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91104黃金傳說

????-B6F4C54D-1417313494000-2.jpg - 行動相簿
 

西元1582年西班牙船長Francisico Goalle在它的航海日誌提到東部島民常駕小船攜黃金粒與往過船隻交昜,而後便流傳著東部產黃金的傳說。

~~~~~~~~~~~~~~~~~~~~~~~~~~~~~~~~~~~~~~~~~~~~~~~~~~~~~~~~~~~~~~~~~~~~~

 

1624年荷蘭人佔領大員(台南)後開始收集黃金來源的資訊。1638東印度公司派遣助理商務員Manten Wesslingh留駐卑南社,他發現該社一位名叫Megal的人頭載有金鉑裝飾的帽子,詳問後得知該帽係來自北邊山路三天半路程的Danauw溪中的一個村落(個人認為Danauw應該就是秀姑鑾溪而溪中的部落該應是Kiwit奇美社),但當時的卑南社與附近的部落是處於敵對狀態不便出面溝通引薦,故Wesslingh繼續留在卑南社收集其他的黃金來源。(傳說:卑南社人原居都蘭山後並與馬太鞍丶太巴塱交好,但是在卑南社與 Kiwit 奇美社爭奪獵場時,馬太鞍丶太巴塱與奇美結盟導至卑南社敗走並移居卑南,從此後卑南社人就與馬太鞍丶太巴塱交惡且不相往來。)

16405月Wesslingh率卑南社人走海線到Supera(大港社)結盟締交,並由Supera來引薦豐濱至壽豐一線之其他七個部落共同來尋找黃金,而這些部落是有少數的人持有少量金鉑或金粒,問其來源或日Siwilian (Sivilien水漣) 或日Takijlis(Takidis立霧溪出海口)1641年Wesslingh率兵在加里宛山區淘金得黃金三仞(約十公克),同年九月Wesslingh及其隨行遭Tammaloccau(泰安)社人殺害,而其餘人員逃回大員(台南),荷蘭東印度公司經營東部的計劃一時受到了首波的挫折。

16421月荷蘭長官Paulus Traudenis親率353人前往卑南社,一則為討伐Tammaloccau(泰安)社,一則為尋黃金而來,在打敗Tammaloccau(泰安)社之後立即北上來到Sivilien (Siwilian水漣)但並無所獲。同年2月Paulus帶隊回大員(台南),臨行留下4人,其中2人留置Supera(大港社),另外2人留置Vadaan(馬太鞍)在當地學習阿美族語並繼續訪查金礦下落。

16428月荷蘭人驅逐了西班牙人,隔年16433月上尉Pieter Boon從大員經淡水到達立霧溪出海口北岸,但仍未能找到金礦的正確位置,只是當地Taraboang(哆囉滿)人說確實在暴風雨後,河岸常有米粒般大小或半個姆指大小的金粒。
1644
3月荷蘭人召開地方會議,東部地區舉行的地點在卑南社而參加部落也僅有11個。為此荷蘭人大為不滿,遂於

164511月再派兵來攻打馬太鞍丶太巴塱等花蓮諸社,並要求諸社每年每戶得繳納一仞(3.45公克)之黃金以為結盟之加盟金,只是成效亦不彰。

16471648年在卑南社參加地方會議部落增至27個,1650年為40個,1654年又降至38個,165543個,1656年為42個。

1662年鄭成功驅遂荷蘭人,從此荷蘭人的探金事業就此終止。(以上資料來源來自:台東縣史 開拓篇)

~~~~~~~~~~~~~~~~~~~~~~~~~~~~~~~~~~~~~~~~~~~

說起這段歷史,讓我想起了二件事。第一是:卑南社常自吹自擂說他們統管72社,但我們從事件的發展起源點來看起,卑南社一開始是與北方諸社處於敵對狀態,勢力根本無法觸及北方諸社。而臨近泰安丶利嘉丶知本丶建和也不受其管控,因此才有Wesslingh的衝突事件。只是在荷蘭人開始以武力來攻打諸社之後,或許卑南社人以荷蘭人之代言人自居,但我們從參加地方會議的部落數量來觀之,最多參與地方會議的部落數也只不夠是43個而巳。因此這個說法只是卑南社人在結合外來勢力後的優越感再加大澎脹的宣傳而巳,只是歷史的記錄往往是根據最接近當權的敘述,而在無平衡報導下的年代,阿美族人也只能默默承受到今天。

 

另一件事是:到底花東地區是否真有金礦的存在呢?而真正的金礦所在點又在那裡呢?從文中的指示我個人認為最有可能的地點就是Takijlis(Takidis立霧溪出海口)了。無獨有偶地在我在研究阿美族各氏族的源流時,都會發現不同的氏族雖發源地不同,卻在氏族的移動過程中常常提及(他們的先祖移居Takidis,但後來因Takidis土地貧脊而再次移動尋求新耕地。)這不免讓人起疑既然是土地貧脊那眾氏族為什麼要不畏千里迢迢之幸苦而來到這裡。我想這只有二種可能,一是貿昜中心轉移促使人群的移動。二是有新的產業建立造成人群的匯集。而這二種現象更有可能同時地交互進行以吸引更多的人群進入這個區塊。假設這個區塊並沒有金礦的存在,那荷蘭人所見之金鉑與金粒應該就是從貿昜交換而得來的,但是在那遙遠的年代阿美族族人能有什麼產物可與外地人來交換黃金呢? 因此我再做另一個假設在這個區塊真的有金礦被發現,那當然會有其他的謀生機會與貿昜行為的進行。這個假設似乎可能性大於上一個假設,只是那為什麼荷蘭人費盡心思卻也遍尋不著呢?我想最大的可能是金礦的產能早巳被開發過了,剩下的殘金根本不符合開發成本。也有另一種可能是因地震丶風災丶水災造成崩落的大量土石再一次把金礦深埋其中,而在沒有金礦加持很快地貿昜中心便迅速的轉移。因此這些阿美族各氏族的先祖,因淘金而來也因金礦的消失而再度離開Takidis,而阿美族各氏族的先祖也得再一次各自尋找新居地了。

(以上論述為個人推論)

 

阿美族各氏的移動路線

1北埔社傳說:Pacida在壽豐之南,遷Takidis因找不到合適的地改往水蓮尾Ciwidian, 最後來到Ridao建立了里漏社。

2恒春阿美傳說:Ciwidian氏族和Pacida氏族都來自Takidis,因感到耕地不足而南下恒春。

3台東鹿野和平社(Parayapai)Rarangus氏族:Rarangus的先祖原居Arapanai,後來遷移到Takidis因常受太魯閣族襲擊後沿海線到新社丶貓公丶八里灣丶姑律(立德)又遇布農族割人頭再遷小馬,因耕地不足再遷和平社(Parayapai)與恒春阿美混居,而后部份的人再遷居末廣社(大禹)定居。

4 雷公火社傳說:Marorong 氏族是從Ciwidian分出,原居Arapanai,先遷移到Tsirangasan再到Takidis,因為Takidis的土地不適合居住,先祖沿海岸線到恒春。經過幾個世代後再由恒春到都蘭丶利吉丶猴子山丶鹿寮,最後才定居雷公火社。

5恒春阿美廣末社(玉里大禹)傳說:Tarisakan氏族是從Rarangus所分出,其發祥地在Arapanai而後北上到了Takidis,再南下恒春。

 

(以上資料來源來自:台灣原住民系統所屬之研究)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點我
新資料夾
新資料夾
新資料夾