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271939昨夜夢

  昨夜,我又夢見你。

  我總是用最習慣的方式睡著,平躺在窄小的白面單人床,我用粉色床單包裏住冷淡和冰清,企圖營造出熱帶鳳梨味在這幾坪的空間飄送,格子狀的紅黃交錯,剛烤出來的蘋果派也是這番風景。

  昨夜倏然驚醒時,發現自己躺在陌生的房裡,空出來的房間的主人,正藏在用白色妝點一切的盒子裡,而補缺的人則試圖用眼淚淹死自己。發現是左臥的時候有點吃驚,原來改變是在不知不覺中改變,想起了有點玄妙的心理測驗,記不起來的判斷內容,轉而科學起來,壓迫心臟,我正用一種也許是不健康的方式睡覺,有人說做惡夢也是一種不健康的預兆,但我的夢很美,美到很悲傷。

  我夢見很久以前的你,這樣已足以構成悲傷的基理,我們雙雙屈膝左臥著,那空間除了能見度頗低的膚色和髮黑,大部分是炫亮至令視線無法聚焦的白色,畫面不是停格的,人物動也沒動,鏡頭拉遠了,於是模糊了。我的虹膜前的水位高漲了,很快就越過防波堤,順著疏洪道弧線下切,終至被枕面的棉布吸收。

  所以我今天都好想哭。可惜他說的不是真的,我不是流雲,可以積飽了水分就落雨。認不認命這回事永遠沒有人可以評理,用自己的方式活著,因此閉上眼我看見,摒住呼吸我嗅著,那生命無限延伸的美好,我想盡頭,如果有的話,是綠色的吧!是山漾的綠,是在樹梢草尖可以用所有感官去體會的綠。

  只在夢裡和美好的時光想到你,這樣是奢侈的吧!也許有朝一日我再度做起這樣的夢時,我可以比較釋懷。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