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406插隊

小明急著要打球,對正在排隊買飯的女同學說:能讓我插一下嗎?女同學說:你只能插我後面,不能插我前面哦。旁邊的同學皆倒。

(繼續閱讀)

201304120953這樣的夜晚……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就喜歡思考。思考很多,包括最近的生活狀態,想念的人,此時此刻的心情以及人生的意義,自己的路。最近有一些感悟,學習了一些知識,但是仍舊沒有開始計劃未來。對我而言,前方的路自己還是沒有看清楚。貌似,最近一直以來,只沉浸在自己營造的感情氛圍中無法自拔。不得不承認,我真的是太重情。可能因為金牛的天生性格,或者我的成長經歷有關。總之,我是這樣的人。不能說,沒有愛情就活不下去,但是,一旦愛了,就不離不棄不輕易改變。其實,我是個重色輕友的人。閨蜜都知道我這德行。哈哈。但是,她們不知道的是,為何我會重色輕友。我的心底就像個無底洞,藏了好多的小秘密。我就是這樣的人,有些話,有些事,明明看得很清楚,很明白,但是卻不願意說出來。有的時候是怕傷害人,有的時候是怕傷害自己,有的時候其實只想糊塗的過去,太明白了活得就太累了。思念一個人的時候,我就看電視劇,看電影,這樣可以暫時轉移一下注意力。有的時候真的想找很多事給自己做,忙起來,就不會有時間想那些不開心的了。但是一個人總不能一直忙,總會有餘下的時間,吃飯,睡覺,走路,上網,逛街。尤其像這樣的夜晚,更加的孤寂。其實,無論做什麼,也無法真正的麻痺自己的心。想要徹底的好起來,必須拔掉心中的那顆種子。種子,發芽了,成長了,開花了,結果了,是有多困難才能除去啊。每個人心中都會有那顆種子吧。我的種子,已經發芽了呢。今天這樣的夜晚,我不是很悲傷,但是話題還是如此的沉重。我不是非需要任何人懂我,只要知道我有一顆溫暖的心來待人就夠了。我是個獨立的個體,我知道自己有多深多淺,但不需要其他人知道。這樣的夜晚,讓我思考自己。琢磨自己腦袋裡到底裝了些什麼呢。太多,太多,都是那樣用心做,用心感受。認真,還真是我的作風。因為認真,我總是傻瓜般的做一些事情,因為認真,我總是自己獨自傷心,因為認真,自己一個人撐得很辛苦。有時候自己會變得很矛盾,開心也是我,傷心也是我,好也是我,不好也是我,不是我喜怒無常,只是因為面對的太艱苦。可是因為自己所感受到的溫暖,卻仍舊堅持,不想放棄。我是個用心去體會的人,所以有些事不用說,我也能感受到。太晚了,該睡去了,今天起來得太早。傻事總是這樣進行著……晚安文章來源:齊婉熱線.《齊

(繼續閱讀)

201206151520為什麼藕有很多孔?

  植物生長離不開空氣,由於水底的泥中空氣很少,所以在水下長根的植物,都要採用各種辦法吸取空氣,藕的節和節之間長有很多根,空氣通過藕的孔傳給根,這些小孔就是空氣的通道。 文章來源:和許耀焜大師面對面 - 麥小麥新生活 - Eldora,早晚好 - 業之峰裝飾的BLOG - 連婕-永遠有你 -

(繼續閱讀)

201204301136荷塘印記

老家荷塘周圍印滿了我童年的腳印,然而現在卻找不到一點痕跡,只留下一串串殘缺的記憶。長滿荷花的水塘,因荷的地下莖是藕,家鄉人管它叫“藕汪”。夏天荷塘上面長滿田田的葉子,層層的葉子中間,開著許多粉紅色的荷花,輕風徐來,散發出陣陣的清香,使人想起古人“香遠益清”的句子。這在鄉村可算是四季中最美的風景了。偏偏農民們沒有文人雅士那樣的閒情逸致,現成的風光不會觀賞更不會有朱自清先生《荷塘月色》那種感情寄托。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對這迷人的風景視有若無,盼望的只是收穫。盛夏的荷塘委實是一幅畫。雖無接天之碧,但也別具其美。看那綠葉翠色慾滴,有的緊貼水面,像個綠色的盤子,上面時有晶瑩的玉珠滾動,也偶有小魚跳躍其上,青蛙時常在上面頻敲蛙鼓或悠閒地坐著。有的荷葉出水很高,像亭亭少女的舞裙。再看那荷花,大都是粉紅色的,有的裊娜盛展,有的含羞欲放,那盛開的荷花活像“醉酒”裡的楊貴妃,撒嬌撒癡的模樣。然而不管她們如何搔首弄姿,如何含情脈脈,卻無人欣賞她們的倩影,更無人啜飲她們的秀色。荷兮,花兮,錯生此地。是呀,倘若生在大明湖或西子湖上,不是別有一番風情,更多一些浪漫雅致嗎?然而,這並非孩子們的情思。小時候之所以徜徉於此,因為這裡太有童趣了。蜻蜓有各色各樣的,體大體小的,青色綠色的,還有黑色和紅色的。他們是荷塘的常客,有的飛來飛去,不時彎腰點水;有的立在小荷的尖尖角上,不停地轉動著靈活的大眼睛;有的互相追逐,像片片羽毛上下翻飛。要捉它們可不容易呢!記得那時候我們常脫光衣服下水去捉那立住的蜻蜓,可每次都落空。因為人一下水就有聲響,同時晃動了荷葉,蜻蜓馬上會飛走。人剛到塘邊,它又落到原來的地方。這樣飛飛落落,落落飛飛,好像故意戲弄人似的。不過,我們也有辦法,掐一片荷葉戴在頭上,在水裡站在蜻蜓慣落的小荷旁,做出“守株待兔”的模樣,等蜻蜓再落下時,不知不覺就捏住了。要說有趣,還是數釣青蛙。青蛙蹲在?葉上,或伸著腿浮游在水面,人不下水就會捉到。這就用釣的方法,像釣魚一樣要用竿子和線繩。所不同的是只用釣餌,不用釣鉤。把一片?葉捲成一個團,用線繩一頭繫住。舉起釣竿,?葉團不停地在青蛙嘴邊點來點去。這時青蛙把?葉團當成是什麼昆蟲,一蹦一跳地追逐,猛張大嘴就吞住了。此時猛揚釣竿,青蛙

(繼續閱讀)

201204272157寫給自己的2011

又是新的一年到來了。在教室看書看得發狂,快吐血了,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躲起來,為自己寫點什麼。其實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因為想說的很多,卻感覺什麼也說不出來。我想起了去年的這個時候,想起了那些令我無比懷念的過往。去年,紛紛飄落的雪花,壓在枝頭,也壓在心上。興奮,期待,更多的是想家。不知道為什麼,不自覺地又想起了你。那時候的糾結,那時候的傷心頹敗,那時候的執著,其實不變的那份情結。去年的我,無知,但也無畏。突然很懷念去年自己的那份率真,有什麼說什麼的灑脫。現在不是沒有說的,而是覺得已經沒有那個必要了。其實我不該想念的,卻偏偏總想起。我們去吃飯,下錯車,打雪仗,蘋果,西單,意外的收穫,意外的愛情。突然覺得很諷刺。我常常在想,是不是我們靠近得太快,所以就連分開也都是那麼匆匆。我知道這個時候我不應該想念你,我應該無所謂的,我應該是笑著說:呵呵,早忘了。可是,就讓我再小女人一次吧,我還是固執地在鍵盤上敲打出了這些話,但願,這是最後一次。沒有下雪,沒有我歡天喜地念著惦著的雪了,沒有溫馨的蘋果了,沒有安心的晚安了,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那些我自以為小小的幸福也已經不在了。不再眷戀什麼,不在乎了。不去想了,別想了。但心底,溫暖依舊在的。為什麼終究還是這個樣子?我常常在問自己。當堅持不了了的時候,我會問自己。我們都沒錯,可能真的只是不適合吧。沒有絲毫的挽留,離開得那麼堅決,我甚至有時候在懷疑,你到底有沒有真的愛過。我不該去想的,我相信你的,只是我不相信我自己。是我的無理取鬧。無理取鬧。無理取鬧。原諒我有時候的一些奇怪的要求。有時候事實擺在眼前,我卻總是無法說服自己,任憑一些聲音去破碎,去呼喊。那些路邊的風景,真的很美的。我們就像是匆匆而過的旅客,驛站只是用來暫停,而不是終點。前面的路還有很長,長到望不到盡頭。就像是命運捉弄,我還是要再度過一次心傷無助然後再堅強過來的一段路程。既然避免不了,那就再走一次。生命總是這樣的,永遠向前,不管你願不願意,也不管你多麼不捨,終究時間的手還是將我們推向了遠方,背道而馳的遠方,不再回頭。去年過年回家,朋友見到我,告訴我說:我從來沒有見過你笑的如此幸福。今年再想起這句話,心裡五味雜陳。很久以前如果我們愛下去會怎樣?又能怎樣呢?在一個人靜下來的午後,才發現,我不要被誰左右。如果這就是我想要的自由。錯了,就錯了吧。大家都說,我是很堅強的,我也這麼去做的。

(繼續閱讀)

201204222357無法流淚時是心底的能量

人生至今,有這樣的幾幕:大家流淚,而自己“無動於衷”的片段,常常浮現在腦海。這樣的對比,讓我覺得自己是否有些冷血?事實上自己是一個善良、熱情的人。此時此刻,才悟出了一點道理。小學的時候,看到自己的姐妹,父母要打到自己了,就站在那裡以不同的分貝哭。我奇怪為什麼會靜靜地站在那裡哭呢?為什麼不跑開呢?在我的腦海裡,只有一分淺淺的記憶,因為自己太小跑得慢,沒跑成功。其餘的時候,媽媽的說話分貝量一大,我就已經跑得老遠了。什麼“跑了就別回來!”意思是我靜靜的等著挨打,就可以在家。事實上,跑了不多時候,我回到家裡,一切都變得平靜了。第一次上高中,也是第一次因為上學離家。同學們哭成一團,唯有我沒有流淚。但是,別人哭,自己笑嘻嘻的也不符合當時的氛圍。於是保持嚴肅,讓目光呆滯,心裡卻覺得實在沒有哭的必要。心裡反覆自問“有什麼可哭的嗎?”當時軍訓生活,我覺得很有意思,對自己是真正的鍛煉。自己是冷血動物嗎?就這樣奇怪到工作,聊到當時的氛圍,才發現同事與我的心境是一樣的。慨歎找到了知音。呵呵…現在想來,許是,小時候在姥姥家住的原因,才不戀家?許是,從小幫姥姥幹活的原因,才事無懼怕?一個感恩演講團在學校裡演講,當講到學生對老師,學生對家長要感恩,演講者挖掘著一些片段,學生哭了,老師也因為這樣的委屈哭了。我看到這樣的場景,想是否需要淚水呢?其實,在我是學生的時候,我一直太乖。現在覺得:當時調皮點兒,就可以早點擁有成熟的處事能力。以至於,大學畢業,心態純真的像小學生。學生時代沒有給老師太多的負擔。在我成為老師的這六年,捫心自問,我一點兒也不愧疚。公平的對待每個學生,用我自己的力量愛著他們,教育著他們。一些矛盾,在真誠的交流中得到解決,而且與有的家長成為很好的朋友。六年之後,我們還那麼要好。人,沒有100%的完美;老師,不可能讓100%的家長和學生認同。自己的付出也沒有必要讓某個人感恩,只要自己的付出無愧於心即可。但是,對於別人的關愛,自己會超過100%的回饋。這樣,人生沒有太多的遺憾,所以,沒有什麼可以懊悔的。想了一番,無淚的自己,心底多了幾分厚重,也是值得自豪的。只是在學生哭,老師擁抱著學生;孩子哭,父母擁抱著子女的那一幕幕,我的淚流了下來。這是老師,這是母親的一種感覺。無法形容,卻喜歡這樣的淚流。當自己

(繼續閱讀)

201204101106一束干茄子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在老家處理玩父親的後事,臨要離開家鄉時,感到再也見不到自己的雙親,就想到父母生前住過的窯洞在去看一看。走進父母生前住過的舊窯洞,這個過去一直讓我感到無比溫暖的地方,現在人去窯空,灰濛濛地給人一種無限悲涼的感覺。出了窯洞,身不由己轉到廚房裡,這是父母親在我每次離家時,都要為我做一頓我最喜歡吃的飯菜的地方,現只剩下冰冷的灶台,黑洞洞的灶口。  這時,我忽然發現在廚房高高的磚牆上,孤零零掛著一團黑糊糊的東西,顯得格外突出。我好奇地找來一個棍子,將此物挑下來,仔細辨認,才發現是用繩子穿起來的十幾條干茄子條,上面蒙著一層黑灰土,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對著十八年前母親為我曬的茄子條,我心裡頓感悲痛,眼淚忍不住撲簌簌流下來。  我從小體弱多病。上中學時,恰遇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期的三年困難時期。在長治上高中時,學習負擔重,經濟又困難,得了嚴重的十二指腸球部潰瘍,嚴重時,疼痛得在床上打滾,徹夜不得安眠。有時一連幾天嘔吐,水也下不去。雖經多方醫治,總不見好。  一九六九年,大學臨畢業前,根據醫生建議,我決心動手術根治此病。原想胃大部切除術也不是什麼複雜的大手術,沒想到在北醫三院手術中出了麻醉事故,手術中心跳停跳三分半,幾乎告別了人世。後經搶救脫離危險,又因第一次手術後遺症發生腸梗阻動第二次手術。三個月內動了兩次大手術,我瘦得皮包骨頭,體重只有60多斤。由於缺血少肉,腹部刀口都長不住,那時真沒想到還能活過來。這期間,父母日夜守護,家裡弟弟妹妹都為我輸了不少血。母親看我身體太弱,偷偷求醫生用針管抽出自己的血輸給我。在全家的精心照顧下,我終於轉危為安。  出院後,我在家鄉養病半年。那時還處於文革期間,廣大農民的生活仍然十分困難。家裡沒有什麼營養品,母親將全家的細糧·雞蛋幾乎都留給我吃。她還經常到村裡買些雞蛋,使我每天能吃兩個雞蛋,兩頓麵條,兩頓小米飯,蔬菜也盡量輪著吃。當時,在各種蔬菜中我特別喜歡茄子,但家裡茄子種的少,自家的不夠吃,母親就到鄰居家尋。記得那年秋末,茄子秧拔了,母親幾乎翻遍了年全村拔下來的茄桿,將沒長成的小青茄兒都搜下來,醃了一大盆,讓我平時配小米飯用。  第二年春天,我返校後被分派到遠離家鄉幾千里的東北工作。這以後十年,因路途遙遠,每年最多回一次家。為避開東北寒冷的冬天,每次都安排在春節期間。到家後,母親總是把平時捨不得吃的雞蛋、花生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