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紐約--可怕的跳蚤&韓國城 @ 網球回憶錄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推薦廣告(一)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讀者地圖
  •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廣告
  • google流量計數
  • 2006091815362006紐約--可怕的跳蚤&韓國城
    跳蚤發威
    逛完聖派區克教堂後,也大約五點多了,彥勳覺得他身上被跳蚤咬的傷,今天好像發炎腫起來了,他覺得紅腫處愈來愈癢。此時我也覺得今天真的走得很累,我們決定先回旅館休息。於是直接從聖派區克教堂,穿過Madison Ave和Park Ave,過兩個Block就回到我們的旅館。

    一進旅館後,彥勳的跳蚤傷口真的腫得不像話,他說他快受不了了,我叫他去泡泡冷水。彥勳在New Yorker Hotel被叮後,有叫我先去我家樓下的皮膚科拿藥,幫他帶去紐約。那醫生跟我建議,被跳蚤咬要吃藥比較快好,但口服的藥會讓人想睡覺,我擔心「想睡」會影響彥勳的表現,所以跟醫生說,我拿擦的藥膏就好了。但沒想到我昨天和他碰面還好,今天擦完那藥膏就整個腫了起來,而且有些地方都快起水泡了。他說他昨天整晚都在抓癢,根本睡不著。再來因為我在台灣有時在郊外球場打球時,會被小黑蚊叮得全身奇癢難忍。因為我家有「針炙」用的針,我會拿那個針來針被叮咬處,我覺得把毒血放出來,會比較不癢,且屢試不爽。要去紐約前,我想說也把那「針炙」的針帶來,讓彥勳刺刺,把毒血放出來後,也許會比較舒服。昨天他自己刺了大腿,但今天起來後,刺的地方紅腫反而有擴散的開來,愈來愈大片。他一直問我說,這是不是破傷風啊?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還回他說:「應該沒關係吧!毒血擴散開來,表示快散了,應該快好了!」(我真的是蒙古大夫,後來醫生說那快變成蜂窩性組織炎了)

    我們在旅館稍做休息,盧彥勳仍全身發癢,在那兒一直抓。大約七點時,我問彥勳要不要出去吃點東西,彥勳說:「他現在腫成這樣子,好像得麻瘋病一樣,真的不太敢出去見人!他覺得路上每個人都在盯著他看,尤其是我!」後來我建議他,我們出去吃,順便去藥局買那種專門治跳蚤癢的藥,他才勉強答應。他穿了長褲長袖的衣服,並把衣領拉得高高的,企圖遮掩他被叮的傷口。說真的,不要說是他,連我看了都覺得可怕。

    盧彥勳被跳蚤咬的痕跡(脖子)
    中央車站
    後來我們決定去韓國城(Korea Town)吃晚餐,因為那裡的東西比較清淡。曼哈頓的韓國城位於32 Street和5th Ave及6th Ave之間。我們由Lexington Ave往下走到中央車站(Grand Central Terminal),搭綠色線6號到33街下車。中央車站(Grand Central Terminal)不僅是全世界最大的運輸建築,占地 49 英畝(19公頃),也是全世界最忙碌的運輸建築,每天有 50 萬人次進出使用,全年高達一億人次以上,所以幾乎每個時段總湧著熙熙攘攘的人潮。上層有66軌,31個月台,路軌總長度共30公里;下層有57軌,17個月台,路軌總長度共24公里。中央車站(Grand Central Terminal)和前面的Met Life大樓(應該是大都會人壽)把Park Ave切成兩段,Park Ave經過中央車站時,會變成在穿越中央車站建築內的二樓的高架道路。而從中央車站四面的大片弧型圓拱窗向外看,可看到林立的高樓,給人很特殊的感覺。印象中好像有很多部電影都以中央車站當場景,像由湯姆漢克及李奧那多主演的「神鬼交鋒」裡就有中央車站及其前面那一條Park Ave的場景。裡面交通之繁忙,月台之複雜,說真的若沒有彥勳的帶領,我真的會慌掉!還好彥勳打青少年比賽時,第一次來紐約就住在中央車站附近,所以這裡他很熟,像走「廚房」一樣!


    藥劑師可怕的警告
    我們搭綠色六號線,在Lexington Ave和33 Street站下車。往西走向6th Ave的路上發現了一間超級市場,美國的超市裡面都有藥局。我和彥勳進去找擦跳蚤的藥,但因為那裡擦跳蚤的藥有很多種,彥勳問了櫃檯的藥劑師,要買那一種比較好。那藥劑師看了彥勳臉上紅腫的疱,要彥勳翻開衣服讓他看看其他的傷口。藥劑師看完以後,直說彥勳被叮的太嚴重了,傷口的情況也不是很好,我們可以先買止癢藥擦,但他建議我們立即去看醫生,要不然再發炎下去,傷口可能會潰爛。

    乍聽之下,我們有點被嚇到了!彥勳也開始罵我:「問你要不要看醫生,你說不用,還跟我說針炙的地方變紅變腫是快好的表現,腫成這樣我連照鏡子自己都會怕,下星期的美國公開賽我打不下去了啦!」我趕緊安慰他的情緒,並當機立斷打給了小郭(PIO),跟他說彥勳情況危急,請他幫忙問問看教會有沒有台灣醫生,可以幫彥勳看看。為什麼不找外國醫生呢?我怕有些病情無法詳細的跟醫生講清楚!不到五分鐘,PIO和Linda已經幫彥勳找好醫生了,並約診明天早上十點幫彥勳。他們真的效率很快,也真的非常幫忙!


    清淡的韓式料理

    Korean Town(韓國城)
    我和彥勳買完藥後,隨即前往Korea Town。所謂Korea Town就在32 Street和5th Ave及6th Ave之間,那一整條街幾乎全是韓國人的店,路上十個人有八個韓國人,餐廳全是韓式的,還有韓國的KTV…等。我曾有一陣子很喜歡看韓劇,劇中女主角每個都臉蛋漂亮、身材好,像全智賢、金喜善啦!(雖然很多人說韓國女生都整型的,但我就是認為漂亮咩!)在紐約Korea Town的女生都很漂亮,臉蛋上點妝顯得時尚,身材玲瓏有緻,也許是西方的飲食讓他們身材更好,總而言之就是「好、好、好(食神的台詞)」。彥勳常去韓國比賽,他也說這裡的韓國女生真漂亮,他在韓國比賽時,都不覺得那裡的女生有那麼漂亮。我開玩笑的說:「能來這裡留學,家裡都很有錢,所以該整型的早整型了,不漂亮也難啊!(純開玩笑的請別介意!)」。

    我們要吃的韓國餐廳,在32街比較靠近6th Ave那一頭。進去的時候大約已經八點了,但我發現紐約人好像都很晚吃飯,整個Korea Town的餐館都是人。進餐廳時也等了一下才有位置,我們後面還大排長龍呢!盧彥勳上星期住的New Yorker Hotel其實離這裡很近,所以彥勳常和教練過來 Korea Town。而這間餐廳彥勳、金久義(Phillip King)、Jason(彥勳紐約的球迷)及PIO(郭忠豪)和Linda(曾齡儀)夫婦上星期來吃過,彥勳覺得很特別,所以今天特地帶我來品嚐品嚐。尤其我把這一趟紐約行,定為「美食文化知性之旅」,所以對這樣的美食更不能錯過囉!


    牛肉拼盤

    一般人對韓國餐廳的印象,一定是韓國烤肉、韓式拌飯、辣豆腐…等,口味重又辣!但這一間韓國餐廳是出奇的清淡。它的菜單全都有圖片,所以只要指給服務人員看就好了,而我上述說的東西,都沒有出現在這份菜單上。彥勳幫我們兩人各點了一碗像陽春麵的主食,點了一盤牛肉切盤!

    在等上菜的同時,服務生先送上一盤生的大白菜及好幾根大條綠色的辣椒(我生平第一次看過那麼大根的辣椒)和醬料。那大白菜沾點醬料生吃,而那辣椒彥勳要我嚐嚐,他說只要不吃到辣椒裡面的子,就不會辣了。而聽美食達人PIO轉述,那辣椒對男人很補,有壯陽的功能。當然我本身是沒這方面的問題,只是衝著「既來之,則試之」的原則品嚐。那綠色大辣椒的外皮嚐起來,感覺有點像在吃「青椒」,有點甜甜的,我還蠻喜歡的,啃了一半掉。「真的耶!只要不吃裡面的子,還蠻好吃迪!完全不辣耶!」後來想說試試裡面的子是如何的辣,果然一嚐那辣的感覺馬上從舌尖串起,不過也許我還算能吃辣,喝口冰開水就感覺還好啦!

    過不久又端上一個小甕,隨後服務生帶把剪刀上來。原來那甕裡面放著是醃過的紅色泡菜,那泡菜還是一整條的,服務生拿剪刀來,現場把泡菜剪成一小片一小片的放在盤子上,再給客人食用!不管你點什麼,都會有一甕泡菜,非常道地特別!感覺那泡菜好像原本就放在甕中很久了,醃好就直接拿來給客人用。

    主食來了,主食是用像裝「石鍋拌飯」的那種石碗裝盛,裡面有像我們台灣陽春麵的麵條,麵條應該是和湯一起煮的,所以湯顏色是呈現白色渾濁的(有親手煮過麵的就知道了),上面附兩塊牛肉片。拿湯匙往白色渾濁的湯一摇,湯裡面還有若粥,陽春麵加稀飯,我還是第一次吃。更特別的,端上來的這一碗裡面是沒有任何調味的,鹽巴在桌上,自己調想要吃的口味。


    我在品嚐美食

    和我們點的那份牛肉盤,就像我們平時在台灣小吃攤裡點的「嘴邊肉」或「肝連」,老闆切片用熱水川燙,淋上醬油膏就可以上桌了。那牛肉盤也是,可以看得出來應該是整塊牛肉川燙後切片,擺上青蔥絲和蒜頭,再給我們沾醬盤,就可以吃了!整餐吃起來非常清淡爽口,完全顛覆了我對韓國菜的印象,而且不貴,含大約小費只有三十元美金左右,這一餐我覺得很滿足。

    晚餐後,因為彥勳身上的跳蚤傷口真的很嚴重,我們也沒逛,吃完飯後就直接回飯店休息了!

     
    2006紐約--聖派區克大教堂...|日誌首頁|2006紐約十一--慈祥的王愛...上一篇2006紐約--聖派區克大教堂...下一篇2006紐約十一--慈祥的王愛蘭醫師...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