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首頁 / 文章分類 /新事憶往事(共49篇) - 顯示所有文章
變更瀏覽模式

202008301642回味灌蟋蟀的歲月

109.08.30早上到漁光島(三鯤鯓)散步時,發現有個泰勞在樹林下灌蟋蟀 ,也就是傳說中的「灌肚伯仔」啦!首先要找到稍微隆起的小土堆,撥開土堆後,就會發現蟋蟀的洞穴,取水慢慢灌下去,這種會挖洞的台灣大蟋蟀( Brachytrupes portentosus )便會被逼出洞口,用小鏟子插入洞穴阻掉牠的退路,再用力往前撥,蟀蟀就現身了,手到擒來,馬上就有一隻了!連續下雨後因土壤潮溼,可能灌入600cc的清水,牠就跑出來了,若是土壤乾燥,灌入的水量可能要好幾公升牠才會現身。
小時侯住在農村,灌蟋蟀是童年的重要回憶,尤其下雨天時,田裏的蟋蟀會自動跑出來,我與家人就拿一條鐵絲跑到田裏去找蟋蟀,抓到後一隻隻的串在鐵絲上,幾十甚至幾百隻的帶回家。
回家後把抓到的台灣大蟋蟀,去掉翅膀,抽出內臟,從肛門塞入一小條生地瓜條,拿來油炸或烤來吃,相當美味呢!當時在物質缺乏的年代,可是一道美食呢!吃起的味道像在吃蝦米一般。昆蟲也是節肢,它們的本體跟蝦子、螃蟹沒什麼兩樣,都是基丁質( Chitin )外殼,經過油炸後,外骨骼脆脆的加上甘諸的香甜,只要你克服心理的障礙,實際上你會發現世界上原來還有這種人間美味呢?
吃過蟋蟀的年代已過了一甲子,為了喚起童年的記憶,向泰勞要了四隻蟋蟀,回家後將之去掉頭部、翅膀和內臟,兩隻腹部插入蒜頭,另外兩隻插入地瓜條,油炸後,分兩隻給太太,自已享用兩隻,插入蒜頭的香脆,插入地瓜的甜脆,兩隻吃起來都有蝦米脆脆的感覺,真的不錯吃,最重要的是彷彿又回到了童年時光。

(繼續閱讀)

202008030756臺南美術二館的前身---檨仔林公園

到台南美術館二館散步,發現路旁有個廟叫「檨仔林朝興宮」,心想廟名前為何加上「檨仔林」三個字,於是進入廟內看看,原來廟的所在地在清朝時叫檨仔林,而且有一木製告示牌寫著「隱居檨仔林」,原來早期的朝興宮位於南門外的芒果林中,地方隱蔽,又是武館林立民風強悍的地方,故許多逃避現實的人,或因欠債避債者,皆至此地隱藏而居,故府城有句老俚語「隱居檨仔林」。
在美術館二館後面有一塊石碑寫著「檨仔林公園」,四處都沒有看到「檨仔」(芒果),為何有「檨仔林公園」這個名稱呢?原來它是一塊擁有豐富歷史典故的古地,檨仔自荷蘭人引進,都種在這附近,因種植大片檨仔(芒果)樹,稱之為「檨仔林」。王必昌《重修台灣縣志》:「南方有果,其味為甘,其色黃,其果內有核」是也。明清時期,台南的海岸線還在今西門路一帶,當時的先民就沿著海岸線附近遍植檨仔做為防風林,範圍從今天的永福路至南門路,於是這個區塊就被稱為「檨仔林」,明鄭時期的孔廟座落於此,清領時期也在此設立海東書院,海東書院是清代位在臺灣府城內的書院,設於清康熙五十九年,後來一度荒廢,乾隆五年重建後具有準儒學的地位,由府學教授授課,後來有「全臺文教領袖」之稱,有孔廟與書院的加持,檨仔林儼然成為府城的文教中心。
1895年5月份日本皇族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奉明治天皇之命率領近衛師團來台,於征戰期間,佔據台南時,就住宿在府城莊雅橋街豪商吳汝祥之邸「宜秋山館」。同年10月28日,能久親王染上瘧疾而病逝於「宜秋山館」宅第側邊廂房。1900年日本政府將北白川宮親王臨死前寢殿作為「御遺跡所」,爾後,吳汝祥向臺灣總督府捐獻(可能半強迫)其原有中國式宅地,遠走彰化,1902年成立了台南博物館,這是台灣第一座公共博物館,以「御遺跡所」為中心,也陸續增建了拜殿、神門、手水舍、鳥居、石燈籠、圍籬,1923年台南神社正式峻工,範圍包含了現在的檨

(繼續閱讀)

201908031043 鄭成功死後葬在那裏

路過永康國聖街,在路旁看見有一「鄭成功墓址紀念碑」,旁邊還有鄭成功雕像一尊,布條上寫有:鄭成功逝世三百五十六週年祭典,鄭成功的墓址位於台南縣永康市鹽洲里國聖街與正南六街交口處,是永康市重要的古蹟名勝。但是四周都是工業區,環境與空氣都不太好,人少又沒有明顯的告示,知道的人並不多,設立的經過是這樣的,民國七十一年黃來鎰擔任永康鄉長時,台灣省文獻委員會主委林衡道帶領團隊到永康考古,找尋鄭成功過世後曾經埋葬的地點,因地點傳說紛紜,他特地引領查看當年洲仔尾保寧宮保留的珍貴石碑,也提供兒時聽長輩敘說的往事供參考,後來確認墓址即紀念碑所在。經黃來鎰爭取縣、省和中央經費補助設立紀念碑,卻因用地屬一旁福泰皮革廠所有,他拜訪董事長吳麗明並獲熱心提供用地豎立「鄭成功墓址紀念碑」,讓設立紀念碑定案,而紀念碑四面也因此分別有當年省主席邱創煥、內政部長林洋港、台南縣長楊寶發及黃來鎰四人的題字。

(繼續閱讀)

201907170855湯德章紀念公園

台南市的湯德章紀念公園,亦稱民生綠園,舊稱大正公園,府府人士常稱是「石像」,同一地點卻因統治者的不同,名稱也不斷的改變,我們一起來探討名稱演變的歷史背景 。

(繼續閱讀)

201907080949 台南車站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騎車經過台南火車站,看見外牆圍住,內部正在進行維修,。其目的是要配合南市鐵路地下化,並興建新的火車站,以便於2022年以新的格局來迎接旅客,我花了一點時間將車站從最初建造、目前維護及未來展望做成報導。
臺南火車站舊稱臺南驛,第一代創建於日治時期明治33年(西元1900年),在1910年曾進行擴建工程,成了第二代臺南火車站,是大型的木造洋式建築。後因運載量增加及建築物老舊,1932年重建工程進行設計,1934年動工,並於於昭和11年(西元1936年)改建為鋼骨鋼筋混凝土建築,由臺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改良課設計,池田組施工,為目前僅存的日治時期兩層樓火車站建築也是唯一附有旅館與餐廳的火車站。 火車站本體建築採凸字形平面,左右對稱設計。門廊開圓拱門洞三個,上設雨庇,以供弧行車道下客及出入之用。門廊後為挑高兩層的售票大廳,為使空間明亮,在二樓正面開有圓拱形長窗七樘,成為外觀明顯的特色。
火車站前曾有一棵大榕樹,供來往旅客乘涼,後因道路擴寬而移除,戰後民國46年配合府城建城紀念,由杜最桓捐資,蒲添生塑造「鄭成功雕像」,緣由是台南市係鄭成功登台第一個據點,雕像面對的道路取名「成功路」,很有其歷史的意涵。
東京鐵塔、巴黎鐵塔都是世界著名景點,你知道台南也曾有過鐵塔嗎?建於民國49年的台南鐵塔,鐵塔上有「唐榮油漆」「服從最高領袖」「驅逐俄寇」等字樣。塔高三十三公尺,當時是全市最高的建築地標,由唐榮鐵工廠當時配合「台灣省國產品展覽大會」活動,仿東京鐵塔所捐贈,對許多長者而言,至今印象深刻,該鐵塔民國六十八年蘇南成市長拆除後,另立塑像。塑像迎向車站大門,塑像的「主角」蘇南成抱著橄欖球向南方奔跑──為生者立像,尤其是主事者本人,頗不尋常。九十年,蘇南成的雕像

(繼續閱讀)

201906181521台灣第一起農民抗暴運動-----郭懷一事件

今天(108.06.17) 騎車到永康科技園區散步,在街角有一「郭懷一紀念公園」,郭懷一是誰?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們唸書的時候,歷史課本都沒提到過這個人,他是台灣農民抗暴的第一人,抗暴的對象是荷蘭人
大概的經過是這樣:
當是荷蘭人從中國引入漢人來台灣開墾,只提供漢人「外勞」生產的耕牛、農具和種子,不給予開墾土地的所有權;嚴禁漢人與原住民交易;禁止漢人收藏武器和集會結社;禁止未獲許可的漁民捕魚,1652年當時農民因甘蔗種植減少而謀生困難,又不滿荷蘭東印度公司士兵在臨檢人頭稅時的各種惡行,公司也提不出辦法來改善農民的困境,農民不滿累積到了極點,因此引爆這場事件。
這場起事共有4000~5000名漢人參與,約為當時台灣漢人人口的四分之一,因事件規模不小,有人便稱其為爾後台灣史上頻頻向統治者反抗的一個先聲。雖然郭懷一部眾在人數上佔有優勢,但大部分都只以鐮刀為武器,不敵荷軍的火槍,加上台灣原住民協助荷軍,遂被荷軍成功鎮壓。整場事件歷經12天才結束,包括未起事的人,共有3000~4000名漢人被殺死或餓死。
身為台灣人應知這件事。

(繼續閱讀)

201906140941 看「漁光島的小孩銅雕」憶童年往事

在漁光島散步,路旁有一銅雕,主題是「毛屋子. 阿狗」代表意義是:在三鯤鯓沙洲上的竹寮裡,臭頭阿狗獨自一人靜靜的等待,等待阿爸捕魚回家。

(繼續閱讀)

201902100756 一個錫鍋一世情

前幾天在整理家中雜物時,發現了一個舊的錫鍋,形狀已經略為變形了,底部還有四個補釘,如果別人可能順手把它給扔了,我卻識為寶物,將它保存起來。這個錫鍋可能有六、七十年以上的歷史,從我懂事以來它就存在。
民國三、四十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在農村裏什麼都缺,就是小孩不缺,我家共有五個兄弟姊妹,加上父母親,要填飽七個人的肚皮確實不簡單,台西又是一個「風頭水尾」的地方,貧瘠缺水的土壤只能種甘藷和花生,這個鍋子在甘藷盛產期就裝「甘藷塊」,過了盛產期只能裝「甘藷簽」,有時會裝「甘藷生和乾」(就是生甘藷搓成簽和乾甘藷簽一起煮),後來水利慢慢延伸到台西來,少數農田可以種水稻,於是甘諸簽和米一半一半的混合煮,那時侯我們都覺得甘藷簽有加入白米的飯實在太好吃了,再經過一些時間台灣的經濟起飛了,這鋁鍋所裝的都是香噴噴的白米飯了,一個鋁鍋竟能呈現台灣經濟發展的過程。
值得一提的是「冬至進補」,它是我們小孩特別期待的一天,因為平常很難吃到一塊肉、身體對蛋白質的需求特高,冬至這天家家戶戶殺雞宰鴨,此時鍋子裏面裝的是香味四溢的雞肉或鴨肉,母親會從這個鍋子替我們只弟姊妹每人挾一大碗的肉,而她和父親可能都吃一些 翅膀、鴨腳、脖子之類的。至今想起仍然十分感激父母親的養育之恩。
今天的鍋子,不管是什麼材質製造的,要煮到破底幾乎都不可能的,早期的鐵鍋、錫鍋常常煮到一半就破底漏水了,所以有有一種行業叫「補鼎」,沿街喊叫,就地補鍋。我的父親手很巧,看什麼學什麼,起厝建灶補鍋樣樣行,這錫鍋上面的四個補釘就是他補的,當年在補的時候,我們還圍在四周以敬佩的眼神觀看,時至如今父母親都不在了,但錫鍋和補釘卻都依然呈現在我眼前,怎不令我感嘆萬千呢?

(繼續閱讀)

201901040759 重返1895年巴克禮迎日現場

乙未戰爭(1895年5月29日-1895年11月18日)是臺灣因《馬關條約》被清政府割讓予日本後,各地人民為抵抗日本接收統治而發起的戰爭。
此一戰役造成臺日兩方的重大傷亡,有數千日軍感染霍亂等疾病而死,抗日軍民擊斃的日軍最高可能達1,436人。而臺方死傷人數難以估算,依照《臺灣治績誌》論述,「各戰場遺留的屍體在七、八千俱以上」;據推測乙未戰事陣亡的台藉人數至少有14,000人。
這場戰爭中日軍最順利佔領的兩個城市是台北和台南。初始,5月29日日軍登陸澳底,6月7日進入台北,日軍從登陸至佔領首府台北城僅花十日, 其原因是有些臺灣人如台北城辜顯榮選擇和日軍合作,或幫日軍開路,清除臺灣反抗力量。在台南方面是由英國的傳教士巴克禮率領府城士紳迎接日軍進城。巴克禮迎接日軍進城的過程如下:1985年10月20日自述如下
「太陽剛下山,宋忠堅牧師(Mr. Ferguson)和我帶有超過府城100多人簽署的請願書向南出發,去見日本人。我們想因為是晚上,鄉村可能被打擾。我們有19個漢人的護衛隊,但因怕激動日本人,他們完全沒武裝,甚至連煙斗都不敢帶,我們走了4、5英哩,都沒遇見任何人,直到(日軍)營地附近。突然被日本哨兵攔住,有數人馬上圍起來商量,其中一人會講一些英語,走近來跟我 們講話,他們將我們帶到二層行(Ji-Chan-hang)庄內,不多時候,我們被引介去見一位軍官,他很有條理的記下我們的訊息,然後告訴我們必須去見更高階的軍官,我們覺得連喝茶也都感到緊張,雖經過一個又一個的關卡,但都得到禮遇,最後我們會見了南部軍團總司令,乃木(Nogi)將軍本人,他問我們是否準備好,可以立刻出發當前鋒,照我們的承諾,給他們打開府城門。
大約清晨3點半,我們躺下休息了一下,在大約5點時刻馬上起來。然後日本官方告訴我們

(繼續閱讀)

201812191523從台灣歷史博物館的「時光車站」追到高雄的「三塊厝火車站」

到台灣歷史博物館參觀,在常設館展廳一樓看見有一木造車站「時光車站」,感覺很親切、很本土,外觀和內部都是以日式木造工法搭建,本來以為是創意建造的,問了解說員才知道此車站造型取自日本時代的高雄三塊厝火車站。該車站建於1908年,曾為高雄重要的經濟樞紐,停用於1986年,現為高雄市市定古蹟。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最後頁 

退休人士,喜歡到處亂走,回來後把資料訊息記在部落格中供日後回憶。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