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301347西班牙一日遊:多若斯迪亞-聖塞巴斯提安(Donostia-San Sebastián)

  我們就在法國(見此篇)和西班牙邊界的小鎮昂代(Hendaye,見此篇)度假,一共安排了十天的時間。

  我們夫妻兩個,從沒去過西班牙。

  明明西班牙與法國相鄰,越過庇里牛斯山,就能去到西班牙了,可惜我們從來沒機會去。

  趁著這個機會,我們決定找一天去西班牙走走。

  一開始我們想去比較遠一點的畢爾包(Bilbao/Bilbo),可是考慮到預算,因此我們決定去比較近的多若斯迪亞(Donostia),一到才發現這個地方不簡單,能看的地方多如牛毛。

  雖然下著小雨,無法親眼見到絕美的貝殼灣(Bahía de La Concha)風景,但景由心生,開心就能看到大景。

  跟著我們一起,到多若斯迪亞一日遊吧!

  註:本文括號裡為巴斯克文/西班牙文。

-- 

交通方式

  從昂代到多若斯迪亞的交通非常方便,只要搭捷運就能到了!

  由巴斯克地區的公共運輸巴斯克火車公司(Euskotren Trena)營運的捷運E2線()是多若斯迪亞捷運(Metro Donostialdea)的一部分,連接了拉薩爾特-奧里亞(Lasarte-Oria)及昂代(Hendaia)。

圖說:多若斯迪亞捷運E2線的路線圖(圖片來源),注意:站名全以巴斯克文顯示。

  走出昂代火車站(Gare d'Hendaye)向右走,就可以抵達位於昂代的捷運站車站,一路上都有指標,不難迷路。

DSCF8723.jpg - temp 9

圖說:父子倆在研究怎麼用機器買票。

  由於昂代是終點站,因此不用擔心坐錯方向,只要搭上捷運,在阿馬拉-多若斯迪亞站(Amara-Donostia)下車,就可以步行到舊城區了。

圖說:E2線的捷運為900系(Serie 900 de Euskotren),於2011年開始投入使用,軌距為米軌(1000 mm),時速最高可達90公里。以上這一段文字我自己邊寫邊吃驚,被鐵道迷兒子訓練多時,終於有用武之地。 

圖說:當捷運通過比達索阿河時,可見到一旁的讓火車行駛的拱橋。我比較好奇的是西班牙和法國的軌距不同,不知道這裡的軌距是哪一種?

圖說:阿馬拉-多若斯迪亞車站(Estación de Amara-Donostia)的出入口閘門。

--

旅途記事

  一走出捷運站,迎接我們的是不小的雨勢。

  我們順著主要道路往舊城區走,發現善牧主教座堂(Artzain Onaren Katedrala)正在整修,大門緊閉。

  沒能進去參觀讓我有點失望,畢竟它是多若斯迪亞規模最大、地位最高的教堂,雖然年代很新(建於1897年),但內部還是有許多值得一看的地方。

  不過對於子台而言,他還沉醉在剛剛搭捷運的愉悅和探索一座新城市的新奇裡,我們沒久待,逕自往位於貝殼灣畔的市政廳(Donostiako Udala)走去。

圖說:從市政廳可清楚的看到位於貝殼灣中的聖克拉拉島( Isla de Santa Clara)和伊戈爾多山(Monte Igueldo)上的燈塔。

圖說:從市政廳看到的貝殼灣風景,即使海象不佳,仍有許多人在從事水上活動。

  市政廳看起來異常的宏偉,查了一下歷史,才知道這座建於1887年的建築物,原來是座賭場

  當時開幕時,國王阿方索十二世(Alfonso XII)的遺孀瑪麗亞‧克里斯蒂娜(Maria Christina)親自蒞臨現場,為開幕式大大增添了光彩。

  賭場於1924年因賭博禁令而被迫關閉,隨後成為旅客中心。最終,於二戰結束的1945年,成了該市的市政廳。

  眼看雨勢愈來愈大,但子台卻遲遲不想離開。

  原因是市政廳前方,是一座面積廣大的公園-佳地公園(Alderdi Eder parkea)。公園的兒童遊具十分吸引子台,雖然下著雨,許多設施都不能使用,但他還是開心的盪著秋千,還不斷的叫爸爸推他。

圖說:JY滿臉無奈與子台的開心形成極大的對比,這時候雨已經下得不小了。

圖說:真心佩服雨天還在從事水上活動的人。

圖說:市政廳前的公園名稱是出生於此地、著名的巴斯克作家塞拉芬‧巴羅亞(Serafín Baroja)所命名的,巴斯克文的「Alderdi Eder」意指「美麗的地方」。在闢為公園之前,這塊土地為西班牙軍方的財產,位於城牆之外,為軍隊演習之地,因此被稱作「皇室領土(Errege Soro)」。1897年,軍方將其出售給多若斯迪亞市政府,並改建為公園。

--

  結果讓子台心甘情願離開的原因是「肚子餓了」。

  我們來到阿拉米達大道(Alameda del Boulevard)上覓食,JY看到一間名為「Va Bene」的速食餐廳,翻閱了一下菜單,價格十分親切,就決定進去吃午餐了!

  點菜的時候發現講法文是行不通的,我們又不會西文,所以只能用英文點。點完餐後,JY才告訴我店名是義大利文,意思是「好啊」、「沒問題」。

  來到西班牙的第一餐,吃的就是漢堡、三明治、薯條這些速食,心中覺得有點可惜,但其實也沒有事先上網做功課,完全不知道當地有名的美食是什麼,想說先填飽肚子再說。

  吃飯的時候,雨下得更大了,不過我們都沒有擔心太多,一來是我們這次記得帶了雨傘,二來是雨勢下下停停,現在多下一點,說不定等一下就放晴了呢!

--

  吃飽後,我們前往位於同一條路上的遊客中心索取地圖。

  遊客中心的空間並不大,不過卻承攬了許多業務,包括訊問旅遊訊息及販售、代訂票券等服務,因此人潮將小小的房間擠得水洩不通。

  好不容易拿到紙本的地圖,我們便依照建議,前往舊城區的心臟地帶-憲法廣場(Konstituzio plaza)。

圖說:在當地被稱作「konsti」的憲法廣場,照片中掛著時鐘的建築物曾是多若斯迪西的市政廳。

  憲法廣場是一個由四周皆有拱廊的建築物圍起的方形空間,隨著時代的演變曾有過許多不同的名稱:新廣場(Plaza Berria)和七月十八日廣場(Uztailaren 18ko Plaza)。

  目前的名稱是由時常在此舉辦聚會的自由派精英於1820年取名的,最有趣的是每個陽臺門楣上方都有一個號碼,共有147個號碼。

  廣場上有許多餐廳的露天座位,如果天氣好的話,坐在廣場上喝杯咖啡、數著門楣上的號碼放放空,想想真是不賴。

圖說:新廣場是這座廣場最早的名稱,相對於聖耶柔米路(San Jeronimo Kalea)路口的舊廣場(Plaza Zaharra)。舊廣場曾經是城牆內唯一的廣場,曾是軍隊演習和居民舉辦慶典、聚會的地方。在1719年貝里公爵詹姆斯·菲茨詹姆斯(James FitzJames)攻占多若斯迪亞後,於市中心拆除了建造了一些受損的房屋,並建造了一座新的廣場,故名為「新廣場」。

圖說:憲法廣場是多若斯迪亞大大小小節慶和活動舉行的地方。平時十分安靜,但到節慶或活動舉行之會變得非常熱鬧。這天因天雨的關係,來此進行校外教堂的小朋友聚集在此,看著孩子們嬉鬧追逐,也被他們愉悅的氣氛給感染了。

--

  聖母聖殿(Koruko Andre Mariaren basilika)是多若斯迪亞十分重要的宗教場所,也是我們此行唯一入內參觀的教堂。

圖說:建於1774年的聖母聖殿,是一座融合許多元素的巴洛克教堂。教堂的主要入口對著大路(Calle Mayor),這條路一直往南延伸,就是多若斯迪亞的主教座堂。附帶一提,「Calle Mayor」在西文中的意思是「主要的道路」,通常是中世紀時該村最主要的道路,與法文的「Grande Rue」和英文「Main Street」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我看到有人譯作「馬約爾大街」或「市長大街」,已偏離原意了。

  雨剛好這個時候下大,我們哪兒也去不了,索性在教堂裡待久些。

  第一次來西班牙,對什麼東西都感到十分好奇,因此這座算不上年代久遠的教堂卻讓我們佇足許多。

圖說:聖母聖殿內部一景。

  子台找到上到二樓的通道,因為並沒有任何封鎖線,我們也順著樓梯往上走,意外的發現教堂裡其他的空間,還發現了洗手間。

  這是我第一次在教堂裡上廁所,算得上十分特別的經驗啊!

圖說:聖母聖殿的主祭壇奉獻給唱詩班席的聖母,上頭的聖母木雕約40公分高,是15至16世紀之間的作品。聖母雕像上方的畫作是城市的主保聖人-聖塞巴斯提安,據說羅馬皇帝戴克里先因他的宗教下令以亂箭將他射死,因此聖塞巴斯提安在畫作裡常常以這樣的形象出現:雙手被反綁在樹上,等待行刑。死後被封為免受瘟疫的聖人。

--

  外頭的雨勢一變小,我們便迫不及待的繼續探索這座城市。

  聖母聖殿附近有許多熱鬧的小酒館,賣的是巴斯克最熱門的小吃-「巴斯克串物(pintxo)」,我光是從店外往裡頭看,口水都要流出來了!看著裡頭的人們拿著盤子在美食前流連,我也好想進去大吃一頓啊!
圖說:巴斯克串物分別兩種,一種是事先就準備好,讓上門的顧客可以自由拿取的「冷串(pinchos fríos)」和顧客點餐才現場製作的「熱串(pinchos calientes)」,擺在盤子上琳瑯滿目的冷串讓我看得口水直流,每每經過酒吧我就忍不住向裡頭張望。

  「pintxo」是巴斯克文,西文的形式為「pincho」,意為「尖刺」,其實指的就是這種點心多以牙籤插著多樣食材,底下以麵包為底,是巴斯克和拉瓦納起區的特色小吃。

圖說:櫃臺上方還掛著巴斯克地區十分著名的「巴斯克火腿」,我的媽啊我一下子就淪陷了。

  不過因為剛吃完午餐,控制能力比較好的JY說等一下逛累了再來覓食,我的內心挺同意他說的話,無奈我們走在八月三十一日街(31 de Agosto Kalea)上,這條街有超多家小酒館,更誇張的是每一間都擠滿了人,生意好得不得了,每經過一間,腳步就忍不住放慢,眼睛直直盯著裡頭盤滿的食物,JY看著口水都快流出來的我,一直笑個不停。

圖說:八月三十一日街的街景,後景是聖母聖殿立面的高塔。

  八月三十一日街見證了多若斯迪亞在1813年被反法同盟聯軍掠劫的史實,如今它成為該市最值得一逛的街道之一,熱鬧非凡、人來人往,只留釘在牆上的解說牌,訴說過去的悲哀。

  與德爾巴列·萊爾孫迪廣場(De Valle Lersundi Plazatxoa/Plaza Valle de Lersundi)交接處,有一座卡尼奧耶坦噴泉(Fuente de Kañoietan),是該市最古老的噴泉之一,在城牆還未拆除的年代就已經出現了。

圖說:關於這座城市水資源的歷史,可見此篇文章(西文)。 

  中世紀的多若斯迪西的飲用水十分缺乏,掘井取得的水通常是半鹹水,並不適合飲用。一直要到17世紀初的渡槽工程將大量的淡水引到城內的噴泉中,居民才有淡水可用。而在衝突戰爭不斷的18、19世紀,敵軍在圍城的同時也會破壞供水的管線,以截斷城市的水源。

  在1848年重建城市的計畫中,便決定自阿蒂庫札(Artikutza)引水。城市裡的噴泉並非只是裝飾,而是過去那個飲用水缺乏時代的最佳見證。

--

  壞天氣似乎是參觀博物館的好時機,不過子台對於室內行程顯得興意闌珊。

  縱使如此,我和JY還是在聖特爾莫博物館(San Telmo Museoa)前的祖洛加廣場(Plaza de Zuloaga)討論了好一陣子,研究到底該不該買票進去參館。

圖說:聖特爾莫博物館是多若斯迪亞的市立博物館,為一民族志博物館和美術館,於2011年春季重新開放,成為巴斯克社會博物館。博物館的前身是道明會的修道院,在查理五世(對西班牙來說是為「卡洛斯一世」)的吉普斯夸總督阿方索‧伊迪亞克茲(Alfontso Idiakez)的資助下,1544年開工,1562年竣工。

  子台逕自在廣場上的兒童遊具玩了起來,對於他而言,兒童遊樂區比博物館有趣多了。

  隔著八月三十一日街,是此行見到的第三座教堂-聖文森教堂(San Bizente Eliza)的北面,我一看到教堂,示意JY幫忙看著小孩,便獨自一人前往。

  聖文森教堂於1507年開工、1574年竣工,為該市最古老的建築,哥德式的教堂是多若斯迪亞國際音樂節(Donostiako Musika Hamabostaldia)主要的表演場地之一。

  教堂沒有開放,我僅繞行一圈,便回到祖洛加廣場上,子台還在盪秋千,爸爸在後頭推著。

圖說:從教堂的北面可見許多證據證明其實它是處於未完工的狀態。

  我們三人一起往烏魯梅阿河(Rio Urumea)河口的方向走去。

  烏魯梅阿河發源於巴斯克山脈(Euskal Herriko Arkua)的烏薩泰吉塔隘口(Usategieta)、注入比開斯灣、出海口位於多若斯迪西亞。

  以往這條河流被稱作「祖里歐拉河(Rio Zurriola)」,而沿著這條河的舊城街區,也依此命名,大致對應今日薩拉曼卡大道(Salamanka pasealekua)的範圍。

圖說:索拉盧塞街(Soraluze Kalea)與阿爾達馬街(Aldamar Kalea)交岔口的建築,陽臺有盛開的花朵,配上棕色的外牆,十分和諧。

  不過,隨著河流的更名,「祖里歐拉」這個名字也漸漸被人們遺忘。為了讓人們記得這個曾經出現在歷史的名字,河流出海口東側的小海灘,便命名為「祖里歐拉海灘(Zurriola Hondartza)」,

  我們坐在沿著河岸開闢的新大道(Pasealeku Berria)的堤防上,拿出包包裡的巧克力餅乾,邊啃食邊看著眼前的風景。

  如我們所料,縱使風雨不小,海域上還是有人從事活動,真不曉得哪來的興致,非得在這種天氣出海。

  另外一點也就我吃驚不已,我竟然在西班牙看到臺灣海岸名產-俗稱「肉粽角」的消波塊,而且上網一查發現竟然是法國人發明的!天啊!這種讓海岸線醜得要死的東西竟然是法國人發明的!我實在無法想像。

  看著海浪不斷拍打著消波塊,規律且有節奏的聲音,似乎催著我們上路。

  我轉頭看了看身後的小山丘-烏爾古爾山(Urgull),隨即與老公和兒子對望,便十足默契的往山上的方向走去。

--

  烏爾古爾山,位於舊城區半島北端,西濱貝殼灣,東臨烏魯梅阿河河口,標高123公尺。

  它的起初,是一座孤立於海上的島嶼,滄海桑田、物換星移,隨著烏魯梅阿河河水帶來的泥沙淤積,島嶼與陸地相連,形成今日所見的半島地形。

  「烏爾古爾」的語源來自加斯科涅語或奧克語的貝亞恩方言,意指「驕傲」,不過這個稱呼似乎已少有人使用。取而代之的是「城堡(Gaztelua)」,原因正是它的山頂有座堡壘。

圖說:早在11世紀時,潘普洛納國王、世稱「桑喬大帝」的桑喬三世(Sancho III Garcés)便下令在山頂興築塔樓,隨後的一世紀,納瓦拉國王桑喬七世(Sancho VII)又在山頂重建一座要塞。而後,卡斯提亞國王阿方索八世(Alfonso VIII)擴大要塞的規模,其繼位者斐迪南四世(Fernando IV)和胡安二世(Juan II)皆出資維護。直到1863年,多若斯迪亞的城牆遭到拆除,城市的防禦系統被削弱,因此人們轉而加強烏爾古爾山的設防。

  山丘的設防始於12世紀的莫塔城堡(Mota Gaztelua/Castillo de la Mota),16世紀時納瓦拉王國曾加強此地的軍事防禦措施。

  1813年的圍城戰中,成為法軍的最後一道防線,當時除了有三分之二的法國駐軍陣亡以外,葡萄牙和英國聯軍也有約5000人喪生,因此山丘的北側有一座英國士兵的公墓。除此之外,一些在第一次卡洛斯戰爭在多若斯迪亞近郊陣亡的英國士兵,亦埋葬此公墓中。

  在走向山頂的路上,會經過多道城門,偶爾還能在建築物中穿梭。

  最棒的是,隨著海拔的上升,可從不同的角度俯瞰舊城區,因此攻頂的過程並不疲累,反而充滿著樂趣。

圖說:市政府是在1921年從軍方手中購得烏爾古爾山的土地,並將之改建成一座供市民休閒運動的公園,從城堡的瞭望臺可見舊城區全貌。

圖說:從烏爾古爾山上可以清楚的到烏魯梅阿河的河口和東側的祖里歐拉海灘

圖說:鳥瞰多若斯迪西的舊城區,近處是聖文森教堂祖洛加廣場

圖說:父子倆與祖里歐拉海灘合影。

圖說:偶爾也會在樹林中漫步,爬到山丘頂部的過程一點也不艱辛,充滿了樂趣。

圖說:父子倆和貝殼灣合影。

圖說:不用爬到山頂就能見到貝殼灣的全貌,風景壯闊,十分推薦大家一定要來此走走。

  整座山丘散布著各式的防禦工事,除了城牆、城門、炮臺和兵營以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位於山頂的建築。

圖說:烏爾古爾山的軍事防禦建築散布在山丘的各個角落。

圖說:山丘上的軍事防禦建築是不同時期留下的遺產。

  我們壓根不知道攻頂後會遇見什麼樣的事物,沿途的風景和設防已讓我們大開眼界,沒想到山頂的建築還闢為烏爾古爾歷史博物館(Urgulleko Historiaren Etxea)對外開放,裡頭有免費的展覽可以參觀,陳列著訴說城堡歷史的模型、影片和文物。

圖說:山頂上奉獻給耶穌的小聖堂,興建年代不詳,在1688年的爆炸中倖存。

圖說:小聖堂的領洗池。

  城堡頂部的建築「馬佐(Matxo)」上方有著1955年放置的「耶穌之心(Jesusen Bihotza)」的雕像,雖然耶穌的雙臂並不打開的,但我莫名一直想到巴西里約熱內盧的救世基督像……

圖說:這座建築物是由西班牙建築師佩德羅·繆古‧魯沙(Pedro Muguruza Otaño,1893-1952)於1947年設計,上頭的雕像則是西班牙雕塑家費德里柯‧庫拉特-瓦萊拉‧蒙迪古蒂亞(Federico Coullaut-Valera Mendigutia,1912-1989)的作品,高12.5公尺。

圖說:建築和雕像的總高為24公尺,船隻在4英里外的海面便可以見到這座雕像。因此也成為多若斯迪亞的地標和象徵。

  我們在此待了好一段時間,天氣也漸漸從陰雨變得清明,眼前的貝殼灣全景從一片白霧中躍然而出,看到如此景色真得感謝當初不畏風雨,堅持要上山的自己。

圖說:子台那個時候迷上了在拍照時扮鬼臉,現在看覺得超有趣的。

圖說:鬼臉二連拍之「嘴歪眼睛斜」。

--

  下山後,JY逕自朝回程的路走去,我卻在一家家酒館前滯留,他轉頭看著怎麼走也走不快的我,心一軟,便說:「好吧!我們找一家酒館坐一下吧!」

圖說:看到這樣的擺盤,誰能不被吸引?

  只見我和子台異口同聲的叫好,而JY仍認真的來回巡視,思考著究竟要走進哪一家?

  終於選定了一家酒館,進去後卻有點迷茫,因為不知道怎麼計價,怕一不小心就超出預算。老闆說食物自取,串物的價錢都寫在板子上,最後會用牙籤的數量來計價。

  其實我並不餓,只是覺得都來到西班牙了,怎能不試試巴斯克串物呢?

  我拿完食物坐回位子後,服務生端來兩杯查科利酒(Txakoli),我用驚訝的眼神看著JY,原來是他點的!

  他的邏輯是,既然都決定要吃了,就來全套的吧!吃串物沒有配酒怎麼行!

  子台也很開心,因為串物對他來說吸引力不大,但甜點就是他的最愛了,他選了一個看起來很可口的焦糖布丁,全家人開心的邊吃邊聊天,成為我們這次旅行最完全的句點。

--

  搭車回昂代的路上,玩了一整天的子台在車上沉沉睡去,我看著這孩子心想他真好命,那麼小就可以跟著我們周遊列國。

  我愛旅行的基因來自母親,從小她就用機車載著我和弟弟玩遍臺灣,長大後我也很幸運的有機會能夠一窺這世界的大與美。

  子台從三個月大就帶著他到處旅行,因此養成了十足的體力和耐力,舉凡長途交通工具、長程健行他都吃得消。平時我們更是常常一起翻閱旅遊書,開開心心的討論下次旅行的目的地。

  這次的西班牙之旅,是我們全家第一次來到西班牙的城市,大人的興奮程度不亞於孩子。

  子台在回程的車上睡著之前,便是在數算,他今年六歲,已經去過了幾個國家。

-- 

不免俗的來點歷史

  多若斯迪亞(Donostia)位於西班牙巴斯克自治區(Comunidad Autónoma Vasca),它有西班牙的名稱-聖塞巴斯提安(San Sebastián)。

  巴斯克地名的字源其實並不確定,但目前最廣為流傳的是被稱作「巴斯克語有史以為最偉大的學者」科爾多·米克塞倫納(Koldo Mitxelena)的版本:多若斯迪亞本身就是從聖塞巴斯提安的拉丁語形式「Dominus Sebastianus」演變而來。

  縱使我們已經知道,巴斯克語並非印歐語系,它與歐洲所有的語言皆無關聯。

  (如果你也喜歡歷史,或你本身就是個母語推廣者,推薦BBC的這篇報導:歐洲最古老語言的神秘起源。)

  至於聖塞巴斯提安這個西班牙語的名稱早在11世紀就廣為人知,當時有修士在沿岸的岬角建了一座奉獻給聖塞巴斯提安的修道院,這一段稱作北方之路(Camino del Norte),在中世紀的時候接待了許多前往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朝聖的朝聖者。

  過去幾世紀以來多若斯迪亞被認為是羅馬帝國城鎮奧伊亞索(Oiasso/Easo)的所在,因此多若斯迪亞還有「美麗的奧伊亞索(La Bella Easo)」的別稱,居民亦被稱作「奧伊亞索人(Asoar)」。捷運站前的廣場就稱作奧伊亞索廣場(Easo Plaza)。

  然而,新的證據推翻了這個假設,奧伊亞索的位置更靠近了比達索阿河(Bidasoa)的伊倫(Irún)。

  倒是有個別稱是確定的-「伊魯祖羅(Irutxulo)」。

  自海上向多若斯迪亞望,可看到三個向內陸深入的海灣-祖里歐拉(Zurriola)、貝殼灣翁達勒塔(Ondarreta),「三個洞(hiru zulo)」一開始漁民是這樣稱呼的,後來演變成「伊祖倫(Itzurun)」,最後成了伊魯祖羅」。

  位於烏爾古爾山(Urgull)山麓、烏魯梅阿河(Urumea)河口的多若斯迪亞,其歷史始於1180年、納瓦拉國王智者桑喬六世(Sancho VI de Navarra)在位期間。

  納瓦拉王國的大港-貝雲(Bayonne,見此篇)淤積之後,許多納瓦拉和加斯科涅(Gascogne)居民遷徒至此,並修建了教堂。

  「強者」桑喬七世(Sancho VII de Navarra)繼承了父位,卻在1200年受到卡斯提亞王國(Castilla)的阿方索八世(Alfonso VIII)入侵,多若斯迪亞便成為卡斯提亞的附庸屬地,並在1204年獲得自治權。

  13世紀的多若斯迪亞受惠於其地理位置,成為卡斯提亞與納瓦拉貿易的中樞,城市繁榮不已、人口快速成長。

  英法兩國的矛盾在百年戰爭中達到高峰,兩國皆欲取得卡斯提亞的支持,國王阿方索十一世(Alfonso XI)支持法國,亦未與英國決裂,繼而維持與英國領地亞奎丹的貿易。

  1351年到1369年,卡斯提亞爆發內戰,阿方索十一世的嫡子佩德羅一世(Pedro I )與私生子恩里克二世(Enrique de Trastámara)爭奪王位,史稱第一次卡斯提亞王位繼承戰爭(Primera Guerra Civil Castellana)。

  最終,恩里克二世登上王位,成為特拉斯塔馬拉王朝(Casa de Trastámara)的開創者。在此期間,卡斯提亞成為法國忠實的戰友,共同對抗英國與葡萄牙。不過這一政策大大影響了位於邊境的多若斯迪亞與亞奎丹的貿易。

  雪上加霜的是,這一時期在巴斯克、加斯科涅和納瓦拉也發生了一系列血腥的世族內戰(Guerras de bandos),嚴重的削弱了多若斯迪亞的商業城市的地位,畢爾包起而代之。

  1489年,一場大火讓這座城市化為灰燼,城市的重建也宣告了中世紀的結束。

  1521年,多若斯迪亞在納瓦拉戰爭(Conquista de Navarra)中支持西班牙國王卡洛斯一世(Carlos I,即神聖羅馬帝國的查理五世),因此被受封為「忠誠高貴(Muy Noble y Muy Leal)」的封號。

  城市的繁景依舊,但卡洛斯一世和續任的皇帝(腓力二世和腓力三世)捲入更多的戰爭,使得多若斯迪亞從一個商業城市逐漸轉換成軍事要地。

  歷經了多次戰役,加上缺乏維護防禦措施的資金,在18世紀時,該市的防禦工事已宛若廢墟。

  1713年簽訂的《烏特勒支和約》對這座城市非常不利,除了失去了北大西洋漁域,還引來了法國的敵意。

  貝里公爵詹姆斯·菲茨詹姆斯(James FitzJames)在1719年率軍圍攻多若斯迪亞,並成功占領該地。

  1728年創建的皇家加拉加斯吉普斯夸公司(Real Compañía Guipuzcoana de Caracas),其總部位於多若斯迪亞,由一群富有的巴斯克人成立。隨後,這間公司壟斷了委內瑞拉的貿易,並進口珍貴的可可、煙草、皮革和香料,大大促進了多若斯迪亞的經濟。不過隨著卡洛斯三世(Carlos III)頒布的法令導致政治和經濟形勢惡化,公司因而倒閉。

  法國大革命拿破崙當政期間,多若斯迪亞皆被法軍占領,後者亦為半島戰爭帶來了序幕。

  當西班牙新的統治者-拿破崙的兄長-約瑟夫‧波拿巴(Joseph Napoleon Bonaparte)於1808年來到多若斯迪亞時,發覺所有的窗扉緊閉,整座城市看不到人跡。

  1813年,第六次反法同盟擊敗拿破崙,盟軍攻入法國,迫使拿破崙退位。同時間,法軍也從西班牙撤出。

  彼時,有2600名法軍駐守多若斯迪亞,在威靈頓公爵指揮的指揮下,英葡聯軍很快的包圍了這座城市,圍城戰在8月31日白熱化,盟軍掠劫了整座城市,法軍於9月8日投降,但城市已經滿目瘡痍,殘破不堪了。

  接近聖母聖殿的一條巷-「三一巷(Calle de la Trinidad)」,因英、萄兩國的官員住處位於此巷,因此屋舍倖免於難。為了紀念此事,這條小巷而來被命名為「八月三十一日街(31 de Agosto Kalea)」。

  而後,多若斯迪亞以吉普斯夸省省會之姿在歷史的舞臺上大放異彩。

  動盪不安的19世紀,西班牙受到不同政黨(主要是自由主義卡洛斯主義)的惡鬥而內耗。作為幾乎是擁護自由主義唯一吉普斯夸城市,在第一次第二次卡洛斯戰爭(Guerras Carlistas)中均被卡洛斯派圍攻。

  同此期間,多若斯迪亞受到貴族階層的青睞,成為度假與旅遊勝地,並以比亞希茲(Biarritz,見此篇)為典範,築鐵路(1864)、建賭場(1882年),美好年代於焉開啟,並在一次大戰時達到頂峰。

 而後,作為巴斯克文化復興及民族運動基地的多若斯迪亞,於1953年舉辦了第一屆的聖賽巴斯提安國際影展(Festival de San Sebastián)。

--

散步地圖

  在網路上找到一張清楚列出景點的地圖,以貝殼灣為中心,東邊的半島上是舊城區,西邊的半島則有伊戈爾多山遊樂園(Parque de Atracciones Monte Igueldo)和纜車(Funicular Monte Igueldo等景點和設施,如果只想放空,也可以去海灘上待個一整天。

  除了著名的貝殼灣沿岸兩個沙灘以外,烏魯海阿河出海口東側也有一個較小的祖里歐拉沙灘(Zurriola Hondartza),也是十分受歡迎的地方。

  另外,搭船去貝殼灣中的聖克拉拉島(Isla de Santa Clara)也是一大享受喔!如果你不跟我一樣的重度暈船者,應該會很喜歡的!

圖說:多若斯迪亞景點地圖(圖片來源)。

圖說:多若斯迪西舊城區地圖(圖片來源)。

圖說:多若斯迪亞景點地圖二(圖片來源)。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