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球回憶錄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推薦廣告(一)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讀者地圖
  •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廣告
  • google流量計數

  • 在麥當勞總部前留影
    Dalls BBQ
    到中央車站送Pagie坐車離開後,我和Eric回到Inter Continental Hotel稍做休息。大概王愛蘭醫師開的藥已見效,彥勳經過一個下午的休息,已覺得元氣恢復不少。因為Eric待在紐約已經三個月了,對紐約非常熟悉,所以由他來決定我們今天晚餐要吃啥!Eric提議到時代廣場(Time Square)附近的一家美式餐廳—Dalls BBQ用餐。

    Dalls BBQ 在42街上,7th Ave and 8th Ave之間,Eric認為餐廳離Inter Continental Hotel不遠,所以建議我們用步行的過去就可以了。彥勳也表示他的腳被跳蚤咬的傷口,有比較好了,所以沒有問題。對我而言,相較於紐約地鐵裡的悶熱,我寧可走在馬路上呼吸新鮮空氣,雖然我的右腳己腫起來了。

    (繼續閱讀)


    在星巴克研究紐約地鐵
    泰式午餐
    我們四個人搭計程車離開王醫師那兒,回到了PIO夫婦家附近,這時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了,PIO夫婦邀請我們共進午餐。這一區不像曼哈頓裡面那麼的繁忙,是個希臘裔的社區,由於希臘人信奉「東正教」,所以感覺比較祥和純樸。在32 Ave上有許多異國風味餐廳,還有一些水果攤。而這條街的餐廳對他們夫婦來講,簡直是如數家珍,因為他們每一間都「品嚐」過了。

    PIO先帶我們到第一間「泰式餐廳」,這一間店看起來有點是專門做「外賣」的,整個餐廳只有兩張桌子。但PIO說:「這間餐廳的泰式河粉很好吃,我們一定要嚐嚐!」好玩的是,我跟餐廳借完廁所,才剛坐下來喝了一口服務生端上來的水,就見到PIO走了出來,拉著我們說:「服務態度不好,不吃了,去別家!」不知道什麼原因,老闆好像和老闆娘在吵架,PIO要點餐時,那老闆的態度不是很好,給個菜單也愛給不給的,PIO本來就很在意服務態度,直腸子的他二話不話,拉著我們就走了!我還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跟他們借廁所,還坐下來喝了口水,什麼都沒還點就走了,心中有點過意不去!」(我真是典型憨厚的台灣人!哈哈!)

    (繼續閱讀)


    盧彥勳和王愛蘭醫師的合照

    傷兵累累的兩兄弟
    晚上回到旅館後,可能今天走太多路了,再加上今天都穿著像拖鞋式的涼鞋走路,我發現我的腳踝好像發炎、有點腫起來;彥勳也因為跳蚤咬奇癢難止,房間裡看到我們兩個傷兵拿著冰敷袋,一個在冰身體,一個在冰腳。晚上睡覺時,可能因為已經發炎了,彥勳身體癢得受不了,不斷地翻身抓癢,甚至爬起來冰敷,整晚根本就沒有睡覺。我一直要他「忍耐不要去想它,也許就不癢了,要不然一直抓,到時抓破傷口,搞不好會有感染」他很不高興地回我說:「你來給跳蚤叮叮看,就知道我的感受了」。

    (繼續閱讀)

    跳蚤發威
    逛完聖派區克教堂後,也大約五點多了,彥勳覺得他身上被跳蚤咬的傷,今天好像發炎腫起來了,他覺得紅腫處愈來愈癢。此時我也覺得今天真的走得很累,我們決定先回旅館休息。於是直接從聖派區克教堂,穿過Madison Ave和Park Ave,過兩個Block就回到我們的旅館。

    一進旅館後,彥勳的跳蚤傷口真的腫得不像話,他說他快受不了了,我叫他去泡泡冷水。彥勳在New Yorker Hotel被叮後,有叫我先去我家樓下的皮膚科拿藥,幫他帶去紐約。那醫生跟我建議,被跳蚤咬要吃藥比較快好,但口服的藥會讓人想睡覺,我擔心「想睡」會影響彥勳的表現,所以跟醫生說,我拿擦的藥膏就好了。但沒想到我昨天和他碰面還好,今天擦完那藥膏就整個腫了起來,而且有些地方都快起水泡了。他說他昨天整晚都在抓癢,根本睡不著。再來因為我在台灣有時在郊外球場打球時,會被小黑蚊叮得全身奇癢難忍。因為我家有「針炙」用的針,我會拿那個針來針被叮咬處,我覺得把毒血放出來,會比較不癢,且屢試不爽。要去紐約前,我想說也把那「針炙」的針帶來,讓彥勳刺刺,把毒血放出來後,也許會比較舒服。昨天他自己刺了大腿,但今天起來後,刺的地方紅腫反而有擴散的開來,愈來愈大片。他一直問我說,這是不是破傷

    (繼續閱讀)

    離開中央公園動物園後,前往我們今天最後一個目的地—聖派區克大教堂(St. Patrick’s Cathedral)。聖派區克大教堂位於Fifth Ave和51街交接處。本來想說今早已經買了一週的地鐵票,不搭白不搭。但和彥勳查閱地鐵圖發現,我們目前的位置離地鐵站還要走一段路,而且坐一站就到大教堂了,後來想想,走去搭地鐵,還不如就直接走到教堂還比較快,反正剛剛都從大都會博物館的80幾街走到57街了。

    (繼續閱讀)

    走出大都會博物館,大約已經下午兩點多,我們兄弟倆真是又餓、又渴、腿又酸。我們在大都會博物館裡面走了整整三個小時,完全沒有休息!但此時苦難才正要開始。我們先在博物館門口的熱狗攤買水喝,只有兩個牌子的礦泉水,一個是Spring,另一個是法國的EVIAN。我們想說法國的EVIAN應該很貴,買個Spring就好了,一整個早上都還沒有喝水,就買個兩瓶帶著走好了!盧彥勳問那小販水多少錢,真的很「夭壽」,一瓶Spring礦泉水要價1.75美金,大約50元台幣,台灣礦泉水也不過才二十元,就算貴的了。那小販問我們要多少瓶,我和彥勳眼神對望了一下,彥勳直說一瓶就好了!

    (繼續閱讀)


    紐約地鐵售票亭

    紐約地鐵刷卡處

    將洗完的衣服拖回旅館後,隨即開始我們今天的第一站—大都會博物館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在Lexington Ave 上有綠色4、5、6的Subway,可以坐到86 Street/ Lexington Ave 下車,穿過三個blocks (Park Ave和Madison

    (繼續閱讀)


    日本料理店(捷克教練Jan,泰國選手Danai,我,盧彥勳)

    我吃的烤牛肉捲套餐
    2006.08.17

    晚上泰國選手Danai Udomchoke和捷克教練Jan找我和彥勳一起去吃晚餐。我們到飯店附近的一間日本料理店 (Lexington Ave.和E 50 Street交會處)。其實紐約大約有六成以上的外國移民,堪稱是所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