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301241暢遊比利時海岸線-海岸輕軌(Kusttram)

  2018年9月1日,我們全家隨著外子JY來到新魯汶(Louvain-la-Neuve,見此篇)的天主教魯汶大學參加研討會,一共安排了五天的時間遊歷比利時。

  這是我第二次踏上比利時的國土,過程卻十分坎坷。

  JY早在出發前買好了馬賽布魯塞爾(Bruxelles,見此篇)的Thalys車票,從巴黎到布魯塞爾只要一個半小時,而從馬賽到巴黎也只要三個多小時,安全、快速又舒適。

  加上這是我們第一次有機會搭到Thalys,身為鐵道迷的子台期待了好久好久。

  我們提前30分鐘抵達馬賽的聖夏爾車站(Gare de Marseille-Saint-Charles),看好月臺號碼後,就在月臺上等待。

  奇怪的是時間已經快到了,卻看不到火車進站,明明Thalys的暗紅色的塗裝超搶眼的。

  在發車前五分鐘,總算看到姍姍來遲的火車進站了,我們一上車,發現很奇怪,怎麼都沒有其他的人跟著上車呢?

  一問之下,才發現我們上的車是從布魯塞爾開到馬賽的Thalys。而我們要搭的那班車,在另一個月臺。

  我們大包小包的衝到月臺,我們要搭的那一班Thalys早就開走了!(剛剛經過的時候還興奮的拍照啊!)

  後來才知道,原來JY看錯月臺了。

  其實馬賽車站的資訊看板有分成「出發班次(Départs)」和「到站班次(Arrivées)」,還用不同顏色加以區別,出發班次是藍色看板,到站班次則是綠色看板。不知道為什麼,JY還是看錯了,果然人有失足之時,而且還一失足成千古恨!

  也因為這樣,我們得再花錢買一次車票,將近24000元臺幣只能咬著牙給他花下去。

  更慘的是,當天另一班車比較慢,從馬賽到布魯塞爾要將近7小時,也就是說我們抵達布魯塞爾都半夜了……

  於是,我們在火車上用極為悲情的心情吃晚餐,也沒心情看風景(是說後來天色也暗了,什麼也看不到),一路上JY忙著看能不能退票,多少賺回一點差額,我則是查詢轉乘的火車,很怕到布魯塞爾的時間已經太晚,沒有火車前往新魯汶了。

  子台倒是厲害,那時他才五歲,在車上竟然十分清醒,興奮的東張西望,彷彿在火車上就有氣力。

  實際到新魯汶已經是半夜一點多了,我們夫婦倆還撐得住,卻擔心孩子太累。沒想到他還能幫我們拖行李,從車站走到旅館……

  旅館很棒!真的很舒服!

  我們洗完澡準備上床睡覺的時候已經是快三點了。子台還叫我說了一個睡前故事才肯睡覺,體力真是驚人。

  我們的比利時之旅就這樣以如此驚天動地的過程開始了,不過命運似乎還不想放過我們。

  因為人為的疏忽,我們比利時之旅的照片全不見了!連帶那年13天的越南之旅、9天的南韓之旅、還有暑假一起去的瑞士和法國旅行的照片,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篇文章裡所有的照片,都是含著眼淚從臉書抓下來的,數量並不多,但幸好留下了一些,彌足珍貴的回憶。

--

  隔天,累得要死的我們睡到快十點才醒。

  用完超豐盛的早餐,我們打算前往海岸搭乘全世界最長且仍在運營中的輕軌海岸輕軌(Kusttram)。

  會知道這個訊息是從時報出版的旅遊指南《比利時-知性之旅》上看來的,我習慣在旅行前閱讀當地的歷史,這一套系列叢書文筆極好,閱讀起來不僅長了知識,也增了文釆。

  既然都是第二次來到比利時了,就想去自己有興趣的地方玩,子台想搭輕軌和騎鐵道自行車(見此篇),我則是想去瓦隆大區的首府-那慕爾(Namur,見此篇)走走,聽聽比利時人怎麼說法語!

  一出發就遇到火車大誤點,加上當天正好是比利時高中以下的開學日,所以誤點得更嚴重!

  從新魯汶到克諾克車站(Station Knokke)需轉兩次車,距離不長,卻足足花了兩個多小時。

  接下來五天的旅行,我們都靠火車和公車移動,才明白比利時的火車和公車誤點根本就是常態。

  推薦大家事先下載比利時火車的app-SNCB/NMBS,火車誤點和月臺更動都會顯示,而且還可以線上購票,我用臺灣的信用卡都沒有問題!

--

旅途記事

  我們到達克諾克已經是下午兩點了,而JY趕著晚上七點回到新魯汶參加研討會舉辦的迎賓晚會,時間實在不多,因此我們也只能搭輕軌,沒辦法去太多地方。

圖說: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抵達克諾克車站,中途一度想放棄去別的地方,但子台非常堅持,到的時候他開心到不行,整個人像是在天堂一樣。克諾克是比利時第一名的海濱度假勝地(物價也高得嚇人),附近即是布魯日(Brugge,見此篇)的舊港-茲文自然保護區(Zwin Natuur Park)所在。

  我們直接往海岸輕軌車站走去,子台一看到海岸輕軌,興奮到不行,然後開始念他的軌道經:「媽,妳看!這裡的軌距是米軌,這麼窄。」

圖說:從兩歲開始愛上「有軌」電車,只要是有軌道的他都喜歡,舉凡火車、高鐵、捷運和輕軌都愛。

  會答應他來搭海岸輕軌,其實也是我的私心,想說第一天的旅行,就邊搭輕軌邊看海,多麼愜意啊!

  我們買了可以自由上下車的一日票,然後搭上輕軌,跟這座無緣的城市說再見了!

--

  比利時的海岸輕軌(Kusttram),顧名思義就是沿著比利時海岸線行駛的輕軌

  比利時的海岸線和北邊的荷蘭和南邊的法國比,實在是短到不行!

  我有個比利時朋友,夏季時在臉書上常常看到她放去法國海灘做日光浴的照片,我好奇問她為什麼不去比利時的海灘,結果她回我:「妳要不要看一下比利時的海岸線有多短……,沙灘有跟沒有一樣!」

  比利時的海岸線僅有66公里,法國有3427公里,荷蘭有451公里。至於臺灣,全長則有1200公里,不過能戲水和游泳的沙灘不多,而且乾不乾淨又是一個大問題……

  海岸輕軌最酷的是,它的起點和終點都位於國界附近!北起荷、比國界7公里的克諾克、終於法、比國界2.5公里的德潘訥De Panne),全長67公里,全線行駛時間需2小時21分。

  全線共有68個車站(截至2021年7月1日),軌距為1000公釐(就是俗稱的「米軌」),1885年開通,1908年電氣化,算一算也有百餘年的歷史了!

  雖然名為「海岸輕軌」,但其實大部分的時間是看不到海的。全線能看到海的次數共八次,最長的一次是行駛於米德爾凱爾克(Middelkerke) 時,有五公里的海景。


圖說:維基百科荷文頁面的照片就在是米德爾凱爾克拍攝的,米德爾凱爾克位於奧斯滕德的附近,如果想同時拍攝輕軌與大海,來這裡準沒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原本我很期待一邊搭車,一邊看海景,不過因為時間不足,我們從克諾克出發,只到奧斯滕德(Oostende)就下車了,因此我大部分看到的風景是把大海擋住的沙丘。

--

  時間已經下午三點多,還沒吃午餐的我們早就餓到後背貼前胸,於是決定在布蘭肯貝赫(Blankenberge)下車覓食。

圖說:一上車就興奮得東張西望的子台,下車後還是一直看著軌道,完成不想吃東西!
圖說:硬是在軌道旁邊研究了好久才肯離開……

  布蘭肯貝赫也是比利時知名的海灘度假勝地,不過物價硬是比克諾克平價許多。下車的地點離海灘非常近,走兩個街區就能看到沙灘了。

  沙灘上滿滿是做日光浴和戲水的人們,看著大家穿得有夠清涼,穿著長袖長褲的子台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對出生於臺灣的子台來說,九月的比利時已經有點冷了。

  這下可好,看到沙灘忍不住玩起沙來的子台,和看到海的開始無限沉思的JY,兩個人早已忘記饑餓、魂不守舍。
圖說:沿著海灘而闢的海堤路(Zeedijk)上都是面海的飯店和餐廳,還有許多兒童遊樂設施可以讓孩子消耗精力。

  於是我們在岸邊找了家餐廳,快速點完菜後,JY帶著子台去沙灘玩,我則留守在座位,等上菜再打電話叫人。

  餐廳的露天座位就位於堤岸邊,北海就在眼前,天氣晴朗,遠邊的雲朵卻十分陰沉,無怪乎從海上吹來的風偶有冷冽,只要太陽被雲遮蔽,就能讓我冷得直打哆嗦。

  我們點的菜陸續上桌,服務生用法語向我介紹菜色,一聽就知道法語並非他的母語,不過在這觀光地區做生意,佛萊明語、法語和英語應該都能通行無阻。

  來到比利時的海邊,不免俗一定要吃的是淡菜

  我和子台各點了不同煮法的淡菜鍋,比利時和法國不同,配菜一律是炸薯條而非長棍麵包,害得JY一直找不到東西吸盤裡的湯汁,最後只好放棄。

  除此之外,JY還點了一盤魚料理,三個人分著吃,飽到不行。

  最可怕的是薯條的份量,兩份淡菜鍋加起來的薯條堆成一座小山,怎麼吃都吃不完似的,平常愛吃薯條的子台也宣告投降,最後惜食的我們用自備容器打包帶走。

--

  再度搭上輕軌不久,飽足的子台便沉沉睡去。

  這孩子的體力已經到達極限了吧!

  列車沿著海岸緩緩行駛,幾乎不見有人說話,大家都安安靜靜,耳邊只有列車行駛時發出的聲音。

  我們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五點多了,決定在奧斯滕德下車。

圖說:前往火車站看到的景色。濱臨多佛海峽的奧斯滕德是比利時的海上門戶,19世紀以降便是知名的海濱度假勝地。比利時王國開國國王利奧波德一世(Leopold I)第二任妻子、奧爾良的路易絲(Louise d'Orléans,父親是法國皇室復辟的國王路易-菲利普一世),便是在此逝世,享年38歲,因此當地的聖彼得與保羅教堂(Sint-Petrus-en-Pauluskerk)內部有處奉祀她的靈廟。

  子台還在睡,JY只好抱著20幾公斤的兒子下車,走到火車站時,他已經汗流浹背,氣喘吁吁,幸好子台轉睡,便下來自己走。

  他滿臉疑惑,問我們人在哪裡?為什麼不是在輕軌上?他以為我們會搭到終點站德潘訥。

  沒關係,我們要搭火車回新魯汶,子台看著來來往往的火車,眼神又變得專注。

圖說:搭火車總是若有所思凝視著窗外的子台。

--

  回程比去程順利太多,以至我們只花了一半的時間就回到新魯汶。

圖說:新魯汶車站(Gare de Louvain-la-Neuve),僅有兩個岸式月臺的小站。

  JY趕著去參加迎賓晚會,我和子台在空盪盪的街道上隨意亂晃。

  高中以下已經開學了,不過大學還沒,街上的人潮不多,沒有學生的新魯汶恍若一座空城。

圖說:新魯汶是個大學城,於1967年魯汶事件造成的天主教魯汶大學分裂後創建。1967年至1968年的魯汶事件(Affaire de Louvain)後,天主教魯汶大學分裂成兩個獨立的學校:(佛萊明語)魯汶天主教大學(Katholieke Universiteit Leuven,KU Leuven)和(法語)魯汶天主教大學(Université catholique de Louvain,UCLouvain)。

  這裡,無論是商店裡的或是街上的人們都說著法語

  1970年魯汶天主教大學分裂後,以法語為母語的教師和學生改在這裡上課,這座小鎮憑空而造,拔地而起,是比利時距1666年沙勒羅瓦(Charleroi)建城以來,首次新建的城鎮!

  當時的計畫是將城鎮規畫成適合步行的地方,因此整座城市就像建在一塊大水泥地之上,車道和停車場都位於地下。

  在幾乎看不到汽車的大學城散步是非常舒適又安全的事。

  我們一直逛到九點多才回到旅館,拿出午餐留下來早已冷掉的薯條當晚餐吃。

  打開電視,發現正在播出的卡通是由法國和澳大利亞合資製作的新版《北海小英雄(Vic le Viking)》,看著說法語而且變得立體的小威,真有種錯亂的感覺。 


比利時行腳: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