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11239西班牙塔萊亞健行步道(Talaia Ibilbidea)

  2019年的夏天,我們一家人受到朋友的邀請,來到距離馬賽好遠好遠、卻又距離西班牙好近好近的濱海度假小鎮-昂代(Hendaye,見此篇)度過十天的假期。

  假期中的某一天,朋友提議要帶我們附近的西班牙海岸健行步道走走。

  我心中無比興奮,雖然法國和西班牙相連,無需申請簽證就可以「跨界」了,但總找不到機會去看看。

  當天一大早,我們便開車上路,過了橫跨在比達索阿河(Bidasoa)的聖地牙哥橋(Puente de Santiago),我們便從法國來到西班牙,雖然看似稀鬆平常,但對出生於島國的我,只要咻一下就到達別國,這種感覺每每都能令我一再讚嘆。

  依傍著比斯開灣的法、西交界是巴斯克人的土地,只不過因為分屬兩個國家,因此分成北巴斯克法屬巴斯克)和南巴斯克西屬巴斯克),縱然國界將這個區域劃開,但土地上的人民依舊共享同一個文化與語言起源。

  因此雖然來到西班牙,這裡還是巴斯克,處處可見的巴斯克十字,讓我知道我們雖然跨過了國界,卻仍在巴斯克人的領域之中。

  聖地牙哥橋的這邊,稱作伊倫(Irún),是西班牙面積最小的省份吉普斯夸省(Guipúzcoa)中的自治市,亦是僅次於首府多若斯迪亞-聖塞巴斯提安(Donostia-San Sebastián,見此篇)的城市。

  我們沒停留,車子逕自往北轉去,經過豐特拉維亞(Fuenterrabía,巴斯克語為翁達里比亞,Hondarribia),車子向山上開,終於在一塊出於海岸的岬角上停下。

圖說:開車上山的路程中,所見的風景。照片當中是將法國和西班牙劃開的比達索阿河,遠處的城鎮是昂代,近處的沙灘則是豐特拉維亞最知名的海灘(Playa de Hondarribia),上面一點一點的,滿滿都是人。

  伊格爾角(Cabo Higuer)位於海斯基貝爾山脈(Jaizquíbel)東端,亦為坎塔布連海(Mar Cantábrico,即比斯開灣南部的海域)最東端的岬角。

圖說:伊格爾角最知名的地標就是伊格爾角上的伊格爾角燈塔(Faro de Cabo Higuer),建於1881年,燈光可照向海面、比達索阿河河口和伊格爾角延伸出去的阿穆伊茲島(Isla de Amuitz)。

  這裡是歐洲GR步道11號(GR-11,註)-庇里牛斯山健行步道(Sendero Pirenaico)的起點,這條長達840公里的步道從大西洋伊格爾角,沿著庇里牛斯山一直來到濱臨地中海克雷烏斯角(Cabo de Creus),橫跨伊比利半島的頸部。

註:「GR」的是法文的「Grande Randonnée」或西班牙文「Gran Recorrido」的縮寫,中文翻作「巨大遊覽遠足徑」,主要位於法國(見此篇)、比利時(見此篇)、荷蘭(見此篇)及西班牙等國家。

  不過我們今天沒有要走這麼「刺激」的路線,而只是要走塔萊亞健行步道Talaia Ibilbidea,GR-121),起於豐特拉維亞,終於帕薩赫斯(Pasajes/Pasaia)。

圖說:Talaia健行步道的路徑,我們只有走圖中①到②的距離而已(圖片來源)。

  雖然我們走的路途不遠,但沿途的風景真的是讓我大呼過癮!

  這整條路沿著海岸線開闢,沒有惱人的水泥路,也沒有傷膝蓋的樓梯,有的只是隨著地形起伏、上上下下的泥土和岩石路,走起來非常舒服!

  沿途可見許多鬼斧神工的海蝕地形,還有多樣的植被,讓這趟健行一點也不無趣。
圖說:夏天是帚石楠的開花的季節,紫色小花開得滿山遍野,非常漂亮!

圖說:剛好遇到狗狗超車,因此拍下有趣的一幕。

  途中遇見一條清澈的小溪,上頭架了一座簡易的橋梁,底下的溪水就從山上流洩下來並注入大海。

  溪水的溫度十分冷冽,因此我們在這裡稍作停留,子台順勢脫掉鞋子,將雙腳泡進冰冰涼涼的溪水消暑。

圖說:這條溪澗稱作山間溪(Mendizorrozko erreka),注入的地方稱之為埃斯特科灣(Bahía Esteko)。
圖說:查了一下地圖,這裡好像叫做艾斯波隆迪濕地(Humedal de Aizporaundi)。

  續行,又見到另一座海灣,這一帶的海岸地形十分壯麗,海水拍打岩石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壯闊的景色在眼前展開。

圖說:這座海灣稱作巴祖科灣(Bahía Baxuko),為卡佩魯塔科溪(Kapelutako Erreka)注入海水之處。

圖說:這一帶稱作為「卡佩朗迪岬角(Punta Kapelaundi)」。

  健行道轉入樹林中,讓我們暫時躲掉毒辣的日照,子台喊著要喝水,我們也順勢讓他休息一下,雖然路面起伏不大,但一直走在沒有任何遮避物的健行道上,體力的消耗比想像中的快。

  休息完畢之後,我們繼續往前走,在完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之下,眼前的風景實在讓我看傻了。

  地勢不停的往下,加上子台剛休息過,因此行進的速度大為增加。

  一直下切至馬蒂雷卡溪(Martierreka Erreka)切割出的山谷,這裡有一座簡易小屋,後方還有一座小型的蓄水槽。

圖說:馬蒂雷卡溪從簡易小屋旁流過,不知道是不是磨坊水車?因為這裡被稱作磨坊地(Errota Sein)。

圖說:馬蒂雷卡溪流過岩壁後注入大海。

  我們在附近的岩壁找尋是否有適合野餐的地點,不過都因視野不佳或岩壁太斜而放棄。     

圖說:底下有一片海灘,稱作磨坊海灘(Playa de Errota Sein)。

  於是我們決定再往前走一小段路,來到一處廣闊的大岩壁,視野非常好,便決定就在這裡吃午餐了!

圖說:由大岩壁向回望的景色。
圖說:大岩壁上有一個刻有巴斯克十字的墓碑,上面寫著逝者姓名及生卒年。

  天氣好到將海岸線一覽無遺,很難想像前幾天又是颳風又是下雨的,待在這裡十天的時間裡,讓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巴斯克地區變幻無常的天氣!

  我們的午餐是在家中早已預備好的三明治、生菜沙拉和洋芋片,邊看風景邊吃午餐十分愜意,唯一擔心的就是時不時吹來的狂風,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將東西吹落海裡。

  朋友和他14歲的小孩火速把午餐解決,然後就在大岩壁上走跳,看得我心驚膽跳。岩壁的盡頭就是懸崖,約有三層樓的落差,一個不小心就可能跌落大海。

  朋友並未阻止他的孩子去探險,逕自做自個兒的事,也不去管他,今天換作是我,我應該會整個心都懸在空中,直到孩子站在比較安全的地方才會放下心來吧!

  吃完午餐,我們開始往回走。

  回程,吃飽喝足的子台顯得有精神多了,話也多了起來,還能邊走路邊跟我們聊天,跟剛剛去程的狀態實在天差地別。
  剛剛才走過的地方,從另一個角度看似乎又是新天地,因此拿起相機不斷按下快門,深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圖說:這是剛剛經過的馬蒂雷卡溪的出海口,從這個角度看又是另一番風景。
圖說:沿途皆有明確的指標和解說牌,只不過全使用巴斯克文,因此我們並沒有停留閱讀。

圖說:說也奇怪,回程的上坡路子台走得很好,可去程時一直唉唉叫,真不知道為什麼反應差這麼大!
圖說:從高處遠眺的海岸地形,是不是令人心曠神怡呢?

  經過巴祖科灣(Bahía Baxuko)時,我們決定走下海灣探看,發現這裡已經有不少人在此泅水、做日光浴,喜歡玩水的子台當然不願意錯過這個可以下水的機會,最後除了我和朋友的小孩以外,其他人全都脫到只剩一條內褲下海游泳去了!

圖說:走下海灣一看,發現人還不少!

圖說:海灣的石頭長滿了青苔,色澤十分美麗。

圖說:父子倆在岸邊泡一下水,朋友早就下海去游個痛快了!
圖說:搞了半天才下海游泳的兩人。
  身上一堆裝備不方便下海的我就留下來顧東西,太陽很大,卻不覺得熱,真的是滿神奇的經驗的。海岸的生態十分豐富,隨隨便便都能看到一個巴掌大的螃蟹在石頭上爬來爬去。

  下水過後的子台彷彿重生,回程的腳步變得輕盈許多,不知不覺就回到步道入口了。

  我們在伊格爾燈塔餐廳(Restaurante Faro de Higuer)裡點了一杯冰涼的飲料,邊喝邊看風景邊聊天,一身的暑氣也在如此愜意的氣氛之下消洩無蹤。

  這次的健行除了解說牌是西班牙文之外,說實在的我完全沒有感覺我身在西班牙,倒是最後我們在餐廳點餐的時候,因為沒有人會說西班牙文,因此只好用英文點(最後還硬要用西文說聲謝謝),才讓我終於有「出國」的感覺!

--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