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紐約十一--慈祥的王愛蘭醫師 @ 網球回憶錄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推薦廣告(一)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讀者地圖
  •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廣告
  • google流量計數
  • 2006092302062006紐約十一--慈祥的王愛蘭醫師

    盧彥勳和王愛蘭醫師的合照

    傷兵累累的兩兄弟
    晚上回到旅館後,可能今天走太多路了,再加上今天都穿著像拖鞋式的涼鞋走路,我發現我的腳踝好像發炎、有點腫起來;彥勳也因為跳蚤咬奇癢難止,房間裡看到我們兩個傷兵拿著冰敷袋,一個在冰身體,一個在冰腳。晚上睡覺時,可能因為已經發炎了,彥勳身體癢得受不了,不斷地翻身抓癢,甚至爬起來冰敷,整晚根本就沒有睡覺。我一直要他「忍耐不要去想它,也許就不癢了,要不然一直抓,到時抓破傷口,搞不好會有感染」他很不高興地回我說:「你來給跳蚤叮叮看,就知道我的感受了」。

    2006.08.19
    折磨了一整晚,終於熬到天亮了。我們和小郭夫婦約九點半在他們家旁邊的地鐵站集合,八點我就和彥勳去旅館街角(48街和Lexington Ave交口)的餐廳吃早點。這間餐廳其實是24小時營業的,除了美式早餐外,還有沙拉吧、自助餐……等,感覺起來就沒有昨天那間早餐店乾淨了,店面採光比較暗一些,但因為離我們住的旅館非常近,所以一堆選手跑來這間店吃早餐,準備練球。Novak Djokovic(今年法網八強的選手)跑來和彥勳打了招呼,並關切了一下彥勳被跳蚤咬的情形。

    吃完早餐,我和彥勳搭地鐵前往小郭家,走到48街搭綠色六號線,到59街換N線到32街站下。我跟彥勳提議,今天由我來帶,我想試試看我自己是不是能搭地鐵,因為之前從PIO夫婦家出來都是搭計程車的,所以想挑戰一下自己。

    白痴的我!搞錯地鐵
    其實在搭上N線之前都還ok,直到N線過了East River,來到Queensboro Plaza,下一站馬上變成39街。我的直覺觀念,街號應該是遞增的,怎麼一下子就跳到39街了,那我們32街在那裡?是不是坐錯了?馬上拉著彥勳下車,到對面又坐回Queensboro Plaza。後來打電話問PIO才知道N線街號是遞減的,我們因為我這個錯誤的舉動,足足多等了半個小時的車,彥勳邊等邊唸說:「會被你害死了,走那麼多路,腳指被跳蚤咬的地方被鞋子愈磨愈硬了。」


    慈祥的王愛蘭醫師
    和PIO與Linda會合後,我們一行人就叫了一輛金馬計程車,前往今天要幫彥勳看病的診所。診所離PIO他家不算遠,大約十幾分鐘的車程。這診所是一位台灣醫師—王愛蘭醫師開的,王醫師主攻過敏及內科。她和Linda同是紐約長老教會的教友,非常照顧台灣人。後來我聽留學生Mag說,有一次馬妹忽然間留鼻血不止,也是經由「台灣會館」的介紹,找上王愛蘭醫師幫忙,王醫師很樂意幫台灣留學生的忙。她是位很慈祥的醫師, 都用台語和我們交談,非常熱愛台灣,Linda也說,跟王醫師講話一定要用台語喔!聽PIO說,王愛蘭醫師每年都自費跑去瑞士聯合國總部,舉標語希望促進台灣加入聯合國,她看診的問診室,牆上還掛著一幅「修憲正名台灣國」的大地圖,真的很欽佩王愛蘭醫師!我常覺得國外的台灣人,好像比較有愛國的意識,大陸胡錦濤去紐約訪問時,他們甚至還會自動去那裡拉布條抗議,這種愛國意識,真的讓我非常感動!


    我們稍等了一下才輪到彥勳進去,王醫師看了彥勳後,臉上掛著滿滿憂心的表情,不時發出憂心的「吱、吱」聲,有點像我「阿媽」小時候看到我們受傷而心疼的感覺,真的很親切!王醫師問彥勳原由後,用台語直說「你怎麼那麼憨直?被咬成這樣,還沒一直住在那裡,都快爛掉了,還不來找醫生!」

    當王醫師知道彥勳是選手,要代表台灣來參加美國公開賽時,更一直痛罵「台灣為什麼沒有好好照顧這樣的選手!他們來這裡是在宣傳台灣,為國爭光耶?」就體育來說(其他的我不熟,不便評論),其實很多在別的國家認為理所當然的事,在我們台灣是一種奢求,每次看到大陸選手、日本選手,參加四大公開賽時,大陸、日本協會,派了一組團隊,包含教練、防護員、醫生、甚至心理師,來協助他們國的選手,真的非常羨慕!在台灣這根本是天方夜譚!但這就是台灣給我們的環境,我們只能接受了!


    王愛蘭醫師,知道彥勳要打下星期的美國公開賽,馬上想到了禁藥問題!她跟彥勳解釋,彥勳現在的情形己經有些過敏現象的發生,傷口也有發炎轉成蜂窩性組織炎的跡象,最快的方法就是給彥勳服用「類固醇」,保証明天傷口就會消腫,且比較不癢。但彥勳是職業選手,「類固醇」是禁藥,怕彥勳有藥檢的問題。所以只能開一些抗組織胺的藥給彥勳服用,但恢復的時間就要比較久。又知道彥勳因為傷口癢而睡不著覺,而另外開了一止癢抗過敏的藥,這一顆藥的副作用,就是「嗜睡」,大約得嗜睡六個小時,這樣可以讓彥勳晚上有充足的睡眠。看彥勳腳趾被跳咬的地方,因拖鞋的磨擦而有愈來愈硬的樣子,親手幫彥勳用OK蹦,幫彥勳受傷的地方包起來!真的非常細心慈祥!

    要離開時,更開了一個藥單交待Linda幫彥勳買藥,並要彥勳用漂白水將衣服重洗一次,防止衣服裡還有跳蚤。因為我這個蒙古大夫,要彥勳針大腿的傷口有發炎變腫大的硬塊,王醫師跟彥勳約定,明天去教堂做禮拜時,她要幫彥勳打破傷風的針。而彥勳所有的醫藥費,王醫師抱著疼惜台灣選手的心,分文不取!給彥勳抗組織胺的藥,一顆八元美金,王醫師也很大方的拿了兩排給彥勳。彥勳和我真的非常感謝也很感動!王愛蘭醫師一定是上來派來給我們的天使!若台灣能多一點像王愛蘭醫師這樣有愛心的人,我想一定會更詳和!願上帝賜福給王醫師,也賜福給台灣!

    我留下王愛蘭醫師美國的資料,若有需要幫忙的留學生或華僑,也許可以求助於王醫師
    王愛蘭 醫師(過敏、內科)
    紐澤西診所地址:349 E. Northfield Rd. Suite 106 Livingston,NJ 07039
    紐澤西診所電話:973-533-9255
    紐 紐診所地址:94-27 60 Ave. #B-3 Elmhurst, NY 11373
    紐 紐診所電話:718-699-9264


    慈祥的王愛蘭醫師
     
    2006紐約--可怕的跳蚤&a...|日誌首頁|2006紐約十二--輔大校友會...上一篇2006紐約--可怕的跳蚤&韓國城...下一篇2006紐約十二--輔大校友會...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