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111748南法鄉間:河村(Rivières de Theyrargues)周邊健行道

  在河村(Rivières,見此篇)度假的四天中,我們有三天的時間都在健行。

  這並不表示我們精力旺盛,而是這附近的健行路線非常多,而且地勢平坦,只差從柏油路換成泥土地或碎石路而已。於是我們依著探索的本能,走遍河村四周的健行路線。

--

路線一:河村南邊丘陵

  從村辦公室(Mairie)往南邊走,順著柏油路上坡就可抵達河村的東南側丘陵區。邊走邊回頭看,可將村莊全景一收眼底,如果腳力不錯的話,可以考慮順著柏油路往南一直走約十公里,可以抵達丘陵另一邊的村莊呂桑河上的馮村(Fons-sur-Lussan),與河村一樣都是個小小的村莊,可見到舊城堡遺跡、噴泉和新羅馬風格教堂。

圖說:從河村的山丘上遠眺,風景極佳。

圖說:河村的東南側為丘陵地形,立有一聖母像,為當地的制高點,展望很好。

  如果不考慮走這麼遠的話,也可以沿著聖母像後方的小徑往提哈爾格(Theyrargues)的方向走去,最後再順著林中的柏油路回到村莊。

--

路線二:波特里耶城堡(Château de Potelières)

  這條路線是很不錯的健行道,有河、有農田也有樹林,而且目的地是一座城堡,很推薦大家來走一遭。

  健行道的入口位於遠離村莊的另一端,穿過主要幹道D16後,會看到三岔路口,其中一條向北的稱為Le Plaine(意指平原),不取,取左而行。

圖說:如果沿著Le Plaine一直往北走,會遇到協斯河(Cèze,見此篇),是一條死路。

  入口道路的兩側皆有房子,所以滿好認的,只要沿著這條路往西走,大致上都可以抵達另一個村莊波特里耶(Potelières)。不過中間還是有許多岔路,因此最好可以帶著指北針走,比較不容易迷路。

圖說:攝於2012年,當時懷有兩個月身孕的我仍可以健行。

圖說:攝於2017年,四歲大的子台已經可以跟著我們健行了。
圖說:攝於2017年,與我們一起健行的子台。

  右手邊是一望無際的農田,走著走著,路徑由柏油路變成碎石子路,此時遇到一個大岔路,如果向右,還是會遇到協斯河,死路一條。取左道繼續走。  

圖說:第一個大岔路若取右道,則會遇到協斯河,死路一條。

  走著走著,就走進有遮蔽的樹林裡,樹蔭遮住了陽光,陣陣微風吹來,非常愜意的一段路。接著,會經過一座小橋,小橋下的河流為協斯河的支流歐隆河(Auzon),不過今年雨水太少,因此水都乾枯了,特地來釣魚的釣客在附近巡視一遭後,發現附近的河段的情況都差不多,只得空手而歸。

圖說:乾枯的歐隆河,河水只剩下一些些,雖然水裡有一些小魚,不過被困在這一小塊水塘裡,無法自在悠游。

  過了橋,會遇見第二個岔路,其實取右道或取左道都可以抵達波特里耶爾,只不過右道會在樹林小徑行走,左道則是田野之路,並無遮蔽。實在不想在大太陽下健行,取右道續行。

  沿著碎石路往西走,路跡十分明顯,而且整條路都有馬蹄痕跡,婆婆說這裡常有人騎馬通行,因此我們也常見到在路上的馬糞,只是半天也看不到一匹馬經過,覺得有點可惜。

  雖然只走了一段路,不過時候到了我們還是找了塊空地坐下來用餐。拿出背包裡的起士火腿三明治,雖然每天都吃有點膩,不過在健行過程中消耗了一些熱量,再怎麼簡單的午餐還是吃得津津有味,配上淋上油醋醬的生菜沙拉還有水果,肚子吃得鼓鼓的。

  我們索性躺在草地上看雲飄,微風迎面襲來,睡意湧上心頭。時間彷彿靜止,在小憩後收拾行囊,再出發。

圖說:中午用餐的小空地,遠處的山丘上是一間石造狩獵小屋。

圖說:攝於2016年,帶著3歲的子台走完全程。

  順著小徑走,最後會轉向南方,終於抵達波特里耶城堡(Château de Potelières)。

  這座城堡的歷史悠久,可追溯至1360年,當時的領主貝哈爾(Bérard)在此建造了四座圓塔的封建城堡,正是這座城堡的前身。1564年,正值法國宗教戰爭,當時北側的兩座圓塔毀於大火。

  1785年,貝哈爾侯爵(Bérard de Montalet d’Alais)的女兒與須弗航(Suffren)的執達吏聯姻,這樁婚姻使得城堡有了改頭換面的機會。

圖說:波特里耶城堡目前是一間高級旅館,內部不對外開放,不過可以在門口欣賞。

  直到20世紀,貝哈爾家族仍舊擁有城堡的所有權。

  1901年,最後一位侯爵逝世後,城堡周遭財產相繼被出售或贈予,而城堡先後成為農莊及度假別墅,最後被法國政府列入古蹟之列。1999年,城堡被私人財團買下,在一番整修後成為會議及度假中心,因此並沒有開放給大眾參觀。

  這座城堡因為是出自蒙塔雷的貝哈爾家族(Bérard de Montalet,15世紀至1901年)之手,因此又稱為「蒙塔雷城堡(Château de Montalet)」,不過其實在協斯河畔莫里耶(Molières-sur-Cèze),亦另有一座被稱為「蒙塔雷」的城堡,這座城堡才是比較有名的「蒙塔雷城堡(見此篇)」,所以不要搞混了。

  在城堡外品頭論足一番後,我們在村莊裡閒逛了一會,等到太陽已經不再高掛,便沿著另一條小徑回到河村。

--

路線三:尖石村(Rochegude)

  沿著主要幹道D187A向北走,在遇橋前的第二個岔路取右道,進入了泥土路。

  接著又會遇到另一個岔路,右道是往尖石村(Rochegude,見此篇),左道則沿著協斯河前進。因為我們要走O型路線,因此先取左道,進入森林。

  此時的協斯河在左手邊,不過河道會在稍轉了一個大彎,因此等一下會見到河水變成在路的右手邊。

圖說:一路上有許多乾掉的向日葵,等著被採收以榨油。

  河的大彎處,是一處碎石灘,這裡十分寧靜,而且還有機會可以見到水獺,只可惜等了老半天也沒看到什麼風吹草動,倒是有幾隻翠鳥在我們眼前表演捕魚,也成為我們午餐時的餘興節目。

  除了我們之外,還有一對中年夫妻也穿著泳衣到來(他們直接把車子開到路口),老公釣了半天的魚也沒有魚兒上鉤,老婆則是躺在草蓆上曬太陽,我們三個則是一直在吃東西和閒聊天。

  吃完午餐,我們繼續往尖石橋(Pont Rochegude)的方向走,橋的附近也有碎石灘,只是跟剛才那處碎石灘相比,熱鬧多了。

  碎石灘上有許多人在曬太陽,河裡也有人游泳、戲水,不過我們並沒有下水去玩,依著小徑,向東走去,抵達尖石村

圖說:健行路上遠望尖石村,建在山丘上的尖石村,是十分典型的鷲巢村。

  從尖石村走回河村的路上,我們可以見到建於15世紀後葉的提哈爾格城堡(Château de Theyrargues),不過婆婆說現在這座城堡被一個美國人買走了,成為私有財產,並不對外開放。

圖說:由D16道路上,遠眺提哈爾格城堡,兩個高聳的炮塔是它的標誌,城堡幾乎隱沒在樹林中,倒是從遠處可以比較清楚看清它的面貌。

--

植物與水果

  健行途中,風景的變化並不大,不過光是走路這件事,就已經十分迷人。不過走在南法的鄉間小路上,雖然沒有牧童老牛作伴,但沿途有許多植物和水果,讓具有神農精神的我一一欣賞和品嘗,也是一大樂趣。

  還不到冬天,但已經有許多核果類的果實結實纍纍,榛果核桃栗子杏仁是這一區最常見的核果,不過榛果和核桃還未成熟,吃起來澀澀的;栗子則還沒開始結果,只能撿拾地上的殘殼一探究竟;唯有被我誤認為營養不良的桃子的杏子,用石頭敲開,取核中核仁實用,新鮮的杏仁香味濃郁,還帶了點青澀,非常好吃!

圖說:(左上)榛果;(右上)核桃;(左下)栗子;和(右下)杏仁的果實。

  除了核果類的果實,豐沛的陽光也使得這一區域的水果年年豐收。

  除了南法常見的桃子、蘋果、葡萄、李子、蕃茄、哈密瓜和覆盆子,在這一區最常見的就是無花果的果實了。無花果在南法十分常見,尤其到了夏天,滿樹的結果總吸引人們去摘採,我們發現了兩種不同品種的無花果,味道還是有差別。

圖說:兩種不同品種的無花果,偏黑色的較小、偏紅色的較大,滋味也不大一樣。

圖說:吸食無花果蜜的蝴蝶們。

  另外,這裡也有一種臺灣沒有的水果,中文叫「榲桲(quing)」。

  第一次看到它的時候,還以為它是梨子,它和梨子、蘋果一樣都屬於蘋果亞科(Pomoideae),因此外型的確是很相似,不過它似乎不大適合生吃,通常是拿來做果醬或釀酒,我曾經買了一罐果醬,發現滋味也不算好,只是特別。

圖說:由上至下、左至右的順序,分別是:無花果、桃、榲桲、哈密瓜、蕃茄、覆盆子、蘋果、李和葡萄。

圖說:婆婆的朋友有一塊農田,種植著JY最愛的覆盆子(framboise),因此每回回到河村總會去她的田裡採食。

  河村的北邊,有協斯河和歐隆河沖積而成的平原,因此成為甜瓜(melon)的故鄉,而且這裡盛產的甜瓜以其香味聞名,因此只要往空曠的田裡走,就會看到一整片的甜瓜田。

  健行時農人給了我們一顆瓜,我們也就把它當成午後水果。還沒剖開就已經聞到濃郁的香味,瓜肉汁多又甜,不到幾分鐘就被我們一掃而空,有機會來到南法,一定要嘗嘗這裡旱田種的甜瓜,尤其是雨水不多的夏季,種出來的瓜甜度高又多汁,滋味非凡。

  黑莓(mûre)應是是歐洲最常見的「野生」莓果了吧!

  常常因為嘴饞被黑莓叢刺傷了手,但還是忍不住將紫得發黑的飽滿果實採回家做果醬。

  農田裡除了種植水果,還有許多向日葵小麥高梁玉米

圖說:在法國第一次見到麥田就是在河村!
圖說:攝於2015年,子台望著比他高上許多的向日葵

  不過在野外健行時,還會見到與向日葵外形相似、但明顯小了一些的王爺葵,這種只生長在熱帶地區的外來種植物不知如何被引進南法,幸好它的侵略性不高,也沒有地域性。

圖說:陽光下的王爺葵,究竟是怎麼飄洋過海來到歐洲的呢?

  最可怕的是小花蔓澤蘭,健行時在樹林裡看見一整片的樹木都被它給纏住,小花蔓澤蘭被稱為「森林殺手」,除了會以藤蔓將樹木勒死,還會利用葉子擋住下層樹木的陽光,任其無法行光合作用而枯死,而且其生長速度極快,平均每個月以數公分的速度生長,如果不加以鏟除,恐怕占地為王後,將成為這片森林的浩劫。

  比較令我好奇的是,健行了那麼多天,一隻瓢蟲也沒見著,倒是見到不少可愛的小昆蟲,透過鏡頭,觀察這些小動物的行徑,往往讓我駐足良久,於是短短幾公里的健行路,也讓我走了好幾小時,但我從不介意時間的流逝。

  花些時間在徜徉在自然裡,即使是一花一草一木一蟲,都是無限滿足。

圖說:攝於2017年,於協斯河畔吸水的黃鳳蝶,為法國境內常見的蝴蝶。
圖說:攝於2016年,在樹叢裡瞥見的蜘蛛,也成了我的「獵物」。

--

後記:

  從很久以前,我就在思考一個問題:「寫部落格,到底是在紀錄自己的心情,還是想與他人分享?

  定位不同,寫出來的東西就很不一樣。

  曾經為了讓點閱數多一些,寫了一些言不由衷的文字,最後,卻變成一種隱形的累贅。

  這一篇純粹是為了記錄河村的美好。

  雖然每年夏天回鄉都會來河村度假,但照片卻仍舊一張一張的拍,似乎沒有停止的那一天。

  一見到法國常見的黃鳳蝶,即使已經有了多張拍得不錯的照片,仍是忍不住按下快門。圖說:薰衣草吸引許多食蜜昆蟲前來覓食,黃鳳蝶也是「常客」之一。

  也許這些花草蟲鳥,就是我最喜歡河村的地方。  

圖說:非常喜歡這張照片構圖,背後水泥牆的水漬像極了水墨畫的渲染,主角的長喙天蛾忙碌得忘我。


南法鄉間系列: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