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251509殺手沒有假期,在布魯日(Brugge)之一

  我們在布魯日的鐘樓前停下,我抬頭望著尖頂,脖子仰得好痠。

  「妳有看過一部電影叫《殺手沒有假期》嗎?」旅伴問我。

  「沒有,怎麼了嗎?」我一臉疑惑。

  「這裡就是劇情高潮的拍攝場景」,他解釋。

  回到臺灣的某一天,無意間在電影台看到柯林‧法洛的臉,看到最後才知道那部電影就是《殺手沒有假期》。

  上網找了一下資料,發現電影的原文片名是「在布魯日(In Bruges)」。

--

  科林‧法洛在電影中抱怨著為什麼他的老闆派他去這個比利時的小村莊,我聽完有點哭笑不得。

  布魯日是小村莊嗎?

  我並不覺得,至少在我們到訪時,遊客人數說明了一切。而且,還遇見我們這趟旅行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扒手。

  當時旅伴很慌張的跑來告訴我,有人在拉他腰包的拉鏈,他在扒手得逞前發覺了,趕緊抓著腰包跑了過來。

  他邊說邊指著聚在角落的一群女人,告訴我很像就是她們。

  我拿出手機,佯裝報警。

  此時莫名其妙出現了一個中年男子,用英文搭訕我們,問我們是亞洲哪裡來的?

  我們不疑有他,對於他的問題一一回應。

  他來得突然,他離開得突然。問完一個問沒頭沒腦的問題後,他連再見也沒說就離開了。

  角落的那群女人也不見了。

  我們中了調虎離山之計。

  「難怪那個男人在跟我們講話時,有點心不在焉。」另一個旅伴在事後說出了他的觀察。

  旅伴說他的好心情一下子全沒了,隨之而來湧上的是不自由主的緊張。

  還好,布魯日有的是可以喝一杯的地方。

--

不免俗的來點歷史

  閱讀完維基百科法語和荷語兩種版本的布魯日歷史,發現不同語言果然著重的地方不同。

  布魯日的法文稱作「Bruges」,所以也有人譯為「布呂赫」;佛萊明語的拼法略有不同,拼成「Brugge」,發音和「布魯日」差很多。

  布魯日是比利時西法蘭德斯省(West-Vlaanderen)的首府,因數條運河穿越舊城區,因此有「北方威尼斯」之稱。

圖說:布魯日的運河。如果你想的話,當然有運河的遊船之旅!

  更酷的是,境內有三處古蹟先後入列世界遺產,分別是葡萄園皇家貝居安會院(Prinselijk Begijnhof Ten Wijngaerde,1998年)、鐘樓(Belfort van Brugge,1999年)和布魯日舊城區(2000年)。

  2002年,與西班牙的薩拉曼卡(Salamanque)一同入選「歐洲文化之都」。

--

  布魯日是法蘭德斯伯爵第一代伯爵居住之地,法蘭德斯伯國(Graafschap Vlaanderen)為法蘭西王國最初的12個伯國。

  首任伯爵博杜安一世(Boudewijn I,約830-879)的爵位獲得的過程十分曲折。在他當上法蘭德斯伯爵前,慫恿西法蘭克國王、外號「禿頭」的查理二世(Charles II le Chauve)的女兒朱迪絲(Judith de France,約843-約870)和他一起私奔,氣得國王老爸一狀告上了教皇,要他開除二人教籍。沒想到這一對戀人竟然跑到羅馬為自己的愛情抗辯。

  結果教皇因為考量到政治的局勢,竟然同意二人的婚姻。

  查理二世怒不可遏,氣到差點沒斷氣,於是他使出奸招,假意授予博杜安一世法蘭德斯伯國伯爵之位,要他協助王國抵禦外侮-就是常常南下入侵的維京人。查理二世原本的用意是要藉外力鏟除這個眼中釘,可惜博杜安不但活得好好的,還平息了維京人威脅,他的勢力也因此鞏固了下來。

  朱迪絲是查理曼的孫女,其家族背景實力雄厚,成為王公貴族追求的對象,芳齡才17就已經過兩次婚。

  第一次婚姻的對象是威塞克斯王國的國王埃塞爾伍夫(Æthelwulf),那時她才12歲,而埃塞爾伍夫已經61歲了,兩年後就死了,結果他的次子埃塞爾博爾德(Æþelbald)竟然迎娶了他的繼母朱迪斯,但他也走上跟父親一樣的路,兩年後也死了。

  這個時候的朱迪絲才16歲。

  傳說中,博杜安一世在朱迪絲未嫁前就對她傾心,奈何她的地位崇高,始終無法接近她。

  歷經苦難終於結為連理的兩人,定居在雷耶河(Reie)與其支流奶油溪(Boterbeke)匯流之處的小島上,這座島上本來就有一座堡壘,維京人稱之為「Bruggia」,即碼頭或橋頭之意,後來演變成這座城市的名稱。

  附帶一提,朱迪絲和博杜安至少生了三個兒子和二個女兒,不過她不到30歲就去世了。

  雖然人生短暫,不過為了愛情違抗父命與傳統道德,也算是一代奇女子。

--

  布魯日的商業的黃金時代由一道潮汐開啟。

  1134年,一道潮汐開闢了一條河道-茲文河口(Zwin),使得布魯日能過直通北海。

  這是上帝給布魯日一份大禮。

  布魯日以在臨海處築了一座大壩,並在此發展一座新興的村莊作為貨物的集散地,在此交易著英國的羊毛、加斯科涅(Gascogne)的葡萄酒、瑞典的煙燻鯡魚和法蘭德斯的紡織品。

  商業的發展帶動城市的繁榮,布魯日在1200年獲權舉辦市集,並享有稅收的優惠,並吸引了來自呂貝克和漢堡的漢薩商人前來經商,後來還在此設立漢薩同盟辦事處(hanzekantoor),成為海外漢薩商人的四個分支機構之一。

   1277年,熱那亞商船的到來,更是為布魯日的貿易歷史開創了新的扉頁,不僅開始與東地中海地區的香料交易,也進一步的促進布魯日銀行業和金融業的發展。這些遠道而來的熱那亞商人經常在貿易商范‧德‧布爾斯(Van der Buerse)的私人別墅裡逗留,後來更成為歐洲第一家證券交易所(1309年開張),也成為法文的證券交易所「Bourse」的字源。

  1314年來自威尼斯的商人抵達這座城市,14世紀和15世級亦有來自盧卡(Lucca)的商人在此定居。

圖說:布魯日的鐘樓一直以為都是城市高度自治的象徵。

  那些忙著將貨物運到布魯日交易的大船停滿了港口,布魯日成為歐洲貿易的樞紐,它的黃金時代從12世紀開始,一直到茲文河口淤積的15世紀末。

  於是,安衛特普(Antwerpen,見此篇)逐漸取代了布魯日的地位。

  上帝給的,上帝也能拿走。

--

  布魯日史上最著名的事件:1302年的布魯日晨禱(Brugse Metten)。

  自843年的《凡爾登條約(Traité de Verdun)》以來,法蘭德斯伯國一直是法蘭西王國的領地。

  腓力四世(Philippe IV,外號美男子)在位時,為了擴大收入來源,便開始進攻法蘭德斯伯國,引發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戰役,法語稱法蘭德斯戰爭(Guerre de Flandre,1297-1305),荷語稱法蘭德斯起義(Vlaamse Opstand),就知道雙方的認知差別了。

  1302年5月18日早晨,被法軍奪城的布魯日居民在民兵領袖揚‧布雷德爾(Jan Breydel)和彼得·德·康寧克(Pieter de Coninck)的領導下,回到布魯日屠殺每一個見到的法國人,儘管人們知道這一動作會引發法王更大的反撲,但人們還是不顧一切的殺紅了眼,史稱布魯日晨禱,對應於稍早發生的西西里晚禱(1282年),為人民不滿於安茹王朝的西西里國王查理一世的起義。

  這一系列的戰爭以金馬刺戰役(Guldensporenslag)作結,法蘭德斯以寡擊眾、以弱勝強,讓野心勃勃的腓力四世吃足了苦頭。

  金馬刺戰役在19世紀的比利時作家亨德里克·康西安斯(Hendrik Conscience)的《法蘭德斯之獅(De leeuw van Vlaanderen,1838)》書中,將民兵領袖的的行為英雄化,在法蘭德斯民族意識高漲的19世紀末,揚‧布雷德爾彼得·德·康寧克的雕像於1887年的被立於布魯日的市集廣場(Markt)上。

圖說:布魯日的市集廣場

--

  往後,布魯日的人民起義還是沒少過,為了生活,人民不得不起來反抗專制的君主和拔扈的統治階級,這樣的事件一再發生,不會因為統治者的更動而弭平。

  1369年,瓦盧瓦勃艮第王朝的第一位勃艮第公爵菲利普二世(Philippe II)與丹皮耶爾王族(Dampierre)的女繼承人瑪格麗特三世(Marguerite III)聯姻,開啟了法蘭德斯伯國的瓦盧瓦王朝

圖說:布魯日市政廳(右)毗鄰的聖血聖殿(左)。布魯日市政廳是布魯日最古老的建築之一,亦是比利時古老的哥德式市政廳建築,1376年動工,直到1420年才竣工,但目前所見的形式多半是19世紀修復後的模樣。

  1437年5月21日,人民起身反抗勃艮第公爵菲利普三世(Philippe le Bon),憤怒的民眾在晚禱期間將布魯日總督讓‧德‧維利耶(Jean de Villiers de L'Isle-Adam)殺害,史稱布魯日晚禱(Vêpres brugeoises)。

  事件過後,菲利普三世簽署了《權利宣言》,布魯日的經濟、建築和文化的於此期間高度發展,在中世紀末期成為北歐最富有的城市

--

  1482年,勃艮第公國瓦盧瓦王朝女公爵瑪麗(Marie de Bourgougne,她的故事可見此篇)以芳齡25死於摔馬意外中,無論是法蘭德斯伯國勃艮第公國,全落入了她的丈夫哈布斯堡王朝馬西利安一世手中。

  王室撤離之後,地位已被安特衛普Antwerpen,見此篇取代的布魯日一蹶不振。

  1592年到1713年間,法蘭德斯伯國落入了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的手中,布魯日歷經了宗教戰爭荷蘭共和國宣布獨立(1584年)等事件,它的命運與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一樣,逐漸走下坡。

  它曾努力掙扎,卻像陷入流沙,愈陷愈深。

  接著,法國荷蘭相繼併吞之,直到1830年比利時獨立,布魯日卻依舊暗淡無光。

  一直要到19世紀初,英國作家們發現沒有被工業化、處處古蹟的布魯日,給了他們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

  比利時作家喬治·羅登巴克(Georges Rodenbach)的《沉睡的布魯日(Bruges-la-Morte)》絕對是這座城市的最佳宣傳,他筆下的布魯日是如此貧困又神秘,讓人不禁想來一探究竟。

  於是,21世紀的布魯日,再也不是科林‧法洛口中的「比利時小村莊」,兩次世界大戰皆安然倖存的布魯日,處處可見的優美的中世紀風情,更有「中世紀睡美人」的美譽,吸引世界各地無數的旅人前來一親芳澤。

--

旅途記事

  清晨,我們便背著所有的行李離開了青年旅館,將行李寄放在布魯日車站的寄物櫃後,便開始探索這座擁有三處世界遺產的古城。

  旅伴很興奮,沿途相片拍個不停,與過去幾天節制的模樣,成了極大的對比。

  他似乎非常喜歡這裡。

  人是很容易被影響的動物,他的好心情也渲染了我,雖然天氣並不是晴空萬里、白雲藍天,但好心情就是好的開始。

--

愛之湖(Minnewater)

  位於車站附近的愛之湖,其中譯名稱是由法文「Lac d'Amour」而來,荷語的「Minnewater」是由「愛(minne)」和「水運碼頭(water)」組成。

  其實愛之湖並不是一座湖,而是連接布魯日和根特(Gent,見此篇)的水運碼頭,爾後以運河和水門隔開,便改為公園對外開放。

圖說:愛之湖公園最經典的角度拍下的照片,畫面中是建於1893年、新哥德式風格的德拉‧法耶城堡(Kasteel della Faille),現在好像變成一間名為愛之湖城堡(Kasteel Minnewater)的餐廳。

  愛之湖之所以是愛之湖,有許多傳說穿鑿附會。

  荷文版和法文版的維基百科提供了不同的故事,雖然過程不同,但都是結局淒美的愛情故事。

  第一個傳說解釋了愛之湖的名稱由來,故事中的女主角叫「明娜(Minna)」,時值羅馬帝國入侵高盧時,她和她的父親-一個決定回到陸地定居的老水手,來到離海不遠的布魯日住下。老父親知道自己時日不多,替女兒選了一位新郎,但明娜卻愛上了附近部族的戰士史東柏格(Stromberg)。戰爭爆發,史東柏格向明娜確定了她的心意後便毅然參戰,期間明娜不斷拒絕父親的提議,說她還沒準備好要結婚。

  老父親下了最後通碟,要明娜在三日內出嫁,心急如焚的明娜只好在第三天夜裡出走,再也沒有回來。

  戰後,史東柏格平安歸來,得知明娜失蹤的消息,便發了瘋似的找尋,終在溪流旁的灌木叢裡找到虛弱的明娜。

  明娜見到了愛人,彷彿一樁心願已了,便死在愛人的懷裡。

  悲慟的史東柏格,本想追隨明娜而去,但他心念一轉,決定為愛人興築一座墓地,紀念她的忠貞。

  他建了一座水壩以排乾溪水,讓明娜安息於乾涸的河床裡,再放水淹沒墳墓,並在明娜嚥氣的地方放置了一塊沉重的巨石,並在石上刻下「MINNA-WATER」紀念他的愛人。

  另一個傳說在布魯日作家路易‧蘇里(Louis Sourie)1952年出版的書中提到。

  故事的男女主角是布商的兒子和騎士的女兒,在他們相戀一段時日後,男方終向女方坦白自己並非貴族,而僅是一般的中產階級,女方卻不以為意,並向對方發誓會懇求父親的首肯。

  騎士父親知曉她的女兒竟愛上了一個平民,勃然大怒之下將女兒禁足。

  然而,女方還是在一個晚上偷溜出去,與愛人幽會。發現女兒不在房間的父親在水岸附近找到他們,布商兒子的態度不卑不亢,但換來的卻是騎士無情的嘲諷和鄙視。

  於是氣憤的他在衝動之下投河自盡,絕望的女方也跟著愛人的腳步死去。

  因為他們投河自盡的地方是一座公共水域,在荷文來說「公共的(gemeente)」與「meene」同意,後來才演變成「minne」,也就是說「minnewater」原意其實是「公共水域」。

圖說:愛之湖呈南北長、東西窄的形狀,東側有德拉‧法耶城堡,北側是貝居安會院,西側是愛之湖醫院(Minnewaterkliniek),其立面與街道本身一樣長,採用新哥特式風格建造,滿推薦大家去走一走的。南側有1895年建造的愛之湖橋(Minnewaterbrug),橋頭處有一座舊城牆的瞭望塔,曾作為放置炮彈和火藥的彈藥庫,因而取名為火藥塔(Poertoren)。

  兩個典故,一個浪漫淒美,一個實際多了,你比較喜歡哪個版本的傳說呢?

  愛之湖的東側劃為愛之湖公園(Minnewaterpark),公園是市民與像我們這樣的觀光客休憩的好去處。

圖說:在公園的盡頭有一座民宅,外牆是顯眼的鵝黃色。

圖說:愛之湖公園北側的住宅區,住在這裡的居民好幸福,附近就是一大片綠地。

圖說:我很喜歡這樣的磚造建築,紫色紅色的花朵裝飾窗櫺,讓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我們沿著林中小路朝北前行,不久便來到公園北端的水門屋(sashuis)。

   水門屋顧名思義就是控制水門開關的操作人員住的房子,內部有機械可以調整水面高度以利船隻在運河上航行。

圖說:布魯日的水門屋,就建在愛之湖的最北端,毗鄰著水門屋橋(Sashuisbrug)。

圖說:我所站的位置其實是在水門屋橋上,是1895年修復水門屋時一起建造的。

  愛之湖並非天然形成的湖泊,據考證是在13世紀以人工在雷耶河河道較寬處挖出來以調節水位的蓄水池,而目前我們所見的水門屋的歷史可追溯至1519年,並在1895年修復。

  它並非布魯日最美的建築,卻是布魯日水運昌隆的最佳見證。

圖說:有著黑色石板屋頂的水門屋,寬度為三開間,九階的階梯式立面,兩側有都鐸式拱門。

--

葡萄園皇家貝居安會院(Prinselijk Begijnhof Ten Wijngaerde)

  經過被列入世界遺產的葡萄園皇家貝居安會院(Prinselijk Begijnhof Ten Wijngaerde)時,我們只在門口處拍了張照片而已。

圖說:布魯日葡萄園皇家貝居安會院的新古典風格大門,建於1776年,上頭神龕中的聖人雕像是聖麗莎,她是貝居安會主要的贊助人,下方寫著拉丁文的「聖麗莎,請為我們祈禱(Sancta Elisabeth, Ora Pro Nobis)」。門前建於同年的三拱石橋稱作葡萄園橋(Wijngaardbrug),又稱貝居安橋(Begijnhofbrug),橫跨於雷耶河上。照片左側的建築已被建改為博物館。

  1245年法蘭德斯女伯爵瑪格麗特二世(Marguerite de Constantinople)命人建造這座修道院,它在1299 年由腓力四世直接管轄,因此被稱為「王子貝居安會院(Prinselijk Begijnhof)」。

  這座修道院是布魯日唯一一間保存完好的貝居安會院,不過裡頭已經沒有居住任何的貝居安會院的修女了,自1927年起,本篤修會的修士進駐此地。

  林木蓊鬱的環境十分幽靜,又有一座哥特式貝居安教堂和大約30座建於16世紀至18世紀末的建築群,是法蘭德斯地區知名度最高的修道院

  下令建造貝居安會院的瑪格麗特二世,她的人生也是個傳奇,歷經兩次婚姻,第一次婚姻在沒有被判無效的情況下又再次結婚,除了犯下重婚罪以外,兩次婚姻中所生的子女也為了母親的領地大打出手,對神聖羅馬帝國的內政造成了極大的影響,餘波盪漾了十多年後,終在韋斯特佩勒戰役(Slag bij Westkapelle,1253年)劃下終點。

圖說:位於葡萄園橋另一邊橋頭的建築,前身是貝居安會的神職人員住所(法文版的維基百科用了「Presbytère」這個字,在羅馬天主教指的是神職人員的住宅)。建於13世紀的貝居安會院,因濱臨雷耶河的關係,很快的土地就不夠用了,於是神職人員的住所就只能跨到河的對岸去。然而雖然這座住宅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7世紀,俯瞰廣場的立面於1905年拆除重建,成為今日所見的新巴洛克風格的階梯式山牆立面

  貝居安會院入口對面是一座面積不大、但熱鬧非凡的廣場-葡萄園廣場(Wijngaardplein)。

  廣場上有座馬頭噴泉(Drinkfontein voor de Paarden),是為了布魯日拉車的馬匹而設計的。

圖說:兩側有馬頭青銅雕像的噴泉,水自馬嘴流洩而出,馬車夫會來這裡提水給馬兒飲用。

  在布魯日,搭乘馬車遊城搭遊船遊運河是同等熱門的活動,車馬夫沒有載客的時候會聚集在此,除了可以確保馬兒有足夠的飲水以外,這裡也是讓馬兒休息的好地方。

圖說:廣場上的建築物是建於1851年的文生·德·保祿修女院(Klooster van de Zusters van Sint-Vincentius a Paulo),一次大戰期間,布魯日收留了許多難民,這間修女院也成了一間收留孤兒的地方。

  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見到馬車了,但看到馬兒仍是十分興奮,忍不住跑去和馬兒拍張合照。
  這條街稱作「葡萄園路(Wijngaardstraat)」,雖然不長,但路的兩端皆是景點。一側是貝居安會院,另一側是布魯日鑽石博物館(Diamantmuseum)。

圖說:葡萄園路一景。

  街道上除了有許多古色古香的房舍,還有觀光客最愛的紀念品店,販售比利時三大名產蕾絲、巧克力和啤酒

圖說:葡萄園路27號和29號是知名的蕾絲專賣店-洛華茲(Lauwers)。店外頭擺了許多以蕾絲裝飾的卡片,非常精緻。

  比利時的蕾絲工藝據考證起源於16世紀的法蘭德斯,當時「法蘭德斯蕾絲」指的是來自根特(Gent,見此篇)、安特衛普梅赫倫(Mechelen,見此篇)、布魯塞爾(Bruxelles,見此篇)和布魯日梭織蕾絲

  梭織蕾絲製作過程非常繁複(我有幸在法國勒皮見到,驚為天人),多達1200條細線在無數個梭子下創造出變化多端的圖案。由於它的製作過程皆靠手工,因此中世紀時當局還立法保護,無論是走私或竊取圖案皆需接受嚴厲的懲罰。

  即便如此,蕾絲在一直是匿名的藝術,我們不可能知道是哪個巧手工匠的作品,只因當時蕾絲編織是底層婦女用來賺取額外收入的工作,這份收入通常不會申報。

  如果對於蕾絲有興趣,可以到布魯日聖安娜區(Sint-Anna Quarter)的蕾絲中心(Kantcentrum),了解布魯日蕾絲的歷史。

  (順道一提,蕾絲中心的建築是17世紀在安特衛普成立的使徒修會的舊院址,修女利用販售手工蕾絲賺取收入,為窮人設立學校,因此在這個地方成立蕾絲中心是非常有意義的。)

  至於比利時有名的巧克力在布魯日則是處處可見,有些專賣店的展示櫃窗非常引人注目,看得我們臉紅心跳,卻又好奇的不斷張望。

--

梅姆林美術館(Memlingsuseum)

  好不容易開始移動腳步繼續前行,來到位於雷耶河畔的梅姆林美術館(Memlingmuseum)。

圖說:位於我身後的就是梅姆林美術館,這裡也是熱門的拍照地點。

  這座博物館是布魯日規模最小但最具吸引力的博物館,前身是聖若望醫院(Sint-Janshospitaal),一座12世紀的醫院,專門用來收容生病的朝聖者及旅人。目前除了展出醫院裡的醫務室和藥局之外,在醫院的小聖堂還可以見到梅姆林的六幅畫作。

  漢斯‧梅姆林(Hans Memling)是一位德裔早期尼德蘭畫家(Vlaamse Primitieven),雖然出生地並不是在布魯日,但被其富庶吸引而遷居至此,並在1465年成為布魯日公民,以經營大型工作坊維生。

  他的畫作受到熱列的歡迎,也因此賺取了大筆收入,歷史上記載著他在1480年入列布魯日稅收名單中最富有的公民之一

  他本人也在改建成美術館的聖若望醫院中中住了一段時日,據說是因為參戰受傷的,為了感謝院裡的醫護人員,他還捐贈了畫作給聖若望醫院。

  1494年,梅姆林在布魯日逝世。

圖說:聖若望醫院成立於1150年(或更早),是歐陸最早的醫院之一。

  雖然世界上大多數頂尖的美術館皆有收藏梅姆林的畫作,但數量零星,比不上布魯日梅姆林美術館一口氣收藏梅姆林六件重要的作品,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安置聖髑的聖烏蘇拉的聖物箱(Ursulaschrijn),它亦是著名的比利時七大秘寶之一。

圖說:訪客可聖若望醫院的大型醫務室和由修道院改建的藥局,以及16世紀的聖科尼利厄斯小聖堂(Kapel Heilige Cornelius)。

  聖烏蘇拉,又稱科隆的烏蘇拉(Ursula von Köln),13世紀出版的《黃金傳說(Legenda aurea)》記載了她與11000名貞女在朝聖歸途中殉道的故事。

  然而,烏蘇拉是否真有其人,存在著很大的爭議。

  無論如何,聖物箱上的畫作讓人遙想聖烏蘇拉傳奇的一生。

--

聖母教堂(Onze-Lieve-Vrouwekerk)

  聖母教堂位於梅姆林美術館對面,有座122公尺高的磚造塔樓,在15世紀時可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築物之一,是布魯日最高的建築,也是世界上第二高的磚砌塔樓

  不過當天碰巧在整修,沒能見到它的全貌。 

圖說:從梅姆林美術館就可以見到聖母教堂和它的塔樓了。始建於13世紀的聖母教堂,在往後兩個世紀歷經了多次改建,因此混合了哥德式和其他風格的建築形式。

  聖母教堂最值得一看的是位於教堂內米開朗基羅的雕刻作品《聖母子像(Madonna met kind)》 。

  這尊雕像是米開朗基羅在世時唯一件運送出國的作品,在當時的佛羅倫斯共和國,幾乎無人知曉這件事。

圖說:這尊《聖母子像》是米開朗基羅於1501年至1504年間製作的大理石雕像,其高度為125釐米。不知為何,聖瑪麗亞的眼神暗淡無光,甚至有點悲傷,彷彿已經知道她的孩子接下來的命運。

  其實我壓根沒想過能在布魯日看到米開朗基羅的作品,是看了導覽手上才知道的。

  據說這尊雕像是布魯日布商莫斯柯羅尼家族(Moscheroni)兩兄弟以4000荷蘭盾購下,隨後就一直保存在比利時布魯日的聖母教堂中。

  不過它的命運多舛,二次被劫。第一次是在在法國大革命期間,被入侵奧屬尼德蘭的法軍劫走,1815年拿破崙戰敗後歸還;第二次是1944年德軍撤退時,將它包裏在床墊裡帶走,隔年才被「紀念碑及藝術品歸存計劃MFAA)」的成員在奧地利(見此篇)阿爾陶塞(Altaussee)的鹽礦礦坑中發現。

  當然,現在我們可以看到這尊雕像還好端端的放在布魯日的聖母教堂中,真的要感謝這些在二戰期間協尋被劫掠或藏匿藝術品的大尋寶家(Monuments Men)。

  除了米開朗基羅的《聖母子像》外,教堂裡還收藏了好幾幅早期尼德蘭畫家的作品,包括:傑拉爾德·大衛(Gerard David)的《耶穌顯聖容(1520年)》、阿德里安·伊森布蘭特(Adriaen Isenbrant)的《七苦聖母(1530年)》、貝納爾‧范‧奧利(Bernard van Orley)的《耶穌受難三聯畫(1534年)》和彼德·波布司(Pieter Pourbus)的《耶穌誕生(1574年)》。

  如果喜歡早期尼德蘭畫家的作品的朋友,免費參觀的聖母教堂絕對是布魯日必訪景點!

  教堂內部還有兩個值得一看的陵墓,即勃艮第公爵大膽查理(Charles le Téméraire)和他唯一的女兒瑪麗

  大膽查理一輩子都在為國家的獨立奮鬥,不斷開拓疆土的後果就是樹敵無數,最後死在1477的南錫戰役(Bataille de Nancy)中,據說人們在戰後幾天才在一條水溝中找到他面目全非的屍體。最初他的屍體就地斂葬,後來他的曾孫-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於1562年將他的遺體遷葬至此,與他的女兒瑪麗一同長眠。

  大膽查理死後只留下一個女兒-勃艮第的瑪麗,因為勃艮第公國拒絕承認女性的繼承權,因此勃艮第公國從此自歷史上消失了。

  瑪麗後來嫁給有可能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馬克西米利安一世,避免自己的國家被死對頭的法國入侵。不過自古紅顏多薄命,瑪麗芳齡25就因摔馬逝世。她的陵墓於1502年被放置在此。

  聖母教堂也是「金羊毛騎士團(Ordre de la Toison d'Or)」於1468年召開團員定期會議的地方。

  金羊毛騎士團由勃艮地公爵菲利普三世創立,編制一開始只有25人,1433年擴展為30人,每年都會在領內的大城召開會議商討團務。

  1468年,由菲利普三世的兒子大膽查理在聖母教堂召開定期會議,團長加團員一共30人。目前教堂內還保留了30枚完整的金羊毛勳章
  其實我很詫異這座教堂竟然是免費參觀的,裡頭可看之處實在太多,而且附近有超多值得一看的景點,除了梅姆林美術館外,還有格魯修斯博物館(Gruuthuusemuseum)、座落於阿倫茲別墅(Arentshuis)的布朗文美術館(Brangwynmuseum)以及格羅寧格美術館(Groeningemuseum)。

  因此,我們決定在附近的用餐並休息一會,再將這一區好好逛完。

  午餐後的遊記寫在下一篇,不然篇幅實在又不小心太長了! 


比利時行腳: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