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21451歐洲最大的火車博物館-火車城(Cité du Train)

  白駒過隙,時光荏苒,轉眼間已是2年半前的事了。

  2018年的夏天,JY有兩場外國會議,一場位於比利時的新魯汶(Louvain-la-Neuve,見此篇),一場位於瑞士的巴塞爾(德語叫Basel,法語叫Bâle,見此篇)。

  其實最開心的應該是

  雖然明知JY是為了工作才去的,而且也會因此花不少錢,但能到法國以外的國家看看,就讓我十分雀躍。而且我從來沒去過瑞士,一直想去這個風景有如天堂的國家看看,苦於預算的考量,一直沒能成行。

  上網看了一下巴塞爾的地理位置,發現它距離法國的米盧斯(Mulhouse)非常近,剛好JY有對夫妻朋友住在那裡,又剛好從比利時有廉價航空直飛附近的機場,票價便宜,每個人臺幣一千元有找,於是先是聯絡對方,便順利的可以借住兩晚。

  我記得飛機出發的時間是傍晚,我們從布魯塞爾搭乘易捷航空(easyjet)來到巴塞爾-米盧斯-弗萊堡歐洲機場(Aéroport de Bâle-Mulhouse-Fribourg)。

  這座機場滿特別的。

  雖然機場位於法國國土,但其實是法國和瑞士共同營運的,而且離巴塞爾比離米盧斯近多了。

  機場有條專用道直達巴塞爾,這條專用道沒有和任何法國的公路相連。

  其實機場也離德國的弗萊堡(Freiburg im Breisgau)非常的近,因此出關後,可以看到三個出口,分別是往法國瑞士德國

  也因為如此,這座機場罕見的有三個代號,分別是BSL(巴塞爾)、MLH(米盧斯)還有EAP(歐洲機場)。

  我們抵達機場時已經是晚上10點了。其實我已經累到快闔上眼睛了,矇矓中看到前往三個國家的出口,心裡不免有點激動(是說當時也不知道在激動什麼)。

  JY的朋友已經在接機大廳等我們了,讓他晚上十點還來接機,心裡覺得很不好意思。

  開往米盧斯的路上,公道兩旁都黑漆漆的,竟有種荒涼的感覺。車程比我想像中的久,車子一到朋友的家,朋友的太太便開門前來迎接。

  JY去之前就跟我說其實在我第一次去法國的時候就看過他們了,當時他們都住在馬賽(Marseille,見此篇),一聽到JY的臺灣女友來找他,興奮的說要來看我。我是記得有這件事,但我對他們的長相完全沒有印象。

  晚上見面時,光線昏暗到我完全看不清楚對方的臉(是說法國人家裡的燈都好不亮啊),隔天白天再見時,終於可以看到人家長什麼樣了,但我還是一點也記不起來。

  縱然如此,那兩天相處下來,發現這對夫妻非常真誠,我們一家受到了無限溫暖的招待和歡迎。

  後來JY告訴我他們搬到巴黎了,因此我們只要有到巴黎,便會找機會去拜訪他們。

  往後的日子,頂多一年見一次面,但他們總是藉由各種機會問候我們,無論是寄電子郵件還是透過臉書的留言,都能感受他們的關心。

  以前總覺得JY的朋友少得可憐,還常藉此嘲笑他(唉呀我真的很壞),但也許就像他所說的:「朋友不多不少,知心一個就好。」

--

  當初決定來米盧斯過夜,除了借住朋友家省下一筆住宿費,其實是為了參觀全歐洲最大的火車博物館

  身為鐵道迷的子台一聽到有這座博物館,說什麼也要我們帶他去參觀。

  想都不用想,身為父母的我們當然會盡力完成他的願望。

  在查資料時,意外的發現米盧斯有非常多的博物館,而且都能冠上「全歐洲最大」的稱號,在好奇心的趨動下,將米魯斯的歷史看完了,以下簡單介紹:

  米盧斯所在的大區稱作「大東部大區(Grand Est)」,這個大區在2016年合併亞爾薩斯(Alsace)、洛林(Lorraine)和香檳-阿登(Champagne-Ardenne)三個舊大區而成。

  就居民人口而言,米盧斯是大東部大區第四大的城市、亞爾薩斯次大的城市(僅次於首府史特拉斯堡),也是所隸屬的上萊茵省(Haut-Rhin)最大的城市(省會卻是科爾馬)。

  米盧斯的德文形式為「Mülhausen」,由「水車/磨坊(Mühl)」和「房屋(Hausen)」二字合併而成。

  傳說有個英勇的戰士在與日耳曼人的戰鬥中受了重傷,逃到一座水車磨坊附近便昏厥了過去,所幸被磨坊主人的女兒救起,這位女孩後來嫁給戰士,生兒育女,成為米盧斯人的祖先。

  傳說雖然沒有根據,但如果仔細觀察米盧斯的市徽,那上頭的圖案不偏不倚正是水車轉輪

  米盧斯自中世紀以來一直以「城邦(Cité-État)」的形式運作,1347年米盧斯共和國(République de Mulhouse)成立,不過直到1515年與神聖羅馬帝國徹底劃清界限才獲得國際承認,成為真正獨立的國家。

  立國之後,以新教喀爾文主義為國教,市中心的聖艾蒂安神殿(Temple Saint-Étienne)是法國最高的新教教堂

  同時期受到英國工業革命的影響,米盧斯也於1746年開始進入工業改革,成為工業革命的先趨及象徵,並成為歐洲最早的工業城市,因此有「法國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Français)」的封號。

  1798年,米盧斯公民投票同意併入新生的法蘭西共和國,為了紀念這一事件,市中心最大的廣場被命名為「聯合廣場(Place de la Réunion)」。

  城市的工業化讓米盧斯擁有全球最大的汽車博物館汽車城(Cité de l'Automobile)、歐洲發電和家電史上最重要的博物館電力博物館(Musée Electropolis)和我們這次要參觀的歐洲最大火車博物館火車城(Cité du train)。這些密集的博物館讓米盧斯被稱作「歐洲科學,技術和工業博物館之都(Capitale Européenne des Musées Scientifiques, Techniques et Industriels)」。

--

  米盧斯其實在1882年便在路面鋪設輕軌(tramway),不過就像許多法國的城市一樣,家家戶戶擁有汽車之後,輕軌乏人問津,1957年最後一班輕軌運行後便結束營運。

  一直要到環保意識抬頭,為了解決石油短缺和空氣汙染的問題,市府才再次考慮重建輕軌,並於2006年開始營運。

  新的路面電車網路包括三條輕軌(tramway)和一條輕軌-火車(tram-train)系統。

  距離火車城最近的站是博物館站(Musées),可搭輕軌3號線或輕軌-火車都可以抵達。

  子台貪心的想兩種都搭搭看,因此我們決定搭輕軌去,輕軌-火車回來。

  輕軌站的月台上設有售票機,一開始JY還不大知道怎麼使用(明明上面都是法文……),後來是路人主動過來協助我們,才知道原來是信用卡沒有整個插入導致無法付費。路人還好心的告訴我們,可以買可供3至5人使用的「家庭票(famille)」比較划算。

圖說:米盧斯的輕軌車廂是十分顯眼的黃色,下方印有「Soléa」的字樣,是米盧斯市內公車及輕軌的營運公司。

圖說:輕軌票小小一張,小心保管,以免遺失。另外,記得上車前要先將票卡放入自動剪票機剪票,票卡被印上日期和時間「2018年9月7日11點02分」。

圖說:輕軌內部。

  搭乘輕軌時,子台目不轉睛的研究內部塗裝,還一直央求我拍照。

  說實在的,在我還沒當媽前,我應該不會拍下這些「有軌」交通工具,無論是外觀還是內裝,一點興趣也無。「多虧」了子台,現在我的硬碟滿滿的火車照片,而且還要編號存檔,以便查詢。

  媽媽真的好偉大。
圖說:一到站馬上有另一台輕軌駛入月台,原來是藍白相間的輕軌-火車,子台一直叫我拍照。

--

  一到火車城的入口,眼見子台已經要衝進去了,父子倆馬上被我抓來先拍一張照。因為我知道一旦子台入場後,絕對不可能乖乖配合!

圖說:因為當天下午JY要去巴塞爾參加研討會,所以穿得十分正式,豈是一個「帥」字了得。

  果然正如我所料,票一買完,子台便抓著JY衝進博物館,待我走入展場時,二人已不見蹤影。

  雖然我對火車的興趣真的不大,但不得不說火車城的規模真的令我大開眼界,足足有6公頃,哇塞!

  6公頃最好是兩小時逛得完啦!

  超後悔當天還睡到十點才起床,前一天搭飛機又晚睡,想說睡久一點養足體力,沒想到這博物館竟然大到爆炸。

  火車城的前身為法國鐵道博物館(Musée Français du Chemin de Fer),由米盧斯當地的紡織廠老闆讓-馬蒂‧歐宏貝格(Jean-Mathis Horrenberger)及法國鐵道史專家米歇爾‧多爾(Michel Doerr)共同發起,1976年開始營運,於2005年更名為「火車城」。

  該博物館全面的收藏法國鐵道史上所有的火車,從19世紀的蒸氣機車、煤水車到現代的電力機車、柴油機車和柴電機車,從牽引車(locotracteur)、渦輪機車(turbotrain)、內燃機車(autorail)甚至是高鐵,應有盡有。

  其收藏品可以參考此網頁(法語),而展覽內容則可以參考此網頁(法語、英語、德語)。

--

  展區有室內和戶外部分,室內的常設展分為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0.6公頃的鐵道的黃金時代,從1844年鐵道在法國的崛起直到二戰後的1947年,分為六大主題:鐵道之旅、高山鐵路、商務火車、戰時鐵道和鐵路開闢;第二部分是1.3公頃的歷史月臺(Quais de l'Histoire),以64個展品、8個月臺介紹1844年到現代的火車技術的發展史。

  來說說兩個我印象最深刻的收藏品吧!

  第一個是編號KKwf 100 179的有蓋貨運車廂,於1924年開始服務。

  使我印象深刻是車廂背後的故事:原本用於載貨的車廂在二次大戰期間,被德軍用來運送猶太人。成群成批的猶太人塞在狹小的車廂中,被送往集中營。

圖說:被放在角落的車廂,在昏黃的燈光下,再細看解說文字,不免心酸。

  第二個是20世紀行駛於巴黎的舊輕軌車廂,坐在座位上欣賞電視畫面播放的復古影片,燈光美、氣氛佳,好似身處上個世紀。
圖說:JY坐在車廂內,望向窗外,很像電情中的場景。

  雖然子台一開始就被無敵多的火車數量給震撼到了,但後來也因收藏品眾多,淪為走馬看花。

  直到後段有可操作的部分,子台才又重燃活力。

圖說:坐上火車的駕駛座大概是子台最大的夢想吧!雖然還沒辦法開真的火車,但在火車城可以讓他先過過乾癮。只見子台一坐上駕駛座,屁股就黏在座位上,完全不想離開。

  其中最讓他開心的就是火車城裡有免費的膠輪小火車可以坐!小火車在室內的展場內奔馳,不僅是子台,連大人也坐得超開心的,而且時間比我想像中的還久得多,不會一下子就結束了。

  戶外展場布置了車站和月臺等真實場景,尤其是大型的轉車盤讓子台非常興奮。

圖說:1888年,連接克呂尼(Cluny)和索恩河畔沙隆(Chalon-sur-Saône)的支線開通,全線於1989年停用。此為被保留下來的克呂尼火車站的月臺棚架。

  整個玩下來,子台最開心的是可以看到輕軌和火車不斷的從一旁呼嘯而過,這時候我就會想,為什麼我要花錢進來參觀博物館,就在車站看火車不就好了嗎?

圖說:戶外展區保留了了以前扇形車庫的大型的轉車盤。我上網查了一下,以前米盧斯是有扇形車庫的,不過現在不知道是否被拆除了?

  因為JY下午還要趕到巴塞爾參加會議,我們對米盧斯的市區又不熟,索性就在火車城的餐廳解決午餐,卻有意外中大獎的驚喜。

  首先,餐廳的菜單竟然不貴,在高物價的法國、又是在博物館,我覺得真的很難得。

  其次,東西也好吃。

  因亞爾薩斯地處法、德交界,因此他們的特餐非常「德國」-豬腳和酸菜,好奇心非常重的我,就點來試試啦!滋味真的還不賴。

  讓JY讚不絕口的則是甜點,果然是法國人,吃完飯一定要用甜點收尾。

圖說:有李子肉的克拉芙緹(Clafoutis),對我這樣不愛吃甜的人來說,還真的不錯!

圖說:子台在法國才能吃被我嫌得半死的兒童餐(度假嘛),內容是沙拉、薯條和亞爾薩斯香腸。

  最後一些些的時間,我們拿來逛紀念品店

  不得不說火車城的紀念品店真的超好逛的!除了有(貴得要死的)火車模型和玩具以外,還有許多與火車相關的繪本和翻翻書(當然都是法文)。我們看到一本由火車城出版的火車歷史立體書,從火車的發明到近代火車的介紹,無論從編排或內容來看,都十分用心,因此就掏腰包買了下來。

  整體來說,火車城比較偏向靜態展覽,操作的部分並不多,且解說只有法文,非常適合想要了解法國鐵道歷史、而且懂法文的成人前來參觀。

  至於能讓兒童參與的部分偏少(除了小火車真的老少咸宜),這是我覺得最可惜的部分。


法國全紀錄: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