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141947窗外

  別問了好不好。我每夜每夜都這麼告訴自己。可不可以不要問呢?未來的自己。

  下午的陽光總是迷人,目光透過窗檻投射在對面的樓房上,我看著那一角風光,思緒飛到遙遠的那一方。有一段日子特別傻,甘心委屈自己,回頭想想真的是情願得不得了,沒有任何強迫,只是不快樂。因為沒人疼。

  我給人的第一印象總是不好,這要怪罪於自己老是愛戲弄人家,戲弄久了幾近瘋癲時,總希望有個人可以一眼看穿,看穿我上揚嘴角下的懦弱,看穿我偽裝的長袍,揭露出強悍的裡布。可惜我的防衛總是成功,善於用笑取代哭,善於用肢體告訴人們我的故事,後來想想也好,所以就這麼順利地一直運作至今了,沒什麼無關緊要的,我也喜歡用說笑的調調唱悲歌。誰說悲情就一定要哭鬧上吊,看我用我一貫的無謂去演繹人生百態,特別是宏觀的鏡片下所見的小時代,便顯得微不足道了。

  星星之於我,非在黑夜臨幕時。餘暉渲紅天際時,我便開始引頸,這時我會到鄰近的市場買些青菜打發晚餐,我的廚藝沒有特好,但我總不停歇地學習,有朝一日,我要成為一個好媳婦兒,這是我畢生的心願,只是總在半途跌了跤。

  我在我的小臥室裡打滾著,咿咿呀呀地好不快樂,居住在此也有一年餘了,喜歡在前院的小花圃裡種上些東西,地瓜葉沒有長好,薑也大不高,值得驕傲的就是去年撒上的榴槤種子,紛紛冒了芽,油亮亮的葉啊!看起來真討喜,只可惜這個地方沒辦法待久,總不是自己的房,老說要移到外婆家的地種呢!不過要等它夠大、夠強壯。

  我挺喜歡房間向東的窗,被太陽吵醒的滋味可真是青春,全身上下都散發一股氣力,鮮得很!我腦袋裡存有太多夢想和幻想,執著從一而終,不過就那幾樣,嫁人、為這個社會貢獻心力,還有到世界各地去看看。很平凡的夢,也許目前來說,平凡之於我是好的,前陣子的日子太風光活躍,可是會被天妒的。藏起來好,好好藏起來,那股英氣可非用於逼人,是仗義助人的,可不是得理不饒人的,偏不饒赦的常常是自己,有必要對自己那麼苛刻嗎?

  別問了別問了,捫心自問的頻率太高可是會逼出病來的,體重一直跳也不是好事,喏?看看窗外吧!別想著自由了,妳的靈魂從來都不受禁錮,一方小窗怎鎖得住妳?被心事給壓沉了就哭吧!淚水流掉的東西可多著呢,妳想都想不到吧,愛哭的娘們,笑吧!挺得過撐得了就是贏了,沒有無所謂的輸贏就放寬心去打拚。窗外的世界隨時等候妳賜教咧!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