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915222018天籟詩獎社會組決審 會議紀錄

2018天籟詩獎社會組決審  會議紀錄

 

會議時間:二一八年十一月廿六日(星期一)下午一時

會議地點:三千教育中心(臺北市民權西路5312樓)

 

評審委員(依姓氏筆畫序):

沈秋雄(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退休教授)

林文龍(國史館臺灣文獻館退休研究員)

陳文華(淡江大學中文系榮譽教授)

 

列席(依姓名筆畫序):

姚啟甲(臺北市天籟吟社理事長)

楊維仁(臺北市天籟吟社常務理事)

 

會議記錄(依姓名筆畫序):

張富鈞(臺北市天籟吟社理事)

 

會議先由主辦單位報告「2018天籟詩獎」之參賽情形。本屆徵詩題目為:「以『台灣歷史之人物或史事』為範圍,創作七言律詩五言律詩七言絕句五言絕句各一首,題目自訂,不必聯章。」共收到九十三件作品,經初審委員吳身權、陳建男、何維剛評選,共計六十三件進入複審。再經複審委員林東霖、李正發、普義南評選,共計二十件進入決審。經三位決審老師各選十件,共產生十八份入圍作品,預計於今天選出首獎一位,優選三位,佳作五位,得依評審會議決議從缺或增額錄取。

 

會議中公推陳文華教授擔任會議主席,主席先請決審委員就作品的整體品質以及評審標準作一共識性的討論,再進行評選。本次複審之複審意見討論。

 

○一○〈追懷劉銘傳等四首〉

○二○〈臺南懷古〉

○二一〈鐵砧山弔鄭延平等四首〉

○二四〈讀臺灣地圖史有作四首〉

○二六〈萬華古蹟感賦四首〉

○二八〈漫讀日治時期人史有感四詠〉

○三三〈臺人四詠〉

○三四〈滬尾有懷〉

○四二〈寧靖王 朱術桂等四首〉

○四三〈詠史四韻〉

○四四〈台灣舊事扶桑篇四首〉

○四五〈讀史四則〉

○五九〈看見台灣‧悼齊柏林等四首〉

○六四〈臺灣四詩人詠〉

○六五〈臺灣水圳四注〉

○七五〈東寧王國等四首〉

○八一〈詠陳肇興等四首〉

○九○〈過馬場町公園等四首〉

 

陳文華:本次進入決審的一共有二十件作品,我們前面已勾選了十八件,那麼我想就根據這十八件作品來進行討論。但在討論之前,我們是不是先各自表達一下評審的原則,先有一個共識。尤其是在複審時,複審委員有針對三件作品提出意見:編號○六四〈臺灣四詩人詠〉的第一首出韻,編號○九○〈過馬場町公園等四首〉的第二首出律,編號○二一〈鐵砧山弔鄭延平等四首〉所詠的吳鳳與史實有爭議。那麼我們是否先就這三件作品進行討論,是否要納入決審討論中?

沈秋雄:我看了一下比賽辦法,裡面清楚載明「參選作品請遵守古典詩格律」。所以假使作品有出律的現象,我想就不要放入討論。至於吳鳳的那件作品,雖然這件作品其他三首都不錯,但既然吳鳳的史實本身具有爭議,詩的文字、語氣也需要再斟酌,可以看兩位委員的想法,我不堅持一定要保留。

陳文華:我想這邊可以分成兩個範圍來說,一個是格律的出律與否,這是是非的問題;另一個是吳鳳的爭議,這是史實評斷的問題。老實說,我們年輕時接受到的教育,就是說吳鳳捨身成仁、教化原住民吧!是因為後來歷史翻案,認為不是這樣,而且要尊重原住民,才修正這段史實。那麼編號○二一我們是否就看作品,暫時不討論這個史實的爭議?

林文龍:我表示一點看法,如果針對出律的部分,如果只有一個小誤差,像編號○九○〈過馬場町公園等四首〉這件作品,其實它四首寫得都不差,只有第二首〈懷賴和〉的第七句:「唯惜人已遠」把惜字誤作成平聲,可能就是作者比較年輕,對入聲不熟的關係。我們在傳統詩壇有一個習慣,就是評審可以替作者改一個字,當然要說明這是被改過的。這是因為作品整體不錯,出於鼓勵的心態去為他調整。至於像編號○六四〈臺灣四詩人詠〉的〈陳逢源〉,前面用一東韻,第四句卻押二冬韻的字,這是出韻,就不幫他改。

陳文華:所以林先生是認為〈過馬場町公園等四首〉這件作品還是可以納入討論?

林文龍:我想還是以鼓勵為主,不要太過苛責。而且這個很明顯是作者對入聲字不熟悉,所以犯了錯誤。

陳文華:可以理解林先生的想法,但這邊可能有一個問題要先確認,就是評審到底能不能任意幫作者改字,會不會造成對其他人的不公平?像編號○六四〈臺灣四詩人詠〉我就很掙扎,它其實全篇寫得非常好,但〈陳逢源〉第四句「階高猶得冷香逢」。「逢」在一東、二冬、三江都有,看文意這裡應該是作「相遇」解,是二冬韻;而全詩其它韻腳「風」、「紅」、「中」、「同」是一東韻。這就讓我為難了,我們要是選它,有可能會讓外人質疑評審的專業與公正性。

沈秋雄:我是認為還是不要,因為畢竟比賽辦法有明文規定了,作者自己應該要多加注意。如果「階高猶得冷香逢」是在第一句,那我們還可以說是孤雁出群、借鄰韻,但第四句就不能這樣說。幫它改了對其它作品也不公平。

林文龍:既然兩位委員都這麼認為,我就不堅持了。還有一件作品也要確認一下。編號○五九〈看見台灣‧悼齊柏林等四首〉的第一首第三句:「修堤割岸砂漂罄」,這個「漂」字能不能讀作平聲?因為「漂」解釋成「擊打」、「洗滌」時,應該是讀成仄聲。

陳文華:通常「漂」讀成平聲是當「漂泊」、「漂浮」解釋,這邊看不太出來作者是想當成「漂盪」還是「漂洗」解釋,我想等等看投票結果再來討論好了。

林文龍:另外像編號○二一〈鐵砧山弔鄭延平等四首〉第四首詠吳鳳殺身成仁的故事,雖然我們年輕是這樣被教育沒錯,但這是不符合史實的,應該要回歸歷史。另外還有一點,就是他第二句:「化蕃起懦夫」用了一個「蕃」字,這是貶低原住民的用語,很不恰當。所以我不贊成把這件作品納入討論。

陳文華:好的,那麼我們整理一下,原本勾選的十八篇中,編號○六四與○九○因為不符格律,我們就先剔除。而編號○二一因為對吳鳳的評論有爭議,所以也先割愛。一共剩下十五篇作品要進行討論。為了讓討論可以集中,是否請各位委員第一輪先勾選九件出來,不分名次,再對勾選出來的作品進行討論。

 

 

【第一輪勾選】

 

○一○〈追懷劉銘傳等四首〉:三票(沈秋雄、林文龍、陳文華)

○二○〈臺南懷古〉:○票

○二四〈讀臺灣地圖史有作四首〉:三票(沈秋雄、林文龍、陳文華)

○二六〈萬華古蹟感賦四首〉:三票(沈秋雄、林文龍、陳文華)

○二八〈漫讀日治時期人史有感四詠〉:一票(沈秋雄)

○三三〈臺人四詠〉:一票(陳文華)

○三四〈滬尾有懷〉:三票(沈秋雄、林文龍、陳文華)

○四二〈寧靖王 朱術桂等四首〉:二票(沈秋雄、陳文華)

○四三〈詠史四韻〉:二票(沈秋雄、林文龍)

○四四〈台灣舊事扶桑篇四首〉:二票(林文龍、陳文華)

○四五〈讀史四則〉:三票(沈秋雄、林文龍、陳文華)

○五九〈看見台灣‧悼齊柏林等四首〉:○票

○六五〈臺灣水圳四注〉:一票(陳文華)

○七五〈東寧王國等四首〉:一票(林文龍)

○八一〈詠陳肇興等四首〉:二票(沈秋雄、林文龍)

 

陳文華:經統計後,三票的有○一○、○二四、○二六、○三四、○四五,共五件作品;二票的有○四二、○四三、○四四、○八一,共四件作品;一票的有○二八、○三三、○六五、○七五,共四件作品。那麼我們先討論一票作品,看有沒有要放入第二輪討論的,然後再就二票以上的作品進行討論。

 

 

【一票作品討論】

 

○二八〈漫讀日治時期人史有感四詠〉

沈秋雄:這件是我投的,我覺得整組作品水準還算整齊。既然其他委員不認同,我不堅持要列入第二輪討論。

林文龍:他第一首〈李梅樹〉重了一個「回」字,最好能改掉。

 

○三三〈臺人四詠〉

陳文華:這件是我投的,但我不堅持這件作品要納入第二輪討論。因為我覺得這件作品的筆力不錯,但它仍有一些缺點。例如第一首題目〈過李臨秋故居兼詠望春風〉,這個不太通。望春風是一首歌曲,你要怎麼詠?

林文龍:既然這件作品的總題是〈臺人四詠〉,作者直接寫〈李臨秋〉其實就可以了。

陳文華:另外還有幾個問題我不是很清楚,想請問兩位委員。它第三首〈蔣渭水〉:「至今雪谷憶春風」,這個雪谷是什麼?另外第二首〈蔡瑞月〉:「縱然監牢裡,未惜度金針」,所以她坐過監牢?

林文龍:雪谷是蔣渭水的別號。蔡瑞月的確有坐過牢,因為她在日本時代就已經是很有名的舞蹈家,二二八之後,當時國民政府對她有一些意見,所以關了很長一段時間。

 

○六五〈臺灣水圳四注〉

陳文華:這件作品也是我投的,我覺得這件作品不錯。雖然我們在比賽辦法中沒有要求聯章,但在創作時,題材的選擇應該是愈集中愈好。這件作品的好處是它集中在台灣的水圳,而且按照建造時間先後,從一七○九到一九二○,史料十分完整。且最後一首〈嘉南大圳〉的結句提到烏山頭水庫的殉名碑:「殉名齊列無分族,但歎今朝恐不如」,對應到現在社會族群對立的氣氛,還蠻有感慨的。當然這件作品也是有缺點,像第一首〈八堡圳〉:「承權桑海變」,不太清楚作者想要表達的是什麼。

林文龍:「承權」應該是說政權從清朝過渡到日本、民國,就像滄海桑田一樣。不過我也覺得這句不通。另外這首還有一個問題,第一句:「石笱導湍激」的「笱」。「笱」是一個俗字,「石笱」就是蛇籠,這裡是用台灣話轉過來的詞。

陳文華:作者在後面有加註解說明「石笱」是什麼。

林文龍:作者解釋沒錯,不過「石笱」是閩南語的發音,沒有造字,應該是作者借「石笱」來表音。

陳文華:這是俗語入詩,這部份還好,不是什麼大問題。

沈秋雄:另外第四首〈嘉南大圳〉的第四句:「堰水密藏明暗渠」也有問題,既然是密藏,為什麼會是「明暗渠」?除非它是偏義複詞,不然既然密藏,就應該不會有明渠。但這邊看起來也不像是偏義複詞,敘述不是很通透。

林文龍:第六句的:「潺湲百里蔭人居」也不太通。樹木才能蔭,水圳要怎麼蔭呢?這邊讀起來不是很通順。

陳文華:好吧,那我不堅持保留這件作品。

 

○七五〈東寧王國等四首〉

林文龍:這件是我投的,但我不堅持要列入第二輪。這件作品還不錯,只是有些題目涉及到政治意識的問題。像第二首〈臺灣民主國〉其實不太算是一個正式的國,第一首的〈東寧王國〉也比較像是一種精神上的宣示。鄭氏雖然實質上是一個政治實體,但它仍然奉明朝的正朔,沒有另外獨立。所以我覺得這個在歷史詮釋上還是有些爭議存在。

 

經討論後,決議割愛○二八、○三三、○六五、○七五,共四件作品。

 

 

【第二輪勾選】

 

陳文華:按照前面討論的結果,要納入第二輪討論的一共有○一○、○二四、○二六、○三四、○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八一,共九件作品。根據比賽簡章,我們要選出九件得獎作品。那麼是否我們先就這九件作品予以評分,再根據分數高低來討論名次?

沈秋雄:贊成。

林文龍:贊成。

陳文華:那麼請決審委員各自對九件作品評分,第一名給予九分,第二名給予八分,依此類推。最後總結成績,再來決定名次。

 

○一○〈追懷劉銘傳等四首〉:十八分(沈秋雄九分、林文龍六分、陳文華三分)

○二四〈讀臺灣地圖史有作四首〉:廿三分(沈秋雄八分、林文龍八分、陳文華七分)

○二六〈萬華古蹟感賦四首〉:十一分(沈秋雄二分、林文龍五分、陳文華四分)

○三四〈滬尾有懷〉:十九分(沈秋雄七分、林文龍三分、陳文華九分)

○四二〈寧靖王朱術桂等四首〉:十三分(沈秋雄六分、林文龍一分、陳文華六分)

○四三〈詠史四韻〉:十一分(沈秋雄三分、林文龍七分、陳文華一分)

○四四〈台灣舊事扶桑篇四首〉:十七分(沈秋雄五分、林文龍四分、陳文華八分)

○四五〈讀史四則〉:十一分(沈秋雄四分、林文龍二分、陳文華五分)

○八一〈詠陳肇興等四首〉:十二分(沈秋雄一分、林文龍九分、陳文華二分)

 

陳文華:按照主辦單位的要求,我們必須排定九件作品的先後名次,那麼是否我們就依據分數高低逐一討論每件作品,再來決定是否要調整前後名次?

沈秋雄:贊成。

林文龍:贊成。

 

○二四〈讀臺灣地圖史有作四首〉

林文龍:這篇作品不錯,句子也都很老練。但我對第一首〈北港圖〉的「秦橋漫指蒼茫外,商路頻探浩渺間」有點不懂。「秦橋」如果是指秦始皇派遣童男童女出海求仙,還說得通;但「商路」我就不清楚作者是用什麼典故?

陳文華:「秦橋」應該是用了秦始皇為了看日出有神人「鞭石為梁」的典故。而「商路」可能是指經商的道路吧? 

林文龍:但秦橋是一個地名,這邊應該也是地名。如果是說經商的通路,但北港是海運,用「路」似乎也不恰當。

沈秋雄:這個「商」未必就是地名或朝代名,可能就是商人的商,借用商朝的「商」來跟秦對。

陳文華:那就是一個借對的技巧。至於用「路」來說海運,也很平常,「海路」不就是一個很普通的辭彙?另外我不太清楚的是〈北港圖〉第六句的「煙微開處盡孱顏」的「孱顏」是什麼意思?假如拿來形容地形地貌,似乎並不恰當。作者並沒有交待清楚,可算是瑕疵。

 

○三四〈滬尾有懷〉

沈秋雄:我覺得這件作品整體還不錯。

林文龍:我認為這件作品選題不錯,比較集中,有些作品選題太過鬆散,看起來很零落。它選的幾個地點也不至於太泛,有關照到一些比較為人所不知的地方。

陳文華:這件作品整體的文字運用上我覺得比○二四巧妙,像是第一首〈紅毛城〉的結句:「到底誰為主?小樓依舊朱」,用「朱」鉤連到「紅毛城」的名稱,回應前面「誰為主」的提問;暗示了雖然歷經朝代更迭,這紅毛城依然長存。另外像第三首〈英商嘉士洋行〉:「向夜來相訪,重門喚不開」、「奈無今夕酒,能醉舊時哀」,頷聯、頸聯連續用了流水對,都很有味道。

 

○一○〈追懷劉銘傳等四首〉

林文龍:這件作品通篇還不錯,但我覺得第四首的〈吳沙〉略差,像「澤民恩惠」、「功不朽」,只是使用套語。

陳文華:它也有不錯的地方,像是第一首〈追懷劉銘傳〉的:「柱可擎天悲末劫,戈難返日壞長城」,造句就十分雄健。不過它第二句的「下詔將軍赴遠征」不太恰當,將軍是劉銘傳,怎能「下詔」?若說主語是朝廷,卻又前無所承。所以應該是「奉詔」,而不是「下詔」。

沈秋雄:我蠻欣賞它第二首〈赤嵌樓懷古〉,寫得很好。

陳文華:不錯,這首五律整體來看八個句子都十分有力量,對偶也很精彩。這件作品的問題主要在第四首的結句:「青史永流芳」。直接用套語,太空洞,貶損了全篇的價值。

沈秋雄:作者在這裡下句太過輕率,不夠凝鍊。

林文龍:另外第四首題目既然是「吳沙」,內容就不宜再出現吳沙的名字。

 

○四四〈台灣舊事扶桑篇四首〉

陳文華:我很推崇這件作品,臺灣的歷史雖然不長,但可書寫的還是很豐富。本件作者集中抒寫日本統治臺灣的這段歷史,從馬關條約清廷割臺到國民政府光復縮成四個主題,焦點非常集中。

林文龍:它用歷史來貫穿,有明確的脈絡,這一點不錯。

陳文華:另外就是第三首〈施政〉寫得很好,對日本人的統治有褒有貶。像第一句「逐山伐盡千齡木」是貶,但第二句「引水滋榮萬穀莖」是褒;第二聯三四句「路貫南北車搭軌,潭生日月夜同明」又褒,第三聯五六兩句「征衣白骨刀環斷,戎帳朱顏杜宇鳴」又貶;最後結句:「今古悲歡多少事,一時風雨一時晴」,以「悲」/「歡」、「風雨」/ 「晴」來總結褒貶兩面,結構很綿密,亦呼應副題的「建設與破壞」。另外第四首〈光復〉的結句:「當年渡口歌光復,何故今爭孰賣台」,也切合到現在熱門的議題,對時論有所譏諷。

沈秋雄:但它也有一些表意不清楚的地方,像第二首〈反抗〉的「男兒不認王」,「認王」意何所指?另外〈光復〉第二句的「白日破雲」也不太了解是什麼意思?

林文龍:白日應該就是「青天白日旗」,講國民政府光復臺灣,只是用比較隱晦的方式去說。

陳文華:「不認王」,應該是不降服的意思。倒是〈光復〉這一首的「雙城」,不 

    知指的是什麼?

 

○四二〈寧靖王 朱術桂等四首〉

林文龍:這件作品我覺得沒有什麼問題,只有第三首〈丘逢甲〉的第四句:「漫將成敗論英雄」,這是直接移用延平郡王祠的白崇禧對聯,這樣不太好。

沈秋雄:如果標一下這句出處,會比較適合。

林文龍:這是現成的句子,最好不要直接用,有所調整會比較好。

陳文華:不過它有一些文字用得很好,像第一首〈寧靖王朱術桂〉的頷聯:「祚紹南明民共戴,烈侔北地世無倫」。用「南明」對「北地」,這個借對就用得很好。

林文龍:用「北地王孫」的典故,運用得很巧妙。

 

○八一〈詠陳肇興等四首〉

林文龍:這件作品我給它分數最高,因為前兩個詠的對象都是彰化人,有一點鄉曲之見。不過我要為它說一下,洪棄生是非常有才學的詩人,一生就是不肯屈服日本人;陳肇興也是非常有代表性的臺灣詩人,在他之前臺灣的讀書人大部分都只寫考試用的試帖詩,一直到陳才擴大臺灣古典詩歌創作的面貌。第二個就是作者選的四位都不是常被作為吟詠或書寫的對象,所以我認為值得鼓勵。

陳文華:我對一些地方不太了解,像〈詠洪棄生〉的末句:「搔頭漸短亦君卿」,不清楚作者想要表達什麼?

林文龍:應該是說當時洪棄生不肯剪辮,日本人埋伏在他家附近,硬把他的髮辮剪斷。洪棄生之後就披頭散髮、蓬頭垢面,意思就是不願意屈服你日本人。不過這個「君卿」我也不太清楚是什麼意思。

沈秋雄:另外像是第四首〈詠孫立人將軍〉的末句:「孤劍已磨遲」,不太清楚是指什麼?「遲」字用得很勉強,整句意不通透。

陳文華:另外想請問第一首〈詠陳肇興〉的第七句:「奈何酬未得」,我不知道陳肇興是要酬什麼?

林文龍:這個應該是講他的詩集。當時發生了戴潮春事件,彰化縣城淪陷,臺灣局勢大亂,陳肇興逃到南投的集集避難,就把沿途看到的戰亂局勢、民眾痛苦寫成兩卷詩,叫作《咄咄吟》。所以應該是說陳肇興想要安家定國的壯志無法實現,只能用詩歌記錄下來。

沈秋雄:但這個意思無法從句子裡看出來,除非加個註解說明,不然讀者不太容易把「咄咄」與《咄咄吟》連結起來。

陳文華:那我想這「酬」的主語是本詩的作者吧!作者遺憾無法酬答陳肇興《咄咄吟》的詩篇;結句是從第六句「詩篇脫杜胎」再加以衍伸,只是造句不太清楚,有欠穩妥。另外第二句的「苦逢兵氣開」,「開」字也不穩,有點湊韻。

沈秋雄:不過它的頷聯「詎料方外客,寧化劫餘灰」寫得很好。

 

○二六〈萬華古蹟感賦四首〉

陳文華:按照主辦單位的要求,作品同等級也需要排列順序。所以三件十一分的作品,也請各位委員討論出先後順序。

林文龍:這件作品題目集中在萬華,比較有一體感。而且選擇的地點也不是常被吟詠的地區,算是有一些新意。

沈秋雄:不過作者的選擇似乎偏向一些燈紅酒綠的歡樂場所,我覺得題材太集中。

林文龍:剝皮寮比較多,以前萬華的風化區主要集中在剝皮寮那附近。像第一首〈西門紅樓〉早期是戲院。

沈秋雄:它的頸聯:「有態新容頻攬客,多情舊事幾回眸」也有一點風月之思。

林文龍:萬華的風化區以前是集中在剝皮寮附近沒錯,當然也有一些流鶯到處攬客,可能紅樓附近也會有。現在紅樓附近也都是酒吧,說是燈紅酒綠也不算錯。

陳文華:就題材來說,雖然集中在萬華古蹟,但題目並未一致,如第一、三、四首都是以地點定題,第二首卻在地點之外,另加上「憶頂下郊拚」,就感覺不夠整齊,反成蛇足。其實若要交待史實,可以用附註方式說明。另外,有些句子語義不夠準確,如第二首:「應懷郊拚事」的「懷」,這個字通常表達的是正面情緒,如「懷念」,用在這裡就不恰當。又如第三首:「何似徐娘餘韻在,教人難捨舊時嬌」,這裡要表達的是此一古蹟風韻猶存,但用了「何似」的反問語氣,反而成了否定句了,所以應該用「應似」,才不違背原意。

 

○四三〈詠史四韻〉

陳文華:我對這個題目很有意見。〈四韻〉是不通的,應該是四首。韻是計算押韻句的單位,不是計算篇數的單位。

林文龍:作者大概認為四首各押一個韻,所以說是四韻,不過不能這樣用。傳統詩裡說四韻是指八句,八韻是十六句,不是四篇、八篇。

沈秋雄:這件作品也有一些問題,像是〈謁五妃廟〉的第四句:「易祚寧無故國呻」,呻字有點湊韻。另外像〈曹謹〉的第一句:「求法制龍非定禪」,王維詩說:「安禪制毒龍」,不是定禪,而說制龍,這樣就不妥了。

林文龍:大概作者是要用「安禪制毒龍」的典,但是這裡要仄聲,就用同義的「定」字替代,只是這樣就有點不穩。

陳文華:另外像第四首〈寧靖王〉的第二句:「忍聞悲蜀歌」,「蜀歌」是什麼?

林文龍:會不會是用望帝杜鵑的典故?

陳文華:這說不通。另外第三句的:「胡天」也不合理,寧靖王沒有到過北方吧?

沈秋雄:那是否這件作品就放在最後?

陳文華:可以,不過題目建議要修改。

林文龍:那建議改成〈詠史四首〉或〈詠史〉,我想這個不牽涉到詩意,要求作者修改應該沒問題。

 

○四五〈讀史四則〉

陳文華:我覺得這件作品第一個問題是題目不統一,像前兩首是〈鄭延平〉、〈劉壯肅〉,但後面卻變成〈唐景崧〉、〈丘逢甲〉,這個不是大問題,但最好是統一稱呼,字號就全用字號,名字就全用名字,讀起來比較有一體感。

陳文華:另外還有一個問題,第二首〈劉壯肅〉的第三句:「海嶠遺思神不滅」,「思」是平聲還是仄聲?

林文龍:我覺得作者應該是當「追想」解釋,當成動詞用。

陳文華:那是誰在思?主詞不清楚。假如把此句解釋為作者身在海嶠而有所追想,那就不應說「遺思」而是「追思」。

林文龍:第四句的「松韻」是哪裡的松樹?不清楚作者想表達的意思。

陳文華:另外第三首〈唐景崧〉的第七句:「牡丹重見日」,牡丹是指什麼?

林文龍:這是指牡丹詩社。唐景崧在臺南成立了一個斐亭吟社,到臺北後又成立了牡丹詩社。

陳文華:那這件作品跟編號○二六哪一個要放前面?

林文龍:我建議編號○二六比較平穩,可以放在前面。

沈秋雄:贊成。

 

經討論後,決議首獎為編號○二四〈讀臺灣地圖史有作四首〉,優選三位,依序為編號○三四〈滬尾有懷〉、編號○一○〈追懷劉銘傳等四首〉、編號○四四〈台灣舊事扶桑篇四首〉。佳作五位,依序為編號○四二〈寧靖王 朱術桂等四首〉、編號○八一〈詠陳肇興等四首〉、編號○二六〈萬華古蹟感賦四首〉、編號○四五〈讀史四則〉、編號○四三〈詠史四韻〉。

 

 

 

 

回應

  天籟吟社係林錫麟夫子令尊翁 述三公在礪心齋設帳,多年後於庚申(一九二0)年手創於台北市迪化街一段,舊稱大稻埕中街現址。

天籟吟社社址
10452台北市中山區民權西路53號12樓

電話02-2598-6008

傳真02-2598-0905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