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01409到不了隆河的另一端:亞維儂(Avignon)

《在亞維儂橋上》

在亞維儂橋上(Sur le Pont d'Avignon)

跳舞吧!跳舞吧!(On y danse, On y danse)

在亞維儂橋上(Sur le Pont d'Avignon)

圍著圈跳舞吧!(On y danse tous en rond)

--

散步地圖


圖片來源:http://ontheworldmap.com/france/city/avignon/avignon-tourist-map.jpg

--

旅途記事

  冬天的亞維儂,不似夏日戲劇節(Festival d'Avignon)舉行時如此熱鬧,街上冷冷清清,也許是我來得太早,也許是剛下完的雪的天氣讓人們蜷縮窩裡,暖烘烘的冬陽把微笑曬得發亮,從下火車開始,進入共和國門(Porte de la République),沿著讓‧饒勒斯街(Cours Jean-Jaurès)進入共和國路(Rue de la République)走向時鐘廣場(Place de l'Horloge),一連串的驚豔便讓我笑得闔不攏嘴。

圖說:亞維儂遊客中心的前身是座教堂,一旁的公園更是孩子們的天堂。

  亞維儂最負盛名的,大概就是這座以「聖貝內茲(Saint Bénezet)」命名的橋梁了。

  聖貝內茲橋(Pont Saint-Bénezet,又稱亞維儂橋,Pont d'Avignon)大概是跨越隆河(Rhône)的橋梁中,最具有傳奇性及故事性的一座橋。

圖說:聖貝內茲橋橋頭的塔樓。

  傳說中,有位叫貝內茲的牧童,在1177年日食的那天見到異象,這異象彷若神諭要他在隆河上建造一座橋,天使會替他看守羊群,讓他可以專心籌備建橋的事。於是他開始建橋。起初,人們以為他是瘋子,教會和當地政府都不願意資助他,但貝內茲卻徒手舉起巨石,投向河裡說道:「這就是橋的基石」,接下來十八個神蹟相繼發生了:瞎子重見光明,聾子重獲聽力,瘸腿的能起身行走,而駝背的能伸直背脊,當地的富商被這樣的神蹟撼動了,紛紛捐錢資助,還成立了「方濟會(Frères Pontifes)」來贊助建設工程。西元1185年,橋梁完工,長約900公尺,擁有22扇拱門,橫跨隆河,連接亞維儂亞維儂新城(Villeneuve-lès-Avignon),具有貿易及戰略地位。

  然而由於洪水不斷的侵襲,橋梁不得不一再維修,橋拱一一倒塌,使得它變得十分危險。

  1668年的大洪水,大部分的橋梁被沖毀,人們放棄了修復的念頭,任由它被洪水一一沖襲,至今,僅有隆河左岸的四個橋拱被保留下來,還有橋上的一座小禮拜堂。

  聖尼可拉禮拜堂(Chapelle Saint-Nicolas)位於聖貝內茲橋第二及第三個橋拱之間,外觀為普羅旺斯的羅馬式風格,供奉的是隆河船夫的守護神聖尼可拉,聖貝內茲的遺體也埋葬在此。

  最初船夫會在這座禮拜堂做禮拜,然後隨著橋身受損情況愈加嚴重,神職人員因懼怕橋梁倒塌而拒絕至此主持儀式,於是18世紀時,便於聖貝內茲橋橋身靠亞維儂的那端陸地上,建造新的禮拜堂。

  使得聖貝內茲橋如此出名的,是一首叫做《在亞維儂橋(Sur le pont d'Avignon)》的歌曲,這首歌的原作曲者為文藝復興時期的法國作曲家皮耶‧錫東(Pierre Certon),但當時的旋律和現在我們熟知的大相逕庭,而且歌名也不大一樣,原歌名是《在亞維儂橋(Sous le Pont d'Avignon)》,而非橋上,也因此當地耆老提到這首歌還是會叫它《Sous le Pont d'Avignon》,而非《Sur le pont d'Avignon》。

  但為什麼會在橋下呢?事實上當時的橋面狹窄,在要橋上跳舞是有困難的,人們會聚集在橋下的河洲巴提拉斯島(Île de la Barthelasse)跳舞狂歡。巴提拉斯島上有許多美麗的花園,是附近居民的熱門休閒場所,現今巴提拉斯島仍是休閒聖地,島上的露營地(Camping Municipal du Pont d'Avignon)則提供了不一樣的住宿選擇。

  這首歌收錄在1853年阿道夫‧亞當(Adolphe Adam,法國作曲家及音樂評論家)的一齣輕歌劇「普蘭客棧(l'Auberge Pleine)」中,當時亞當重新為這首歌寫了新的旋律,也就是我們現今聽到的版本,而後1876年的另一齣輕歌劇,把這首歌給捧紅了,也將歌名從「在亞維儂橋下」更改為「在亞維儂橋上」。

  1995年亞維儂舊城區被列為世界遺產,處處是古蹟的亞維儂城,可看之處除了這座聞名遐邇的聖貝內茲橋,還有發生天主教教會大分裂(Grand Schisme)地點之一的教皇宮(Palais des Papes)。

  這座宮殿不似一般宮殿有著華麗炫目的外表,而是如城塞般堅實的建築,它是歐洲地區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中世紀哥德式建築

  1309年,教宗克雷門五世(Clément V)不願面對羅馬的民變,將羅馬教廷遷至亞維儂,成為亞維儂教廷的第一位教宗

  1377年,亞維儂教廷的第七位教宗格列高十一世(Grégoire XI)受到義大利道明會的修女西恩那的凱薩琳(Caterina da Siena)的言語刺激,憤而將教廷由亞維儂遷回羅馬,然而因為太過勞累,格列高十一世於隔年逝世。

  當時民眾害怕樞機們又選出一位法籍教宗,而把教廷再度遷至法國,因此將樞機們團團圍住,要求他們選出一位義大利籍的主教,但選出的新任主教烏爾巴諾六世(Urbano VI)卻對樞機團懷有敵意,於是其中十三位樞機宣布該次選舉無效,並於1378年選出另一位較受歡迎的法國教宗-克雷門七世(Clément VII)。

  烏爾巴諾六世氣得把克雷門七世和宣布選舉無效的樞機逐出教廷,而克雷門七世回到亞維儂,成立自己的樞機團,開始了天主教教會四十餘年的大分裂時期

  1409年,樞機們決定同時罷黜當時位於亞維儂的本篤十三世(Benoît XIII)及羅馬的格列高十二世(Grégoire XII),同時任命第三個教宗亞歷山大五世(Alessandro V),然而這次的選舉仍不被各方所認同,直到1415年,格列高十二世為了結束大分列而自行退位,各方一致認可的教宗馬蒂諾五世(Martino V)於1417年繼位,但本篤十三世卻仍自認為他才是真正的教宗,本篤十三世於1423年逝世,大分裂時期才真正結束。

  1377年之後,在亞維儂教廷選出的教宗被稱為對立教宗(Antipope),他們與羅馬教宗對立,並造成教會分裂,直到1433年這座教皇宮才又歸屬羅馬教廷。往後350年,羅馬教廷掌管著這座宮殿,但宮殿的情況卻每況愈下。

  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宮殿在激進的革命軍無情的破壞和掠奪下,昔日豪華的情景蕩然無存;1791年,宮殿成為反革命軍大屠殺的現場,革命軍的屍體被扔進舊皇宮(Palais Vieux)的廁所塔(Tour des Latrines)中。

  拿破崙時期,教宗宮殿作為軍營及監獄用;而後在反教權的法蘭西第三共和國統治下,下令拆除宮內所有木造器具,將宮殿改造成馬廄,大部分的壁畫就在此時被摧毀。1906年,教宗宮殿成為博物館,並對大眾開放。

  宮殿分成北側的舊宮殿及南側的新宮殿,舊宮殿由本篤十二世(Benoît XII,亞維儂教廷的第三任教宗)於1335年下令興建;新宮殿由克雷門六世(Clément VI ,亞維儂教廷的第四任教宗)於1344年開始興建,歷時30年才大功告成。

圖說:教皇宮平面圖,黑色部分為舊宮殿,粉紅色部分為新宮殿。圖片來源:http://www.ballade-medievale.fr/capetiens/capetiens_avignon.htm

  前後共有七位法國籍的教宗在此掌職(五位「正宗」的教宗及兩位「偽」教宗),前面五位教宗的生活是極度奢華,但最後一位「偽」教宗就沒這麼好命,本篤十三世被圍困在此五年(1398-1403),最後嚇得逃離宮殿,尋求庇護。

  教皇宮內部不允許拍照,我也樂得把時間花在建築和歷史上。

  其實在經過法國大革命和後來的反教權運動的破壞,內部的可看性蕩然無存,壁畫是後人仿造原圖重新漆上的、木工也只剩圖稿,空蕩蕩的宮殿,實在很難想像教宗在此的靡爛生活,我拿著語音導覽在宮殿中還是迷了路,偌大的宮殿,彷彿像是一座空殼,它的規模和空無一物的內部,形成極大的反差和諷刺。

  唯一留存過去華麗奢靡記憶的是一間被稱作雄鹿室(Chambre du Cerf)的房間,飾有狩獵圖和鑲嵌藝術作品的克雷蒙六世書房成為教皇宮裡最重要的參觀點;除此之外,宴會廳(Grand Tinel)內懸有17及19世紀勾伯藍(Gobelins)掛毯,是樞機主教集會推選教皇的地方。

  教皇宮的北側是亞維儂聖母大教堂(Cathédrale Notre-Dame des Doms d'Avignon),教堂的歷史可追溯至1150年,分別於14世紀及17世紀增建。

  教堂外觀採羅馬式風格,高聳的西塔樓上鍍金的聖母像成為當地地標,內部有許多雕刻作品,其中最值得一看的是若望二十二世(Jean XXII,亞維儂教廷的第二任教宗)的寢陵,是14世紀哥德式的傑作。

  教宗皇宮對面有一間氣派的巴洛克式建築,是完工於1619年的鑄幣廠(Hôtel des Monnaies),立面受到義大利建築的影響,以大量的動物造型雕刻作為裝飾,上方兩位天使護持的盾徽則是教宗保羅五世(Paolo V)的家徽。

  保羅五世來自義大利的貴族波勒蓋斯家族(Borghese),1605年成為羅馬教廷的教宗,當時他姪子史皮歐涅‧波勒蓋斯(Scipione Borghese)被任命為亞維儂的特使,他的副使尚‧法蘭索(Jean-François de Bagni)於1619年下令建造這座鑄幣廠,因此上頭的碑文記載著:「偉大的教宗保羅五世,以金、銀、黃銅來美化這座城市。」

  碑文(拉丁語)原文如下:

  PAVLVS.V.PONT.OPT.MAX.
  AVRO.ARGENTO.AERE.FLANDO.FERIVNDO
  AD.VRBIS.DECOREM.EREXIT.ORNAVITQVE
  CVRANTE
  IO.FRANC.A.BALNEO.ARCH.PATRAC.VICELEG
  AVEN
  ANNO.M.DC.XIX

  1794年,亞維儂舉行了一場公民投票,投票結果贊成亞維儂成為法國領地,在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後,教廷和革命軍簽署的托倫蒂諾和約(Traité de Tolentino)第五條中,更進一步指出將亞維儂割讓給法國,教廷特使被迫撤離亞維儂。

  這座鑄幣廠便成為革命軍的軍營,直至1840年為止。1860年,這座建築則作為國家音樂學院(Conservatoire de musique)使用(直至2007年),並在二十世紀時冠上奧立佛‧梅湘(Olivier Messiaen,1908-1992)之名以尊榮這位在亞維儂出生的作曲家。

  除此之外,亞維儂的古蹟還真不少,市政廳(Hôtel de Ville)、教堂猶太會堂歌劇院(Opéra),還有密集的美術館和博物館:小皇宮美術館(Musée du Petit-Palais)、卡爾維博物館(Musée Calvet)、安哥拉東博物館(Musée Angladon)、石碉博物館(Musée Lapidaire)、沃朗博物館(Musée Louis-Vouland)、勒基安博物館(Musée Requien)。

  如果要將亞維儂的景點一網打盡,我看必須花上好幾天的時間,才能細細品嘗這座美麗的城市。

圖說:聖彼得聖殿(Basilique Saint-Pierre d'Avignon),前方為聖彼得廣場(Place Saint-Pierre)。

圖說:聖彼得聖殿精緻的木門是亞維儂所有的教堂中最值得一看的,其材料為實心的核桃木,高四公尺,由當地富商米凱爾‧羅皮斯(Michel Lopis)出資捐獻。

圖說:聖彼得聖殿華麗的立面。

  當然,再美麗的古蹟看久了也是會膩的,尤其是亞維儂的古蹟密度如此之高,而且坐在古蹟前吃午餐是件很傷風景的事。

  教宗宮殿北方有一座岩石公園(Rocher des Doms),這座公園座落在隆河河畔,與位於亞維儂新城的聖安德列堡(Fort Saint-André)遙遙相望,登上公園高處,可以眺望亞維儂及鄰近區域。

  公園中央有一座噴水池,中央有座維納斯像,是曾在亞維儂就讀美術學院的法國雕刻家查朋提(Félix Charpentier)的作品,不過這座雕像本來不是在這裡的,而是因為裸露身體的維納斯雕像被認為不雅,才移至這裡。

  公園有露臺可以曬太陽,也有長椅可以坐著看書,這裡是當地民眾的休閒場地,也是流浪的旅人靜下心來休息的好地方,從公園往隆河方向看,兀立在河上的聖貝內茲橋顯得寂寥,河水日以繼夜的沖蝕著橋身,是否有一天,殘存的四個橋拱終會被自然的力量給吞噬?

  沿著陡峭的階梯下到平地,穿越車水馬龍的大馬路來到隆河河畔,這座城市的魅力來自於這些前人留下的建築,這裡也曾上演著宗教及政治爭執,當隆河左岸的維奈桑伯爵領地(Comtat Venaissin於1274年成為教皇國的飛地,右岸仍被法國王室控制,而聖貝內茲橋則是連接兩岸的唯一橋梁。

  法國王室一直以來都沒有放棄入侵隆河左岸的野心。

  早在13世紀法王腓力四世(Philippe IV或Philippe le Bel)於隆河右岸興建了亞維儂新城(Villeneuve-lès-Avignon)及美男子腓力塔(Tour Philippe le Bel)以控制聖貝內茲橋的出入。

  15世紀時,進攻隆河左岸更成為法國國策之一,其間法軍不斷騷擾、侵占,1791年的公民投票後,左岸正式被法國合併,而羅馬教宗卻遲至1814才承認這項既定的事實。

  一月的冬陽照在被寒風吹凍的臉,坐在河畔的草地,這塊土地不斷易主,兵家之爭,爭的又是什麼?

  回頭望向教宗宮殿最高的天使塔(Tour d'Angle),又一次徹底被古蹟的魅力攫住。

圖說:亞維儂被堅實的城牆團團包圍,圖為岩石門(Porte du Rocher)的城門塔。

--

後記

  時隔八年,再度來到亞維儂,是趁著暑假返鄉時,拜訪JY朋友而來。

  時值亞維儂節(Festival d'Avignon),街上的氣氛倒是比我想像中的冷清許多,也許是近幾年法國恐怖攻擊事件十分頻繁所致,也可能是因為當天全國最高溫就出現在亞維儂。頂著37度的大太陽,我們帶著孩子探索這座美麗的城市。

圖說:氣勢雄偉的教皇宮,時值亞維儂節,教皇宮的內部廣場成為表演場地,架起了舞臺。

圖說:走累了坐在橋子上休息的子台,看到媽媽的鏡頭做起了鬼臉。

  JY心心念念著要進去教皇宮看看,他說他早就忘記內部是怎麼樣的了。我卻還清清楚楚的記得,09年獨自來到這座美麗的城市,JY因為要上班無法陪同,卻也讓我賺到了一個人在法國旅行的滋味。

  這次是三個人來,孩子對於古蹟本來就沒有太大的興趣,幸好他是懂事的,跟著父母在偌大的教皇宮裡探險,JY耐心的跟子台解釋每個有趣的細節,而子台也熱情的回應。

  我們在紀念品店買了一個有教皇宮的焦糖糖果盒給子台,他非常的喜歡,總是想要打開盒子,數算裡頭還剩幾顆糖。

圖說:在紀念品店裡玩到翻過去的子台。

  當我們終於來到亞維儂橋上時,我的記憶全湧了上來,父子倆像孩子般開心的手拉手圍成圈,一塊唱著《在亞維儂橋上(Sur le Pont d'Avignon)》,邊唱邊轉圈,多麼開心啊!這是我們今年在法國,最美的時光之一了。

圖說:矗立於隆河上的亞維儂橋,雖是一座斷橋,但可是法國境內名聲響亮亮的橋呢!

圖說:JY和子台在橋上唱跳不斷,惹得路人笑到抱肚子!


馬賽媳婦返鄉行腳: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