但因為國軍持續反擊,未能順利擴張戰果。到了晚上18:00,日軍在距離城牆大約一百公尺處建立防線,與國軍對射。

[圖12]日軍以雲梯攀登高聳的城牆。

E、步兵第23聯隊攻擊城牆西南角,於12日下午由重炮兵支援,擊毀城牆上半部、製造出突擊缺口,日軍於下午16:00渡河,於16:45占領城牆西南角並建立防線,防禦國軍於夜間的反擊。

[圖13]日軍野戰重炮兵第14聯隊第1大隊配備了四年式150公釐榴炮,支援步兵第23聯隊攻擊城牆。該大隊於11日亦發射了252發炮彈攻擊安德門。

[圖14]城牆西南角繪圖,重炮兵對右方缺口發射52150公釐榴彈,命中40發。

總結日軍史料,日軍於12日上午炮擊南京城南側城牆;國軍第88師在城牆、運河兩側住民地抵抗。日軍步兵第47聯隊於中午12:20首先突擊,以雲梯登城,但遭國軍反擊,只好在城頭原地防禦。日軍步兵第150聯隊、第115聯隊於下午16:00以爆破攻入東南角的雨花門;步兵第23聯隊則於下午16:45從重炮兵轟塌的突擊缺口攻入城牆西南角。當時攻進城牆的這四個聯隊,都在突破處建立防線,抵擋國軍反擊直到深夜,未能立即深入城中。日軍於12日無法突破中華門三座城門的任何一座

#總結日軍史

國軍第88師在雨花臺堅守了兩天半、安德門堅守了一天半,考量日軍集中投入了相當於兩個師團的八個步兵聯隊,以及飛機、大量火炮與裝甲車支援進攻,逐步突破正面大約6公里、縱深23公里的防線,則第88師的表現可以說是相當頑強。

當日軍於12日中午開始突擊南側城牆時,第88師仍在城牆與運河兩側住民地持續抵抗。下午16:00之後,日軍陸續攻入城牆,但都守在突破處建立防線,以因應國軍持續到深夜的反擊。而中華門則是一直堅守到13日凌晨。考量第88師已經在雨花臺安德門犧牲大半,殘存部隊能有這樣的表現,也可以說是盡忠竭力。

#國軍報:潰逃再潰逃的第88

國軍第88師自己的《陸軍第八十八師京滬抗戰紀要》實際是於1946年編述的,已經事隔多年,戰況大多是引述自其他報告,著重在列舉英勇犧牲的軍官名錄。而某些友軍的報告與戰鬥詳報中,對於第88師的戰況敘述就十分魔幻了。

首先是唐生智的《南京保衛戰戰鬥詳報》宣稱,日軍於11日就擊毀了中華門城門並且攻入,「中華門城門亦被敵炮擊毀,有少數敵軍突入,但被殲滅。」

──日軍於11日尚在雨花臺安德門與第88師拉鋸;於12日既無法擊毀中華門城門,也未曾攻入中華門。

[圖15]中華門正面的長干橋被國軍炸斷,日軍無法從此橋渡河。

其次,在第88師西側防守的第51師師長王耀武,其《第五十一師戰鬥詳報》宣稱,第51師不但遭遇了敵軍主力,還因為第88師於11日中午就放棄了雨花臺,使得該師腹背受敵,「敵以主力由孫家凹繞攻……十一日午刻,因我雨花臺之守軍先行退去……

──日軍主力當時集中攻擊雨花臺安德門的第88師,以兩個中隊攻擊第51師防守地點。日軍於12日上午才突破雨花台東南側,當日下午才攻克雨花臺。

[圖15]日軍步兵第115聯隊第3大隊的戰鬥經過要圖,該大隊於12日上午仍在攻擊雨花台東南側,大隊長信澤清三郎少佐於11:05陣亡。

[圖16]日軍第六師團攻擊進度表,於11日還在打安德門一線。地圖每格邊長大約為2公里。

最魔幻的當屬第三項,友軍宣稱第88師倉皇撤退時,在城牆留下雲梯,並且來不及關閉城門,導致日軍三百餘人跟隨侵入。唐生智等人於1214日的報告說,「十四時,雨花台中華門突入敵人三百餘」;《南京保衛戰戰鬥詳報》則敘述,「十二日……八十八師退入城內之部隊混亂異常,雲梯城門撤閉不及,為敵侵入約三百餘」;第78軍軍長宋希濂的《陸軍第七十八軍南京會戰詳報》敘述,「午後一時……我八十八師部隊由城外爬城入內」;唐生智於1224日報告各部隊功罪時又說,「第八十八師……退由中華門、雨花門入城,而敵小部已由雨花門侵入……此應負最大責任也」。

──日軍於12日近午抵達運河南岸,預備渡河突擊,日軍炮兵此時正在射擊城堞、城牆,掩護部隊並製造突擊缺口。若第88師撤退官兵用雲梯爬進城內,則必然是非常明顯的活靶。日軍史料中完全沒有提到有如此醒目的國軍,反而提到國軍在運河兩側抵抗。中華門的三座城門和雨花門已被國軍填塞,橋也被炸斷,實際並沒有出現來不及關閉城門、被日軍侵入的情況。

[圖161870年代的南京城南側照片,拍攝地點大約為雨花台,中華門城樓與城牆都能看得很清楚。

[圖17]由於長干橋被炸斷,日軍步兵第102聯隊的士兵排成一列從棧橋過河;右方為中華門。左邊照片為被沙包填塞的中華東門。

第四項也是來自王耀武的《戰鬥詳報》,宣稱第88師臨陣脫逃,沒有防守城牆,使得日軍兩百餘人登城,「至午後二時,敵爬墻登城者約二百餘名,而我左翼守軍又復不戰而退,東段城垣翕無一人」。

──日軍步兵第47聯隊的敢死隊於中午12:20在該段城牆用雲梯登城,遭到國軍猛烈攻擊,增援部隊亦遭到國軍射擊,到了下午14:30共有十餘名日軍登上城牆。隔鄰的步兵第13聯隊遭到國軍壓制無法渡河,晚間國軍還試圖反擊。

[圖18]日軍步兵第47聯隊第1大隊第2中隊於中午持續冒著國軍射擊,渡河支援登上城牆的第3中隊,國軍也在城牆上反擊。

國軍第88師面對著日軍半數兵力,奮戰犧牲慘重,卻成了友軍報告中推卸責任的代罪羔羊,「先行退去」、「雲梯城門撤閉不及」、「爬城入內」、「又復不戰而退」,唐生智、宋希濂、王耀武紛紛落井下石,交相指責孫元良率領的第88師倉惶膽怯,丟失陣地、城門與城牆,導致南京失守。

#白紙黑字的平行世(結論)

如果僅僅參考國軍的報告與戰鬥詳報,來論述南京保衛戰如何戰敗,有好些史料──最接近第一時間、來自國軍多位參戰高級將領親身印證──足以白紙黑字地證明,孫元良率領的第88師再三潰逃,「應負最大責任」,從而得到一項結論:孫元良懦弱、第88師無能。

但若是對照日軍史料,則上述幾位將領的報告就漏洞百出,可以說是平行世界的南京城保衛戰:日軍以第9師團主力攻擊第88師、日軍提早了一天佔領雨花台、

日軍擊毀了未曾擊毀的中華門、日軍於11日攻入中華門、日軍輕易登上空無一人的南側城牆……由唐生智、宋希濂、王耀武當時第一時間敘述的孫元良與第88師戰況,有許多明顯是錯誤的流言。

我認為出自這三人所報告的第88師戰況,很可能都應該打叉丟進垃圾桶。而其他報告、回憶錄中的第88師戰況敘述,許多也同樣禁不起對照檢驗。這些有明顯錯誤的部分不適合引用,否則將會以訛傳訛,錯誤地論述孫元良與第88師在南京城南側的奮戰。

轉載批踢踢作者carsen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