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42119根特(Gent),總有一天

  這是我們2018年比利時之旅的最後一站。 

  我們在距離那慕爾(Namur,見此篇)不遠的民宿住了兩晚,經歷了兩天的時間,總算體驗了比利時瓦隆大區一些風土民情,心滿意足的我,問JY有沒有想去比利時哪裡看看,他說他想去布魯日(Brugge,見此篇),我卻回說我2009年就已經去過了,可不可以去別的地方?

  他白了一下眼,明明就是我問他想去哪裡的,現在可好,給了答案又被否決,他乾脆反問我:「妳呢?有沒有什麼想去的地方。」

  其實是有的,可是距離那慕爾有段距離,位在佛萊明大區

  「比利時又不大,妳說說看!」JY顯得有點不耐煩,覺得夫妻之間就有話直說,幹麻如此迂迴扭捏?

  「根特(Ghent)」,我用英文的發音說,JY聽得一頭霧水。後來才知道,荷語念成「費茲(Gent)」,法語則念成「崗(Gand)」,因此中文的音譯根本是因為英文的念法而這麼翻的

  於是,我們全家隔天背著兩個大背包,拉著一個手提行李箱,浩浩蕩蕩的搭上火車。

  抵達根特聖彼得車站(Station Gent-Sint-Pieters)後,把大行李通通交給置物箱保管,來到車站前的輕軌站,搭輕軌前往我們的第一站:伯爵城堡

--

伯爵城堡(Gravensteen)

  伯爵城堡的「伯爵」如我所料,正是法蘭德斯伯爵

  不過究竟是哪一位法蘭德斯伯爵建造的呢?這也是我參觀城堡時才知道的。

  搭輕軌從火車站來到伯爵城堡是最便捷的方式,輕軌站就在城堡正前方,一下車就到了!

圖說:伯爵城堡前方有許多輕軌的軌道,搞得子台完全不想進去參觀,只想看輕軌來來去去!

  我們其實在周圍繞了一下才決定買票參觀,這個決定是對的,的確非常值得,因為它是法蘭德斯地區唯一僅存防禦系統幾乎完好的軍事建築了,從城堡的一側還能見到護城河流經,實屬難得。

圖說:如果有空的話,伯爵城堡旁有座「斬首橋(Hoofdbrug/Onthoofdingsbrug)」,由此可以拍攝被護城河圍繞的城堡。斬首橋橫跨在萊厄河(Leie)上,在中世紀是處決殺人犯和強姦犯的地點。有個有趣傳說:1371年,一對父子因挺身對抗伯爵被判死刑,行刑前伯爵告訴二人,只要先砍下對方的頭的人,就能保全性命,於是父親決定讓兒子砍掉自己的頭,當兒子將劍高舉過頭,沒想到劍卻斷成兩半,似乎是伯爵因偉大的父愛而被感動,因此在劍上動了手腳。

  傳說,首任法蘭德斯伯爵博杜安一世(Boudewijn I)在此興建了一座木造城堡,用以抵禦南侵的維京人。

  現在所見的城堡是亞爾薩斯的菲利普(Filips van de Elzas,1143-1191)於1180年重新翻修的,他將城堡修建成能夠彰顯伯爵地位與權力的象徵,以抗衡萊厄河對岸貴族的石砌別墅。

圖說:城堡中央高約30公尺的城樓,在12至14世紀間為法蘭德斯伯爵的住所。

  到了路易二世(Lodewijk van Male,1330-1384)統治期間,這位當權者卻讓為伯爵城堡的舒適度不足以與他的身份匹配,因此搬到了附近的瓦勒王子宮殿(Prinselijke Hof ten Walle),也就是後來的王子宮殿(Prinsenhof),這裡是勃艮第公爵好人菲利普(Philippe le Bon)青年時期的居所,亦是日後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Karl V)的出生之地。

  而後,城堡於1353年起作為鑄幣所,1407年作為法蘭德斯議會,後來有好長一段時間作為監獄之用。

  19世紀,城堡出售給私人企業,用作紡織工廠。當工廠遷至郊外後,城堡面臨拆除的命運。

  對於一般民眾而言,這座中世紀城堡是封建濫權酷刑行使宗教迫害的象徵。

  然而在輿論與專家兩造的拉扯下,根特市政府決定收購城堡,並聘請建築師約瑟夫·德·韋勒(Joseph de Waele)將它「還原」至歷史的某一時期。

  師承法國古蹟修復大師歐仁·維奧萊-勒-杜克(Eugène Viollet-le-Duc)的德‧韋勒,決定將城堡的模樣依亞爾薩斯的菲利普的時代修復,讓人一眼便知這座城堡來自中世紀。

  目前城堡內部展出了橫跨數個世紀的武器和刑具,像是令我毛骨悚然的斷頭臺、比JY還高的手劍都令我印象深刻。

圖說:我很想知道這支劍這麼重,有可能一隻手拿起來嗎?

圖說:在紀念品店扮起了騎士的子台,可愛極了!

  除此之外,登上城樓屋頂,看出去的風景也是美不勝收,根特的天際線被四座高聳的塔樓占據,左邊三座是根特著名的「中世紀天際線」,由左至右分別是聖巴夫主教座堂(Sint Baafskathedraal)、根特鐘樓(Belfort van Gent)和聖尼古拉教堂(Sint-Niklaaskerk),最右邊那一座則是20世紀才興建的郵政大樓

圖說:從伯爵城堡的城樓頂端往下看就是聖維勒廣場,這裡有許多餐廳的露天座位,氣氛十分悠閒熱絡。

  以伯爵城堡悠久的歷史而言,其實是非常值得參觀的,登上城樓頂部的風景也是一絕,但不知為何,它並非當地最熱門的景點,所以訪客人數相對來說並不如預期的多,可以與城堡盡情的合照也無需避開人潮,又能了解根特歷史的濃縮精華,非常推薦給大家!

--

聖維勒廣場(Sint-Veerleplein)

  伯爵城堡對面的聖維勒廣場得名的13世紀建於廣場南側的聖維勒教堂(Sint-Veerlekerk),是法蘭德斯伯爵及其朝廷官員做彌撒的宮廷教堂,於1581年拆除。

  自15世紀至18世紀,廣場一直都是處決犯人的地方。當伯爵城堡改作為鑄幣所時,偽造錢幣的罪犯也會在此被處極刑,即將犯人丟進沸騰的油或水中。

  除此之外,16世紀根特共和國(Gentse Republiek,1577-1584)建國者之一揚‧范‧亨比斯(Jan van Hembyse)亦在此以叛國罪被斬首。

圖說:聖維勒廣場的中央矗立著一根石柱,上頭是一隻坐著的獅子,並拿著根特的橫幅,這是1913年根特世界博覽會期間安置在此的。

  如今廣場周圍的建築物全成了被保護的古蹟建築,非常值得花些時間佇足欣賞。如2號的「奶油燉雞(Waterzooi)」,「Waterzooi」在荷蘭語直譯為「沸騰的水」,奶油燉雞是根特的當地美食,這道料理以白醬和雞肉及少量蔬菜一起水煮,口感類似濃湯的燉品。

  根特與其他低地國的城市一樣,都有著許多販售糧食和肉品市場,如位於伯爵城堡正對面的魚市場(Oude vismijn)。

  魚市場早就不賣魚了,不過他的入口立面還是看得出端倪。

  身為根特最古老的市場之一,魚市場北有伯爵城堡、西臨利沙運河(Lieve)、南濱萊厄河,1689年興建的門樓上方,有最原始的海神涅普頓雕像,兩側有後來加上去的兩位河神-分別是男河神斯海爾德河(Schelde)和女河神萊厄河

  說實在的我也實在是不知道為什麼斯海爾德河是男的,萊厄河是女的,我只知道萊厄河是海爾德河的支流,在根特交會。

  我們在廣場上一間叫作「In Choc」的甜品店外帶了一份冰淇淋鬆餅,在萊厄河畔找了個地方坐下吃,熱熱的鬆餅配上香濃的開心果口味冰淇淋實在超對胃,我們三個人沒兩下就把鬆餅給分食光了,好吃到JY還想再外帶一份!

--

蔬菜市場

  往南走,過了橫跨於萊厄河上的肉市大樓橋(Vleeshuisbrug)後,我們來到了蔬菜市場廣場(Groentenmarkt),這裡最醒目的建築莫過於石砌的肉市大樓(Groot Vleeshuis),

  其實這裡一開始是牛市場(Veemarkt),1366年至1689年間作為魚市場,當時載滿魚獲的船隻可以直接在萊厄河畔卸貨,肉市大樓臨靠萊厄河、接近路面的牆面,仍看得到這為了供應漁獲而設置的通道拱頂。   

圖說:蔬菜市場廣場上的鬆餅屋,根特有多家鬆餅屋,屬於長方形的布魯塞爾鬆餅

  我們在廣場上的一側發現販售著根特的特產-鼻子糖(Cuberdon)的手推車,好奇的我馬上上前去看看,一包5歐元,馬上買來吃吃看!

  這種紫色的糖果呈圓錐形,聞起來甜甜的,帶有果香味。咬了一口,外面硬裡頭軟,味道讓我很不能接受,我以為會比較像水果軟糖,結果事實上並非如此!連一向愛吃甜食的兩隻法國大螞蟻吃了一口都皺了眉頭。

  這包鼻子糖後來就塞進我們包包裡,直到我們到了住在米盧斯(Mulhouse,見此篇)的法國朋友家,整理行李時才將被遺忘多時的鼻子糖翻了出來,拿去和朋友的小孩分享。

  朋友的三個孩子吃過了之後,一臉嫌棄的表情,我才發現並不是所有甜食都對法國人的胃的。

  說到這個鼻子糖,中文雖然這麼稱呼,不過在法文卻稱作「牧師的帽子(chapeau de curé或chapeau-de-prêtre)」。它是源產自東法蘭德斯的糖果,一說是布魯日的神職人員發明的,因此有「牧師帽」這個名稱;另一說則是根特當地的藥劑師德‧文克(De Vynck)無意間發明的。

  在荷蘭語中將之稱作「小鼻子(neuzeke)」或「根特鼻(Gentse neus)」。

  因為鼻子糖的保存期限只有三週左右,所以鼻子糖並沒有出口到其他國家,這意謂著除了在比利時,其他國家都吃不到這種糖果。也因為如此,鼻子糖其實相當受到外國遊客的青睞,根特有兩家鼻子糖攤販還因此爆發了「鼻子糖戰爭(neuzekesoorlog)」,相當激烈!

--

穀物市場廣場(Korenmarkt)

  穀物市場廣場可說是根特最美的廣場,亦是根特的心臟,它連接了根特最繁忙的兩條購物街-北邊的鑄幣所小路(Kortemunt)和南邊的維德路(Veldstraat)。

  根特在11世紀獲得穀物專賣權,這意味著來自法國北部的穀物必須經過根特才能賣到法蘭德斯伯國的其他地方。

  穀物藉由斯海爾德河和萊厄河的河運送到根特,並在距離廣場不遠的穀物碼頭(Korenlei,左岸)和香草碼頭(Graslei,右岸)卸貨,然後再送倉庫裡存放兩週後才運到穀物廣場上交易,穀物市場因而得名。

圖說:其實今日我們稱右岸為香草碼頭,不過這是18世紀才有的稱呼,在這之前,無論哪一岸都稱作「穀物碼頭」。此處在中世紀是十分繁忙的港口,行會建築櫛比鱗次,由南至北為布拉邦哥德式的船長行會(Gildehuis der Vrije Schippers ,1531年)、巴洛克風格的第二座穀物秤量房(Tweede Korenmetershuis,1698年)、關稅收費站(Tolhuisje,1682年)、羅馬式的倉庫( Spijker,12世紀)以及法蘭德斯文藝復興風格的第一座穀物秤量房(Eerste Korenmetershuis,1435年)。

  廣場四周的建築美到讓我不停按下快門,行走速度在此變得緩慢,要不是JY一直提醒我往前走,真不曉得會待多久?

圖說:根特的星巴克(最左邊那座建築物)就是位於穀物市場廣場上。

  廣場的東側是等一下才要去參觀的聖尼古拉教堂,西側則是舊的郵政大樓(Oud Postgebouw)。

  我們走進去晃一下,發現裡頭已經改建成購物中心,雖然如此,內部還是保留了許多舊的建築元素,逛起來滿舒服的!

圖說:建於1898年至1909年的郵政大樓,一樓已改建為購物中心,名字就稱作「郵局(De Post)」,二樓則是高級旅館,名字也和郵局有關,稱作「郵局1898(1898 The Post)」。

--

聖米歇爾教堂(Sint-Michielskerk)

  在穀物碼頭走了一圈後,我們決定去聖米歇爾教堂看看。

圖說:穀物碼頭靠近聖米歇爾橋的第一棟建築,坐在窗邊的人很幸運,一轉頭便是無限美麗的風景,而他,卻看著手機,於是我拍下他。

  這裡的人群明顯減少許多,說明它並非根特熱門的景點。

  聖米歇爾教堂是一座從來沒有完工的教堂,始建於1440年,為了和安特衛普Antwerpen,見此篇)的聖母教堂鐘樓較量(123公尺),在1662年有計畫建築一座高134公尺的鐘樓,不過在缺乏資金下從未完工,因此乍看之下十分怪異,有一種矮了一截的突兀感。

  我們繞進了教堂裡,如我所料,人並不多。

  裡頭有一些頗值得一看的畫作,其中安東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1599-1641)的《十字架上垂死的耶穌》最負盛名,其他還有加斯帕‧德‧克哈耶(Gaspard de Crayer,1584-1669)、菲力普‧德‧尚帕涅(Philippe de Champaigne,1602-1647)和揚‧揚森(Jan Janssens,1590-1650)等法蘭德斯畫作的作品。

  走出教堂,回頭走去,聖米歇爾橋(Sint-Michielsbrug)上的風景令人流連,向左,是穀物河岸和香草河岸成排的立面,前方,是三塔相連(Drie Torens)的經典美景。

  我總覺得旅行最美的瞬間總在不經意的時候被捕捉,那一刻,突然感謝起聖米歇爾引我過了橋。

圖說:聖米歇爾橋上的風景。這座橋很新,1909年完工,橫跨於萊厄河上,算一算只有百餘年的歷史。

  為了預備1913年的世界博覽會,根特市府早在19世紀末便開始準備,由建築師路易‧克洛凱(Louis Cloquet)負責多項建設計畫,例如郵政大樓聖米歇爾橋以及根特聖彼得車站都是他的作品,也成功的讓這座中世紀風情的城堡,跨向嶄新的世紀。

--

聖尼古拉教堂(Sint-Niklaaskerk)

  緩步走向聖尼古拉教堂,根特的地標之一,它是根特最古老、最宏偉的建築,是斯海爾得河流域哥德式建築的代表作。

  教堂的建築形式十分特別,稱為「斯海爾德哥德式(Gothique Scaldien)」或「圖爾奈哥德式(Gothique Tournaisien)」。這種形式誕生於比利時的圖爾奈(Tournai),在12世紀至13世紀盛行於圖爾奈主教區(包含法蘭德斯伯國大部分的國土),由於大部分的例子皆位於斯海爾德流域,因此又稱「斯海爾德哥德式」。

  中世紀穀物的專賣權帶給了根特許多財富,聖尼古拉是漁夫麵包師傅商人的守護神,於是在13世紀便在市場旁興建了這座奉獻給祂的教堂。

  教堂最特別的部分是使用了堅硬的圖爾奈青石作為建材,十字甬道的正上方的採光塔(Tour-lanterne)氣勢磅礴,推薦大家一定要繞到後殿看看!

圖說:由於聖尼古拉教堂的立面將採光塔擋住了,所以建議大家繞到後殿去,才能更清楚的看到。

--

鐘樓(Belfort)

  另一個清楚看到整座尼古拉教堂的方式,則是上到隔壁的鐘樓

圖說:從鐘樓俯瞰聖尼古拉教堂的風景。

  老實說我們一開始很猶豫是不是要買票上樓,看了看時間,再半小時就是下午四點了,售票人員說可以就近看到內部鐘琴的運作,讓我們心動了!

  於是,買了票,搭乘電梯,上到91公尺的鐘樓。

圖說:鐘樓三樓展示了最大的鐘。

  我們很幸運,在四點以前來到了鐘樓最高的五樓,這裡擺放了16世紀鑄造的44座鐘琴,由於沒有開放,因此只能站在階梯上向內窺探。我們一家人全擠在樓梯,引來了其他人的好奇,也跟著我們塞在那小小的空間。

  四點一到,鐘琴聲響起,聲音卻不若我想像的響亮,我突然想起,法蘭德斯地區的鐘聲不是那種「噹噹噹」的聲音,而是像敲奏鐵琴一樣,是有音階的!

  時鐘的報時系統和機械裝置位在四樓,我們跟著眾人圍觀了好一陣子,接著下到三樓,放置著最大的那口鐘-鑄於1948年的羅蘭(Klokke Roeland)還在動,看著重達六公噸的大鐘努力的搖晃著,一旁支撐的材料全是木頭作的,心中油生對於建築的維護的欽佩。

圖說:根特鐘樓最頂端有著著名的噴火龍,鍍銅的火龍金光閃閃、十分耀眼。鐘樓東側則是建於15世紀的布料廳(Lakenhal),布料廳還有一座名為「Mammelokker」的附屬建築,1741完工,路易十五風格,當時是市立監獄獄卒的住所,因立面龕楣的淺浮雕描述了《西蒙與佩羅》的場景:前去探監的女兒佩羅,正用自己的乳汁餵哺多日未進食的父親西蒙,因此又名《羅馬人的善舉》。

  根特有兩處古蹟被列入世界遺產,第一處即為鐘樓,建於13~14世紀是行會發達及高度自治的象徵,亦是招募士兵之處。

  第二即為距離市中心稍遠的小貝居安會院(Klein Begijnhof)。根特共有三座貝居安會院:老貝居安會院(Oud Begijnhof Sint-Elisabeth)、大貝居安會院(Groot begijnhof)和小貝居安會院。若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前往參觀。

圖說:鐘樓的滴水嘴獸,後方是市政廳(Stadhuis),15世紀動工,直到18世紀才竣工,因橫跨數個世紀,因此融合了哥德巴洛克文藝復興等多種風格,值得一提的是,市政廳於1870年代進行了修復和重新設計,知名的古蹟修復大師維奧萊-勒-杜克亦參與其中。市政廳有一個房間稱作「協議廳(Salle de la Pacification)」,是因為1576年尼德蘭17省代表在此召開會議,為了共同抵抗西班牙軍隊的掠奪以及南北兩派的內戰,在此簽訂《根特協議(Pacification de Gand
)》。

  鐘樓不遠處,就是根特最有名氣的教堂-聖巴夫主教座堂,這座教堂有許多值得一看的地方,它是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受洗的教堂,亦有范‧艾克兄弟(Hubert van Eyck和Jan van EyckJan van Eyck)的三連祭壇畫《神秘羔羊之愛(Adoration de l'Agneau mystique)》,以14幅畫組成,被譽為15世紀法蘭德斯繪畫的最高傑作!

  可惜的是,我們並進去參觀。

  那時距離我們出發到布魯塞爾機場的時間,大概還有半小時吧!參觀完鐘樓之後,我問JY要不要參觀聖巴夫大教堂,他看了看時間,覺得不妥,於是我們在市區悠閒的晃了一下,便搭車離開了。

  後來在火車上,我告訴他聖巴夫大教堂裡,有范‧艾克兄弟的作品時,他眼睛張得老大,一副「妳剛剛怎麼沒有告訴我」的驚訝貌,他摸著額頭、彷彿剛被什麼重物重擊過一樣的對我說:「妳知道那幅祭壇畫多有名嗎?」

  「我知道。」我淡淡的回他。

  我心想,一定會有機會再來的

  我常常聽到人家說,哪個地方去一次就心滿意足,我卻想,如果可以,我要隨心所至。

  真的想去,就一定能夠。

  真的很想的,就一定可以辦到的。

  總有一天。

--

不免俗的來些歷史

  根特的字源是高盧語「condate」,意為「匯聚」,這說明了根特的地理位置:斯海爾德河萊厄河(法語稱利斯河,Lys)的交會之處,這種沼澤地利於畜牧業,「羊毛長在羊身上」,大量的羊生產了大量的羊毛,中世紀的根特便因紡織業而致富,也因為如此,法蘭德斯一直與英國一直保持密切聯繫的原因之一。

  在11至13世紀時,撇除義大利半島,根特是當時歐洲人口次多的城市(最多的是巴黎),擁有65000居民。

  14世紀的法蘭德斯,高度活躍的工業讓社會組織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布魯日根特伊珀爾(Ypres)等高度自治的城市愈發想要擺脫封建的束縛。

01.jpg - temp 9圖說:堡壘路(Burgstraat)4號的建築,現為餐廳-「加冕的頭像(De Gekroonde Hoofden)」,立面上真的有許多戴著皇冠的頭像,共有14位,這些人全是法蘭德斯伯爵,不過要認清是哪一位可真的不容易,唯一確定的是,最下面那一排四個頭像是哈布斯堡王朝的君主。它的前身是一座同名旅館(Huis der Gekroonde Hoofden),建於1555年至1560年間。

  百年戰爭前夕,丹皮耶王朝(Maison de Dampierre)的路易一世(Louis I de Nevers)採取的親法反英政策根本就是自尋死路,受到法王腓力六世(Philippe VI)的徵召,他於1335年率領法蘭德斯戰艦對抗英格蘭,此舉引起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三世(Edward III)的強烈不滿,下令禁止出口羊毛至法蘭德斯,重挫當地紡織業,忍無可忍的根特市民於1337年揭竿起義。

  資產階級出身的雅各布‧范‧阿特費爾德(Jacob van Artevelde)被推舉為起義的領袖,一開始他採取中立的態度,不過後來情勢急轉而下,遂與英格蘭結盟。

  1340年,愛德華三世在范‧阿特費爾德的邀請之下來到根特,並在根特的星期五廣場(Vrijdagmarkt)宣布登基為法蘭西國王,此舉預示了百年戰爭的正式揭幕。

  范‧阿特費爾德雖然讓法蘭德斯與英格蘭恢復貿易,卻未能改善經濟,造成民怨四起。1345年5月2日,因為工資糾紛,織布工人和縮絨工人在星期五廣場爆發肢體衝突,約有500名縮絨工人被丟進萊厄河裡淹死,這一天在歷史上被稱作「邪惡星期一(Kwade Maendag)」。

  同年七月,范‧阿特費爾德遭到埋伏、遇刺身亡,而地點恰巧就是星期五廣場

  范‧阿特費爾德成為根特人民心中永遠的「智者(wijze man)」,在他死後的幾個世紀,根特甚至被稱作「阿特費爾德市(Arteveldestad)」,他的雕像於1863年被立於星期五廣場。

  (附帶一提,這座廣場原先矗立著查理五世的雕像,但他並未善待根特人民,因此後來改成放置范‧阿特費爾德的雕像。)

  路易二世在父親路易一世於克雷西戰役(Bataille de Crécy)死後接任法蘭德斯伯爵,他不如父親一味的採取親法政策,反倒比較站在自身利益為考量,哪裡較有利就靠哪邊,儘管黑死病於1348年爆發,但他卻允諾帶給國家三十年的和平與安定。

  然而,路易二世的政治生涯以血腥的動亂為終,1379年,根特爆發了白帽起義(Révolte des Chaperons Blancs),又稱根特紡織工人起義(Révolte des Tisserands Gantois ),在范‧阿特費爾德之子菲利普‧范‧阿特費爾德(Philippe van Artevelde)領導之下,布魯日和伊珀爾首先響應起義,而後蔓延至整個法蘭德斯,最後在法國的干預之下,起義失敗了。

  路易二世積極的為王國鋪路,將唯一的女兒,也就是後來的法蘭德斯女伯爵馬勒的瑪格麗特(Margaretha van Male)許配給勃艮第公爵菲利普二世(Philippe II l'Hardi),在瑪格麗特死後,根特併入勃艮第公國。

  勃根第王朝統治期間,人民起義仍沒有少過,最為人知的人民起義是菲利普三世在位期間,於1449年開始,1453年的哈弗爾戰役(Slag bij Gavere)為結,結果造成經濟中心由法蘭德斯移往布拉邦。儘管如此,根特仍具有強大的影響力。

  未來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於1500年於根特出生,然而他卻絲毫沒有善待他出生地的人民。

  用於對外戰爭所課徵的嚴苛稅收是人民起義的主因,根特人民拒絕納稅,並在1539年起義,這也是根特史上最著名的人民起義。

  查理五世決定從西班牙北上,親自解決叛亂。

  當他帶著軍隊來到根特,人民不戰而降,鐘樓的羅蘭大鐘被摘除,象徵根特不再擁有自治權。

  人民起義的領袖被處決,其他人則以遊街(Amende Honorable)的方式羞辱他們。遊行當天全部的人皆赤腳行走,懇求查理五世的寬恕,遊行人員包含318名行會成員、50名織布工和30名貴族皆穿上黑袍,另有50名身著白上衣、頸部掛上絞索臨時工(稱作creeser或krijser,為當時最貧窮的階級),他們脖子上的絞索象徵他們罪有應得,不應思反。

  因此,根特人從此被稱作「佩戴絞索的人(Stroppendragers)」。

  根特每年夏季舉行的中世紀慶典,會有都脖子上套上絞索、身穿白襯衫的演員在街上游行,以紀念這場起義。

  八十年戰爭期間,低地國17省的領袖於1576年在根特市政廳中簽署《根特協議》,決定南北同心,對抗西班牙軍隊,並在喀爾文領袖的領導之下,建立了根特共和國(Gentse Republiek,1577-1584)。

  然而,西屬尼德蘭總督亞歷山大·法爾內塞(Alessandro Farnese)很快就攻陷了根特等低地國南部城市,根特很快又成為天主教城市。

  當八十年戰爭結束後,根特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亦隨之終結。

  堅韌的根特人像打不死的螞蟻,在17世紀又東山再起,長達兩世的時期,根特成為比利時最大的城市,直到1845年開始為期三年的饑荒為止。

  (1794-1814)的根特興盛繁榮,並成為歐洲大陸第一個工業化的城市,比利時工業間諜利芬‧鮑文斯(Lieven Bauwens)於1800年將英國的紡織機「騾子珍妮(Mule Jenny)」偷渡到根特,使得根特的紡織業梅開二度,成為「歐洲的曼復斯特」,他還因此被任命為根特市長,不過一年後就離職了。

  從1811年開始,隨著拿破崙的大陸封鎖政策開始發揮作用,根特的紡織業開始衰退。但比封鎖更糟糕的是政策的解除,因為英國的競爭也讓根特的紡織業如臨大敵。

  接續而來的荷蘭聯合王國統治時期(1815-1830)並不長,因為很快的比利時在1830年就爆發革命了。

  相對於布魯塞爾、布拉邦地區、列日和那慕爾等城市積極的「脫荷」,根特在比利時革命中採取反對的立場,根特的資產階級有大多是擁護荷蘭皇室的「奧蘭治主義者(Orangisme)」,縱使他們更傾向於使用法語溝通。

  雖然荷治時期僅有短短的15年,但根特大學(Universiteit Gent)在這一時期成立,由荷蘭國王威廉一世創建(1817年),是比利時最早以佛萊明語教學的大學

  連接北海的根特-泰爾訥曾運河(Kanaal Gent-Terneuzen)也是在這一時期(1824-1827)開挖,但由於出海口位於荷蘭,比利時獨立後,這條運河被荷蘭封鎖了十年,造成當地經濟崩潰,促使比利時第一個工會-紡織工會(Broederlijke Maatschappij der Wevers,BMW)誕生(1857年),並使得根特成為比利時社會主義運動的發源地!

  1913年根特舉辦了世界博覽會應該是根特近代歷史最重要的事件。

  很幸運的,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根特幾乎沒有遭受轟炸,因此許多輝煌雄偉的歷史建築皆能完好的留存至今。


比利時行腳: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