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41133又見斯圖亞特-多勒(Dol-de-Bretagne)

  斯圖亞特家族實在是陰魂不散。

  自從十年前在蘇格蘭撞見愛丁堡城堡(見此篇),又在倫敦西敏寺見到瑪麗一世(見此篇)的陵墓,斯圖亞特這個姓氏似乎就在我的旅程中一直出現,連最近慘遭祝融的巴黎聖母院都能這個家族沾上邊。

  多勒又跟斯圖亞特家族有何關聯呢?

  聽我娓娓道來!

--

多勒在哪裡?

  要介紹「多勒」似乎並不是件簡單的事。

  「多勒」從來沒有出現我看過的旅遊資訊中,介於兩處名勝之間反而一不小心就被跳過,夾在聖米歇爾山(Mont-Saint-Michel)與聖馬洛(Saint-Malo,見此篇)之間的多勒,其實非常委屈,如果說要列出布列塔尼的熱門景點,多勒一定不會上榜。

  正是因為如此,今天要來為多勒「平反」一下。

   「多勒(Dol)」這個字在當地語言裡指的是「低地」或「浸水之地」,由於位於吉歐河(Guioult)河曲之處,常被氾濫的河水淹沒,形成多勒沼澤地(Marais de Dol)。

  多勒全名為「布列塔尼的多勒(Dol-de-Bretagne)」,行政劃分上為布列塔尼大區的伊勒-維萊訥省(Ille-et-Vilaine)。伊勒-維萊訥省大家比較少聽過,省會位於雷恩(Rennes),就是那個在2012年被《巴黎快報(L'Express)》票選為「法國最適合居住的地方」的雷恩,跟被搶救的大兵一點關係都沒有喔!

--

多勒怎麼玩?

  多勒的主要景點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大教堂,但除了教堂以外,舊城散布的石造及半木構建築使人心情繽紛起來,在藍天的映襯之下更是錦上添花。

圖說:斯圖亞特大路(Grande Rue des Stuarts)上成排的半木構造建築(maison à colombages)。

  多勒的舊城區範圍不大,觀光人潮並不洶湧,是個寧靜的小城鎮。

  建議可安排半日行程即可。我們搭配附近的孔堡(Combourg,見此篇)安排一日遊,這兩個地方都有火車站,交通十分便利!

圖說:多勒舊城景點地圖。圖片來源:http://mdi.blogspirit.com/media/02/00/3072655018.jpg

--

多勒簡史

  拜託不要看到歷史就跳過啦!

  我盡量話不要太多。

  去過聖米歇爾山的人或許在轉車時會經過,但通常不會在多勒稍作停留。

  雖然多勒名不見經傳,但卻是布列塔尼極為重要的宗教聖地。

  六世紀時,多勒產生布列塔尼首批主教,即現今主教座堂奉獻的聖人-多勒的參孫(Samson de Dol),後來被封為聖人,是布列塔尼最早的七位聖人之一。聖參孫創立了多勒修道院(Abbaye de Dol),死後成為這座城市的守護神,朝聖人潮的湧入,使得多勒在加洛林時代成為布列塔尼的主要城市。

  九世紀,名義上臣服於加洛林王朝的布列塔尼大公諾米諾亞(Nominoë)想藉由在多勒成立大主教的宗教手段獲得政治上的自治,於是在原有的地基上修建了一座前羅曼風格的教堂,使得多勒成為布列塔尼的「宗教首都」,也使他本人成為布列塔尼的「國父(Pater Patriae)」。

  大教堂在1014年被維京人摧毀,但又隨之重建。

  1076年征服者威廉(William the Conqueror)圍剿該區,著名的貝葉掛毯(Bataille d'Hastings)上描繪了此次圍城。

  1173年諾曼地公爵、英格蘭國王亨利二世(Henry II)占領該區。

  13世紀,無地王約翰(Jean sans Terre,英格蘭國王)在數次入侵後,燒毀了大教堂,卻因害怕遭天譴,稍後又興建了一座哥德式的大教堂,真是讓人不禁想拍拍他的肩膀說聲:「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圖說:重建於13世紀、哥德式(或稱昂格魯-諾曼第風格)的大教堂。

  百年戰爭期間,多勒地區因位處兩國交鋒要道,毀損慘重,人民生活苦不堪言,三分之一的人民因房屋被英軍燒毀而無家可歸。

  大革命期間,大教堂淪為「公理殿(Temple de la Raison)」,並充當馬廄和倉庫。

  1864年,多勒火車站正式通車。

  1924年,多勒更名為「布列塔尼的多勒」。

--

多勒怎麼玩?


圖說:中世紀的多勒城。圖片來源:http://histogen.dol.free.fr/dol/

  從多勒火車站(Gare de Dol de Bretagne)出來,沿著阿里斯蒂德·白里安大道(Avenue Aristide Briand)朝北走,過了圓環,看見市政廳,就是舊城區的入口了。

  沿路走來,總覺得這座城市普普通通,直到來到接壤斯圖亞特大路(Grande Rue des Stuarts)的交岔口,眼睛才為之一亮。

圖說:市政廳路(Rue de la Mairie)與斯圖亞特大路(Grande Rue des Stuarts)交岔口的街景。

  後來見到介紹多勒的網頁,幾乎是以這個交岔口的風景為代表。

  統治過蘇格蘭(1371年-1714年)和英格蘭及愛爾蘭(1603年-1714年)的斯圖亞特王朝(House of Stuart),王室祖先起源可追溯於11世紀的多勒。

  可別以為人家只是推測,可是有憑有據的。

  生於多勒長於多勒的弗拉德(Flaad,約1005-約1064)是斯圖亞特皇室最早的祖先之一,官居多勒執事(Seneschal de Dol)。

  根據中世紀貴族的命名方式,如果爺爺叫A,爸爸叫B,兒子就會以爺爺的名字A命名,所以弗拉德的孫子也叫弗拉德,出生於多勒,卻跑去大不列顛島開始他的新生活,他的兒子艾倫(Alan,1078-1114)則撿了個治安官(Sheriff)的位置,在島上當起官來。

  後來這個家族漸漸壯大,成了蘇格蘭的王,因著伊莉莎白女王無嗣,蘇格蘭女王瑪麗(本名就叫瑪麗‧斯圖亞特,見此篇)之子詹姆士成了英格蘭和蘇格蘭的共主。

  為了紀念這件事,這條路便以斯圖亞特命名。

  不過如果你看過英國歷史童書作家泰瑞.狄利(Terry Deary)的《恐怖歷史(Horrible Histories)》系列,他對斯圖亞特王朝的諷刺真是一點也不保留,《死皮賴臉的斯圖亞特王朝(The Slimy Stuarts)》這本書絕對讓你對於書中描述的國王們厭惡到了極點!

  布列塔尼一向和英國歷史糾纏不清,只隔一個英吉利海峽,不是法國的大軍開過去,就是英國的大軍開過來。

  現在英法兩國和平共處了,英國人還是常常來,這一帶的英國觀光客比例一向高居不下,連路上的解說牌都是雙語並列,在法國可真是難得一見啊!

  雖然在多勒在地圖上,多是以大教堂為代表建築,不過對於宗教冷感或是教堂看到膩的朋友們,斯圖亞特大路才是真正精彩的地方。

  光是色彩繽紛的半木結構建築就讓手指按快開按個不停了。

  這些建築之中,有幾座列入古蹟名單之中。分別是門牌17號的小板之家(Maison des Petits Palets,又稱Maison des Plaids)、18號的綠十字之家(Maison de la Croix Verte)和27號的吉約蒂埃之家(Maison de la Guillotière)。

  這些建築各有特色,有石砌建築也有半木結構建築,不約而同成為當地明信片的主角。

  其中17號的小板之家為雙層花崗岩建築,建於12世紀,17世紀改建,立面有三座拱門,門楣刻有齒紋(motif de bâtons brisés),這種紋路常見羅馬風格過度到哥德風格的建築中看到。最最厲害的是這座建築可是布列塔尼最古老的房子之一呢!

圖說:綠十字之家為17世紀的半木構造建築,最特別的他的拱頂酒窖的歷史早至13世紀,又稱地獄酒窖(Cave de l'Enfer)。現在以「斯圖亞特酒吧(Bar Le Stuart)」營業,因為沒有消費所以不好意思進去人家家裡的地下室,不然真的好想見見13世紀的地下室啊!(有興趣的人可以點此連結看看圖片過過乾癮)

圖說:斯圖亞特大路30號的建築,竟然是一家漢堡店!

  與斯圖亞特大路連接的勒將泰爾路(Rue Lejamptel)相對而言窄了一些,舊名就叫「小路(Rue Étroite)」,非常直接!在法國大革命的雅各賓專政的恐怖時期(la Terreur)改名為馬哈路(Rue de Marat),在居民的要求下隨即又改回原來的名稱。現在的路名訂於1901年,為了紀念兩位前多勒市長,本業都是藥劑師的勒將泰爾父子檔。

  勒將泰爾路有許多老房子已被拆除,但幸好還有倖免於難的「殘兵」。如門牌27號的格里薩蒂耶之家(Maison de la Grisardière)和31號的紅玫瑰之家(maison de la Rose Rouge)便是其中幾座著名的建築。

DSCF2318.jpg - temp 3圖說:格里薩蒂耶之家有三層樓高,地面層和一樓是石砌,三樓則是木造。格里薩蒂耶之家的結構與小板之家相仿,為12世紀至13世紀的建築。在19世紀有一半(包含四個拱門)被毀,16世紀時一樓的方窗取代了大型圓窗,二樓的木造建築則可能是19世紀才增建的。

圖說:紅玫瑰之家的名字非常優雅,外型也很突出。房子木頭骨架如魚骨(arêtes de poisson)排列,就像枝繁葉茂的玫瑰,在多勒十分罕見。根據推測,建築師或屋主可能受到大教堂遺址附近的石頭排列啟發的靈感。

  這條路上還有一座特別的建築。

  位於勒將泰爾路12號的房子,人稱「大別墅(Hôtel Grand Maison)」的矩型建築,倒也不是他的外觀多麼華麗或突出,而是有幾位大人物在此停留過。

  1836年,維克多·雨果(Victor Hugo)和他的紅顏知己朱麗葉·德魯埃(Juliette Drouet)下榻於此;1848年,夏多布里昂(François-René de Chateaubriand)的棺材在運送回聖馬洛(Saint-Malo)途中,停柩在這座建築的騎樓(remise)一晚。

  雨克曾經這樣形容過多勒:「多勒不是一座城市,而是一條街。(Dol n’est pas une ville, mais une rue.)」。

  這條街正是貫穿舊城的大街。

  所以別懷疑,大別墅前的半身雕像正是雨果。

  前往多勒的主教座堂路上,可以想見這一帶曾有許多美麗的建築。

  古樸有致的石板路引領著我們,學府路(Rue des Écoles)的盡頭,大教堂宏偉的南門展臂迎接。
圖說:大教堂南門只在特定期間開放給重要人物進出,一般遊客的參觀入口為西門。

  多勒大教堂,全名為多勒聖參孫主教座堂(Cathédrale Saint-Samson de Dol-de-Bretagne),奉獻給該區的守護神-聖參孫(Saint Samson,是「Samson」,不是「Samsung」),一位來自英吉利海峽對岸威爾斯傳教士。

  聖參孫把他一輩子的光陰都奉獻給多勒,除了在此建立修道院以外,亦在此長眠。

  聖參孫的聖髑吸引了許多朝聖者前來,除此之外,大教堂還有其他豐富的聖髑:聖瑪格麗特(Sainte Marguerit)的腰帶、幔利橡樹(Chêne de Mambré)的碎塊和聖凱薩琳(Sainte Catherine)的牙齒。

圖說:祭壇上方的聖參孫石雕像。

  目前見到的大教堂是13世紀重建的,為哥德式風格。其後陸續增建附屬建築,如13世紀的小門(Petit Porche)、14世紀的南大門(Grand Porche Sud)、16世紀的北塔(Tour Nord)、13世紀至17世紀的陸續修建的南塔(Tour Sud)和17世紀的鐘樓(Campanile)。

圖說:位於南立面上的小門,又稱主教門(Porte de l'Évêque),始建於13世紀,於15世紀改建。三角形的山牆(fronton)上開了兩道尖拱門廊(arcade ogivale),上方則有15世紀主教艾蒂安‧柯雷(Étienne Cœuret)的紋章。推測因「柯雷(Cœuret)」音近法文的「心臟(Cœur)」,因此該紋章上有三顆心(d'azur à 3 cœurs d'or posés 2 et 1)。

  進到大教堂,挑高的空間是哥德式建築的特色,光線從頂部的窗戶照射進來,採光良好。

圖說:高約21公尺,長約100公尺的內部,包含五個大拱門的中殿、中殿兩側的過道(bas-côtés)、一座矩形耳堂( transept)和大型的唱詩班席。

  如果對聖人的遺骨沒有太大的興趣,可把心思放在教堂內的彩繪玻璃上。

  其中最具可看性的是位於圓室(chevet,祭壇後方的呈放射狀突出的空間)的主玻璃(maîtresse-vitre),歷史可追溯至13世紀,這樣的年代使得它成為布列塔尼最古老的彩繪玻璃

  彩繪玻璃上所描繪的場景不外乎是聖經故事,當想,也包含了聖參孫的故事。
圖說:雖然主玻璃真的很美,可是當天的光線讓我拍了別扇窗。

  最後,一定不能錯過的是讓大教堂知名度大增的兩口井(Double Puits)。

  教堂內的聖十字禮拜堂(Chapelle du Crucifix)地板上,有口13世紀古井,據稱可能是布列塔尼最早老的井。往裡頭看,會發現內部深不見底(約10公尺深,有打光),最特別的是這口井和教堂外的井是相連的。據推測,教堂在擴建時,範圍涵蓋了內井,為了方便居民耶水,便在教堂牆邊再挖另一口井。兩口井的底部有通道相連(通道高1.9公尺,長2.8公尺),泉源亦相同。

  走出教堂,別忘了沿著教堂外部繞一圈,從各個角度欣賞這座布列塔尼地區數一數二的大教堂。
  大教堂附近是多勒城市最早的起源,因此這一帶可說是「古色古香」。

  相較於斯圖亞特大路和勒將泰爾路上色彩繽紛的半木結構建築,大教堂附近的老房子清一色都是古樸的石砌建築。

  鋪滿鵝卵石的腰帶路(Rue Ceinte)上,無論是民宅或農舍,滿溢著中世紀的氣息。

  順著鵝卵石路走到底,面對面的兩棟半木構造建築成為這條路最完美的結尾。

  分別是門牌4號的La Grabotais和對面的1號的Le Porche Au Pain,都是15世紀的老屋,而且都是當地知名的餐廳。兩家的評價似乎都不差,不過我想大家最在意的應該不是食物的好壞,而是用餐的氣氛吧!

  時值正午,我們準備找個公園野餐。

  找著找著,竟然撞見了下一站要拜訪的夏多布里昂的雕像,原來他在1777年至1781年間在多勒的中學就讀,這座廣場便以他命名為夏多布里昂廣場(Place Châteaubriand)。

  廣場後方的有機市集如果有空可以進去逛逛,開放時間是每週二下午4點到晚上8點,算是法國的「黃昏市場」。營業時間以外,也有手工藝品的販售。這座建築看起來很新,卻是1879年的東西了,法國真的很厲害,隨隨便便都能找到「百年老店」啊!


圖說:有機市集前的夏多布里昂半身像。年輕的夏多布里昂走憂鬱小生路線,源自於他那抑鬱寡言的父親。在此呼籲為人父母的,最好開朗一點啊!

  多勒最美的公園非朱爾‧賀維散步道(Promenade des remparts Jules Revert)莫屬。

  我們在樹蔭下找了一塊草坪開始用餐。話說我們在聖馬洛住了十天,找到一家超便宜的民宿,整棟房子加庭院都是我們的,一天只要新臺幣1000元不到,加上三餐我們自己煮(民宿附近有家樂福,買菜超方便的),所以這幾天過得非常省,但都吃得飽吃得好耶!

  這天午餐是媽媽牌亂炒飯,聽著樹上的夏蟬以超大的音量吱吱叫,我們一家三口的心情超好。

  首先,歷史控媽媽完全沒料到這座城市竟然有這麼多美到不想走的房子,旅遊中心給我們的文宣只寫了一些簡單的資訊,為了大教堂來此一遭卻無意撞見整排半木結構建築,就像是上館子點小菜結果來了龍蝦的爽度!

  其次,對歷史古蹟完全無感但很認命跟著爸媽走了好長一段路的子台,這天也特別乖巧,讓爸媽無需花額外的氣力安撫他的情緒。

圖說:朱爾‧賀維散步道是沿著舊護城河開闢的公園。中世紀的多勒以城牆圍繞,不過後來陸續被拆除了。目前僅存15世紀的加爾默羅塔(Tour des Carmes,因附近曾有一座加爾默羅教會,現在已消失)及西側的土丘塔(Tour de la Motte)。

圖說:土丘塔被修復過的銃口,為什麼看起來有點像老皮……

  最後,算是只有我們家小孩才會有感的點,這座公園就像於火車軌道旁,因此我們一邊用餐,一邊看著火車呼嘯而過,身為鐵道迷的子台,每次火車經過的時候心情便雀躍到了極點,一大碗炒飯吃光光以外,連水果也吃得乾乾淨淨。

圖說:在多勒唯三有人的照片,其他的照片都是建築和風景照。

  吃飽喝足之後,再度前往火車站。

  下一站孔堡,我們來了! 

--

布列塔尼之旅(Tro Breizh)

  寫過勒皮(Le Puy-en-Velay,見此篇)的朝聖之路-勒皮之路(Via Podiensis,又稱「波迪昂西斯之路」),布列塔尼也有條名氣不小的朝聖之路!

  西元四世紀及五世紀,從法國對岸的「大不列巔島」來了七位傳教士,成了布列塔尼天主教的七位「創教聖人」,分別是:聖波勒德萊翁(Saint-Pol-de-Léon)的保羅·奧雷利安(Paol Aoreliann)、特雷吉耶(Tréguier)的多華(Tudwal)、聖布里厄(Saint-Brieuc)的布里格(Brieg)、聖馬洛(Saint-Malo)的馬洛(Maloù)、多勒(Dol-de-Bretagne)的參孫(Samsun)、瓦納(Vannes)的巴唐(Padarn)和坎佩爾(Quimper)的科朗坦(Kaourintin)。

  這些傳教士大多來自威爾斯,因此許多虔誠的信徒會在完成布列塔尼之旅後前往威爾斯。

  布列塔尼之旅在九、和12世紀皆有記載,13世紀則達到巔峰。中世紀時,人們選在四個重要節日:復活節、五旬節、聖米歇爾節及聖誕節前後15日完成朝聖之旅。

  布列塔尼之旅共600公里,走訪七座城市的主教座堂,為期一個月。

  這條路線會回到起點,登山界常以「O型路線」稱之,但對居住在此的凱爾特人卻是有著另一層意義。

  「troménie」這個字指的是「圍繞著聖地行走」,對凱爾特人而言,能在聖地走了一圈,代表精神的豐足及成就。因此從何處出發都不打緊,重點是旅程上所思所想和所見所聞


    布列塔尼度假行: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