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0240044【表坊+外表坊】出气筒

  要看之前,看了許多版上文章,頗多負評,心理準備也有了些,加上重感冒,有點意興闌姍。進入表演場地-中壢藝術館,嗯…比我想像中好一些的場地,空氣悶悶的,人不多,現場倒是漲滿了「想看戲」的期待能量,有種一觸即發的局勢。

  小張(徐華謙飾)一出場,啪啦啪啦的講了一堆詞,我就不得不認真了起來,這戲不單純,要講的東西範圍頗大,有些摸不著頭緒。試鏡、拍廣告、無厘頭的導演要求、小張轉折當上了「出氣筒先生」,開始了他的「客戶履歷」。

  一段又一段的小故事,尤其是政治笑點,大家笑得特別開心,天啊!總統大選都過了那麼久,大家還是沒有忘記那陣子的那些事們。政治事件永不褪色,政治笑點永不退流行。台北演出是今年六月初,當時只有笑得更大聲吧!我突然打了個噴嚏,鼻子癢到不行。

  到了一半再過一些,我已經忘了是哪個點,因為我睡著了。劇情張力不夠加上我的感冒發功。或許也是因為感冒,胃口(對戲劇的)變差,有點不大能接收戲劇試圖傳遞的訊息,戲散後也懷疑到底是我忘了拉出天線,還是對方發訊磁波太弱,我無法感受到這部戲要傳達的意念全貌。最幹的是媽的最好是有人手機一直響個不停,搞得我好不容易集中精神看戲,又給他弄散了。

  不過今天遇到不少趣事,最妙的是老胡叫小張「小朋友」時,台下有個小朋友答了「有」,還舉手咧!

  看完後跟同學討論心得,大家一致覺得還不錯,可能之前看版上討論後把期待降得太低,看完竟然有賺到的感覺,真是太出乎意料了。個人認為演員平均演技都不錯,每一小段故事的主角們都很搶眼,倒是演咪咪的賴梵耘相較之下就有點弱,找徐華謙來演一個痞子滿合適的,「就那個調調嘛!」。

  我最喜歡的是演房東太太的呂曼茵和演老胡的那維勳。最後小張要辭職的那一段,老胡瘋癲、無厘頭、個性轉變突兀到措手不及,我很喜歡,現代人很多也是這樣的,轉變速度之快,令人錯愕,我想停下來好好想一想這轉變的原因,但我卻跟著停不下來,間接強迫我接受這個沒有理由的轉變。時好時壞的態度,讓人覺得陰陽怪氣,摸不著頭緒,我想抓抓頭傻笑(算是種沉默抗議),告訴他我好想用「詭譎」來形容他的個性(哇!好不簡單啊!我竟然會用這個詞來形容一個人的個性!。或許是因為我碰上這樣的人吧!(還是這樣的人太多,我不碰上都難?),我好怕這種瘋癲的人格特性成為一種主流,念頭一上來,乾嘔的衝動跟著上來。嗯,的確是種怪噁心的想法。

  舞台設計還不錯,不過我不懂為什麼要一直畫,是表示虛擬嗎?還是跟主角(小張)的認知有關?因為最後推出的小道具就擺著真的商品,連海報都變成彩色的了,說到這個,之前的小道具都是黑白的,購物袋宣傳海報、競選旗子、夏威夷風情花圈…等,是指小張那時的人生是黑白的(沒有啥意義的)嗎?

  我滿喜歡把門割開的創意,小張的客戶們個個有幻聽、妄想和不誠實(不願面對)的毛病,花大錢請了演員來佈置他們的異想世界,門開了,該面對現實了喔!

  出氣筒先生除了鳥頭王是真的用來「出氣」的,其他倒像是用來「迎合」自己的想像,這有點怪,本來是該把「氣」釋出的,後來卻變成要人家「迎」進來,有點矛盾。還有劇中一直強調出氣筒是上流社會的產物,我覺得「上流社會的人」在劇中意指的是有錢(至少有能力花筆錢讓人家來給你出氣)、但精神生活卻是很空洞貧乏的人,帶點諷刺,帶點憐憫。只是我不是很喜歡這個因為許純美而爆紅的詞彙,用得太多反而顯得浮濫。

  說真的,我還滿喜歡這部戲的。

p.s 鳥頭王那段真的很好笑!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