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82111沃倫丹(Volendam),未曾久留

  從埃丹(Edam,見此篇)前往沃倫丹(Volendam),搭公車大約10分鐘的光景。

  一下車,我還沒從埃丹17世紀的夢網裡醒來,突然墜入了另一個童話世界。

  我看了看蹦然出現於眼前的沃倫丹博物館(Volendams Museum),心想我不是才從一座博物館走出來嗎?還要把時間花在另一座博物館嗎?

  我看了看博物館的外觀,很是吸引人,又看了看手中的荷蘭博物館卡,心想反正可以憑卡免費參觀,何樂而不為呢?

--

《第六站》2009.04.29 沃倫丹(Volendam)

  沃倫丹和埃丹其實是同一個市鎮(gemeente,荷蘭的第二級行政區劃單位),就稱作「埃丹-沃倫丹(Edam-Volendam)。

  這兩個小鎮在歷史上的確也是密不可分。

  沃倫丹最先的拼法是「Folledam」或「Follendam」,是流經埃丹的埃爾河(IJe)的注入須德海(Zuiderzee)的所在。

  1357年,為了贏得埃丹在「魚鉤與鱈魚戰爭」中的支持,荷蘭伯爵威廉五世授予埃丹自治權,埃丹決定興建一條更快的水道接連須德海,這一帶便稱作「新港(Nieuwe Haven)」。

  為了開挖新港,吸引了不少工人前來做事,有些工人在港口完工後留了下來,決定定居此地。

  而原本沃倫丹的舊港則築壩封閉,成為一新建的村落,也吸引了不少農民和漁夫前來定居。

  16世紀時,沃倫丹濱臨的須德海被築堤封起,地理位置孤立偏僻的情況下,反倒保留了傳統的風俗和服飾。

  更令人吃驚的是,荷蘭雖是新教國家,沃倫丹卻是個徹頭徹尾的天主教市鎮,其天主教神職人員的密度還曾居全國之冠。

  境內共有四座教堂,其中值得參觀的是沃倫丹最古老的鐘形農舍教堂(Stolphoevekerkje)。

  建於1658年的鐘形農舍教堂,其建築形式十分特別,平面為正方形,由四根主柱支撐金字塔形的屋頂。

  八十年戰爭結束後,當時歸正宗信徒急迫的需要興建屬於自己的教堂,但荷蘭北部的情勢對其而言十分不利,這裡的天主教勢力較共和國其他區域強大得多,而且也有許多門諾會的教徒(門諾會的創建人門諾·西門出生地即荷蘭北部的菲士蘭省),雖然這些教派都是被禁止的,但其實秘密的在一種看似穀倉的穀倉教堂(Schuurkerk)聚會。

   1658年,荷蘭第一座鐘形教堂就在沃倫丹拔立而起。

  如果想去感受一下沃倫丹的天主教氣氛,可以參觀建於聖文森教堂(Sint-Vincentiuskerk)。

  聖文森教堂建造的時間相對的晚,1860年才修築。在這座天主教堂還未興建之前,沃倫丹的天主教徒只能步行到埃丹的聖尼古拉教堂(Heilige Nicolaaskerk,雖然翻成中文都是「聖尼古拉」,不過不是大教堂Sint Nicolaaskerk喔!)參加彌撒,在多次爭取,沃倫丹的天主教徒總算有了自己的教堂。

  不過人們來到沃倫丹絕對不是為了參觀教堂而來。而且說實在的,荷蘭大部分的教堂也沒什麼看頭。

  來到沃倫丹,為的是悠閒的走在碼頭堤岸,一邊欣賞風景,一邊大啖美食。

  窮到快斷氣的我實在無法負擔在餐廳吃上一餐,所幸欣賞風景不用錢,於是在參觀完博物館後,我在港口邊到處走走。

圖說:名為「奶奶(Ootje)」的雕像矗立於港邊。

  人說沃倫丹是一座遺世獨立的漁村,因地理位置與世隔絕,造就了獨特的民俗風情。

  成排的綠色木屋加上精緻的階梯式山牆令我眼花撩亂,沃倫丹是荷蘭最著名的小鎮之一,每年吸引成千上萬的外國遊客一睹風釆,但很明顯的,這個地方不對我的胃。
圖說:工作了一整天,總算可以在長椅上休息的漁夫,還要一直被遊客騷擾……,我忘了這張照片是請人幫我拍的還是自己拍的。

  我匆匆跳上開往馬肯(Marken,見此篇)的船,像個逃難的難民。

  船隻緩緩駛離港口,沃倫丹的全景像把卷軸打開一般,在我眼前逐漸展開。

  離港口遠一些,我能看見的景色便多一些。  

  我發現,有些地方,保持著一些距離,看起來,會更美。

  也許有些人也是這樣。

--

  沃倫丹我待最久的地方,不是港口,而是博物館。因此我決定調整一下順序,把博物館放到最後才寫。

  說真的,博物館的展覽真的非常精彩,遠遠超過它的票價。非常推薦給喜歡歷史的人前往參觀。

  沃倫丹博物館作為歷史博物館的角色,常設展展示1850年至1950年間沃倫丹的生活樣貌與傳統服飾。

圖說:作為漁村的沃倫丹,許多婦女的職業便是在市場殺魚賣魚。
圖說:這個房間展示了舊時的廚房。
圖說:其中一個房間展示了舊時的商店。
圖說:沃倫丹的傳統服飾中,最具特色的就是女性頭上戴的尖角蕾絲蓋耳帽。

圖說:女學生上繡花課的情形,帶著尖角蕾絲蓋耳帽的女學生實在像極了戴眼罩的馬兒……,是要讓學生更加專注在前方嗎?

圖說:舊時的收銀機看起來超酷的!
圖說:房間裡展示了箱形床。這種床的非常小,小到無法躺平,以前的人相信,只要躺平熟睡便會被魔鬼附身或被死神帶走,因此只能用坐姿睡,實在是超不舒服的啊!

圖說:我來亂入一下。

圖說:非常漂亮的客廳!

  除此之外,博物館裡還有一個十分特別的空間-雪茄商標室(Sigarenbandjeshuisje)。

  這個創作始於尼可‧莫勒納(Nico Molenaar),一位退休的神父,他在1947年退休後開始蒐集雪茄上的商標,再用這些商標拼貼成美麗的圖案,像是羅馬的聖伯祿多大、科隆主教座堂、比薩斜塔、布魯塞爾的撒尿小童、格羅寧根的馬提尼塔(Martinitoren)、荷蘭各省的省徽和風車。

圖說:你認得出來這些建築嗎?

圖說:荷蘭各省的省徽。參觀時上頭只有11個省(左上角是空的),是因為莫勒神父在世時,夫利佛蘭省(Flevoland)還未建省(1986才建省),博物館於2013年增添上弗利佛蘭省的省徽。

  莫勒納神父於1964年去世,他的作品使用了超過700張商標,他的鄰居揚·卡斯·松布路克(Jan Cas Sombroek)和他的家人接續了他的創作,再添上450萬張商標。

  從1947年到1991年,總共使用了1150萬張雪茄商標。

  細看這些作品,每個商標都是手工剪裁然後貼上的,真心佩服創作者的毅力和耐心。

--

後記:

  沃倫丹現在真的跟漁村扯不上什麼關係了,他是一個超級熱鬧的觀光小鎮,十分受到外國旅客的青睞。

  有趣的是,沃倫丹也是出產許多明星和足球員的地方,在面積不大的小鎮,能有這麼多知名人士出生於此,真的很巧。


尼德蘭行腳: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