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寅年科後龍外埔里合興宮送王 @ Λητ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開站日期
  • 2006/02/08
  •        <休閒,生活,創作,發想>是本日誌開誌的宗旨,舉凡我的休閒生活、旅遊的記錄還有兒童美術;另外,我的藝術創作也包含在裡頭,最重要的是為自己留下生活的軌跡,讓日後可以回憶。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201101212336庚寅年科後龍外埔里合興宮送王

            灣王船的原鄉*始於中國西南沿海,與清國期間漢人大量移入臺灣有關。早年臺灣先民渡海來臺都是為求生活,在險惡的環境中常常需要藉助神明力量渡過難關,連帶著在生活寄託的信仰也就跟隨著人民腳步跨過了黑水溝。那個年代,信仰可以說是活下去的一種無形希望。這是王船信仰初到臺灣的歷史,也是一種過程。但說到王船,不免會對它的神話引起很多討論,到底王船的源頭為何?王船代表著吉或凶?王船在臺灣的歷史?這也是很難釐清的一點。但就原鄉大陸來看,王船似乎就是一艘瘟船,送走了該地的厄運。然而,厄運卻漂洋過海來臺,反被人接收。臺灣沒有原生的王船信仰,反而就黑水溝上把大陸漂洋過海的王船視為神物。或許,或多或少在天時地利人合的條件下,以及環境的經年累月變化中,加上歷史記憶的信仰傳入,讓臺灣島內的王船信仰轉化成一種吉祥、祈福又避凶的象徵。王船的到來,解釋了人民在地的信仰堅持,也為在地留下很深厚的常民信念。那就是繼續生存下去的理由。自此王船到了臺灣,成為一種漸被人們所接受的神話。而神話也流傳至今…後龍外埔合興宮並非在雲嘉南沿海一帶,照理不應該存在著王船信仰。但合興宮卻是臺灣最多次王船來臺的紀錄,自同治八年到光緒卅四年,前後四十年間共來了三艘大陸原鄉王爺船及眾神尊,為臺灣之冠。


    *王船原鄉一詞出自於民國98年王俊凱碩士論文<屏東地區迎王祭典之研究—以下淡水溪和隘寮溪流域為主>緒論。

    後龍外埔合興宮於民國96年首次打造四、七府王爺新王船為首科祭典,同時另造一艘紙糊王船送王外,新木造王船成為百年來合興宮的第一艘臺灣本土的原鄉王船。

    苗栗境內沿海村莊居民大都從事漁、農工作,在建國百年後,雖然外埔漁港的周邊早已經慢慢形成觀光旅遊的單車熱潮,所到之處都可見單車道的盛行,也讓我發覺到這裡似乎只是地域和環境上的異動。當然,深入在地信仰,你會發現更多耐人尋味的耆老故事,就在「合興宮」內與外…

    第二科的王船信仰本來也是沒消沒息的知道,也許是拍王船多了、久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都會互相走告,讓我在這一處北臺灣幾乎不可能有王船信仰的地方,紀錄到這一場盛事。

    週五的天氣寒風颼颼,是大陸冷氣團南下發威首當其衝的日子。雖然氣溫偏低,想著這樣的天候條件下,王船祭典的舉辦可是有別於南臺灣。這也可能是北臺灣除了淡水油車口外,較為經典的祭典吧!我當然不畏這些風雨,在外埔的沿海地帶,尋著王船足跡來到…

    神船降臨

    清同治八年(1869年)歲次己已年六月四日清晨七時,由福建泉州府晉江縣石頭街「文興廟」所貢獻出,是一艘木造彩色王船,稱為「舊文興王爺船」。被發現停泊於離合興宮北方約九百公尺「合番石滬面」內,船上供奉神尊及夫人神像,以龍府王爺掛帥,天、劉、沈、張、蘇、林府王爺;暨七府夫人,潘府夫人掛帥,玉、王、蘇、文、范、李府夫人等.均為軟身龍布雕成的神尊及其隨護眾神駕。是為首艘漂拾之神船,是為「舊七王」…

    光緒廿九年(1903年,明治36年)歲次癸卯年八月十一日中午,由福建泉州府晉江縣富美鄉富美宮所放出的「富美七府王爺船」,名為「金順號」。漂抵苗栗外埔海岸,船上的七府王爺神尊分別為金、韓、池、雷、邢、狄、章府王爺,均進駐合興宮。此為第二艘神船,又稱為「新七王」…

    《臺灣慣習記事》

    為了調查研究臺灣的「舊慣」,臺灣總督府設立「臨時臺灣舊慣調查會」,並以民間團體的形式,組織「臺灣慣習研究會」,伊能嘉矩擔任此會幹事,並且在機關誌《臺灣慣習記事》發表許多有關臺灣漢人歷史風俗習慣的文章。(資料出處:臺灣大學圖書館)
     
    日治初期由官民共同組成之民間研究會,會員大多是與舊慣調查會有關人士。該會由總督府官員與法院職員共同發起,1900年10月30日成立,會頭(長)兒玉源太郎總督,副會頭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委員共21名,幹事有伊能嘉矩等7名。1901年1月起研究會每月發行機關刊物《臺灣慣習記事》雜誌,會員最多時約達2000人。該會持續到1907年8月,雜誌共發行到第7卷第8號為止。戰後,《臺灣慣習記事》由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翻譯出版,已成為研究臺灣禮俗最重要的著作。(資料出處:臺灣大百科全書)

    日據時期,日人對神船的調查可以從《臺灣慣習記事》裡發現,那是第二艘神船的漂流記錄,記事裡還有當年的七府王爺之神像照片。當年日據時期所留下的臺灣文獻資料,就屬日本人最行。

    光緒卅四年(1908年,明治41年)歲次戊申年六月十四日上午十時,由第一艘王船同一出處之「文興廟」所放流之「新文興四府王爺」神船。漂至合興宮西北方約六百公尺處水尾庄沿海,船頭向山,船上神尊為蕭府王爺掛帥,刑、沈、廉府王爺;暨由朱府夫人帥掛,李、林、姚府夫人,四位王爺及夫人亦同駐合興宮。是為第三艘神船,稱「四府王爺」…

    故民國96年的首造王船祭典稱為「四、七府王爺」…

    以上三艘神船漂流至後龍外埔合興宮之史料參考廟內管委會編印手冊。

    由此三艘神船的蒞臨,說明了後龍外埔合興宮在臺灣獨特的歷史地位。百餘年來共有三艘王船漂來之記錄,可謂空前絕後。在臺灣民間信仰上,更是很值得推薦研究的目標。

    撇開臺灣慣習記事的想像裡,歷史的記憶只能從照片中推臆,沿著126線道通往外埔的海邊,灰陰陰的天空佈滿整片視野。反正,拍王船不求好陽光,祭典的形式就是一切。走到了126盡頭,居然是營區,我連合興宮在哪兒都不知道?怎麼做田調,完了!

    還好,我的方向感和發現線索的敏銳度夠,電線桿上的燈籠就是GPS,雖然海邊強風吹得東倒西落的,還差點撞到燈籠,就不知不覺地來到了送王點的祭壇。滿潮的海浪超大,那種灰又再度在海邊上演,一點都看不出藍色的大海和天空。

    我想,下車看看也好,但風冷得讓人加穿衣服,才問到留守於此的工作人員地址,遂前往廟前…廣場上的戲班台正如火如荼地唱戲。千篇一律的台下信眾,為得不是看戲,而是等一會兒的獻禮。

    位於村落中心的「合興宮」,暨上一科的大典後,第二科送王祭典正式走進科年規矩,成為四年一科的北部迎王盛事!

    進入廟內,慶典儀式的掛圖擺滿兩旁,很像是作戲!我發現到一只匾額,上頭好像是「臺農」或是「農友」的標誌,「合境中興」可能就是代表著此廟全境內都能興旺康富的祈象。


    戲班台旁的兩艘王船,一艘紙船很明顯就有土庫「新庒」王船的味道,而右邊這艘就是民國96年所新造的木船,供奉於廟內。而要火化送的則是紙船…

    這也是我首次見到雙王船同一場景的畫面,畢竟斥資打造的精美王船不能像東港那樣一把火就燒了!

    這些木牌述說著早年歷史,就是當年第二艘神船所帶來的古物品,有著「富美」的痕跡歷史。也許,這就是一種原鄉證明。


    火熱的戲台上下,一點都感不到冷意!信眾在戲台下等著神明所發放的保佑祈福物品,相信這都是一種力量的呈現,而「相信」就是存在的信仰力量。


    象徵年節的氣氛,就是臺灣傳統「習慣」裡的記事,有著很深厚的淵源!這樣的一齣戲曲,可是臺灣早期戲班上的古文物了!

    在鄉下還能見到,在都市呢?可能早被聲光炫麗的電子花車女郎所取代了。然而,這裡卻很樸實的傳統…


    就算是合興宮的中心,那種冷氣團的冷風,還是一樣全面橫掃這裡,北臺灣的王船祭典,一點都不同於南臺灣的體感。

    冷丫~這麼冷的天!該怎麼送王呢?


    廟會慶典最常見的就是「打香腸」,雖然空大的白碗裡,骰子還在…還是擺在旁邊,但卻顯少人玩!經濟力的提升,現在直接用「買」的比較實際。「骰子」賭香腸,或許就是老闆為了維持傳統老一輩人的觀念,或者有心血來潮時,再賭上一把…

    以小搏大…


    合興宮的外表一點也看不出歷史痕跡,但廟內卻大有看頭。廟前的街沒有被拓寬,還保留著與早期一樣的寬度,紅磚矮牆在兩旁,有些已經傾倒泰半,這裡的村聚落想必治安很好。

    不過,這裡我卻很少聽到「客語」的聲音,也許早年客族群就不喜歡在冷颼颼的沿海開墾居住吧!

    從中心四周的街巷內,信眾的供奉品擺滿了路旁,風雖大,氣溫冷,也擋不住此地居民的熱絡。

    從貢桌上可以發現一地的祭祀風俗,與各地區有何不同?從這裡進入他們的生活中心,可能就能瞭解這地區的信仰。


    廟內的工作人員說,這裡的王船祭典說穿了就是普渡那些好兄弟,這樣的形式可以在供桌上的香看出。與中元節普渡好兄弟沒兩樣,但那些煮熟了的飯卻又是「閩」族人的模式。

    而且廟方還提供人員護身符和紅線,以備在送王時能驅吉避兇。這也是送王時與其它地區的不同…

    因為傳說曾經有耆老事後被好兄弟捉弄跟回家,讓人不得尊從這樣的習俗!

    外埔地區雖然只是人口不多的小村落,一旦到了祭典期間,還是家家戶戶共襄盛舉。

    在廟前方的一處廣場上,擺滿了貢桌…


    另一頭廟前,法師進行曲也拋出了代表祈福的貢奉品,有糖果、水果和小零錢,大家撿成一團。

    手中抱滿著得來不易的食物,而且有神明的加持!


    路的另一邊,主祭地基主的牌位,這又是王船祭典裡的首見,可能與南部的五營意義相同吧!總是要知會一下這裡古早的神祇,一同共襄盛舉。


    走進廟會現場,那種年輕時的活力又來了。而且跟著小時候的記憶,糖葫蘆、棉花糖就是吸引力。順手買了兩隻棉花糖帶回家…

    時辰一到,王船被拖出,天色也漸漸暗了!灰白死沉的天空始終沒露出一點色彩!好不容易等到了送王,總算要進入高潮。但是,海邊強風下,紙做的王船能撐得住嗎?

    用小越野車當拖車,上頭還坐了一位開水路的人。手持大水壺,有點滑稽!道士們在廟前擺陣,儀式還沒到位…

    廟前的擺五火,天冷中的乩童,還是同樣的單薄穿著,可謂神蹟!


    夜色漸暗,最前頭的前導車居然是佛祖眾仙的假人偶,這也是最近幾年很少見的花車。有點詭異、有點神秘和靈奇!

    特別的開水路儀式物品,有輪子的田鏟,也是象徵最前頭開陸路的工具,總是要有象徵,這是陸上行舟不變的道理。

    拖著王船,在冷風中!每人各司其職,努力地位村落的信仰中心辦好節慶。新年將至,這可能就是本年度臺灣最後一場王船慶典吧!


    水車在前拉了很長一條水線在地上,跟著這一道水路,王船緩緩前進,沒有受到強風的干擾。天色越暗,就越難看到王船的精美,而只是一場形式的移動。

    夜色裡很難拍攝移動中的王船,只能等待王船短暫的停留下,才能拍到清楚的王船影像。我跟著王船而走,想像著當年就在這外海拾獲王船原鄉漂流而至的情景,現在,村民卻要送王回家。在後龍外埔的海邊,神聖無比的力量傳承百年以上,也保佑了這裡的居民安居生活。同時,外人不曾瞭解的過程,在感受到這一科的慶典中,發現如此地有歷史。


    昏暗的橙色街燈,似乎在灰色的場域裡注入一絲溫暖,長串的陣頭,沒有喧嘩、沒有吵雜,只有安靜的行走。感覺上,這就是一場有別於送王的慶典,普渡才是重頭戲,也是希望眾好兄弟能搭的王船一同離開,不再眷戀人間。


    來到港邊…

    冷颼颼的送王會場,潮水已退,廟方主持人還是拿著麥克風進行著工作。海風還是不減,連王船的帆都無法架起,所以就擺放在船旁,在退潮的海邊上,海巡人員的橘色身影也排排站,好似監視著王船動靜。

    廟方主持人還不忘感謝海巡某某大隊鼎力協助,漆黑的夜晚,只聽見海浪聲和人聲的交疊,我在風中無所遁逃,站著直到那一火光出現…


    最後,熊熊大火很快地把王船吞噬,火光讓人注目,也帶來溫暖。我沒感到溫暖,但船身瞬間化為骨架,我的快門聲也不知道跑了幾響,總算是完成了後龍外埔地區的王船信仰紀錄。

    風向很清楚地被看見,碎火團吹向一方。我也收拾機絲走人,與朋友步行回廟裡…

    這樣的場景始終是王船最後的結局!


    走路回到廟內,廟方還提供餐點,我與朋友在這個北臺灣王船信仰的合興宮裡,吃著油飯和燒酒雞、喝著蘿菠湯,寒風不冷了!有一點溫暖了!感覺到了臺灣在地的可愛,就是發現傳統與現代裡的差別!

    我還是比較喜歡傳統…

    沒有過多的修飾才是臺灣本來的面貌,這好像與現代不太相同!


     END

    雲林麥寮中山三盛村鎮安宮送王—...|日誌首頁|奇萊南峰、南華山Day1雲海保...上一篇雲林麥寮中山三盛村鎮安宮送王—120版...下一篇奇萊南峰、南華山Day1雲海保線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