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雲遜-商業設計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清晨,桌上的白掌靜靜的開出幾朵小花,迎合著縷縷陽光妙曼優雅的綻放。我為自己泡壹杯濃淡相宜的香茶;身體探出窗外,盛夏的清風攬起長裙的衣擺,夾帶著潤濕泥土的芬芳。心裏想著壹些未完成的事情,再蒼白再淩亂,也要嘴角浸笑,不能辜負陽光沖破雲霧後天空這抹浩瀚的藍.

    (繼續閱讀)

    五十年前,他們同在一個學生劇團。她的舞跳得十分出眾。每次排戲回家晚些,他都順路送她回家。他倆一向說得來,卻漸漸感到在大庭廣眾之下有說有笑,在兩人回家的路上反而沒話可說了。兩人默默地走,路顯得分外長,只有腳步聲,真是一種甜蜜的尷尬呀Maid

    (繼續閱讀)

    記憶裡第一次試出我的確切酒量的情景現在想來還很是瘋狂。當時大概是我大學畢業後帶的第一屆高三學生畢業後,我們賣掉了辦公室積攢了一年多的廢棄資料和學生丟棄不要的課本,得了三百多塊錢。無課一身輕,加之當時正值七月流火的夏季,又有這麼多公款(當時我的工資差不多也就三四百元),於是我們決定晚上去吃烤肉以示慶賀。因為辦公室的女老師不愛湊熱鬧或是家裡有事,最終去街邊吃烤羊肉串的只有我們四個小伙子。寶雞那地方天黑的晚,七點半夜幕才慢慢降臨。一到地方,找了個亮堂的桌子坐下來,拿錢的哥們不經商量就直接要了五捆啤酒(寶雞當年的啤酒以捆為單位,每捆十瓶,每瓶容量750ML)和一百串烤肉。然後說:“今晚的任務就是這五十瓶酒,和這三百多塊錢。”然後大家開始吃喝。起初還算正常,我們邊閒聊邊一杯一杯的一起對著喝。到後來,直接就是捉對廝殺,兩人各自打開一瓶,噹啷碰碰一下,然後仰脖對著瓶子吹,一口氣瓶見底。再然後,嫌烤肉慢,也嫌熟肉吃著不過癮,一哥們說誰敢陪他吃生羊肉串,大家齊喊敢。於是,讓師傅在生羊肉串上撒足調料,每人面前十串,就著啤酒吃。大概每人喝到四五瓶的時候開始去不遠的地方上廁所,然後每喝一瓶就得上廁所,到後來肉攤上沒什麼人了,加上老往廁所跑嫌麻煩,於是轉過身就開始撒尿。到夜裡十二點前後我們每人喝光自己的十一二瓶啤酒的時候,都已經是東倒西歪了,口齒不清了。當我們大喊大叫愰到到小區門外時,隱約看到一個女人抱著孩子急匆匆向外走。然後就听見有人喊我名字,原來那人是我老婆。見我這時沒回家,叫醒睡著的一歲多的孩子出來找我了。第二天頭疼欲裂,睡了一天。晚上起來吃了點東西,我才想起來前一天喝十二瓶啤酒的確是多了。

    (繼續閱讀)

    友和我聊天,她含著淚問我“最美的愛情是什麽樣的?最美的愛情又在哪裏?”說完這句話她的淚也緩緩溢出眼眶。

    (繼續閱讀)

    時間過去了那麽久,而我們也已許久沒有了聯系。我想大聲說出我的愛,可是,要用怎樣的筆觸和語調才能讓妳感覺我們仍舊似曾相識。還記得那個旋律嗎?八音盒的故事是妳用那支鋼筆書寫出來的濃濃愛意,而妳如陽光般的笑容就那麽深深地刻印在了我生命的每壹個音節裏。

    (繼續閱讀)

    人在接受啟蒙教育時就開始懂得尊敬了。敬師長,敬親人,敬英雄,敬壹切值得尊敬的人。盡管我們心中尊敬的對象隨著時間隧道的不斷延伸不斷變化、更新,而崇尚精神高貴的情愫卻始終不變且日久彌深。伴隨著年歲增長閱歷漸豐我們就會更加深刻體驗到壹條真理:現實生活中值得尊敬的人遠不應囿於恩師長輩英雄模範;絕大多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都毫無例外的值得尊敬。

    (繼續閱讀)

    人有四苦:壹是看不透。看不透人際中的糾結、爭鬥後的隱傷,喧囂中的平淡和繁華後的寧靜。二是舍不得。舍不得曾經的精彩、不逮的歲月,舍不得居高時的虛榮、得意處的掌聲。三是輸不起。輸不起壹段情感之失,輸不起壹截人生之敗。四是放不下。放不下已經走遠的人與事,放不下早已塵封的是與非。

    (繼續閱讀)

    201402191007只有承受與否

    1、人的壹生,既不是想象中的那麽好,也不是想象中的那麽壞。每個人的背後都會有心酸,都會有無法言說的艱難。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淚要擦,都會有自己的路要走。只要記得,冷了給自己加件外衣;餓了給自己買個面包,痛了給自己壹份堅強;失敗了給自己壹個目標,跌倒了在傷痛中爬起,給自己壹個寬容的微笑繼續往前走,做最真實的自己。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