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60837卡多里樂園



台中大坑的卡多里樂園。
前兩天和很久沒見面的老朋友去了關閉許久的卡多里樂園拍拍照。我一向不會拍廢墟,聽到要去廢墟時很愕然。不過實際上看到時,心理面還是有了某些感覺。
圖中的是摩天輪,其實大部分東西幾乎都已經拆光了。卡多里本身很小,沒幾樣東西。可是,還是留下了一些屍體。大型像是摩天輪與雲霄飛車,似乎拆不完,看起來也不打算拆完,就那樣放在那裡長了許多雜草。



對於遊樂園一直有著某種程度的嚮往。從小就很愛去遊樂園,所有的設施對我而言就像親切的老朋友。看到長滿雜草的敗破的卡多里,真的有悲傷的感覺,除了樂園本身的悲嘆之外,感覺也聽到了開設樂園的老闆的錢扔到水裡的那種嘆息。生存真的是不容易阿!和其他遊樂園競爭失敗的卡多里,躺在大坑的土地上已經喘了很久了。宣告陣亡不僅沒有人收屍,也不能像人的屍體一樣被大自然吸收掉,就頂著破爛的外觀,繼續讓向我這樣的無聊的觀光客(還不少耶!當天下午少說有十幾個人跑進去瞻仰)去嘲笑它。





入口處已經腐朽的白馬,是個被拆剩下還未移走的屍塊,陷在雜草中,我拍了幾張才發現她的嘴巴已經快掉了。(還是說她本來就長得這麼嚇人?)



躺在地上的小飛象,還是很歡樂的臉。我的技術不好,其實如果應用俯角或是其他角度或許可以帶進一些荒涼感。可是這張照片,感覺小飛象還是很快樂阿!?如果哪一天我也躺在地上爬不起來,我倒是希望自己的臉還可以看起來這麼HAPPY,那感覺就像我過了非常愉快得一輩子一樣。


無敵鐵金剛耶!

離開之後,注意卡多里的入口處被賣風車的攤販檔起來了。色彩繽紛的風車,像是另外一種宣示。樂園不在了,會有幾個孩子停下來買這樣一個鮮豔的紙風車?但是那一整排的歡樂色調,還是很吸引人,至少很吸引我。



感覺很難表達我心中的感觸,照片其實也還滿普通的。不過那幾十分鐘,我確實是感覺到了某些東西。(不是阿飄)
大坑是我從小就去的地方,在卡多里樂園還活著時候,我總是和她錯身而過,沒有想要踏進去的心態。等到她已經倒下了頹傾了,我才走進去感傷時光與這個世界的殘酷,說起來實在是很沒有道理,對於其他還活著並且健壯營運的遊樂園像是九族或是劍湖山都很說不過去,我感嘆了許久之後,對於卡多里本身也有點不好意思起來。默默低跟她說了再見,心理遺憾她的結束,嘴巴裡卻和伙伴說:「這麼小,難怪會營運不良。」


最後換個角度拍攝的摩天輪,我猜之後的十幾年它應該也還是會矗立在那邊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Illustrator(插畫家)
Illustration website
Photographer(攝影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