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32117給畢業生-少年「ㄋㄟ」,安啦!

給畢業生-少年「ㄋㄟ」,安啦!

譚金文老師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已任教十五年了。在這段教書的過程中,總是會有很多忙不完的事,有酸的、有甜的、有苦的;有的是喜悅、有的是傷心、有的更是遺憾。我常會訓誡一些少不更事的學生,乍看起來有點兇惡,其實每每在訓誡學生時,心中總是抱持著寬恕的心─再寬恕學生一次吧!因為我知道每個人的一生,都難免會經歷這樣的過程,不管是做對的還是做錯的事;因為我更相信,人性是本善的─這也是我親身經歷過的… 我記得小時候,因生父早早過世,五歲那年過寄給阿姨(生母的妹妹,即現在的養母)領養。養父是個公務人員,在家鄉算是頗有名望的人,尤其是他有一手好的書法,幾乎每年過年都會起筆,替鄰居們及親朋好友寫春聯,有時還會發紅包給鄰居的小孩,大家都很尊敬他。而我上小學的時候,常常況狀百出,功課一直都不好,常與同學吵架,同學會數落我是一個沒有人要的小孩,很傷我的自尊心,甚至為此我會大打出手、賭氣逃家,而導致我一些行為問題的產生,當時的小學的老師都認為我沒救了,而養父母卻頭痛的很。國一時,我的養父突然重病住院,養母為了照料他,常常會南北奔波,有時在無暇照顧我的情況下,會獨自留下我一人在家,自己照顧自己。當時我並沒有怪罪我的養母,反而能體會出她的辛苦。在這段時日裏,我常常反省自己,很懊悔過去的所做所為,也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彌補,於是我開始定下心來,用功讀書,幾乎每天每天。後來養父病世在玉里(我國二時),記得那時養父生前說的話:“人一能之,己百之” 不要認為自己很拙,只要願意多花比別人多幾倍的時間及努力,沒有不可能的─至今猶言在耳。經歷一段毅力和體力的長期抗戰後,那年的高中聯考,我考上了花中、台北工專、花蓮師專等學校,雖然在考慮減輕家計負擔的情況下,我放棄了就讀台北工專電機科的夢想,而選擇了師專教書的行列,但我卻沒有後悔過,如今數十年如一日。年輕的你們,或許是因「年少輕狂」吧!在時代不斷的變革下,總是會出現一些令人料想不到的言行舉止,令老師們頭痛不已,但我相信,你們還是會走出自己的一條路,雖然可能會比較辛苦。人生總是會有很多忙不完的事,有酸的、有甜的、有苦的;有的是喜悅、有的是傷心、有的更是遺憾,這些會成你成長過程中的果實,所以,少年「ㄋㄟ」,安啦!

回應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