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11719轉彎,停滯,前進,總是在丹麥

  我為丹麥寫了一系列的文章。

  大概是三、四十篇吧!沒有細算,只知道當時埋頭苦「寫」,後來才發現寫了好幾篇。

  可是一直都沒能寫完。

  並不是因為距離在「丹麥生活的日子」太遠,而是有些事實在太深刻,當時的自己毫無頭緒,要用怎樣的遣詞將它紀錄來。

  怕的不是詞藻不夠華美,而是用詞不夠精確。

  那份情緒強烈到頭快要炸了。

--

  大學畢業後,完全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但高中之前名列前茅的成績,反而阻礙了我認清自己是誰。

  我後來才知道,我跟自己,很不熟。

  大四的時候,幾乎所有同學都忙著考研究所,我也不例外。

  似乎就是跟著別人一起做一樣的事,就可以安全了。

  這種安全感在我落榜的那天,破滅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哭。更可怕的是,還有一絲慶幸。

  「原來我並不是想繼續升學的啊!」後來的我,終於明白了。

  可惜當時的我,並不知道。

  自暴自棄的我,莫名奇妙的跟男友提分手。提分手的人,卻被失戀折磨得非常慘烈。

  這樣魂不守舍的我,第一次去到丹麥,待了兩個月,一個人。

--

  回到臺灣之後,因緣際會去到新竹後山的部落教書。

  那一段日子快樂到現在想起來都甜。我總算找到歸屬,愛山、愛孩子,是我的天性。

  而且,似乎對於未來,不再那麼恐懼。

  有了方向之後,發現做什麼都行!

  於是我很順利的被錄取了,回學校念書,打算修教育學程,畢業後回部落當老師。

  結果命運又給了一記痛擊:小學教育學程停開。

  拚了命抓住的浮木,沉了。

  再也沒有念書的動力,心不在焉什麼事都提不起勁,休學的念頭不斷浮現腦中。

  真的要感謝媽媽的寬容,她希望我人生要過得坦然、快樂、對得起自己。

  在我辦休學前,我擔任了指導教授負責的學術會議的工作人員,作為我研究所生涯的告別。

  在這場會議裡,我遇見了外子。

  「上帝開了一扇窗」,現在的我,是這麼想的。

  休學後,我獨自一人前往丹麥,待了半年,仍舊是一個人。

--

  從丹麥回臺灣沒多久,我就結婚了。

  婚姻之間的磨合,比我想像中的累人,不比失戀的折磨。

  我外向樂觀,外子內向實際;我流浪成性,外子偏愛蝸居。

  有次,外子赴中國出差一個月,我趁著這機會出走。

  他知道我即將遠行,哭了。

  那時的我,覺得他莫名其妙。

  第三次,仍是獨自一人前往丹麥,逃離自己選擇的愛情。

  這樣的愛對我而言,幾乎窒息。

--

  我對外子說,總有一天,我會帶你「回去」丹麥的。

  結婚十年了,我才知道有些事,年輕的時候是不會懂的。

  一路跌撞難行,甚至是爬著過來後,回頭,那些事可以小也可以大,可以輕也可以重。

  於是我想:「是時候,為這些可大可小、可輕可重的回憶寫些什麼了。」

  這一系列的文章,有增有減,刪刪寫寫。

  希望給正在轉彎、停滯或前進的你,一些力量。

--

丹麥大區地圖


--

交通票券

生活雜記

宮殿與城堡

首都大區 

西蘭大區

南丹麥大區

中日德蘭大區

北日德蘭大區

--

後記

  時隔幾年,整理曾經寫過的文字,真是無限感動。

  書寫那些文字的當時的心情,是如此珍貴。

  整理舊文,除了梳理版面、調整音譯、校對別字以外的例行工作,還有將當初不顧一切把心情以嘔吐的方式打出來的大段文字,分成較容易閱讀的段落。

  驀然發覺,離丹麥遊記的終點,似乎還沒一小段路要走。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