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312332貝雲(Bayonne)-散步地圖

  法屬巴斯克(basque français),或者法國人口中的「巴斯克地方(Pays basque)」,其中心都市即今日要介紹的貝雲(Bayonne)。

  市區被河流劃分成三區-火車站所在的聖靈區(Saint-Esprit),主要景點所在的大貝雲區(Grand Bayonne)和小貝雲區(Petit Bayonne)。


圖說:貝雲街區分布圖(圖片來源)。

  我們的行腳大致上也依著這樣的順序前進。

  跟著我的腳步,一起來趟貝雲小旅行!

圖說:貝雲散步地圖圖片來源),或參考此檔案(pdf)。

--

聖靈區

  貝雲火車站(Gare de Bayonne)所在的街區為即為聖靈區,不過人們總是匆匆的來,又匆匆的去。

圖說:貝雲火車站立面。貝雲火車站於1855年啟用,為由私人鐵路公司-南方暨加龍河沿岸運河鐵路公司(Compagnie des chemins de fer du Midi et du Canal latéral à la Garonne)出資興建。目前所見的車站本體建築為20世紀初重建,其鐘樓及大廳受到巴黎的里昂車站(Gare de Lyon)的風格啟發,十分具有紀念性意義。

  一下火車便火速過橋,前往景點集中的大貝雲區。

  聖靈區?實在是沒什麼可看性!

  我不否認,若是與大貝雲區比,聖靈區的確是小菜一碟。

  但在主餐前來點小菜,也是挺不錯的!

  聖靈區的聖靈教堂(Église de Saint-Esprit)為聖文森(Saint-Vincent)和聖保羅/聖艾蒂安(Saint-Paul/Saint-Étienne)教區的教區教堂,也是這一區少數被列入古蹟的建築。

  經過時大門深鎖,繞了一圈,發現靠近莫貝克路(Rue Maubec)後殿外牆更已被商店遮蔽。

  我們沒能進入。

  教堂的前身遠溯至12世紀末,醫院騎士團(Ordre de Saint-Jean de Jérusalem)在此設立一間臨終病人的療養院和接待前往西班牙的朝聖者的修道院之時。1243年,聖靈醫院騎士團(Ordre des Hospitaliers du Saint-Esprit)取而代之。1463年,法王路易十一(Louis XI)在此興建了一座新教堂,經過數次改建及重建,成為今日的模樣。

  聖靈區的另一座古蹟-貝雲城塞(Citadelle de Bayonne)位於車站北方的山丘上,可俯視整個聖靈區。

  它的設計者是太陽王路易十四麾下的天才軍事工程師-沃邦元帥(Citadelle de Bayonne)。

圖說:由阿杜爾河的對岸望向雷賽布堤道(Quai de Lesseps),後方山丘上插著法國國旗的建築物即貝雲城塞,於1999年更為教名「喬治‧貝傑將軍城塞(Citadelle Général Georges-Bergé)」,以紀念在二戰期間為自由法國奮戰的喬治‧貝傑將軍。貝雲城塞為一星形要塞(Fortification bastionnée),外有三座半月堡(demi-lune)圍繞,並以半月護堡(contre-garde)、溝渠(fossé)及護城陡堤(glacis)重重包覆。

  沃邦奉路易十四之命,於1680年著手設計,旨在加固貝雲的軍事防禦能力。

  要進入城塞現今僅有一個入口-位於北面的援軍門(Porte de Secours),南入口-人稱「皇家門(Porte Royale)」的阿杜爾門(Porte de l'Adour)為關閉狀態。

  城內的駐軍總是藉由近衛隊路(Rue de la Gendarmerie)抵達位於山丘上的城塞,這條路的路名也見證了這項事實:「Gendarmerie」在舊時指的是國王的近衛隊,或是元帥率領的部隊。

  城塞只在特定時間對外開放。

  聖靈區還有另一處古蹟-貝雲猶太教堂(Synagogue de Bayonne)。

  建於1836年至1837年間的猶太教堂,是聖靈區猶太移民落腳的見證。

  這些史稱「葡萄牙的猶太人(見此篇)」於15世紀末陸續「逃」到法、西交界的聖靈區(當時聖靈區為朗德省(Landes)的轄區),為了生存偽裝成天主教徒。

  「瑪拉諾(marrance)」一詞指的就是這些表面上改信天主信,私底下卻仍信奉猶太教的猶太人。

  一直到17世紀中,法國長達半世紀的宗教戰爭結束後,這些猶太人在宗教政策寬容下逐漸公開對猶太教的信仰。

  「人人平等」的大革命之前,猶太人的地位仍低於一等,並受到多重限制。其中一項即猶太人無法進入貝雲城內。

  1787年,路易十六(Louis XXI)簽署《凡爾賽敕令(Édit de Versailles)》,授予波爾多(Bordeaux,見此篇)及亞維儂(Avignon,見此篇)猶太人的公民權,猶太人獲准居住於貝雲城內並能自由購物。

  然而,大部分的猶太人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恩典」仍存戒心,不願自聖靈區搬離。

DSCF8496.jpg - temp 10圖說:阿杜爾河畔的雷賽布堤道,為紀念主持蘇伊士運河開鑿的法國實業家、歐珍妮皇后表哥斐迪南·德·雷賽布(Ferdinand de Lesseps),他出生於馬賽,曾任法國外交官。

  1857年,聖靈區併入貝雲,成為貝雲的街區之一。

  二次大戰期間,納粹強制撤離此區的猶太人。

  大戰結束後,猶太社區僅有240名猶太人。

  1960年代,隨著來自北非的猶太家庭的加入,猶太社區的活力逐漸復甦中。

--

聖靈橋

  聖靈橋(Pont Saint-Esprit)橫跨阿杜爾河(Adour),連接聖靈區小貝雲

圖說:阿杜爾河全長307公里,發源自庇里牛斯山山麓,流經亞奎丹盆地(Bassin Aquitain)後在貝雲附近注入大西洋。

  每個來貝雲旅行的人,一定會走過這座連接貝雲火車站及主要景點區的橋梁。

  聖靈橋長200公尺,共有7個橋拱。

  路面曾在1910年時拓寬為今日所見的寬度,為的是讓路面電車通行。然而,今日的路面電車早已不復行駛。

圖說:參加貝雲節的人們,走在聖靈橋上。

  時值貝雲節(Fêtes de Bayonne)前夕,聖靈橋一側皆是一切就緒的攤位。

  一座橋,成為前來參加慶典的人們,享樂嬉鬧的天堂。

--

內堡廣場

  內堡廣場(Place du Réduit)位於兩座橋梁的相交之處。

  在沃邦的《築城論(Traité de fortifications)》中,明確的說明Réduit」與Fort réduit」的定義:

  「Réduit」意指城堡外層防禦工事-被半月堡(demi-lune)或半月護堡(contre-garde)包圍的V形空間。

  「Fort réduit」意指位於棱堡(bastion)內的碉堡,因此譯作「內堡」。

  「Place du Réduit」的「Réduit」指的究竟為何?細看貝雲城的平面圖,我認為比較偏向前者。

  內堡廣場得名於1860年沃邦所建的內堡要塞(Fort du Réduit),並於1760年增建一座城門-法蘭西門(Porte de France)。

圖說:內堡廣場一隅。

  這座內堡位於尼夫河(Nive)匯入阿杜爾河的交匯處,軍事地位相當重要。

  然而,再怎麼重要的防禦工事,處於和平時代便成為無用之物,甚至還阻礙了交通發展!

  1907年,內堡要塞和法蘭西門被夷為平地,並在闢為廣場的空地上放上了樞機主教拉維熱里(Charles Lavigerie)的雕像!  

圖說:樞機主教拉維熱里,非洲傳教士協會的創辦者,致力於解放黑奴及人口販賣。1825年,拉維熱里在不遠處的聖靈區出生,並於該區的聖靈教堂中受洗。

  1937年被阿杜爾河河水沖毀的望臺(échauguette)於2006年重建;1993年內堡門(Porte du Réduit)在舊城堡(Château-Vieux)附近的便(poterne)前重新組裝。

圖說:舊城堡附近的城牆開有一道便門,內堡門便是在此重新組裝,形成「門中門」的特殊情景。「poterne」一詞指的是允許城內軍民在敵軍不知情的情況下可以任意出入城池的便門,通常位於隱密的地方,在設計防禦工事時便得考慮它的位置。因此,它常出現在護牆(courtine)的底層,與護城河的高度差不多,並有瞭望塔或望樓(bretèche)的銃眼(meurtrière)守衛。

  沒有慶典時的內堡廣場顯得有些寂寥。

  廣場上沒有綠草,僅是砂石平鋪在上。

  人們一晃即過,從未駐足。

--

馬約橋

  馬約橋(Pont Mayou)橫跨於尼夫河上,為連接大貝雲小貝雲的橋梁。

  走在橋上,你幾乎不會感受到它的歷史悠久。

  1857年,是鑄鐵欄杆上雙背對背的獅子的出生年代,時值拿破崙路經貝雲之時,他下了這座石橋的建造令。

  獅子的功能是那個沒有電路燈的年代,燭柱燈(candélabre)的固定處(ancrage)。

圖說:馬約橋的欄杆分別由三座當地的鑄鐵工廠製造,仔細看,上頭都印著字:獅子-埃切維利鑄造廠(Etcheverry)、護欄-薩圖之子鑄造廠(Sathou Fils)、扶手-慕瑟侯勒鑄造廠( Mousserolles)。

  過了馬約橋,便來到舊城區所在的大貝雲

--

市政廳

  子台一見市政廳(Hôtel de Ville)廣場上噴出水霧,便不顧一切的往前衝。

  的確,太陽把我們曬得有些暈了。

  更殘酷的是,還不到一天最熱的時候。

  貝雲的市政廳立面正對著尼夫河與阿杜爾河的交匯處,其地理位置之妙,難以言喻。

  這座新古典主義的建築物的歷史不算久,1842年始建。

  1889年的祝融燒毀了大部分的結構,如今我們很難判辨出遺留的部分,因為市政廳既非遊人流連之處,亦非常人隨意進入之區。

  即便如此,立面屋頂上的六座雕像,仍從始建之時,一直看守著貝雲。

  即便從石造轉變為鐵鑄,他們一直身負城市命脈象徵的使命:航海天文學工業藝術、商業農業

  貝雲節期間,人們甚至會為六座雕像繫上巴斯克紅圍巾!

圖說:六座雕像為鑄鐵大師莫里斯·德農維利葉(Maurice Denonvilliers,1848-1907)的作品。。

  市政廳前的廣場是貝雲節開幕與閉幕活動舉辦的地點,屆時市政廳的陽臺上會出現貝雲節國王雷昂(Léon)的吉祥物。

  這位國王的來歷並不是謎,至少他的姓名和故事廣為人知。

  本名拉斐爾‧達夏利(Raphaël Dachary)的男子,人們總叫他「雷昂」,他是一名推銷員,還是業餘的歌手。

  他在1949年8月5日當選為「貝雲節國王」,從此「噢!雷昂、雷昂、雷昂(Oh Léon, Léon, Léon)」便成為貝雲節的官方歌曲了!

--

若雷吉貝里海軍上將堤道

  看見大貝雲最美的角度,不外乎由小貝雲的加盧佩利堤道(Quai Galuperie)向尼夫河的對岸望。

  矗立於若雷吉貝里海軍上將堤道(Quai Amiral Jaureguiberry)沿岸的半木構造建築(maison à colombages),在平靜的尼夫河面上映出倒影,煞是美麗。

圖說:尼夫河的右岸-小貝雲的加盧佩利堤道,堤道上的建築與大貝雲的若雷吉貝里海軍上將堤道上的相比遜色許多,但由向對岸望,可拍攝不少經典的作品。

  不由得沿著盧佩利堤道走上一小段,以全景拍攝的方式將眼前美景一網打盡。

圖說:若雷吉貝里海軍上將堤道以出生於貝雲的法國海軍上將讓-貝納爾‧若雷吉貝里(Jean Bernard Jauréguiberry)命名。19世紀法國建造的戰艦中,其中一艘就是以這位海軍上將的姓氏命名為若雷吉貝里號戰艦(Jauréguiberry)。

  連接大貝雲與小貝雲的橋梁共有四座,由北到南分別是馬約橋馬倫哥橋(Pont Marengo)、潘內可橋(Pont Pannecau)和天才橋(Pont du Génie)。

圖說:由天才橋望向北方,可見橫跨尼夫河的數座橋梁:潘內可橋、馬倫哥橋與馬約橋。

  目前所見的馬倫哥橋建於1864年、拿破崙三世執政期間,因此又名「拿破崙三世橋(Pont Napoléon III)」。後來改名為「馬倫哥橋」,橋名是為了紀念拿破崙將奧軍驅逐出義大利的戰役-馬倫哥戰役(Bataille de Marengo,1800)。

圖說:馬倫哥橋舊名穿越橋(Pont Traversant),是拿破崙三世為了紀念拿破崙將奧軍趕出義大利打的勝仗。

  它不只是貝雲橫跨尼夫河的眾多橋梁之一,也是進入大貝雲的最佳入口之一。

  塗著「巴斯克紅」的半木構造建築立於洛克貝指揮官堤道(Quai Commandant Roquebert)與卡斯特港路(Rue Port de Castets)的交岔口,任誰都會忍不住多瞥一眼。

圖說:位於洛克貝指揮官堤道與卡斯特港路交岔口的半木構造建築,是一間酒吧-雷米酒吧(Bar Remy)。

圖說:柏塔可港路(Rue Port de Bertaco)與若雷吉貝里海軍上將堤道交岔口的建築。

  沿著的上坡道緩緩向上走,道路兩旁盡是歷史悠久、古意濃醇的半木構造建築,直達大貝雲的心臟地帶。

  第三座橫跨尼夫河的橋梁-潘內可橋正對著中央市場,此橋亦於拿破崙三世執政時期重建,不過根據歷史記載,最早的木橋早在1120年就存在了。

  那時候人們稱它「柏塔可橋(Pont Bertaco)」,也因此成為中央市場旁道路的名稱-柏塔可港路(Rue Port de Bertaco)。

圖說:成排的半木構造建築與潘內可橋的倒影映在尼夫河的水面上,令遊人常駐足於此。

  舊時人們會將對丈夫不忠的妻子關在鐵籠裡,從這座橋將鐵籠浸入水中,還給這種刑罰起了個巫術名-「Cubainhade」或「Cubainhedey」。

  如此可怕的刑罰一直持續至1780年代才停止。

  第四座橋稱為「天才橋」,也不知道指的是不是軍事天才沃邦元帥?

  天才橋的舊名為護牆橋(Pont Courtine),橋的兩端連接著貝雲城南側的護牆,原址為阻擋船隻進入尼夫河的棧橋(estacade)。

  1920以前,還可見到馬約橋、馬倫哥橋和潘內可橋的階梯堤岸,用意在於在不同的潮汐高度時,貨物仍可順利輸送上岸。

圖說:火車經過橫跨尼夫河的鐵道橋時,可見到連接尼夫河兩岸安德烈‧葛瑞瑪大道(Avenue André Grimard)。

  我們沿著河的右岸走了一段,從馬約橋走到天才橋,再從左岸走回來。

  尼夫河的河水流得十分緩慢,沖不散仲夏時分的熱情,我們趕緊躲入大貝雲的建築叢林中,喘口氣。

--

聖瑪麗主教座堂

  從進入大貝雲後,我們的視線除了被成群的半木構造建築吸引以外,貝雲聖瑪麗主教座堂(Cathédrale Sainte-Marie de Bayonne)的尖塔一直為我們指引方向。

  哪怕弄巷再怎麼複雜,商家販售的物品多麼誘人,我們的腳步仍是堅定的往主教座堂的方向走去。圖說:銀器路(Rue Argenterie)兩側的建築非常有可看性。  

圖說:銀器路的終點即教堂前的教士廣場(Place Pasteur)。

  教堂的軸線是典型的東西向,座東朝西,人們自北立面的入口進入。

  貝雲聖瑪麗主教座堂作為前往西班牙朝聖的聖雅各之路(Chemins de Saint-Jacques-de-Compostelle)的支線-蘇拉克之路(Voie de Soulac)的一部分,於1998年被列為世界遺產

圖說:貝雲聖瑪麗主教座堂作為朝聖之路上一站,教堂內設有提供資訊的服務處。

  貝雲教堂自四世紀以來,一直是主教座堂的所在地。

圖說:教堂的西立面。

  目前所見的教堂建於13至14世紀間,以哥德式的風格重建於羅馬式的教堂廢墟之上。受到大革命以及往後幾場戰爭的摧殘,大教堂已奄奄一息。

  多虧出生當地的銀行家洛曼(Jacques Taurin de Lormand,1762-1847)的慷慨,捐出500萬法郎的鉅款,使得市府得以用這筆錢進行不少修復工程,其中有4萬法郎即用來修繕這座有如沉海之船的建築。

  以修復古蹟出名的法國建築師歐仁·維奧萊-勒-杜克(Eugène Viollet-le-Duc)的弟子埃米爾‧博斯維瓦德(Émile Boeswillwald)於1862接下了這項繁重的任務。

  在此同時,他還肩負了拿破崙三世的歐珍妮皇后(Eugénie)委託的比亞希茲皇家禮拜堂(Chapelle Impériale de Biarritz,見此篇)的興建。

  他以精湛的設計將大教堂重現於世人眼前,其工藝之出色,不只是單純的修復,而是蘊涵藝術的創作。

  人們為了紀念他,鐘樓上的尖頂塔(flèche)可見著他的石雕頭像。

  修建的工作集結了許多工匠、石匠、泥水匠、木匠、金銀匠、花窗玻璃設計師、雕刻家和畫家,其中以法國畫家奧古斯特‧斯泰因海爾(Auguste Steinheil)的作品最吸引人們的眼光。

  唱詩班席後的圓室(chevet)色彩繽紛的牆面、後殿七座哥德式禮拜堂的花窗玻璃,以及這些禮拜堂牆上和拱頂所有的壁畫都是他的傑作。

圖說:聖瑪麗主教座堂的後殿共有七座禮拜堂(或稱小祭室),分別為聖馬丁禮拜堂(Chapelle Saint-Martin)、聖彼得禮拜堂(Chapelle Saint-Pierre)、聖約瑟夫禮拜堂(Saint-Pierre, Saint-Joseph)、聖母禮拜堂(Chapelle de la Vierge)、聖雅各禮拜堂(Chapelles Saint-Jacques)、耶穌聖心禮拜堂(Chapelle du Sacré-Cœur)和安妮禮拜堂(Chapelle Sainte-Anne)。圖為耶穌聖心禮拜堂,可見祭壇上有一將心臟外露的耶穌像。

圖說:教堂北側廊(bas-côté)有七座禮拜堂,分別是領洗池(Fonts Baptismaux)、聖米歇爾禮拜堂(Chapelle Saint-Michel)、聖泰瑞莎禮拜堂(Chapelle Sainte-Thérèse)聖雷昂禮拜堂(Chapelle Saint-Léon)、十架苦像禮拜堂(Chapelle du Crucifix)、聖耶柔米禮拜堂(Chapelle Saint-Jérôme)、施洗者聖約翰禮拜堂(Chapelle Saint-Jean-Baptiste)。圖為聖耶柔米禮拜堂,牆上寫著聖耶柔米的拉丁文-「S. Hieronymus」。聖耶柔米是一位學者,將舊約聖經(希伯來文)和新約聖經(希臘文)譯作拉丁文,即著名的《聖經武加大譯本》,目前天主教的聖經版本,多來自此拉丁文版本。

  教堂另一可看處為拱心石(clefs de voûte)。

  由於興建期間經歷了亞奎丹公爵(Duc d'Aquitaine)同時身為亞奎丹公國的領主與英格蘭國王的雙重身份的時期,因此教堂內部可見獅子(英格蘭國王)及鳶尾花(法國王室)出現在同一的紋章。

圖說:這塊拱心石為城堡兩旁各有一隻獅子(法國紋章學家考證後卻說是,因為臉面向正面,但卻向前行走,百年戰爭時法王還藉此嘲諷英王,因此豹在中世紀有「通姦者」的隱喻),為英格蘭君主的象徵。

  此外,象徵貝雲作為一河港地位的船隻、聖經故事裡的天主羔羊,都是拱心石的題材。
圖說:這塊拱心石為天主的羔羊(Agnus Dei),即耶穌的稱號之一,意指耶穌作為代罪羔羊,犧牲自己為全人類贖罪。

  教堂南側的迴廊(Cloître)更是不容錯過。
  我們循著指示,由迴廊南側進入,只見哥德式教堂高聳入雲的鐘樓和的弧線優美的飛扶壁。

  作為法國最大的迴廊之一,它的氣勢恢弘是可以預期的。

  哥德式風格的迴廊,其歷史可追溯至14世紀,可見14世紀至18世紀嵌在牆壁中的墓穴(enfeu)和墓碑。
圖說:迴廊的東翼廊。

  迴廊只有東翼、南翼和西翼,北翼在19世紀修復的過程中被新建的聖雷昂禮拜堂(Chapelle Saint-Léon)和聖器室(sacristie)取代而消失了。
圖說:迴廊的南翼廊。

--

舊城堡

  貝雲有兩座城堡:大貝雲的舊城堡(Château-Vieux)和小貝雲的新城堡(Château-Neuf)。

  相較於15世紀末才建造的「新城堡」,舊城堡的建造早了四個世紀。

圖說:四周被攤販包圍的舊城堡

  無論是新舊城堡,它們的外觀一點都不吸引人。

  尤其是在城堡多如牛毛的法國,這座城堡實在是非常普通。

  舊城堡始建於11世紀,領主拉布爾子爵(Vicomte de Labourd)在此建造一座堡壘。其原址為一古羅馬兵營(castrum),當時這座兵營包括了駐軍營地及被稱作「拉普敦(Lapurdum)」的行政中心。

  沃邦在17世紀時移除了六角形的城樓(donjon),後人修改了設計圖,將其餘的部分納入城塞的一部分,以抵禦西班牙的入侵。

圖說:城堡南側有進入城堡的入口,不過只有相關人士獲准進入。

  這座中世紀的城堡理所當然被列入古蹟,不過卻不對外開放。
圖說:城堡北面。

  既然不對外開放,我們也死了參觀城堡的心。

  沿著城堡南側的通道,經過便門(poterne)來到城堡後方的草地,一屁股坐下,開始享受我們的午餐。

圖說:通往城堡後方的便門。

  氣溫似乎愈來愈熱,愈來愈令人難以接受。

  縱使我們待在樹蔭下,還是汗流浹背、暑氣難消。

  一旁有座小型的兒童遊戲場,我邊啃食著午餐、邊看著兩個孩子在遊具周圍追逐嬉鬧。

  不得不佩服法國小孩的活力!

  子台吃飽喝足後,躺在草地上連動都不想動,平常他可是一見到兒童遊戲場就奮不顧身衝動去的。

  天氣對他來說,的確太熱了些。

  休息了一會,我們才起身,準備走遍大貝雲的每條巷弄!

--

大貝雲

  大貝雲(Grand Bayonne)是貝雲古蹟密度最高的地方。

  喜歡半木構造建築的我,光是無目的的在街上亂晃就是種樂趣了。

  以貝雲聖瑪麗主教座堂為中心,街道向四面八方散射,尤其是近尼夫河岸東側的建築,十分有可看性。

  這些道路中,以西班牙路(Rue d'Espagne)最具代表性。

圖說:西班牙路兩側的建築非常具有可看性,一樓的商家眾多,常見洶湧的人潮。

  西班牙路起於教士廣場、終至西班牙門(Porte d'Espagne)-這也是這條路路名的由來。

  這條路幾乎與尼夫河平行,是這一帶的經濟動脈,兩旁的商店如雲、行人如潮,說它是大貝雲最繁忙的街道也不為過。

  起於主教座堂的示眾枷路(Rue du Pilori)也是另一條十分精彩的道路。

  「示眾枷」是中古世紀用來禁錮罪犯的刑具,用意在於將罪犯「示眾」以達到羞辱的目的。
圖說:示眾枷路並不長,只有小小一段。

  今日的示眾枷路大概只有從它的地理位置可以想見舊時的功能,這是一條緩緩的上坡路,路的終點就是大教堂的後殿。

  若要說起大貝雲最美的廣場,我會說是「五角廣場(Place des Cinq Cantons)」。

  在加斯科涅語(Gascon)中,「canton」這個字指的是「街角」。

  顧名思義,五角廣場便是五條街道匯聚之處。

圖說:五角廣場是銀器路(Rue Argenterie)、廳堂路(Rue de la Salle)、卡斯特港路(Rue Port de Castets)、雨果路(Rue Victor Hugo)和星球路(Rue Orbe)五條路的交岔口。此為面對卡斯特港路和雨果路的弧形建築。

  中世紀的五角廣場是販售金銀等貴重金屬商人(orfèvre)、代理商(courtier)、兌換貨幣商( changeur)和批發商( négociant)齊聚之地,廣場四周的建築物外牆歷史大多可追溯至18世紀。

  這些主要的購物街道均是僅有行人可以通行的道路,離開人行道後,街道上似乎少有人煙。

  反差甚大。

  人少,也有人少的好處。
  那街景似乎只為我一人所有,燠熱的天氣趕不走我們探訪大街小巷的興緻。

  不看地圖也有迷路的樂趣,不知身在何處才有撞見驚喜的可能!

圖說:奧古斯汀路(Rue des Augustines)上的城塔。

--

老屠夫塔

  若不是對於「古蹟」有一番特別的情感,我想大部分的人不會逛到這座塔樓。

  老屠夫塔(Tour Vieille-Boucherie)並沒有位於老屠夫路(Rue Vieille-Boucherie)上,而是鐵匠路(Rue des Faures)的盡頭。

圖說:鐵匠路街景。

  鐵匠路是貝雲最古老的道路之一,其名來自中世紀時整條街都都是鐵匠forgeron)們的工作室,專門製作軍用武器,一直到19世紀初!

圖說:鐵匠路和杜耶路(Rue Douer)的交岔口,左邊是鐵匠路,右邊則是杜耶路

  字源出自貝雲的「刺刀(baïonnette)」據說也是在條路上工作坊被製造出來的!

圖說:鐵匠路5號的半木構造建築,非常有特色。

  老屠夫路的字源更是明白的指出,這裡曾是肉鋪的所在。

  的確,路名的歷史起源可遠至13世紀,根據考古研究顯示,這裡僅是販售肉品店鋪的所在,屠宰場則在離市區更遠些的地方。

  老屠夫塔位於舊城的西南端,連接著城牆,上頭有一開口,是為舊時的城門。

圖說:在拉榭帕耶大道(Boulevard du Rempart Lachepaillet)上看老屠夫塔、城牆及城門。

--

小貝雲

  走過橫跨尼夫河的橋梁,終於要開始探索小貝雲(Petit Bayonne)。

  相對於擁有悠久商業歷史的大貝雲,中世紀的小貝雲因人口增長而成為新的居住地,因此有「新市鎮(Bourg Neuf)」之稱。

  此地擁有兩座博物館-巴斯克博物館(Musée Basque et de l'histoire de Bayonne)和博納現代美術館(Musée Bonnat-Helleu)、新城堡、一座城門-慕瑟侯勒門(Porte de Mousserolles)、一座教堂-聖安德烈教堂(Église Saint-André de Bayonne)和數座運動場-足球場(Le Prissé)、保齡球場(Bowlingstar Bayonne)和巴斯克回力球(Pelote basque)球場(trinquet )。

  這裡更是年輕族群的天堂,酒吧、咖啡廳、餐館都蓬勃發展,充滿活力。

  然而這樣念頭卻被氣溫給打消,時近下午三點,天氣熱到似乎連柏油都快要熔化。

圖說:法國許多城市流行起這樣的裝置藝術,不過即便天空被雨傘遮蔽,暑氣依舊難消。

  大貝雲和小貝雲僅有一河之隔,但遊客人數卻天差地遠。

  也許這個時候,遊客會躲進陰涼的咖啡店中,點一杯消暑的氣泡水解渴袪暑,所以才不見人跡。

圖說:桶匠路(Rue des Tonneliers)向東望去,正對著主教座堂的雙塔! 

  眼前的巴斯克博物館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

DSCF8466.jpg - temp 9圖說:巴斯克博物館座落在16世紀中產階級人士的豪宅-達古雷特別墅(Maison Dagourette)中,其所在位置稱作「海盜堤岸路(Quai des Corsaires)」,非常有趣!

  走進地面層的售票處,清涼的冷氣吹過來,我們不由得掏腰包買票參觀。

  那時雖然是在帶點無奈的情況下購票入場的,但後來竟也逛出興趣來,這麼一待,就是兩個小時。

圖說:博物館內的展品大多是在20世紀初蒐集的,見證巴斯克家庭與社會在當代世界劇變之初是如何運轉的。

  這座博物館的全名為「巴斯克博物館暨貝雲歷史博物館」,展出與巴斯克歷史及民族相關的收藏品,包括自史前時期以來,農人和牧人所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工具、家用品、傳統繪畫、舞蹈和遊戲。
  除此之外,博物館亦講述身為海港和內河港口貝雲的故事,以及巴斯克加斯科涅(Gascon)與猶太文化的相互融合。
圖說:巴斯克地區的教堂常見以木製觀禮臺,使得教堂無需擴建而能容納更多人,是十分經濟的作法。

  博物館的內部結構為傳統的巴斯克建築,圓形天井(argialde)在建築中央,以玻璃屋頂覆蓋增加採光,並使用傳統的巴斯克樓梯連接三層樓。

  民族誌展品置於舊港品的倉庫中,倉庫本身即帶有濃厚的象徵意義,採光最佳的頂棚則放置了藝術與歷史展品,讓人們得以在優美的光線中欣賞畫作。

  我對巴斯克回力球手套製作過程的影片印象十分深刻,工匠以精湛的技法編織造型特殊的手套,讓人看了莫不驚嘆。

  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介紹文字沒有英文(但有法文、巴斯克文和西班牙文),所以很多東西只能用我所學不多的法語字彙猜測!

  走出博物館,已經是下午五時許了,法國的夏日白天很長,一直要到晚上才能等到日落,於是我們決定前往市政廳附近的新港路(Rue Port-Neuf),那裡聚集了貝雲最有名的巧克力店(見此篇),我們打算在那條街採買一些名產,作為這天圓滿的結束!

--

貝雲節

  我從來不知道,原來大型的狂歡節可以這麼的,瘋狂。

  我討厭派對、不喜歡熱鬧,對於人多的地方,敬而遠之。

  要不是誤打誤撞,我想我根本不可能參加貝雲節(Fêtes de Bayonne)。
  貝雲節在每年的八月第一個週三開跑,為期五天,詳細時間可以上網查詢。

  如果要參加貝雲節,最好配合官方規定的裝扮,標準配備為:全身白、紅領巾(panuelo)、紅腰帶(其實是圍巾,cinta),如果想要更講究一點可以搭佩紅貝雷帽(Béret)和白帆布鞋(espadrilles)。另外,如果想要達到「專業級」的裝扮,一定要帶上以山羊皮製作的皮水壺(Zahato),這可是傳統巴斯克牧羊人隨身攜帶的水壺!

圖說:參加貝雲節的標準衣著(圖片來源)。貝雲節的發想來自西班牙拉瓦納自治區首府潘普洛納(Pamplona)的聖費爾明節(Sanfermines),該節日歷史悠久,源於12世紀為了主保聖人聖費爾明(San Fermín)的紀念活動。該活動的服裝亦是穿著全身白並佩戴紅領巾和紅腰帶。

  已被登錄「法國非物質遺產(Union des villes taurines françaises)」的貝雲節,自第一屆於1932年舉辦,在二戰期間(1940年至1944年)中斷後,今年(2020年)因新冠肺炎取消。
  貝雲節的節目包括巴斯克地區的傳統活動-奔牛(Toro de fuego)、鬥牛(Corrida)、音樂會、巴斯克迴力球賽和花車與樂隊遊行,也加入了許多現代的元素,像是能讓親子同樂的遊樂設施(Fête foraine)以及大型活動一定會有的煙火秀。
  不過我們對貝雲節的盛況也僅是匆匆一瞥,沒能參加到所有的活動,不過光是走在大街感受節慶的氣氛,就讓我興奮不已。

--

不免俗的來些歷史

  這篇文章從七月寫到現在,已經過了近兩個月了,期間還有好幾個禮拜是進度為零的。

  重拾寫作的習慣,竟有些迷茫。

  貝雲(亦譯作巴約訥),為法國舊政權巴斯克地區三個行省之一-拉布爾(Labourd)的省會。

  12世紀以前,拉布爾和貝雲幾乎是同義詞,而後才演變成前者為省份、後者為城市的區別。

  地處東西向河流及南北向陸路的十字路口,自史前時期以來便有人類聚居。

  羅馬人在此建了兵營拉普敦(Lapurdum),即拉布爾的字源。

  四世紀時,瓦斯科訥人(Vascons)成了貝雲的主人。

  拉布爾省於1023年創建,貝雲成為該省省會,隨後,大教堂便拔地而起。

  不久,貝雲已具有軍事要塞與港口都市的雙重身份,身兼英格蘭國王的亞奎丹公爵統治這片濱海臨山的寶地三個世紀(12世紀至15世紀),然而名義上,亞奎丹公爵一直是法蘭西王國的屬地。

  百年戰爭結束後,貝雲在歷代法王的建設下,築起了一道道的城牆、建造了一座座要塞,以防止西班牙人入侵。

  1462年,亞拉岡的胡安二世(Jean II d'Aragon)與法蘭西的路易十一世(Louis XI)簽訂《貝雲條約(Traité de Bayonne)》,將魯西永(Roussillon)和塞爾達尼(Cerdagne)兩伯國(Comté)割讓報後者,以換取加泰隆尼亞內戰(Guerre civile catalane,1462-1472)的軍事援金。

  15世紀的到來意味著貝雲黃金時代的結束,與英格蘭的貿易中止、阿杜爾河河道改向以及港口淤積,這座城市已繁華不再。

  雪上加霜的事永遠不嫌少,鼠疫在16世紀襲擊貝雲。

  1565年,在富瓦元帥(Odet de Foix)一腳將西班牙人踢出貝雲後,法國皇太后凱薩琳·德·麥地奇(Catherine de Médicis)和西班牙菲利普二世(Philippe II)的特使阿爾瓦公爵(Fernando Álvarez de Toledo)進行了著名的《貝雲會談(Entrevue de Bayonne)》,試圖利用政治聯姻的手段確保兩國的和平。

  不過因條件一直談不攏,談判終究破裂。

  宗教改革期間,西班牙惡名昭彰的宗教裁判所逼迫境內的猶太人出逃,貝雲的聖靈區成為難民落腳之處,竟也意外推動貝雲成為法國第一座生產巧克力的城市。

  16世紀,在工程師富瓦(Louis de Foix)的監工下,阿杜爾河完成了河道復原計畫,貝雲重躍河港城市的地位。

  1611年,年方26歲的荷蘭神學家康內留斯‧楊森(Cornélius Jansen)就任貝雲學院(Collège de Bayonne)的校長,該校成為楊森主義的溫床。繼任的法王路易十四(Louis XIV)為達君主專政的目的,將楊森派逐出法國。

  路易十四委任天才軍事建築師沃邦,將貝雲打造成一座固若金湯的城池,貝雲城塞即是沃邦的傑作。

  農民對於專政的一場起義,意外發明了刺刀(baïonnette)。

  隨著大航海時代的開啟,貝雲亦從中獲取不少利益,18世紀時,貝雲的商業活動達到全盛時期,西班牙、荷蘭和西印度群島都是進行貿易的對象,另外,在紐芬島撈捕鱈魚亦賺進不少財富。

  大革命之後是拿破崙時代的來臨,1808年,在貝雲簽署了《貝雲憲法(Constitution de Bayonne)》,宣告西班牙的君主專政被拿破崙式的君主立憲制取代,不過該憲法的執行度幾近於零。

  1814年威靈頓公爵(Arthur Wellesley)率領英、西、葡三國聯軍攻破拉倫山(la Rhune)防線,進入法國國土,貝雲圍城(Siège de Bayonne)持續了兩個多月,最後以拿破崙的退位告終。

  1854年,鐵路連接了巴黎與貝雲,帶動比亞希茲的觀光人潮。

  1856年、1862年和1866年三度簽訂《貝雲條約(Traité de Bayonne)》,明確的規範法國與西班牙的邊界,兩國爭論不休的邊界,終在19世紀塵埃落定。

  一戰期間,貝雲成立了一座外籍志願兵的訓練中心,其中以西班牙、葡萄牙、捷克和波蘭籍為眾。這些志願兵不僅接受軍事訓練,且能學習基礎的法語。其中的波蘭籍士兵被稱作「貝雲軍團(Légion des Bayonnais)」

  二戰期間,貝雲亦被德軍占領,盟軍曾試圖於1942年登陸貝雲,但因困難度太高而取消該計畫。

  今日的貝雲以貝雲節和眾多名產(巧克力、火腿、刺刀、貝雷帽)著稱,展現著強烈的巴斯克文化,並向世人展現他剛柔並濟的一面。


北巴斯克行腳:

法國全紀錄: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