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42252亞爾(Arles):真的一天逛不完

  亞爾(Arles),擁有普羅旺斯地區的世界遺產,為隆河流經的下游城市。

  法國作家都德(Alphonse Daudet,1840-1897)的短篇小說《磨坊信札(Lettres de M on Moulin,見此篇)》中的「亞爾之女」使之聞名;梵谷割掉左耳後度過餘生的療養院也位於此地。

  陽光充足、風景秀麗,雖是適合徒步觀光的小鎮,但景點真的多到不行

  冬天的南法,觀光客明顯少了許多,但在亞爾,卻容易遇見亞洲面孔的旅人。

  僅在亞爾短暫停留一天,便遇見來自中國、香港、日本及韓國的觀光客,外表實在難以判別,但只消一聽口音,便知曉家鄉來自何方。

  在歐洲自助旅行已經很習慣來到陌生的地方第一站就跑旅客中心,但並不適用於亞爾,因為亞爾的旅客中心位於主要觀光景點的南側,而火車站則位於北側。因此如果搭乘火車前來的旅人,先跑旅客中心有些繞路。

  若是搭公車而來的旅人,會在旅客中心附近下車,因此可以先到旅客中心一趟沒問題。旅客中心位於木柵大道(Boulevard des Lices)上,很大一間,非常好找。

  從火車站下車後左轉,約三分鐘後可見到一個大圓環,圓環的另一端便是亞爾的入口騎兵門(Porte de la Cavalerie),目前尚有一部分的城牆遺跡殘存,城門旁有各種觀光推薦路線指示牌,看你是要體會羅馬時代風情,還是要追尋梵谷的腳步,或是來個鐵馬之旅,當然在這座充滿文化氣息的城市,擁有許多美術館及博物館,當然少不了文化之旅,共有四條路線,任君挑選。

  亞爾主要觀光景點集中在共和國廣場(Place de la République)附近,包夾廣場的建築物來頭不小,除了一見到就會想狂拍的聖托菲姆教堂(Église Saint- Trophime)之外,還有氣勢浩蕩的市政廳(Hôtel de Ville),聖特羅菲姆教堂正對面是聖安娜禮拜堂(Chapelle Sainte-Anne),外觀十分樸實,並不顯眼。

  廣場中正有一座方尖碑(Obélisque),上面刻著不熟悉的文字,陽光照下,並具日晷的功能。

圖說:攝於耶誕期間,共和國廣場在入夜後打上「耶誕快樂(Drôles de Noëls)」的燈光,別有一番風味。

  當天正好有新人在市政廳內結婚,氣派的禮車領隊,一開車門出走一個個穿著特別的北非裔法國人,新娘下車時眾人開始引吭高歌,是從未聽過的音調,在耳畔繞。

--

亞爾古蹟通行證

  (2019年11月更新)來亞爾觀光,可購買亞爾古蹟通行證(Pass Monuments Arles),分為兩種:

自由通行證(Pass Liberté)

  • 有效期限:一個月
  • 價格:全票12歐元,優惠票10歐元
  • 使用景點:羅馬競技場、羅馬古墓場、聖托菲姆修道院迴廊、君士坦丁公共浴場、地下迴廊和古代劇場六選四以及亞爾古代博物館、雷阿圖美術館及卡馬格博物館(Musée de la Camargue)三選一

優惠通行證(Pass Avantage),

  • 有效期限:六個月
  • 價格:全票16歐元,優惠票13歐元
  • 使用景點:羅馬競技場、羅馬古墓場、聖托菲姆修道院迴廊、君士坦丁公共浴場、地下迴廊和古代劇場、亞爾古代博物館、雷阿圖美術館及卡馬格博物館

圖說:亞爾舊城區散步地圖(圖片來源)。

--

古代劇場Théâtre Antique)

  古代劇場並不大,能容納的觀眾數量只有羅馬競技場的一半,如果你參觀羅馬競技場再來這裡,會有些失望,即使從觀眾席往下看也不似競技場如此壯觀。

  然而,除了規模較小之外,劇場內的管絃樂音樂包廂值得一看。 劇場座位背後有許多拱形構造深入建築之內,昔日作為管絃樂音樂包廂,是高度困難的建築結構。當時的觀眾依社會階層分區就坐,只有上流人士才能進駐包廂。

  劇場中央僅殘存著大理石圓柱,其他建物皆已成殘壁斷垣。

圖說:劇場中央的圓柱,是唯一殘存的大型建物。

  這座劇場建於西元前一世紀末,羅馬在亞爾建立殖民地不久時,當時的皇帝為奧古斯都,為羅馬帝國早期興建的石砌劇場之一。

--

羅馬競技場(Arènes)

  登上最高層觀眾席才知道有多壯觀,目前僅存的兩層樓建築,在羅馬殖民時期為競技場,將死刑犯與猛獸關在競技場中央做生死搏鬥,而觀眾則在席上觀看叫好,有看過電影《神鬼戰士》的人應該不難想像畫面有多血腥。

  建於西元前一世紀的羅馬競技場與古代劇場為同一時期的建築,可容納兩萬名觀眾,是亞爾最負盛名的景點。

  來到亞爾,就一定會參觀這座宏偉的建築,也因為如此,這裡總是聚集了不少人潮,亞洲臉孔的遊客更是常見。

  目前該場地在春季復活節到九月期間,則作為臨時鬥牛場(也是我很討厭的活動之一),此外,也用作音樂會戲劇的演出場地(不是好多了嗎?)。

  場內有一座高塔,登上高塔可俯瞰亞爾街景及隆河景致。

圖說:從最高的觀眾席往下看,非常壯觀的競技場,只是我非常不喜歡裡頭的流血活動。

--

君士坦丁公共浴場(Thermes de Constantin)

  古人就有一起洗澡的癖好了(笑)。

  其實是當時的人很愛洗三溫暖,又不可能每戶人家都蓋一座澡堂,因此公共浴場便盛行起來。

  這座古浴場建於四世紀初,當時的羅馬帝國皇帝君士坦丁就住在亞爾,因此以之命名。

  中世紀時這裡被稱作「恐懼宮(Palais de la Trouille)」,人們誤以為此地就是君士坦丁大帝宮殿的舊址,卻是一場誤會。  北側的浴場保存的最為完整,與夏朗德的沙桑翁浴場(Thermes de Chassenon)和巴黎的克呂尼浴場(Thermes de Cluny)合稱法國保存最完整的三大浴場。

  此公共浴場位於雷亞切美術館附近,就在隆河河畔,冬天風從河上灌進來的時候冷到不行……

圖說:實在是不怎麼樣的隆河景致,尤其是天空陰得不像話時,寒風吹來,一刻也不想多待。

圖說:五年後再訪亞爾,雖是夏季仍是陰天,隆河景致一樣陰鬱……

--

羅馬古墓場(Les Alyscamps)

  羅馬古墓場位於舊城區之外,是一個離市區較遠的景點,建議先把市區的景點逛完,如果時間闊綽再來拜訪。

  這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古墓場,因為佔地廣大且保存完整,目前已被列入世界遺產

  羅馬人的傳統不會把死人葬在城內,因此位於城市近郊的墓場就十分常見。除了亞爾有古墓場之外,里昂也見得到。

  「阿利斯康(Alyscamps)」來自普羅旺斯方言的「Aliscamps」,字源是拉丁語的「Elisii Campi」,轉化成法語就是「香榭麗舍(Champs-Élysées)」,有沒有看錯!是巴黎最頂極的購物大道耶!不過可別誤會,「香榭麗舍」的本意與購物一點關係都沒有,它是希臘神話中,只有英雄和聖人的靈魂居住的西方極樂世界

  四世紀時,一位以身殉教的基督徒吉內斯(Genès d'Arles)葬於此,使得這座墓場名氣大增。

  中世紀時,基督教世界都知道這座墓場,導致亞爾人都想在死後葬在這裡。因此墓場從羅馬時代開始使用,數百年間一直有棺木持續下葬,棺木只好像疊疊樂堆高高,竟有三層深!

  也因為如此,不同年代的「異教徒」和「基督徒」合葬在此,是這座墓場最有可看性之處!

  羅馬古墓場也是梵谷和高更首次共同作畫的地點,喜歡兩位畫家作品朋友,別忘了來此朝聖。

  提醒一下,因為古墓場和亞爾古代博物館分別位於兩個不同的方向,如果時間不夠的話就要二選一囉!

--

地下迴廊(Cryptoportiques)

  位於市政廳正下方,入口便位於市政廳內,其實裡頭什麼也沒有,但是很大,而且迴廊被保存得很好,因此被闢為景點之一,想要感受一下陰森氣氛的人可以來這裡看看。

圖說:多年後再度光臨亞爾,帶著一歲半的子台同遊這座古城。

  因為光線實在是太暗了,加上地下迴廊十分陰涼,心裡超毛的我一張照片也沒敢拍。

--

聖托菲姆修道院迴廊(Cloître Saint-Trophime)

圖說:下午的聖托菲姆教堂正門,精細的石雕讓人佇足良久。

  托菲姆教堂(Cathédrale Saint-Trophime)正門最具有可看性,教堂內有詳細的英法文解說,圖解所有細部的聖人名稱,下午時分正對西方的教堂正門被夕陽照耀,米白色的石頭被染成金黃,煞是好看!

  許多遊客就賴在正門前狂拍照,久久不忍離去。

  值得一提的是雖說法文仍保留「主教座堂Cathédrale)」稱呼,但事實上在教區合併後,這座教堂已不再是主教實際的所在地了,因此中譯名稱就僅以「教堂」稱呼之。

  教堂右側有一通道(很不明顯),是通往附屬的修道院,此修道院的歷史可追溯至12至14世紀,是昔日是教士的住所,目前開放展示,值得一看的是一樓迴廊的石雕,二樓陽台也開放參觀,可從這裡俯視一樓中庭或仰望教堂背部。

圖說:從修道院迴廊往上看,是教堂的背面。

圖說:位於教堂右後方的修道院迴廊,柱頭雕刻值得一看,有很特別的蛇繞人圖案。

--

亞爾古代物館(Musée de l'Arles Antique)

  位於偏離市區的博物館,要穿過快速公路的函洞,沿著指示走就可以找到了。裡頭展示羅馬時代遺跡的出土品,大理石雕栩栩如生,許多衣服的皺褶和裙擺都像是真的在飄一樣,很難想像到底是怎麼雕出來的。

  還有鑲嵌畫也是美到不行,雖然是平面鑲嵌,卻是立體圖形,加上繽紛的色彩,讓我足足在這裡待了快兩個小時,卻忘了拍上任何照片

  這裡的館藏十分豐富,強烈建議多留一些時間,逛起來比較悠閒。

--

雷阿圖美術館(Musée Réattu)

  裡頭有70件畢卡索的作品,但讓我在這座美術館待了兩個多小時的原因卻是流行服飾展,除了展出當代流行服飾,還有作品草稿,雖然館內不能拍照(但戶外建築可以拍),但我非常推薦這座位於隆河河畔的美術館。

圖說:雷阿圖美術館立面。

  除內館展豐富以外,建築本身也非常有可看性。

  建築歷史原為亞爾醫院騎士團修道院(Prieuré Hospitalier d'Arles)的所在,建於宗教戰爭進行得如火如荼的16世紀,因此可見到醫院騎士團的紋章。 

圖說:博物館的滴水嘴獸(Gargouille)。

--

阿蘭滕博物館(Musée Arlaten)

  位在共和國廣場的另一側,就在聖安娜禮拜堂背後,是座民俗博物館,由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腓特烈·密斯特拉(Frédéric Mistral)於1899年設立。

  博物館的名稱更常以普羅旺斯方言呈現:Museon Arlaten

  《塞納河畔第二十九號座席:法蘭西學術院與法國四百年史》書中有一段述說腓特烈·密斯特拉在1884年一場極具標誌意義的典禮上以普羅旺斯方言的鄭重宣示:「四百年前,舊普羅旺斯議會曾向法國說道:我普羅旺斯區,擁有蔚藍海岸、阿爾卑斯山、遼闊平原和善良民心,謹此同意與你法國合併,但關係不是附屬併至主體,而是主體併向另一主體;也就是說,我們將會保存自己的獨立性、風俗和話言。」

  阿蘭滕博物館就是密斯特拉用諾貝爾獎的得獎獎金設立的。

  想要感受濃烈的亞爾、甚至是整個普羅旺斯鄉土史的朋友,不妨到此參觀。

--

梵谷中心(Espace Van Gogh)

  梵谷的餘生就是在這裡度過的,這座療養院也因梵谷在此接受治療而聲名大噪,不過其實這裡並沒有什麼作品展出,所以如果想看梵谷畫作的人就別來了吧!

  現在療養院已改建為一個開放的空間,有圖書館和各式店舖(裡頭有很多賣梵谷畫作的明信片,不過街上的店家也買得到啦,不用特地到此買)。

圖說:位於凡通博士路(Rue du Docteur Fanton)上的梵谷紀念藝廊(Fondation Vincent van Gogh)。為實現梵谷移居亞爾的夢想,創設於1988年的紀念藝廊。為了向梵谷致敬,收藏許多現代藝術家贈送的作品,2014年將亞爾舊城區的15世紀宅院改裝成新的美術館對外開幕,舉辦以梵谷為主題的展覽。

圖說:位於梵谷基金會對面的亞爾會議廳(Rencontres d'Arles)。

--

蒙馬儒修道院(Abbaye de Montmajour)

  雖然不在亞爾舊城區,卻與聖托菲姆教堂關係密切。

  始建於10世紀的蒙馬儒修道院位於亞爾東北方5公里,在中世紀是非常熱門的朝聖地,人們爭相前去一看「真十字架」的碎片。

  今日的蒙馬儒修道院有著美麗的迴廊、傳說中聖托菲姆居住的地方和18世紀修道院建築的經典之作。

  請移駕這篇,會有更完整的訊息。

--

旅途記事

  亞爾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它的街道,雖然狹小卻很有感覺,雖然隆河景致並不怎麼樣(也許是因為冬天的風冷到我不想待在堤防上),但景點真的多到隨便走也遇到一個。

  我事先並沒有規劃要怎麼走,只是隨意地在街上漫遊,有景點就進去看(反正有買pass),尤其是共和國廣場周圍的景點讓我有賺到的感覺!如果有機會再來,我想我會再這裡待個一兩天吧!可以悠閒地散步在羅馬遺跡中……

圖說:在狹小的街道內探索,隨意就冒出的千年古蹟,是亞爾留給後人最大的禮物。

  五年後,帶著第一次返鄉探親的子台再度來到亞爾,是一種「近鄉情怯」的感觸,揉合了生澀與熱切兩種極端的盼望。

  這次來到亞爾,並不刻意走訪任何景點。雖說舊城區內可看之處多如牛毛,但仍在巷弄中找到歷史的足跡。
  無論是近一些的文藝復興時期風格建築,還是再遠一點的羅馬建築遺跡,亞爾就像是一座活的歷史城市,將歲月的片段展現在人們面前。  駛離亞爾的路上,在上高速公路之前撞見圓環中央的水道橋(pont-aqueduc)克羅橋(Pont-de-Crau)的遺跡,這是克拉本運河(Canal de Craponne)在亞爾的支流所流經的渡槽橋的一段。這條支流始建於16世紀末,為了灌溉克羅平原(Plaine de la Crau)而開鑿。

圖說:位於圓環中央的水道橋遺跡

  僅是匆匆一瞥,車子便開上高速公路奔向馬賽,那些迷人的古蹟便在我身後,化成風裡的氣味。


亞爾區景點:

法國全系列: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