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61108觸覺防禦與固著性行為

 

高雄醫學大學復健科職能治療師 王志中

雙螺旋感統復建研究中心物理治療師 陳秋坪

 

簡介

    職能治療師常為自閉症以及其他感覺、動作,知覺障礙及相關行為問題等發展問題的小孩提供治療,臨床上觀察發展障礙的小孩,其固著行為與觸覺防禦常一併產生,也出現不正常的自我刺激行為,或厭惡環境中的感覺刺激,因此本篇將研究這些行為之間的關係。

 

文獻回顧

觸覺防禦對職能治療而言是一個熟悉的名詞,它的定義是對一般人認為無威脅性的接觸刺激,有過度反應(Ayres, 1972) ,面對特別的刺激,通常表現退縮、逃避等現象。

 

另一方面,名詞固著行為可能較不常聽到,相關的名詞還有僵化自我刺激等等,固著行為在發展障礙者身上較普遍,有不同的表現方式。最典型的是重複動作模式(如身體搖晃)、異常物體操作(如分解玩具)、異常偏好(如喜愛紅色衣服)、儀式化(在坐下之前要繞椅子三圈)、固定行為(堅持事物原來模樣)等。

 

很少有關觸覺防禦與固著行為,會共同出現在自閉症、智障、x-染色體斷裂症者身上的報告,觸覺防禦與固著行為兩者都會影響一個人的適應行為,和功能上的生活技巧,例如一個會一直搖晃身體的小孩,很難去修正方向參與更具目的性的活動,或是無法參與社會性互動。此外,對觸覺的低忍受度,會影響自我照顧技巧,例如刷牙和洗澡。

 

有觸覺防禦與固著行為的小孩,同樣造成照顧者的困擾,因為患者無法敘述本身感受,傳達需要,發展競爭上的技巧,臨床上常遇到此類的問題。

 

許多以感覺基礎為介入方式的治療,常用在減低有固著行為症狀之發展問題的病人身上,這些治療以感覺統合原則與病人所需的刺激制定而成的,其中,觸覺防禦被認為是感覺過程與調節失敗所導致。

 

這篇研究將探索有發展問題的小孩其觸覺防禦與固著行為之間的關聯性,並假設觸覺防禦越高的小孩,其固著行為越明顯。

 

方法

參與者

    參與者由日間公立學校中,篩選47名患有自閉症或其他發展障礙的小朋友,這群小朋友至少有一項符合此篇研究中的異常行為,且90%是男生。生理年齡從7歲到14(平均10.16歲﹐標準差=1.92)

 

研究步驟

    老師們首先要完成一份固著行為評估表(SBC),這是一份有關54項固著與異常行為的問卷,老師接受訓練並記錄所表現行為﹐此問卷於二禮拜內完成。

 

參與者們接著受測四種觸覺防禦的評估,第一種測驗因無太大差異,所以省略,第二種測驗是觸覺防禦與描述測驗(TDDT),是一種用來測驗有發展障礙的小朋友之行為評估。施測者對參與者的手臂、手、臉用棉花棒作輕微刺激,並紀錄厭惡反應的程度。

 

第三種測驗次對臉刺激的習慣化(FACE-HAB),這測試是在TDDT後二到三小時完成,施測方式是15秒內連續刺激十次,並重複十遍,紀錄其厭惡反應的程度與時間。

 

   第四個測驗是學齡前小孩的觸碰調查(TIP),可用來測試發展遲緩,與無法說話的小孩。發展年齡由Vineland Adaptation Behavior Scales Classroom Edition評估完成,發展年齡17個月到115個月(平均48月﹐標準差=27)

 

結果

對每個參與者而言,我們在SBC八項固著行為因素中獲得統計上的因素分數,這些分數與每個觸覺防禦測量總成績有關。因為發展因素與觸覺防禦和固著行為有關,且發展年齡與生理年齡確實與我們實驗中的變因有關,在本研究中不列入分析範圍。

 

結果指出TIPFACE - HAB在八項固著行為中有三個項目相關性高,分別是儀式化行為、鸚鵡式語言、和不正常的持續性注意力。

 

討論

    結果告訴我們,觸覺防禦與一些固著行為共存在發展障礙的孩子,在這篇研究中較高的觸覺防禦的參與者,偏向表現更多的固著行為(TIPFACE - HAB測量得知,但本篇報告未列出相關數據告知如何得到此結果),其行為包括僵化行為、重複發聲、 視覺固著、專注於不正常之喜好等。這些有可能是發展因素所影響,但本篇並未將發展和生理年齡納入分析。

 

然而,觸覺防禦與動作固著,或是事物固著有明顯相關,但自閉症患者通常比智障者更常被認為觸覺防禦與這些固著行為有關,如果在觸覺防禦的測驗中加上測量動作固著的項目,對於了解影響這些變因間的關係本身將更有幫助。

 

特別是,四個固著因素中有三個與測量的觸覺防禦有明顯關聯,這使我們想到一個有感覺防禦的小孩可能會導致更多呆板、固著行為的出現。會變的更僵化,而以一些重複性的方式與社會互動。此外,行為呆板與發展成熟度較低、壓力及感覺過程失敗有關。

 

這篇研究的限制在於,使用不同的表格測量觸覺防禦與固著行為,尤其是TIP(測量觸覺防禦)SBC(測量固著行為),兩者都是由工作人員所施測的問卷,除了觀察想要的動作行為方面外,對於測試該行為時,每個施測者的認知差異大。另一方面,TDDTFACE-HAB都是行為觀察測量,不同於SBC的問卷,因此結果可能較不正式。

 

 我們驚訝地發現,TDDT與任何固著行為沒有明顯關聯,與之類似的FACE-HAB卻有明顯相關性,雖然同是輕觸測驗,但因刺激方式與位置不同,使結果也不同,且TDDT需要注意刺激的給予,FACE-HAB是於參與者作電腦活動時所施測,這又牽涉到會影響變因的認知因素(如視覺注意力、動機)

 

    雖然結果顯示發展障礙和較高程度觸覺防禦的小孩會顯示較多的固著行為,但我們仍要思索導致這個結果的關係,有些研究表示增加醒覺程度會導致固著行為,一個有發展障礙和觸覺防禦的小孩可能會藉由固著行為來調節來自環境中感覺輸入的量,所以應該要做更進一步的研究來這些因果關係的機制。

 

        臨床上,需注意觸覺防禦與固著行為會共存在發展問題小孩身上,對與各種感覺防禦有關的呆板行為也需費心,特別是自閉症患者,所以提供以感覺為導向的治療時,要考慮觸覺防禦與固著行為的影響。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KidsPlay親子就醬玩
 KidsPlay親子就醬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