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301144南法鄉間:聖昂布魯瓦(Saint-Ambroix)

  在河村(Rivières,見此篇)度假第四天的下午,我們終於來到一處人口超過三千人的「小鎮」了。

  聖昂布魯瓦(Saint-Ambroix)位於河村的西北方,距河村約十公里,亦是協斯河(Cèze)流經的城鎮之一,更是附近一帶少數有火車站及公車站的城鎮。

  雖然如此,火車站根本沒有開放,對外交通還是得依賴私人汽車。

  話說回來,真的有心要探索這一帶的背包客們,不妨租車一遊,因為南法的小鎮風光,絕對是值得一訪的

  我們抵達聖昂布魯瓦的那天,剛好是週日,因此城裡幾乎空無一人,店家大門深鎖,當地居民零零散散的聚在咖啡廳前抽菸聊天,只有寥寥無幾的觀光客在巷弄中穿梭。

  我們正是其中一群。

--

聖昂布魯瓦

  從法國每個城鎮都有的共和國大道(Rue de la République,D51)進入這座城市,夾道的房屋皆有著鋪著紅瓦的屋頂,路的盡頭則是把城市分成舊城區與新城區的波塔雷大道(Boulevard du Portalet,D904)。

  大道以西就是城鎮的發源地,也是主要觀光景點所在的區域。

  把車子停在市政廳旁的停車場後,仰頭望就是位於山頂的聖母禮拜堂(La Chapelle de la Vierge,亦稱La Chapelle du Dugas),沿著小凱薩琳路(Chemin de la Catherinette)向上爬,視野也逐漸開闊。

圖說:聖昂布魯瓦的市政廳(mairie),一旁就是停車場及咖啡廳聚集地。

  聖昂布魯瓦的地標就是這座位於杜加斯高原(Plateau du Dugas)上的聖母修道院。與馬賽的守護聖母教堂(見此篇)一般,這座聖母修道院的塔頂亦放置一座金色的聖母像,日以繼夜,守護著該地的人民。

  這座修道院是在沙利儂牧師(Salignon)的主持下建成,他於1867年買下土地,並開始建造有著堡壘外觀的教堂。教堂為羅馬式風格,四角有皆立有圓柱衛塔,並有一高聳的塔樓,塔樓上設有座金色聖母像,為的就是要在此復興天主教的聖母信仰。

  聖昂布魯瓦位於法國加爾省(Gard)及阿爾代什省(Ardèche)交界,地理上亦為塞文山脈(Cévennes,見此篇)及其東部平原的交界處。

  自古以來人們就在此定居、進行貿易,無論是凱爾特人或羅馬人皆在此留下足跡。因此在杜加斯高原上,可見凱爾特人留下的石洞,以及羅馬人建造的城堡廢墟

圖說:自凱爾特人遺留下的石穴洞居中,向東俯瞰。

  許多旅人穿過中古時代的街道,爬上陡坡,為的並非一見建於19世紀的聖母修道院,而是那謎樣般的祭壇

  凱爾特人將杜加斯高原當成崇拜儀式的地點,並以活人為祭品。

  不過有趣的是,當羅馬帝國的君士坦丁大帝於313年頒布《米蘭詔令》,承認基督教為合法宗教後,一向被用來進行宗教儀式的杜加斯高原,開始有了些變化。

  16世紀是歐洲基督教宗教改革最激烈的時期。

  新教的改教先驅們陸續在歐洲各地發起批評羅馬天主教的運動。在法國,新教徒於1559年的巴黎宗教會議中成立了「胡格諾派(Huguenot)」,然而在法國王室與貴族的搧動下,胡格諾教徒與天主教徒持續了三十年的武裝內戰。

  1560年,胡格諾教徒摧毀立於杜加斯高原上的天主教堂,並與當地天主教徒發生嚴重衝突。

  直到法王亨利四世(Henri IV)在1598年頒布了《南特敕令(Édit de Nantes)》,承認法國境內胡格諾教徒的信仰自由,甚至賦予其武裝自衛的權利,新教徒才免於信仰的恐懼。

  因此,胡格諾教徒在南法保留了兩百多個城鎮武裝自衛隊,以作為南特敕令的履行擔保。

  17世紀對於法國的新教徒來說,有著奢侈的平靜。

  然而好景不常,當自認「朕即天下」的法王路易十四(Louis XIV)推翻《南特敕令》、頒布《楓丹白露敕令(Édit de Fontainebleau)》後,為了集權一身而統一全國宗教,迫使法國境內的新教徒流亡國外。

  那些曾被摧毀的天主教堂,就在此時又被重建。

  目前,我們仍可見到一座見證宗教改革的四角鐘樓屹立於杜加斯高原。

  它的教堂主體已被新教徒破壞,而後在天主教徒的重建下,鐘樓保存至今。鐘樓牆上釘有法文的解說牌,讓我們的小鎮之旅更有深度,也讓我對數百年前的法國歷史有更深刻的體驗。

  鐘樓旁有兩家手工藝品店,一家賣的是手製卡片及裝飾品,另一家則是以手工織出的布製成外套、圍巾……等的服飾店。小小的店鋪裡並沒有太多的顧客,不過可別以為聖昂布魯瓦是座乏人問津的小鎮呢!它的市集已有六百餘年的歷史,可是大有來頭的!

  每逢週二,聖昂布魯瓦的市集吸引了無數人前來,無論是來挖寶的,還是只是好奇來看看,人群把小鎮擠得滿滿的。

  市集的歷史可要追溯到1363年,法國國王約翰二世(Jean II,又稱為「好人約翰」)特別青睞這座地處交通樞紐、物產豐饒的小鎮,下令舉辦市集。此傳統延續至今,街上可見大塊橫幅宣傳著「週二有市集」。

  攤販沿著波塔雷大道而設,無論是當地物產(蜂蜜、果醬、橄欖、熟食或酒),還是精緻的手工藝品(陶器、瓷器),當然也少不了花卉及服飾,像是一場盛大的嘉年華會般,每個人都可以在這場市集各取所需。

  只可惜這天是禮拜天。婆婆對我說著市集的盛大時,我只能憑著想像力將婆婆所形容的字句轉換成熱鬧的場景。

  站在杜加斯高原上,可以將聖昂布魯瓦及周邊區域一覽無遺。北邊有協斯河流經,西面則是雄偉的塞文山脈,東側平原上躺著新舊堿區,南面則是一望無際的農田。

  沿著石板路向下走,沿路的房屋看得出歷史悠久,這些石屋縱使在密集的看過四天後,還是很有感覺。

  小小的巷子裡,屋前種滿花草樹木。孩子在巷弄的石階爬上爬下的,正值下午茶時間,大夥兒聚在院子裡喝茶閒聊。

  在巷弄中看到了可麗餅屋的招牌,婆婆問我知道什麼是「可麗餅」(Crêpe)嗎?我當然知道,它在臺灣可是有著高知名度的法國甜點呢!JY笑著說臺灣有些可麗餅的餅皮是脆的,婆婆笑著說我們吃到山寨版的可麗餅啦!(後來才知道脆的可麗餅是「日式可麗餅」,日本人真的很會把國外的東西「改造」耶!)   

  我問婆婆法國的可麗餅好吃嗎?JY這才驚覺我從來沒有在法國吃過可麗餅,他想了想,決定在這裡試試。

  這間可麗餅屋設在自家住宅,依地勢而建分成兩層樓,陽臺上擺上桌椅就成了用餐區。

  風景很好,可麗餅也不錯吃,我點的是婆婆大推的蜂蜜檸檬口味,JY則點了巧克力杏仁片口味。

  聊著聊著,我問JY可麗餅好吃嗎?他說還不錯,不過媽媽做的更好吃!什麼!原來婆婆會做可麗餅啊!婆婆說做可麗餅對法國女生來說可是家常便飯,改天再教我怎麼做,回臺灣可以做給JY吃,解解他的鄉愁。

  吃完可麗餅後精神大好,蹦跳著下山,來到了舊城區。

  舊城區裡有小小的廣場、噴泉,還有隱身在地面下的洗衣場!而且竟然有旅客服務中心,看來這座小鎮的觀光業十分興盛,但為什麼我們去的那天街上這麼冷清啊!連婆婆想買個當地特產的栗子麵包都買不到。

  雖然街道冷冷清清,不過每戶人家的門窗、街道的階梯還是值得一看,小鎮保存了中古世紀的面貌,無論是後來新建的教堂或是鋪上柏油路,那些石屋石道依舊散發出古色古香。

  聖昂布魯瓦在19世紀成為產絲重鎮,當沙利儂牧師買下土地要建教堂時,杜加斯高原上除了凱爾特人和羅馬人留下的遺跡,也種了滿山的桑樹

  縱然紡絲廠林立的全盛時期已成歷史,但走在19世紀拆除舊城牆而建造的波塔雷大道上,仍可見家家戶戶那細雕細琢的窗戶和陽臺,這些都是因著紡絲業帶來的可觀財富,留下的華麗。

圖說:建於19世紀後葉的聖昂布魯瓦教堂(Église Saint-Ambroix),在宗教革命後,天主教終於得以在此地復興。

圖說:聖昂布魯瓦教堂的立面,此教堂無法進入參訪,已關閉多時。

  聖昂布魯瓦最熱鬧的時候大概是每年的七月中旬了!

  每年的七月十三日,會舉行為期三天的「飛牛節(Volo Biòu,請見此篇)」,傳說中中世紀某年葡萄大豐收,人們把葡萄製成美酒,卻多到喝不完!眼開釀好的美酒就要發酸,人民愁苦的向市長抱怨,機靈的市長想出吸引人群前來的噱頭,向外宣布將有頭牛會飛向聖昂布魯瓦!這十分聳動的宣傳果然奏效,數以千計的人們湧入,無論牛是不是真的會飛,無限暢飲的葡萄酒和片片往山上丟的牛肉,讓整座城鎮熱鬧非凡。

  時至今日,小鎮仍保存這項傳統祭典。人們穿著古裝、扛著一頭有翅膀的牛在街上遊行,市集上販售著舊時的工藝品,雜耍、戲劇表演從不在祭典上缺席,人們以愉悅的氣氛裝飾整座城鎮,快樂得好似要把整座城給掀翻。

--

聖維克托德馬爾卡

  離開聖昂布魯瓦後,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沿著D51公路行駛時,經過了另一座小村莊聖維克托德馬爾卡(Saint-Victor-de-Malcap),JY不知道看到什麼東西驚呼了一聲,婆婆急忙把車停了下來。

  原來是JY看到了一座城堡(法國不是常有城堡嗎?),這座城堡以當地地名命名,就稱為「聖雅克托德馬爾卡城堡(Château de Saint-Victor-de-Malcap)」,婆婆貼心的繞進村裡,想要就近看看城堡。只可惜我們把城堡四周都繞遍了,還是不得其門而入,最後在教堂旁欣賞城堡造型特殊的圓塔,便驅車離去。

圖說:聖維克托德馬爾卡當地的教堂,一旁的小門看來就是進入城堡的通道,當時被城堡吸引來的不是只有我們,還有其他遊客。

圖說:在網路上找了張城堡的照片,雖然說法國城堡多到爆炸,但每座城堡皆有其特別之處,看到的時候還是會想就近看一看。1629年六月七日,法王亨利四世的繼位者路易十三(Louis XIII)率軍圍攻阿勒斯(Alès)時,路經此地,並在這座城堡過夜,後來經過九天的圍城,胡格諾教徒投降。六月二十八日,國王頒布《阿勒斯敕令》(Paix d'Alès),維持《南特敕令》的信仰自由,但剝奪新教徒的參政權,且下令解散用以自衛的武裝軍隊。此一敕令終結了《南特勒令》後零星的宗教戰爭,卻無法阻止其繼位者對於新教徒的再次迫害。圖片來源

--

聖德尼

  我以為婆婆要直接開車回河村,沒想到她車子在聖德尼(Saint-Denis)轉了個大彎,在附近的露營地停了下來。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我,一頭霧水跟著下了車。一下車就看到露營地上有許多人在玩滾球(Pétanque,見此篇),而且有些人腳下還踩著高跟鞋,手上拿著金屬球,在砂地上擲出一記好球,實在是令我太佩服了!

  原來婆婆在晚餐前,想帶我們到河邊游泳啊!雖然夏天的南法氣溫偏高,但太陽照不到的地方還是有些冷,河水對我來說還是太涼了,JY也猶豫了許久才決定要下去游泳,不過只游了一會兒就上岸曬太陽了。

  婆婆說,隔天就要離開了,所以讓我們多看一些、多玩一些,原本以為四天都會在同一村莊過著悠閒的日子,卻因行程滿到爆炸而變得十分忙碌,每天晚上幾乎是一碰到床就呈現睡死狀態。

  但還是非常感謝婆婆這四天以來,帶著我們走遍這一帶,除了要當我們的司機外,還要當我們的導遊,一路上聽她介紹了許多歷史故事和當地植物,驚覺婆婆原來是如此博學多聞,看來要學的東西還是很多。

  雖然每次回法國前都會先惡補一下法國史,不過法國的國王、城堡、教堂實在是太多了,後來就索性乖乖當個聽眾就好了,聽久了也聽懂了,現在JY向我介紹起歷史,我也能有模有樣的應答呢!

  再見囉!小小的村莊們,老老的房子們,我最喜歡的法國,就是這樣的。


    南法鄉間系列: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