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310949不同版本分享

關於補助詞的分類,我在新書的P163先用心智圖畫出了整體的輪廓。其實這張心智圖還有別的版本,在這裡和大家分享。當時花了半天多的時間,左思右想怎樣用心智圖歸納出補助詞的分類。最後從剩下的兩個版本當中選出了現有的樣式。

如果讀者去比較別的文法書,會發現我的分類多了一項「極端包括」。原本我只打算用「極端」就好,為了讓讀者可以追溯到來源,才又追加了「包括」兩字。換句話說,-까지, -마저, -조차, -도這幾個助詞,原本和-마다, -치고被歸納為同一類。不過,我認為-마저, -조차和-마다, -치고的語法意義還是差別很大,所以就自己獨立出一個子項目出來。

這件事告訴我們,作者最大,愛怎麼寫就怎麼寫。如果有人看到別的文法書和我寫得不一樣,千萬別來罵我呀。我在前言已經說過,這不是一本「正規」的文法書。但是,要是發現錯字,請務必告訴我,我會很感激的。

為什麼作者要有自己的見解,現在要告訴各位別的故事。有一次出版社請我幫忙一件事,一位寫日文教材的作者要求出版社去告別家出版社抄襲。出版社希望我能幫忙確認該位作者的指控是否是對的。

當我收到樣稿,並且和他們指控的內容做比對時,我發現如同該位作者所說的,兩份稿件的相似度非常地高。不過,我最後還是建議出版社最好別進行訴訟。原因是因為對方的書已經出版了,而出版社的書才在交稿的階段。沒道理先出的書抄襲還沒出的書,除非能夠證明稿件被偷了。

更重要的是,我看了兩份稿件的內容,裡面幾乎沒有作者個人的見解。講難聽點,就是大家都在抄。雖然說內容相似,卻沒有辦法判定是否抄襲。一本書寫成這樣子,其實對讀者並不是一件好事。正因為不同才能激發出讀者的想像力呀。
回應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字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