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150028【國光劇團】閻羅夢

  這天,禮拜五的下午,通常是會塞車的,因為遇上返家人潮,偏偏臺北就是人最多,所以下午四點就出發了,沒想到大雨阻擋了我們的行程。一塞,便塞了三個半小時的車,司機在我臨下車前還半開玩笑地對我說:「很久沒有坐過這麼久的車了吼!」,我點點頭,擺出快不行的樣子,司機也很無奈地說,他餓了好久了,晚餐都還沒吃。

  喝了口水,進入劇場。

  已經開演好久了啊,司馬貌為何當上閻王那段早就演過了,接下來的主角便是盛鑑了啦,不是我的唐文華了啦!(泣)。我也不是不喜歡盛鑑,只是他的嗓音還不夠厚,可能是因為年輕的關係,也可能是師承吳興國的關係,總之唱腔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型的。

  我可真的是老人,喜歡老生、老旦,聽唐文華和劉琢瑜唱完,就很想鼓掌,我前排那位老先生可能就是劉琢瑜迷,鼓掌時超熱情的啦!而且看京劇的人,都會習慣叫「好」,要不是我年紀太小,又是女生,要不然超想叫出宏亮一聲「好」來表達我內心的澎湃啊!

  如果要深入的探討這齣戲,還要好好想一想,實在是太多了。

  當個閻羅,或當個窮書生。司馬貌在閻羅夢醒後,仍執意追夢。結局本來是有兩種的,編劇寫了兩種,王安祈沒選在夢醒之後大徹大悟的結局,反而選擇另一個極端:在夢醒之後,仍然執意追夢。比較符合實際、現實,也比較不像一般戲劇有過份的宗教教化的成分。我非常開心,王安祈是選擇這麼一個結局。看戲的人,嚇了一跳。

  其實夢並不能帶給我們什麼徹悟,因為絕大部分的人都是「執迷不悟」的啊!在夢醒甚至是夢碎之後,仍不停止,說是追夢,不如說是,從未從自己編織的「美夢」中醒來。

    「大夢何嘗醒」

     在每次得到教訓之後,能夠記取的人可謂少之又少,否則歷史又怎麼會不斷的循環,人類怎麼會不斷地犯錯、一再反省、然後又一再犯錯。都只是輪迴。

  在閻羅夢裡,提到三生,項羽、關羽、李煜,這三世,從不完美,上一世想當下一世,下一世反倒羨慕起上一世,看過這三世,會覺得人為何可以如此可笑至這地步!看不破的終看不破(破在中文裡代表不完美,但在佛法裡,卻是一種大悟,難道,是因為不圓滿才是這人世間的常態嗎?)

  看完之後,有點感傷,是否,還活在夢裡頭的,是自己?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別說什麼趁年輕,旅行是一輩子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