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62152肛門廔管受難記---抗戰心酸血淚史

肛門廔管的受難者不是我,是老公!我呢?是廔管抗戰的護士,隨身侍衛,貼身保鏢,啦啦隊,全程記錄者…,回首這段抗戰史,受難者身心倍受煎熬,心路歷程真是可歌可泣呀!

雨過天晴了嗎?如果可以撥雲見日,修得正果,必當叩謝隆恩,健康真的是一份上帝的恩寵!

【肛門廔管抗戰,心酸血淚史第一回】

話說:第一次發現廔管是在六個月前(102年6月),那菊花上頭莫名其妙生出個大包包,心裡頭捉摸著若不是痔瘡,橫豎還會是什麼奇怪的「東西」嗎?當時老公還不以為意,決定下班時買個「黃蓮解毒丸」或「正記消痔丸」解解體內燥熱。沒想到,這小東西就專治頑固之人,還沒到上班時間屁屁就痛得讓他寸步難行了。經過醫生鑑定,這玩意兒叫做「肛門廔管」,必須開刀才能根治!

膿瘍包刺破後,不斷的有膿瘍自洞口流出,漸漸形成肛門廔管,持續吃了一個月的抗生素消腫後,102年8月醫生下令「開刀」,雖然內心有些忐忑不安,但還是交給專業醫師吧!

醫生採取的是類似「隧道式開刀法」,切除的範圍大約是包覆在廔管外圍的肉,傷口很深但外口並不大,這位菩薩心腸的醫生,買一送三,順便連同菊花旁的小痔瘡也一併給割了個乾淨!「廔管加痔瘡」痛上加痛,教人分不清楚,是廔管傷痛還是痔瘡傷痛。

術後,廔管傷口竟然伴隨著如廁的穢物滲出外口,而痔瘡開刀的疼痛難耐卻讓他無法順利如廁,週而復始的艱熬歷程,真是苦不堪言。有關廔管抗戰第一回心酸史,筆者曾在前文「一份老天爺的奇異恩典--肛門廔管http://blog.xuite.net/td01031/blog/85319576中有所記載,本文不再贅述。

【肛門廔管抗戰,心酸血淚史第二回】

幾週後,傷口慢慢癒合,天真的以為這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心房鬆懈了,開始正常作息,買菜、爬山、小跑步、吃美食、…,殊不知,真正的苦難才要開始呢!

聽過「金包銀」嗎?就是這個道理。醫生驚見外口密合,開始叮嚀:傷口必須從內好到外,千萬不要讓外口癒合,老婆每天必須幫他以指診方式按摩內外口,萬一外口封住了,再加上一招叫做「搓洞」,天哪!怎麼「搓洞」?用細棉花棒沾雙氧水,慢慢地在外口處鑽一個洞!膿血就可以順利宣洩出來……,這一招真是恐怖又厲害!

屁屁的主人只好每天抱著枕頭,死命的咬著牙,強忍巨痛接受酷刑我自信是個好老師但絕對不是個好護士,這個工作太殘忍了!

就這樣,溫水坐浴加指診按摩是上班前下班後的例行功課,而內服抗生素加外用新黴素照三餐使用也是例行功課,不可從事過度運動更是酷刑之一。

102年9月,廔管問題不見好轉,換個醫生吧!

【肛門廔管抗戰,心酸血淚史第三回】

這回上網仔細了解,直肛專科專治廔管,聽聽看其他醫生怎麼說。

醫生都是見過世面的,匆匆一撇就下結論--「肛門廔管復發」或「未癒」,然後輕描淡寫地送你兩個字「開刀」!你想為自己之前所做的努力和受過的苦申冤,但大人們沒有興趣聽你吐苦水。總之,再挨一次刀,重新倒帶輪迴一次是躲不掉的。

許醫師說:開刀免不了,但如果你可以和廔管和平相處,就不必急著立刻開刀,聽起來是個不錯的選擇,就相信這位醫生吧!接下來,老婆的任務就是維持廔管的外口不密合,必要時就搓洞引流,老公的工作就是坐浴、乖乖睡覺、減少壓力,必要時回診所拿消炎藥。

然而,「與廔管和平相處」豈是一件簡單的事。歷經四個月的膿瘍反復作遂,發作次數越加頻繁,疼痛感日益加劇……,102年12月,老公說:不想再折磨了,開刀吧!

【肛門廔管抗戰,心酸血淚史第四回】

許醫師是長庚體系出身的,開刀方式採傳統切除法,從菊花上端劃一刀,將廔管深層處發炎的組織切除,剝開的外口只做上下兩端簡單的縫合,其餘切除部位皆為開放性傷口。這種開刀方式不影響肛門括約肌,但傷口又深又大。

只見屁屁主人,臉色一青一白,疼痛指數破百……

出院後醫師特別交待,大約六~七週的恢復期,要避免拉扯傷口的姿勢,勤坐浴,多休息,不舒服就溫水泡屁屁,這回我們不敢大意,完全按照醫師指示……,整整在床上躺了十天,除了痛還是痛!

人在囧途時,喝水都會嗆到,為了術後排便順利,每餐多吃青菜蔬果,不料,這一天竟然狂瀉拉肚子,綠色食物就這麼直接給它還原出來,最悲慘的事莫過於此……

別讓「大便」在我傷口狂妄的灑鹽,一碰就痛,一想就悲,哀一遍教人老了好幾十歲,別讓「未消化的菜菜」在我傷口狂妄的灑鹽,沖不掉泡不出,再哀一遍……,也沒用!!

結果,老婆我只好到藥局找這款兵器,唉,幫你夾出來吧!……這種苦誰懂?

【肛門廔管抗戰,心酸血淚史第五回】 

命運果然很會捉弄人,年終已近老天爺包了個大禮,就在傷口旁加碼贈送「毛囊炎」,大約滿五送一,推陳出新,算一算也十來顆吧!

這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真是人在囧途啊!這回不是在傷口灑鹽,卻是在屁屁兩邊灑青春痘了。趕緊求救醫師,皮膚科醫師說:你的抗生素並沒有把它壓下來,只好改為第三代抗生素試試。

唉!………,無言……!這種悲慘的血淚史,有誰能懂?

醫師解釋,皮膚上的毛囊發炎位置不一,在臉上叫青春痘,長在其他位置叫毛囊炎,嚴重時毛囊下方也可能形成廔管,不幸長在肛門就叫肛門廔管。廔管開刀並非永遠根治,好發者仍可能復發。有些人熬夜不會嘴破,有些人熬夜特別容易嘴破;同樣的東西有些人吃了上火,有些人卻不會。諸如此類,長期失眠、體質燥熱、…是個人體質的問題。

西醫無法解決體質這種盲點,許醫師說:找中醫調理體質吧!

昨天多冒出兩顆痘痘,擠出膿血後今天似乎一切ok,感覺傷口復原中,怎麼開始胃痛了!剛覺得雨過天晴,轉瞬間卻晴天霹靂,眼前開始撥雲見日,未料又有大雨特報……

回首這半年來的廔管受難歷程,雖然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痴 ,誰解其中味啊?廔管抗戰期間上網爬了許多文,如我們這般辛酸血淚的受難者也不少,這箇中滋味只有身歷其境的人才懂。

 

雨過天晴了嗎?如果可以撥雲見日,修得正果,即當叩謝隆恩,加油吧!總有撥雲見日的一天,繼續努力……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偷得浮生半日閒,撫琴弄弦樂陶然,寄情於物遊於藝,生活隨筆誌趣多。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