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151945【莎妹劇團】請聽我說

  第一次看這戲時,其實很趕,下午二點場在台中二十號倉庫,特別選了這個時間,因為之後有個導演座談會,可惜家裡還有個母親在等我回去煮晚餐。身為半調子台中人(名副其實新竹人),連家裡附近的書局倒了好幾年還在狀況外,第一次在台中看戲,就獻給了很有味道的二十號倉庫,沒有刻意早到卻還是早到,做了點好事所以心情愉快地在後車站附近徘徊,連廁所都很有情調。進了劇場看了三齣小戲,莎妹的「請聽我說」說了好多我想得到想不到的事。愛情,真難的習題。

  某篇報導,斗大的標題:「為了愛情,你可以犧牲多少?」這問題問倒的人數應該不在話下。連日來為了朋友一個愛與不愛的問題傷神,別人愛不愛干你屁事先別說,因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得兩肋插刀幫她迎刃而解,縱然我的習題如雪花般飛來我都要鏟雪般地念書,每天陪她喝上一盅。只是愛情之於她是難以進入狀況,但好似只要一進入狀況就可以漸入佳境,仔細審視自己的哲學總是可以說得頭頭是道,但真正遇上時馬上變成白痴,這時候「旁觀者清」的道理實在再清楚明白不過了。

  請聽我說,戀人之間拔河比賽,說得頭頭是道卻背道而行。一對戀人在觀眾前爭得臉紅脖子粗,爭贏了只贏了面子沒贏了裡子,這樣的贏不就逞一時口快而落得往後日子更難過嗎?所以我大多數時候選擇不爭辯不反駁不抵抗,溫溫馴馴乖乖巧巧地張著眼睛,希望它們縱然沒有閃亮亮地大,也可以水汪汪地動人,望進人心。只是哪門子的勁兒讓我莫名堅持一些怪事(就是一般人不會想做的事),好啦!砸了。就一念之間啊!

  我想著在高雄念醫學院的那個人,也是傻得可以。我的朋友們好似都要有股傻勁才能和我投合,也許這也是我喜歡那部份自己的原因。那天看到msn有個傢伙的暱稱是「分手的季節又來了」,我想到最近聽到的分手事件,然後一群人在討論時又會提起以前的誰誰誰也是這樣,其他討論者對我的淡然很不能認同,我只是對一個被公幹的人仁慈些,因為有太多人罵他了,少我一個也無謂,而且我是考生,要多積點口德。

  只是被一堆人在相同關係下做出不同反應,把腦袋給弄糊了,要找到相愛的人很難啊你知不知道,女人是給建議不聽只想抱怨訴苦的動物,如果真要給建議或要建議請找男人去。那天在「誰是接班人:第四季」聽到一句「女人靠感覺,男人用嘴巴」時真是點頭如搗蒜啊!男人永遠不懂女人拒絕他的原因是因為「沒有感覺」而不是你真的做錯了什麼,讓女人有一百公尺長的舌頭都說不清啊…

  總之,一個考生每天花時間在看電視和寫網誌上好像有點不對,但不趁我最近心情實在好不到哪裡去可以寫出很多不錯的東西時多寫一些又對自己過不去,嚴守每天一章的進度,達成就可以吃糖摸魚的守則,朝研究之路邁進吧!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