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球回憶錄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推薦廣告(一)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讀者地圖
  •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廣告
  • google流量計數
  • 二○○二年六月二十六日星期三早上,老天爺讓天津連下了兩天的雨!雖然雨勢沒有昨天那麼大,比賽仍舊得在室內網球場中進行。盧彥勳今天對上中國的許阮,許阮的打法跟曾少鉉蠻類似。這一場球打來比較平淡無奇,盧彥勳在兩盤中皆掌握機會,各成功破了許阮一次發球,並保住自己的發球,便以6-3 7-5成功拿下這一場比賽,也順利晉級四強。老實說,接連打了四個星期的比賽,同樣的場地、選手、裁判……唯一不同的是「選手的都累了」,很多選手在第四週的名人賽,都急著結束比賽拿到分數,趕快離開這項賽事,離開中國,回家好好休息。大家不止身體累了,心靈更是累了。盧彥勳在拿下這一場比賽後,達成設定目標,大家也比較輕鬆了。

    (繼續閱讀)

    No one can reject 2006's World Cup soccer game and neither can I. Everybody pays attention to the schedule and even has lunch or dinner with soccer game topics. I am a huge fan of the World Cup. When I'm watching TV appreciating the players' excellent skills, I can't help recalling what Would Cup meant to me four years ago—what Rendy and I were doing during 2002's World Cup.

    (繼續閱讀)

    六月二十五日星期二,自從到天津後,整整一個星期都是豔陽高照的好天氣,今天卻反而下起了傾盆大雨,因此也連帶影響到整個賽事進行,好在天津網球中心有標準的室內網球場。九點整,裁判長先暫停比賽,觀察整個氣候,十點在裁判長判定雨沒有停止的機會後,決定將整個比賽移入室內網球場。

    (繼續閱讀)

    離開了東北骨頭王,由於覺得吃太飽了,所以王鈺提議大家散散步,走去他們天津最熱鬧的賣場區。我們邊走邊聊天,說真的,02年的天津街頭,感覺起來車子不多,還是自行車比較多一點。所以,每當我們通過十字路口時,通常一看沒啥車,就給它闖過去了,不太管它們的交通號誌。正當要闖過一個十字路口時,我突然看到對面有一個公安,便緊張地說:「有公安耶!要不要等綠燈再過啊?」……王鈺說:「不要緊!走就是了」。說也奇怪,我們三個人就這樣大剌剌地橫闖過馬路,經過那公安的身旁時,我目光心虛地朝他望去,他也望向我們這來,就這樣彼此眼神交會了三秒鐘,他居然好像沒見到人似地把頭轉向其他地方去,我也就若無其事的向前走。

    (繼續閱讀)

    星期日,彥勳早上和黃文哲教練稍練練球,中午吃過午飯後便回飯店休息。此時,王鈺從球場打了電話來,說晚上要請我們吃飯。到了下午四點左右,王鈺到會賓園同我們兄弟倆會合。吃飯前,他要先回家拿點東西,也就順便邀請我們去他家看看。這對來我說倒是挺好奇的!以前國中國小時,書上常說,大陸同胞在共產黨的統治下,生活在水深火熱中,人民啃樹皮住草寮……如今要去看看所謂的「草寮」長怎樣子。

    (繼續閱讀)

            吃完火鍋後,「餓鬼」的我又在美食街發現--「烤肉店」!彥勳要我試試大陸的「烤肉串」,跟台灣不太一樣。從善如流的我,恭敬不如從命地點了一串烤羊肉串來嚐嚐。大陸的「烤肉串」果真是跟台灣的不同,他們的肉串經過蒙古遊牧民族的香料醃製後再烤,聞起來非常的香,嚐起來頗具塞外風味,我還蠻喜歡的,但不見得每個人都喜歡這味道。嚐完烤羊肉串後,王鈺又要求我要試試「烤羊胗」,盧彥勳皺了一下眉頭問我說:「哥,你確定要試嗎?」可是我怎麼好意思辜負王鈺老弟的盛意拳拳,「點個兩串來試試吧……」什麼叫做「羊騷味兒」我這下才知道,「羊胗串」拿近鼻子時,已傳來一股騷味了。嚐一口,那騷味更是帶勁地竄上來。咬兩下,被那騷味薰得我直把食物給吐了出來!我放棄了,這一道我實在不敢領教。於是我把剩下的「羊胗串」都給了王鈺,看他吃得津津有味,真是打從心底佩服他了。


    (繼續閱讀)

           
    我們聊了十幾分鐘後,終於王鈺的女朋友來了,忘了她叫啥名字,只記得她是天津外語學院的,學校就在天津網球中心的對面。提到王鈺那時的女友,就不由得讓我八卦一段。王鈺在結束北京衛星賽後,被送到美國佛羅里達州訓練一整個暑假,後來又被盧彥勳的韓國教練黃文哲先生,帶了近六個月。這段期間,王鈺幾乎在世界各地跑,完全沒時間陪他那時的那個女友,大概他女友不甘寂寞,暗地裡背著王鈺在外面交了一個男的,王鈺根本不知情。直到那年冬天他回天津時,她竟然沒有來找他,他才開始覺得有鬼。在天津下著大雪的冬天,他跑去女友家中,在門外等了兩、三個小時,結果門一開,他女朋友和一個男的卿卿我我地走了出來。我在想,若是一般人的話,應該衝過去賞她個一、兩巴掌。但我老弟王鈺跑了過去,罵道:「超他媽的B!妳竟然讓我帶綠帽!」只把他最貴重的手機,重重地摔壞到地上,接著就跑開了。之後,為了他這個女友事件,教練與朋友皆勸他放下這段感情,但他就是放不下,失魂落魄了許久,連球都快不想打了。其實要維繫一段感情,對全世界到處跑的職業球員,是一種奢侈品,上述的故事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同時也帶出王鈺對感情專一的一面。


    (繼續閱讀)

    依照慣例,衛星賽的第四週Master(又稱名人賽),排名前八種子的選手都將在第一輪輪空(註:輪空在網球英文上叫做BYE)。黃文哲教練看盧彥勳在前三個禮拜已打得身心俱疲,要他週末不要練球,出去走走,散散心。黃教練說他自己則是和天津的教練有約,所以要我們兄弟倆自個兒去走走。彥勳馬上打給了他的好朋友,也是我的老弟—王鈺。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